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第一章 命运之河上的初遇
        火车咣当咣当的声响不断挑拨着睡眠神经,只是刚刚入秋的空气已经有些微冷,空荡的车厢少了些人气,也少了些暖气。

         “吱~~”刺耳的钢铁摩擦声让人牙根发酸,夏恩咬了咬牙,该死的霍格沃茨,该死的魔法世界,明明掌握着超越科技的魔法文明,却非要用这落后时代二十年的破铜烂铁来接学生。

         “快来,布莱恩,车厢没人,我们也许能抢到一个包厢!!”

         火车抵达了一个站点,站台上的人群乱哄哄的开始上车,看起来人真不少。

         九又四分之三车站,魔法师来源人数最多的英国,怪不得人这么多。

         拉上车窗的窗帘,夏恩看了看车厢号,不知道那些傻小子会不会来。

         多想无益,就交给命运去决定吧,夏恩笑着摇了摇头,两世为人,他已经学会了什么叫做顺其自然,躺在对于这具身体来说很长的座椅,把风衣蒙在了头上,夏恩很快便睡了过去,他昨晚炼制了一晚上的魔药。

         “这里有人了!”声音小心翼翼的,仿佛怕吵醒正在睡觉的人。“我是罗恩,罗恩·韦斯莱。”

         “哈利,哈利波特,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也许我们能坐到对面,不吵醒他就好了,对吗?”

         “哈利波特?!”声音不可抑制的拔高了。“你真的有-----我是说,有那个-----哇哦!绝了!”

         搬运行李的声音响起,他们虽然已经学会了顾忌他人,例如不要去随便吵醒其他的人,但对于11岁的孩子来说,他们也不能做的更多了,搬运行李总是要出声音的,不是吗?

         “啊,抱歉,吵醒你了。”青涩脸庞上带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带着一脸怯怯的有些歉意的表情,眼中还有着一丝自卑,额头上闪电状的伤疤在杂乱的亚麻色发丝下若隐若现。

         “没关系。”夏恩伸了个懒腰,冲他笑了笑。“夏恩,夏恩·梅林,来自一个很偏远的小镇。”夏恩自我介绍道。

         “梅林?”金红色头发的男孩瞪大双眼看着这个有着无比自大姓氏的人。

         “我知道,但就是梅林,在‘那个’梅林还未出生时,我的家族就是这个姓氏了,同名同姓很常见,不是吗?”夏恩笑了笑说道。

         “哈利·波特,罗恩·韦斯莱。”鼻子头上带着黑色污渍的小子撇了撇嘴,他不太喜欢比自己长的好看的人。

         “啊~都是大名鼎鼎的人呢。”自己这个命运之外的人也终于进入了这条命运之河了,心里,好像还有那么一丝小激动呢,夏恩整理着行李,脸上的笑容荡漾开来,这里一会儿还有一个人要来呢。

         “我说过的,你很出名的。”罗恩冲着哈利嘿嘿的傻笑着。

         “大难不死的男孩,在魔法界非常出名。”夏恩笑着向疑惑的哈利解释道。“也许到了学校后,你就会有一批粉丝。”

         “什么是粉丝?”罗恩有着11岁孩子典型的性格-----多动症,他总是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东摸摸,西看看。

         “就是崇拜你的人。”夏恩低下头,拽出脚下的行李箱,艾尔莎在里面困的太久,已经开始在他脑子里学猫叫了。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龙,韦斯莱先生。”夏恩有点担心罗恩被那字噎死。“别担心,艾尔莎有魔法部颁发的合法执照,证明她可以‘安全’的生活在人群中,当然,也有霍格沃茨的。”夏恩从怀里拿出两张纸,煞有其事的晃了晃。

         “不可能!”罗恩离的夏恩远远的,虽然那条龙只有夏恩的手掌大,但天知道它到底有多危险。“我的父亲就在魔法部上班!他说过,龙是最危险最邪恶的生物!霍格沃茨才不会允许一条龙进入学校!”

         ‘我可以烧死他吗?’

         ‘当然不行,艾尔莎,你是龙,但你不是野兽,没有理由的去毁灭生命是不对的。’夏恩从随身的腰包里拿出一根腌制的肉条,艾尔莎一口吞了下去。

         ‘可他刚刚说我邪恶!’艾尔莎很赞成危险的形容,但邪恶?她可是最善良的龙了!

         “她真漂亮。”哈利看了看海德薇,猫头鹰好像并不害怕那条传说中的龙。

         “龙威是不存在的,对于比自己小的生物,即使它很狰狞,你也很难有害怕的心思。”夏恩仿佛知道哈利在想什么,他挠了挠艾尔莎的下巴,那里的鳞片是她全身最软的,就像是厚厚的绒毛一样。“体型往往才是决定威势的第一特征。”

         哈利看着像猫一样舒服的发出呼噜声响的龙,笑了起来,对于他来说,魔法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他真喜欢说教。”罗恩趴在哈利的耳边悄悄说道。“就像我妈妈!”

