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第一夜
        “祝贺你!我是级长罗伯特·海伯,我很高兴欢迎你加入拉文克劳学院。我们的院徽是一只鹰,高高翱翔在无人可及的巅峰;我们的颜色是天蓝和青铜;我们的公共休息室位于霍格沃茨西边,拉文克劳塔的顶端,藏在一扇拥有魔法门环的门背后。透过圆形公共休息室的拱状窗户,可将霍格沃茨校园尽收眼底:大湖、禁林、魁地奇球场以及温室。其他学院无幸享此美景。”

         “我无意浮夸,这里是最聪明的女巫和男巫生活的地方。如同我们的创立者——罗伊娜·拉文克劳,我们将学习奉为首要之能。我们不需要像其他学院那样设立隐藏的公共休息室入口。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大门位于一个又长又弯的楼梯顶端,没有把手,设有一个施有魔法的鹰状青铜门环。当你敲门时,鹰环会向你提问,如果你能正确回答,你将被允许进入。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除了拉文克劳,无人能通过这个简单的屏障。”

         “他要说多久?”夏恩现在有一种将他的嘴封住的冲动,他的睡意在让这种冲动放大。

         “还早呢。”一个精瘦的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生耸了耸肩。“罗伯特会把握每一次演讲的机会,没有一个小时别想结束。”

         “攻击级长会怎么样?”

         “也许会被-----开除。”男生奇怪的看了看夏恩,很少有人会这么问。

         “啊~”夏恩无奈的捂住脸。

         ‘要我帮忙吗?’艾尔莎的精神倒是亢奋的紧,她很少走出夏恩家的祖屋,对外面的一切都很好奇,世人对龙的误解太多了,即使是巫师们亦不能例外。

         ‘算了。’夏恩叹了口气,第一天的学院生活就是听一个高年级级长长片大论似论文一样的新生贺词,这可真不是一个好开头!‘帮我记录一下他说的话,也许会有些有用的东西。’

         “至于我们和其他三个学院的关系:你很可能已经听说过了斯莱特林。他们不全是坏人,但在了解他们之前,你应该提高警惕。他们长期的学院传统是不惜代价的取胜——因此,请留心,特别是魁地奇比赛和考试中。”

         “格兰芬多们不差。如果说我对他们有什么意见的话,就是格兰芬多太喜欢炫耀了。他们对异类的包容性也比我们差很多;事实是他们甚至笑话一些对飘升产生兴趣的,或者是对山怪蛋的魔法功用或者蛋卜学-----这是一种使用蛋来占卜的方法感到好奇的拉文克劳。格兰芬多没有我们的求知欲,而对我们而言,如果你愿意整天整夜坐里公共休息室的角落里敲鸡蛋,记录下你根据蛋黄的不同降落方式而做出的预测,这完全不是一个问题,而且你很可能会发现有人愿意帮助你。至于赫奇帕奇,没人会说他们不是友善的人。他们可以说是学校里最友善的一群人。可以这么说吧,当遇到考试中的竞争时,你们不用太担心他们。”

         这位罗伯特级长的长篇大论非常让人意外,霍格沃茨的大概情况,某个教授的性格,喜好,甚至是拉文克劳与各个学院的关系无所不包,只是夏恩真的太困了,他为了霍格沃茨之行做了太多的准备,包括炼制了一天一夜的魔药。

         ‘看来拉文克劳倒并非是空想家,实干派很多。’这是拉文克劳给第一夏恩的第一印象,当然,这个印象更多的来自于这位罗伯特级长的讲述。

         “我想就这些吧。哦,对了,我们学院的幽灵是格雷女士。其他人认为她从不说话,但她会跟拉文克劳交谈。她是鹰祖的女儿,是位很美丽的女士,据说与血人巴罗有些什么,当然,你最好别问这些。当你迷路或者找不到东西时,她特别有用。我肯定你们会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我们的宿舍在主塔楼旁边的角楼,我们的四脚床上铺着天蓝色的丝质软被,风在窗前吹过的声音让人感到十分舒心,我将再说一次!恭喜你成为最聪明的,最敏捷的和最有趣的霍格沃茨学院的一员!”

         非常热烈的掌声,夏恩也不自觉的贡献了一些力量,这位罗伯特级长的演讲相当精彩,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睡眠,他体内的魔力已经开始狂躁不安了。

         就像罗伯特所描述的,拉文克劳的寝室意外的干净,只是装饰风格有些西方女性闺房的风格,不过夏恩已经来不及在乎这些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他倒在那个软绵绵的床上陷了进去。

         “夏恩!夏恩!”

         “在我把你变成空气中的尘埃前,说出你的来意------”夏恩的眼睛没有一点聚焦,放大的黑色瞳孔像是一个死人,让叫他起来的学生吓了一跳。

         “我们要迟到了,我们的第一节课-----”

         瞳孔缩了起来,神智渐渐从黑暗中回到了夏恩的脑袋里,夏恩晃了晃头,歉意的对那个有些吓坏了的学生笑笑。

         “抱歉,我有些低血压,起床时会有些迷糊,我刚才说了什么失礼的话了吗?”

         “没有。”学生微微出了口气,有那么一刻,他认为这个有着黑色瞳孔的同学真的会把他变成空气中的尘埃。

         “啊,好的,谢谢你,我是夏恩,夏恩·梅林,你呢?”夏恩迅速收拾着床铺,叠被子的速度让旁边的学生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自己乱糟糟的床铺。

         “我叫布林,布林·威尔史密斯。”

         “威尔史密斯?飞路粉的发明者?”夏恩仔细的看了一眼叫醒他的学生,淡金色的头发,带着些婴儿肥但很瘦弱的脸上带着几颗小小的雀斑,身高比夏恩低了半头,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

         “那是我父亲。”布林嘿嘿的笑着,挠了挠头。

         “一起去上课吧。”寝室内就剩下了夏恩和布林,其他学生早就消失不见了,就像昨晚罗伯特级长说的那样,拉文克劳都很自我,不是吗?恩-----也许这么理解不对?但管他呢,自己好像有了第二个朋友呢,第一个是谁?当然是我们的小母狮子,赫敏·格兰杰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