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天上掉下个…唉呀妈呀!!!
        大周西南边的越州有个竖城,竖城最西南边是叶县,叶县很小,只有两个镇子,叶南和叶北。

         叶北镇的最西南边是连绵的群山,本是大周的天然屏障,可惜山的另一边紧挨着一大片几乎没人敢进去的沼泽林地,镇上的几个村子常常被林地里跑过来的虫兽骚扰。

         越州当初荒的很,百姓们原本就是冲着朝廷的奖励从别处迁过来的,对这里并没有大么多的故土情,所以,村里那有钱有力气的不是搬到离大山够远的地方了,就是彻底迁到别处去了。

         留下来的人家嘛……虽然穷,但也正为了能搬出去努力呢。

         靠山村则是叶北镇所有村子里,离大山最近的村子,据说是祖宗们当年迁过来抢地盘时,没打过别的村儿,只好被挤到山脚下…

         这倒霉的小村子里最奇葩的一家要数全老蔫家了,因为他家深入山林,建在了山坡坡上。

         “老四老五赶紧着上山捡柴禾去!这一天天的干啥呢!?就知道吃饭睡觉啊!柴房都空了!!”天才刚刚泛白,全家院子里就传出了一阵刺耳的女人吵骂声,愣是把还赖在鸡圈里的大公鸡给吓的打起了鸣。

         这是全老蔫前两年后娶的老伴儿刘翠花的喊声。

         “翠花儿你喊啥嘛喊…这天还没亮呢嘛…”全老蔫慢悠悠的劝着,不过刚说了半句话,就被刘翠花给打断了:“哦哟!你家的娃儿都是大老爷哦!一个个的都要太阳晒着腚了才起来!那院子不用扫啦!鸡不要喂啦!柴禾我来劈啊?我每天做饭洗衣的都要忙死喽!还得伺候他们啦!?”

         男人听的头都大了,立刻闭了嘴,跻上鞋子背着手走出了屋门。

         一出门,正碰上自己的两个儿子,看样子是早就起了的,连脸都洗过了,全老蔫看着小儿子眼里的怨怒,张了张嘴,最后只说了一句:“爹去地里了,你俩小心着…”

         “………走吧。”全家老三全有金顿了顿,背上自己的筐子,又把弟弟的抢在手里,低头跟着全老蔫走出了院子。

         老四全有银委屈的看着老爹的背影,又狠狠瞥了一眼正在厨房装模作样整治早饭的刘翠花,才甩开脚跟上三哥的脚步,在他旁边抱怨起来。

         “啥洗衣做饭…全是小妹干的!”

         “哪来的老四老五!明明是老三老四!她带来的赖子凭啥硬塞进咱家来!”

         “…自从她来了,俺就没吃过一顿饱饭…哥…要是娘还在就好了…”

         “哥你咋不说话…咋和咱爹一样蔫…这样还咋娶媳妇?”

         全老蔫隐隐约约的听着,听到小儿提起自己那去了的老伴儿,脚步不由一顿,再转头看看已经22了还没娶上媳妇的三儿,和瘦弱的小儿,心里泛起的全是酸苦…

         可这翠花都娶进门了,还能咋着,他还能咋着呢!!

         全有金回头看了眼,见和老爹离得远了,这才低头跟全有银嘱咐了一句:“往后别提娶媳妇的事…俺不娶。”

         全小四听罢一蹦老高,瞪大了眼嚷道:“为啥不娶!娶个厉害的嫂子来!才能治住那老妖婆!”

         “啥老妖婆!别瞎叫!”全有金皱眉嚷了他一句,而后顿了顿才道:“咱家那(么)穷,哪有钱娶媳妇,娶个孬的回来不更堵心?”

         全小四听后低下了头,烦躁的扯了把路边的野草,拿在手里甩来甩去的嘟囔道:“唉…要是有个不要彩礼钱,又厉害,能治得住老妖婆,还只对咱仨好的女娃子愿意嫁给你就好了~哥~”

         “哈哈!傻娃子!”全有金听后难得的笑出了声来,整个人都活泛了不少,他伸手胡撸了一把全小四那一头黄毛,笑骂道:“想啥美事儿嘞!咋可能!”

         全小四头一偏,躲开了全有金的大手,伸手指着半空中撅嘴道:“咋不可能!万一天上的神仙老爷爷可怜咱!让掉下来个仙~~~女嘞!”

         全有金还想继续笑话小弟,却见自家小弟的脸色突然变了。

         他正要问话,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嘭一声巨响!吓得全有金原地蹦了起来!他赶紧回头,顺着小弟手指的方向看去,一瞬间,两兄弟的脸色变的一样一样的…

         一样的,那么复杂!

         原来,全小四刚说完那话,他手指的那处就爆出了一团红红黄黄的亮光,比太阳还晃眼的亮光突突的从半空往下冲,但真正让两人变了脸色的,却是从那亮光里掉出了一个人来!

         眼瞅着那人直直的掉进了树林子里,兄弟俩好像都能听见人摔在地上的断骨头声!齐齐的抖了抖!

