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0
        络络拿起一块看起来非常精致的蛋糕递到爱莉丝唇边,“爱莉丝小姐,你刚刚为什么要让莎儿小姐这么做?唔,以塞恩勒先生对惟森那种宠溺和纵容的程度,莎儿小姐如果真的按照爱莉丝小姐教导的那样做了,恐怕她将会‘命不久矣’了啊……”

         爱莉丝就着络络的手小小地咬了一口蛋糕,然后眉头拧起,“爱莉丝小姐?亲爱的,连塞恩勒喜欢的那个孩子惟森你都会直接喊名字呢,对我却还称呼‘爱莉丝小姐’?”

         她凑近络络,精致的脸蛋儿映在络络眼里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难道在你的心里那个孩子跟你的关系比我跟你的关系更亲密无间吗?”

         “不是的,亲爱的,我只是一时之间忘记了将称呼改过来而已。”络络赶紧澄清,“更何况惟森是我的朋友啊,而你是我的爱人呢,亲爱的。”

         爱莉丝明显是被“亲爱的”这个称呼以及“爱人”两个字取悦了,她深深地亲吻了络络,最后替络络整理有些凌乱的发丝的时候才意犹未尽地说,“你想得没错亲爱的,我就是要狠狠地捉弄一把莎儿。”

         “为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莎儿长得特别漂亮么?她……”

         络络忍不住打断了爱莉丝的话,眼睛里满是震惊,“只是因为莎儿长得漂亮吗?这个理由……tmd实在是太罪恶太变态了!”不过她喜欢!

         “重点不在这里好吗亲爱的!以前我也认为她长得漂亮,所以曾经的我喜欢过她甚至追求过她……”

         络络果断开启了自动脑补模式,“所以……原来你是在担心我会吃醋吗?哎呀不会的啦亲爱的,你不用这样捉弄人家小姑娘的……”

         “但是,直到最后莎儿仍然没有接受我……”

         络络忍不住脑洞大开,“所以亲爱的你这是由爱生恨吗?omg……”

         “这是你第三次打断我的话了哦,亲爱的。”爱莉丝勾起唇角笑了,“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惩罚你呢?”

         络络赶紧收敛了脸上的其他表情,她一脸义愤填膺地说道,“莎儿居然不接受你?这简直太过分了!亲爱的你不应该只是这么小小地捉弄莎儿一番,你应该……”

         爱莉丝似笑非笑地看着正在装模作样滔滔不绝的络络,最终还是忍不住凑过去亲吻了女孩儿。

         “亲爱的,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络络赶紧露出一个乖巧而温软的笑容。

         “说实话,亲爱的,我很庆幸当初莎儿没有答应我的追求。”爱莉丝漫不经心地拨弄着女孩儿栗子色的长发,“因为直到跟莎儿做了‘好朋友’以后我发现,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婊.子。”

         爱莉眯起眼睛,“这样的婊.子居然还妄想高攀我们卡兰家族,她也不看看她那个样子能配得上塞恩勒么?”

         听到这里,络络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你认为……惟森跟塞恩勒先生般配吗?”

         “塞恩勒跟那个孩子?非常般配啊!怎么会不般配呢?”爱莉丝不假思索地回答。

         络络惊讶,“你认为他们般配?为什么?”

         “因为塞恩勒和那个孩子是同性呀!”爱莉丝挑唇微笑,“异性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同性才是人间真爱。他们当然般配。”

         络络:“……”

         爱莉丝看了一眼脸上清清楚楚写着“我竟无言以对”的络络,笑得更加愉悦畅快了,“当然,我认为他们般配的原因不只有这个,还有是因为我相信塞恩勒的眼光。”

         “他可是我英明神武的哥哥大人啊……”爱莉丝微笑,“即使有一天赛斯尔眼瞎了,他也不会眼瞎的呢。”

         **

         “塞恩勒大人,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莎儿禁不住尖声喊道,“身为一名贵族,我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诬陷’这种事情来的!”

         莎儿的尖叫声吸引来了不少人的视线,但是塞恩勒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黑发黑瞳的男人以一种独占的姿势紧紧揽住了身旁银发蓝眼的少年。

         “是吗?”塞恩勒眯眼微笑,“所以莎儿小姐的意思是——刚刚是我眼瞎了,对么?”

