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天赋:预知
        老头仿佛被说道痛处,顿时暴跳如雷,“我好歹是学院二级长老,会是那种人吗?”将碗往桌子上一放,一扭头,“随便你,爱喝不喝,反正开启天赋的人又不是我!”

         “呃!”文凡哑言了,这老头龌龊,邋遢,无节操,这还真难说,不过想想自己的目的,一咬牙,侧身拿过碗,然后一口饮尽。

         老头虽然转身,像是被气到,不过却在暗暗观察文凡的动作!见他喝下天赋水,就躬身关切问道:“有什么感觉?”

         “没感觉!一点感觉都没有!”文凡答道,指了指天赋球,又问:“我是不是可以开启天赋了?”

         “不可能啊!我里面明明加了生肌散!怎么没感觉呢?等等,你在等等看!”

         “什么,你又骗我!”文凡声音拔高了许多,引来旁人的目光,不过一扫之后,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看你就是个老骗子!还说什么二级长老,把金露草还我,我不在你这开启天赋了!”

         老头眯着眼,面带微笑安慰:“别着急,等会儿就好,可能要一会儿!也可能是马上!再说你喝过天赋水,已经开启天赋了,只是没有检测,不知道天赋如何!”

         “我一刻也等不了,快还我金露草......”文凡执拗道,此刻突然全身撕裂般的疼痛,不禁惨叫出声!

         文凡感觉自己身体的肌肉被生生撕开,立刻又缝上,在撕开,在缝上,这个过程持续着,仿佛有人拿着刀,一块一块割着自己的肉。

         “坚持住!坚持住!”老头一旁加油打气。

         此时文凡全身大汗淋漓,一开始还蜷缩在凳子上,待到后来忍不住,直接在地上打起滚!那种痛苦不是常人能承受的了的,比起这些年他在苍山受伤加到一块儿,还要痛苦十倍!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身上的疼痛感才逐渐消失,但这一柱香的时间,文凡感觉过了几百年。

         他爬起来,顾不得抹去额头的汗,直接给老头就是一拳。

         这一拳看似凶猛,不过只是强弩之末,刚才的折磨耗费了文凡不少力气,老头微笑伸手把他的拳头抓住,甚是轻松,接着道:

         “文凡小友,不要那么冲动!喝过加了生肌散的天赋水,在开启天赋之后,体质也随之相应提升,当然这只是推理!”

         “狗屁推理!我差点死了你知道吗?”文凡怒道,拳头再次发力,不过老头看似轻描淡写抓住他拳头的手,仿佛铜墙铁壁一般,令文凡不能寸进一丝一毫!

         老头没理他,眼睛有些泛红,带着一丝激动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那些自然天赋的文人,初期个个体质薄弱,被武者一拳轰到身上,便是重伤频死的结局!所以,我就想,能不能创造一种增强文人体质的药水,花了三年摸索,最近才想到用生肌散配合七八种药材,加入天赋水中。”

         “为了验证这个推理,我特意跑到这天赋殿,呆了半个月,正好碰上你!你说是不是巧合!对了,你不想看看自己的天赋是什么吗?”老头的话又充满诱惑,变换出笑脸。

         文凡知道自己不是老头的对手,况且身在学院内,就算侥幸报了仇,也不可能完好无损离开,只好妥协松开拳头,但心下拿定主意,看过天赋图案后,立马走人,谁知道这疯疯癫癫的老头又会出什么怪招。

         “这就对了!”老头笑了笑,又道:“来,用手握住天赋球,闭上眼睛,凝神摒气!”

         文凡按照老头所说,将递过来的天赋球紧紧握住!须臾之后,缓缓睁开双眼,然后迫不及待向天赋球看去。

         只见天赋球里面没有丝毫动静,还是一团雾气,更别说什么图案,这一刻,文凡一片茫然。

         “我没有天赋?!”他双目无神,喃喃自语。没有天赋,连武者都妄想,何况修真,一直以来的希望瞬间化作泡影。

         “别灰心!”老头好心安慰道。“或许是风的天赋,或者音波天赋,天赋球显示不出来!”

         这次老头是真的只是安慰,他自己知道,如果是风的天赋,会将雾气吹散,音波天赋,能将雾气震开!如今天赋球中雾气原封不动,那说明文凡真的没有天赋。

         至于法则天赋,老头根本没往那方面考虑!

         文凡回神,又怒目看向老头道:“我虽然没有天赋,但也不会用命去试验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呃!”老头感觉莫名巧妙!“谁告诉你,我要让你以身试药?”

         “你自己说的!”文凡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我是有那想法,但是还没说啊!”老头解释道。

         “没说?”文凡盯了老头一眼,心想:“难道是幻觉?”立刻摇摇头,“一定是这老头药水作怪!”

         刚走了两步,他又突然回头,对老头喝道:“还有,别跟着我!”继续向门外走去。

         老头词穷了,心道:“都说我怪,这小子比我还怪!难道是药水后遗症?不行,我得问问清楚!”想着,他追了出去。

         “唉,文凡小友,等等!”身后传来老头的呼声。

         文凡回头,气道:“让你别跟着,你怎么还来,告诉你,我没什么药水后遗症!”

         老头脑洞也是大开,“没有后遗症就好!”不过瞬间反应过来,“我还没问后遗症的事情啊!”

         “没问?”文凡越来越笃定是受到脑袋里幻觉影响,这个幻觉好像将时间提前了一分钟。

         “这算什么,预知?先知?不过只能预知一小段时间的内容!难道是天赋?”文凡既有兴奋,又有失落!兴奋因为自己不是没有天赋,失落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天赋没什么用处!“这么差的天赋,难怪天赋球都没有反应!还不如武器天赋实用!”他经常出入苍山,自然更期望自己是武器天赋,兽魂天赋也能接受,但没想到却是预知的天赋。

         “武长老好!”

         “武长老好!”

         ......

         这时后面传来声音,文凡望去,只见几名巡逻的弟子,陆续向老头行礼问好!他望过去时,那几名弟子有所警觉,纷纷看向他。

         但是下一刻,文凡拔腿就跑!他在脑袋的幻象中看到,这几名弟子会抓住自己!

         “武长老,那人是谁?”一名弟子见文凡疯跑,好奇问道。

         “一名检测天赋的小子!”老头兴味索然道,然后转身,回天赋殿去了。

         “师兄,我怎么感觉那人有些眼熟?”一名圆脸的弟子小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