<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3
        “哎呀,其实叫我姐姐你也不吃亏啦!”溪澈重申,“我年纪真的比你大诶!只不过我长得比较稚嫩、声音也是比较娇嫩的娃娃音而已啊……”

         惟森却在纠结另一个问题,“可是你为什么非要我叫你姐姐呢?”

         “因为我一直很想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弟弟啊!又软萌可爱又纯洁漂亮……”溪澈忍不住捂脸,这样的小受简直不要太戳她的萌点啊嘤嘤嘤~

         “……”

         惟森有一瞬间感到无言以对,他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眼睛非常认真地喊道,“……姐姐。”

         “真乖啊~”溪澈满意地点头开心地笑,她手心凭空出现了一瓶淡蓝色的、半透明的、微微呈现出凝固形态的液体,“这就是送给你的礼物哦,唔……就当作是见面礼好了,我亲爱的弟弟——惟森。”

         惟森疑惑地接过来,入手的感觉微微沁出了些许冰凉,“这是什么东西?”

         “你喝下去不就知道了?姐姐给你的绝对是好东西哦。”

         塞恩勒面无表情地将那只小巧精致的玻璃瓶从惟森手里拿走,他是不可能让他家宝贝儿随便喝别人送过来的东西的,尤其是这个来历不明还意图对他家宝贝儿各种占便宜的小女孩儿。

         “塞恩勒……”惟森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五指,眨了眨眼睛然后蹙起眉头。

         塞恩勒听见少年略带不满的声音禁不住眯起了眼,“宝贝儿不会是真的想要喝下去吧?”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反问的人是一旁的溪澈,小女孩儿微微睁大了眼睛,神情不解语气无辜。

         这回连络络也忍不住要捂脸了,这让她应该怎么吐槽呢?这个小女孩儿反问得简直不要太理所当然啊卧槽!

         一直一言不发的爱莉丝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口了,艳丽的唇轻轻开合,“塞恩勒,让你家宝贝儿喝下去吧,那瓶东西对你家宝贝儿的身体有很大的好处呢。”她轻笑,“刚刚你不是才来质问过我吗?现在我告诉你好了——只要你家宝贝儿将那瓶东西一滴不漏地喝下去,我保证你所说的‘后遗症’什么的明天就会彻底没有哦,你家宝贝儿的身体也会恢复到可以活蹦乱跳的程度呢。”

         络络有些惊讶地看向爱莉丝,惟森也是一脸错愕和吃惊。塞恩勒眯眼,嗓音沉缓,“你是认真的吗,爱莉丝?”

         “当然。”爱莉丝笑,“我现在非常认真,亲爱的哥哥大人,我怎么可能拿你家宝贝儿的性命来开玩笑呢?要是你家宝贝儿因为我的这句话死了,那么我还有活路吗?”

         塞恩勒蹙眉沉吟,片刻以后还是亲自喂惟森喝下了那瓶奇怪的东西。

         “唔……冰冰凉凉的……”少年眯眼,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湿润的唇,“好像还有点儿甜甜的味道……?”

         男人于是顺理成章地凑过来仔细品尝少年唇舌上残留的味道,到了最后少年已经是小脸嫣红呼吸急促挣扎无力口腔麻痹,只能皱着眉头软绵绵地被男人揽在怀里。

         “确实很甜。”最后塞恩勒暧昧地舔了舔少年微张的唇,给出结语。

         少年的眉头蹙得更紧了,脸也更红了。

         溪澈由始至终都是笑眯眯地盯着塞恩勒和惟森来看,直到看见男人意犹未尽地结束了深吻,小女孩儿才掩唇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唔……困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哦。啊对了,如果想要知道什么关于‘布迪岛屿’的事情,那么明天请务必要来找我哦。”溪澈盯着少年清澈的眼睛,微微一笑,“只要是你来找我,我就什么东西都可以告诉你哦,亲爱的惟森~”

         **

         不得不说,溪澈这个小女孩儿尽管五官青涩嗓音稚嫩,看起来也尤其不靠谱,然而她对惟森却是真的好。

         惟森被塞恩勒抱回房间后就沉沉地睡了过去,一夜无梦。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惟森发现自己的身体赫然已经没有了昨天那种酸软无力的感觉,而那些几乎被他遗忘的魔法力量也“一夜暴涨”,居然隐隐有了要到达高阶的水平。

         “高阶……吗?”