         全小四伸手揪了揪全有金的一角,颤声问道:“哥…哥啊…?俺咋瞅着………………那掉下来的…像是个女娃子呢?”

         全有金有点被吓傻了,还没回过神来,倒是全小四,说完那句话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的咧嘴笑了:“哥~!赶紧走啊!赶紧瞅瞅去!是不是老神仙给你掉媳妇了~!!”

         “说…说啥呢!”全有金缓了口气,一把揪住了正要往那里跑的全小四道:“别凑那热闹!咱还得捡柴禾呢!”

         全小四再次瞪起了眼,难以置信的道:“哥你说啥呢!!!那指定是老神仙赏你的!赶紧的!万一俺那仙女嫂子摔死了可咋办!!”

         全有金整个脸都皱了起来:“哎呀小四你想啥呢!!赶紧跟哥走!”

         “哥你就不想去看看?你不奇怪(好奇)!?”

         “不去!村里肯定有人去!到时候就知道了!”

         “村里人都不爱跟咱家人说话!谁会告诉咱啊!哥咱就去吧!就远远的看一眼成不?”

         “…………不成!走走走!”

         “哎呀哥~~~!那万一人还活着呢?!结果就因为咱晚去了那么一会儿,她就死了!娘走前可跟咱说了!人得心善!心善总会有好报的!”

         全小四这话一喊出来,全有金不说话了,娘交代的话他记得,他也奇怪着呢,可又怕招惹上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红红黄黄的亮光从没瞅见过,离的这么远他就觉得火热热的,那…那人还能活吗!要是活着,谁知道是仙人还是妖怪!?

         全小四不过9岁,虽然日子过的苦,但孩子就是孩子,他天真的觉得:自己刚说完,手指着的地方就有人掉下来,那不就是娘总说的神仙爷爷显灵了吗?三哥还犹豫个啥?!就算那人不是女娃子!总也是能救他们的人吧?神仙还会骗人吗!

         对!就是救!他觉得再和那老妖婆和她那懒儿子过下去!他就要被欺负死了!快来个神仙嫂子救救他吧!

         所以全小四趁着三哥愣神的功夫,从他手里一把抢过自己的大竹筐,拉着全有金往那人掉下来的地方跑了过去。

         眼看着都快到地方了,全有金也就豁出去了,大手死死的抓紧了全小四,和他一起往人掉下来的地方跑去。

         展露在兄弟俩眼前的,先是地上的一个深坑,再是树林子里被烧糊了的灌木丛、树干……和散发着肉香的山鸡野兔…

         “兔子!鸡!”全小四的眼神一下子亮了!在这一瞬!什么仙女嫂子的!全被他抛在了脑后!肉!那可是肉啊!一年到头也吃不到两次的肉!

         感觉浑身充满力量的全小四一下子挣脱了全有金的拉扯,从背上拿下竹筐就冲了过去,也不管林子里热烘烘的烟火气还没散去,利索的抓起一只山鸡丢进了筐里,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全有金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立刻跑去拉住了全小四。

         “哥你干啥?赶紧捡呀!万一待会儿村儿里来人了!哪还有咱得份儿?”全小四手里正举着只山鸡,说着就递了过去:“哥你是想吃鸡了?给!赶紧吃!吃完跟我一起捡…你说你那么大人了,咋还没我能忍呢?”

         全有金没理他,接过山鸡顺手扔到了全小四的筐子里,然后四处看了起来。

         “哥你看啥呢?赶紧的放开我呀!”全小四急的原地跺脚:“那边还有只野兔呢!可肥了!哥!”

         全有金看了半天,最后面色严肃的盯向了那个深坑,跟全小四说了句不许乱走后,自己屈膝弯腰,慢慢挪了过去。

         全小四看着自己三哥去的方向,想了想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把仙女嫂子给忘啦!这可罪过了!

         这么一想,他赶紧跟了过去,啥乱跑不乱跑的,他可顾不上了!

         全有金此时已经走到了坑边,这坑像个漏斗似的,上面宽下面窄,所以想看清坑底有没有人,他得倾斜着身子,探头往下瞅。

         全小四不知道啊,看他哥探头探脑的,就很好奇,大步走过去拍了全有金后背一下:“哥你瞅——诶哥?!哎哎哎?!!”

         “啊!!!”全有金垫着脚,探着身,被全小四这么一拍,一下子大头朝下栽到了坑里!

         全小四急的不行,倒还有点小聪明,他怕自己也掉下去,就赶紧趴在了地上,手撑着坑边缘往里看:“哥!哥你咋样了?底下有人不?天上到底掉下个啥来?”

         那坑不太深,也就两米多一点儿,再加上底下还有个肉垫,所以全有金也没摔伤,只是有些疼,还有点儿晕。

         “天上掉下…”全有金坐了起来,晃着晕乎乎的脑袋,随口答了全小四的话,再定睛往下一看!惊的他嗷一嗓子叫了出来:“唉呀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