         ‘他在说你的坏话。’艾尔莎仿佛吃饱了,晃了晃脑袋打了个哈欠,银色的双持伸展开来,被透过窗帘的阳光照的闪闪发亮。

         ‘我听见了,艾尔莎,小孩子都是这么别扭的,别在意。’

         ‘对于漂亮的,聪明的,伟大的艾尔莎·梅林来说,这个世界都是小孩子,而且,你是真正的小孩子,你和他们一样,只有十一岁!’

         ‘成熟可不是看年龄的,艾尔莎。’

         ‘那看什么?’艾尔莎扇动翅膀,一道银光闪过,她已经蹲在了夏恩的肩膀上,带着尖锐倒刺的尾巴尖在夏恩耳边扫来扫去,这是她百玩不厌的游戏,她喜欢看夏恩露出烦恼的样子,因为那太少见了。

         ‘艾尔莎!’夏恩抓住小银龙的尾巴,将她倒立起来,艾尔莎龇牙咧嘴的,从嘴里喷出了一道尖细的蓝色火焰。

         “哇哦!”哈利看着喷火的龙,不由感叹出声。

         艾尔莎尾巴上的倒刺让夏恩的手心很疼,夏恩不得不把她放回了肩膀。

         ‘哼!’艾尔莎收拢翅膀,尾巴尖继续在夏恩的耳边扫来扫去。

         夏恩露出无奈的神情,挠了挠发痒的耳朵。

         “她真的不咬人吗?”罗恩羡慕的看了看人家的龙,又看了看自己的老鼠,在老鼠吱吱吱的叫声中吧它塞进了口袋,太丢人了!

         “当然。”夏恩笑了笑,艾尔莎从不咬人,她又不是狗,她只会把人‘吹’成一滩灰。

         罗恩撇了撇嘴,刚想说什么,叫卖小吃的推车引起了他的注意。

         “要不要来点什么?孩子们?”

         “不用了,我自己带了。”罗恩看着琳琅满目的小吃,咽了口口水。

         “我们全要了!”哈利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金币。

         刚刚得到了一些财富的小孩子,不会对自己的第一个朋友吝啬的,不是吗?

         “哇哦!”小孩子感叹的语气总是这样的。

         “你不来一点吗?”哈利递过一个怪模怪样的盒子。

         “谢谢。”夏恩从不拒绝他人的好意,因为那太难得了,小孩子的世界是纯真的,这些好意也是纯粹的,这尤为可贵。

         “哦,是邓布利多,我已经有六张了。”“他不见了!”“他总不能整天呆在那,不是吗?”

         夏恩看着嘀嘀咕咕的两人,笑了笑,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你们有见到一个蛤蟆吗?一个叫做纳威的把他的蛤蟆丢了。”车厢门被哗的一声拉开,一个棕色长发的小女孩站在那里,看着三人问道,接着,她的眼光被夏恩手上的书吸引了。“高阶咒术大全?这可是成年巫师才被允许看的书!”

         小女孩的语气像是看见了一个偷东西的小贼。

         “哦,是吗?”夏恩看了看书名。“好像拿错了。”夏恩若无其事的将书赛回行李箱,然后掏出了一本咒术入门晃了晃。

         “我会告诉老师的。”小女孩就像是一种名叫‘班长’的生物,登着大眼睛试图给夏恩一些威压,好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哈,你要去打小报告吗?”罗恩正准备用魔杖给鼎鼎大名的哈利·波特显摆一下自己的魔法,就被这个无礼的小女孩打断了。

         “你没有看到吗?那是高阶咒术大全,四年级以下的学生是不允许看的!”小女孩登了罗恩一眼。

         魔法部确实有这一条规定,虽然霍格沃茨一向都有不配合魔法部的名声在外,但关于这一条,霍格沃茨的校长还是很赞同的,过于高深的魔法咒术会让还未完全掌握自身魔力的低龄学生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至于到底不好在哪?小P孩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需要知道不能看,更不能用,就可以了。

         “我看的咒术入门。”夏恩笑着晃了晃手里的书。“是吗?罗恩?”

         “哈利也看见了。”罗恩冲着小女孩哼了一声。

         “哈利?”小女孩疑惑的看过去。“哈利·波特?!天哪,真的是哈利·波特?!”

         哈利点了点头,每一个听见自己的人都是这种反应,自从他被海格带入魔法的世界后就是如此。

         “我是赫敏·格兰杰,你是-----?”赫敏皱着眉,看着罗恩问道。

         “罗恩·韦斯莱。”

         “哦,幸会,你呢?”赫敏坐到夏恩身旁,把那本叫做咒术入门的书划拉开。

         “夏恩·梅林。”夏恩往旁边让了让。

         “梅林?我好像在书本上看到过这个姓氏。”赫敏带着一种学霸般的骄傲,在进入魔法世界前就预习了大部分一年级的魔法课程难道不应该骄傲吗?也许,应该吧?

         “当~当~当~”火车进站时的铜钟声开始响起,赫敏站起身,看了看窗外。

         “你们最好穿上袍子,我们到站了。”

         看着走出车厢的赫敏,罗恩撇了撇嘴。“她真臭屁!”

         “她怎么能这么臭屁?”罗恩不甘心的又补充了一句。

         那么,和别扭的小屁孩们的第一年学院生活就要开始了,希望能够有趣一些吧,夏恩合上书本,看向窗外飘来的白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