         少年整个人都懵掉了,第一反应就是在看见塞恩勒的时候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塞恩勒。

         塞恩勒在这个时候倒是显得很沉稳淡定,“宝贝儿不用担心,这是因为宝贝儿昨天喝下了那个小女孩儿给宝贝儿的那瓶类似药剂的东西。”

         “那瓶……是什么东西?”惟森睁大的眼睛里难掩震惊,在他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有这种可以令魔法力量突飞猛进的、神奇的东西。

         “我也不太清楚呢。”塞恩勒如实说道,“爱莉丝告诉我说那是‘魔元液’,在异世大陆上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因为它可以令魔法师的魔法力量突飞猛进所以异常珍贵。”

         “突飞猛进吗?嗯,这个形容词也太过谦虚了……即使说是‘一夜暴涨’也不过分吧?”少年习惯性地依偎在男人怀里小声嘟囔,“不过,‘魔元液’……这种东西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我也没有听说过呢。”塞恩勒宠溺地轻吻过少年的唇,“这么看来关于‘布迪岛屿’的这些说法都是真的——布迪岛屿上存在着数之不尽的、弥足珍贵的东西。”

         惟森抬起眼睛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嗯,那我们待会儿就去找溪澈好吗,塞恩勒?”

         “宝贝儿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呢……”塞恩勒眯眼,微笑,“宝贝儿究竟是对布迪岛屿感兴趣呢,还是对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感兴趣呢?”

         惟森闻言不禁蹙眉,“塞恩勒,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脱口而出,“所以——你还是不相信我对吗?”

         “是的。”塞恩勒直接承认,尽管他的眼底一片晦暗不明,“因为宝贝儿说过,你不可能喜欢男人……”

         惟森轻声呢喃,“我只是说我不可能喜欢男人而已啊……”

         塞恩勒眯眼,“宝贝儿这句话……什么意思?”

         惟森低垂着脑袋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抬头认真地看向塞恩勒,“我只是说我不可能喜欢男人而已,又没有说过……我一定会喜欢女人。”

         “所以呢?”

         “所以……至少现在我不讨厌你啊,塞恩勒。”说到这里惟森顿了顿,补充道,“唔……或者应该说从来就没有讨厌过……”

         “只是不讨厌而已么?”塞恩勒盯着少年湛蓝的眼睛,“可是宝贝儿也不喜欢我啊……”

         “我可没有这样说过……”惟森小声嘟囔,紧接着提高了声音,“走吧,塞恩勒,我们现在就去找溪澈。”

         塞恩勒看着少年微微泛红的脸颊,目光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愉悦的温柔,“好的,我的主人。”

         **

         塞恩勒和惟森见过溪澈回来以后,塞恩勒直接用魔法水晶球联系赛斯尔,惟森则躺在蓬松柔软的被褥上,一边歪头懒洋洋地盯着男人好看的侧脸,一边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

         他们刚刚得知——溪澈就是发现布迪岛屿的那支野外任务生存小队的核心队员之一,而那瓶淡蓝色的“魔元液”就是溪澈在布迪岛屿上偶然发现的,可惜他们小队并没有魔法属性是冰的魔法师,于是溪澈就大方地送给了惟森。

         然而布迪岛屿危险重重,野外任务生存小队只有五个人,势单力薄,不敢贸然去“寻宝探险”,于是小队打算在异世大陆上聚集一些高阶魔法师,大家一起前往布迪岛屿。

         溪澈主动邀请塞恩勒和惟森,塞恩勒表示很感兴趣,惟森表示很好奇,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一起去看看那个所谓的布迪岛屿。

         不过虽然说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但在去之前塞恩勒还是要跟赛斯尔说一下的。而惟森又突然想起了在离开奥尔城之前塔诺斯拜托他做的事情,禁不住有些懊恼烦躁。

         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塔诺斯的啊!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已经答应塔诺斯了,现在也只有硬撑着去履行承诺。

         “真是自寻烦恼啊……”他小声嘟囔。

         “宝贝儿在烦恼什么呢?”

         男人的面容忽然在他眼前放大,受到惊吓的惟森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结结巴巴地问道,“啊……你们已经说完了吗?”

         “嗯,只是照例告诉赛斯尔而已。”塞恩勒搂过少年绵软的身躯,“宝贝儿还没有告诉我……你在烦恼什么呢?”

         惟森主动伸手环过男人的腰身,轻声问道,“塞恩勒,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

         “尼斯玛尔城现在已经是你们卡兰家族的囊中之物对吧?”

         “嗯。”塞恩勒眼神微暗。

         “那么,尼斯玛尔城的魔法匣子……你拿走了吗?”

         “嗯。”塞恩勒没有否认。

         每座城都有专属的魔法匣子,魔法匣子一般只有城主大人有保管和守护的资格。相对的,如果一位城主大人失去了自己的城专属的魔法匣子,那么他就失去了继续坐在城主这个位置上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