         莎儿明显没料到塞恩勒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白皙的额头顿时渗出了不少冷汗,“我、我……”

         “既然不是我眼瞎了,那么莎儿小姐不能否认刚刚你在诬陷我家宝贝儿了吧?莎儿小姐身为一位贵族,这样的所作所为真是令我们大开眼界呢。”

         经历过刚刚发生的事情,惟森对莎儿本来就没有多少的好感度直接下跌到了负无穷,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帮着莎儿说话,“还有哦,莎儿小姐,我和塞恩勒之间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替我们操心了。我知道你的目的其实是劝我离开塞恩勒,因为这样的话你就有机可乘了呀。”

         莎儿因为惟森的这番话而涨红了脸,她捂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恼羞成怒了,“你、你不要忘记你刚才打了我!惟森,你也是一名贵族吧?一言不合就动手打女孩子算什么……”

         “我家宝贝儿的性格一向单纯坦率,既然莎儿小姐有胆量诬陷我家宝贝儿,难道还不允许我家宝贝儿愤怒么?”塞恩勒微笑,温柔而残忍,“美丽的姑娘在奥尔城里的确享有特权,但是像莎儿小姐这样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女孩儿,难道我们卡兰家族的人被莎儿小姐诬陷了激怒了,还需要一味地忍耐退让吗?”

         “真是抱歉呢莎儿小姐,我们卡兰家族的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忍让。”

         一道柔和得令人如沐春风的声音悠悠地传了过来,惟森有些茫然地抬头去看,说话的人居然是奥尔城的城主大人赛斯尔。

         莎儿有一瞬间的错愕,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句在后来令她后悔莫及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但是、惟森他不是卡兰家族的人啊!”

         “——所以你认为你可以恃强凌弱对么?”赛斯尔仍然笑得温柔如水,但是乌黑的双眼深不可测,“但是事实恐怕得让你失望了呢,莎儿小姐,或许你还不知道——惟森其实也是我们卡兰家族的人。”

         wtf?!这是绝大部分围观群众的心声。

         塞恩勒目光淡然地看了赛斯尔一眼,实际上他有些惊讶、有些……愉悦。赛斯尔这句话的意思是……他接受他家宝贝儿的存在了?

         虽然塞恩勒并不会因为赛斯尔不接受惟森就放弃惟森,但是能得到自己的孪生兄弟的支持和祝福,这种感觉、很好。

         塞恩勒对围观群众错愕震惊呆滞的表情视若无睹,他强势地将少年紧紧揽在自己怀里,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少年朝他微微仰起的、又是茫然又是懵懂的小脸,语气郑重庄严宛如宣誓,“没错,我和我家宝贝儿是恋人关系,并且这一辈子、我只会拥有他这一个恋人。”

         独自去拿饮料回来的塔诺斯此时正站在围观群众中间,他听见这句话,心情有些复杂难言。

         而被塞恩勒紧紧搂在怀里的惟森听见这句犹如誓言的话,心情绝对算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是挺糟糕的。

         但惟森既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他只是抿着薄唇沉默地将脑袋抵在男人的怀里,在没有人看得到的地方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爱莉丝唇角带笑站在距离塔诺斯不远的地方看热闹,络络则站在她的身旁乖巧地挽着她的手臂。爱莉丝若有若无地瞥了一眼那名金发碧眼的青年,大概在三年前,米洛克家族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血流成河,其实当中或多或少有她的“功劳”。

         她也不知道那天在锢法牢里她让赛斯尔留下塔诺斯性命的举动是对还是错、是福还是祸,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很清楚——

         她真的非常不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看到赛斯尔——她这个蠢哥哥后悔莫及的样子。

         .

         莎儿这下子是真的惊慌失措了,她的双眼止不住地朝四周乱瞄着,最终眼尖地在围观的人群里瞄到了爱莉丝的身影。

         “爱莉丝——”莎儿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她赶紧奔过来紧紧握住了爱莉丝的双手,“爱莉丝,刚刚我诬陷惟森——是你替我出的这个馊主意!现在你赶快帮我解释……”

         “很抱歉呢,莎儿。”爱莉丝微笑着抽回了自己的手,语气中带有些许遗憾的味道,“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是我并不打算代替你背这个黑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