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伏地魔先生,好巧。
        若说魔法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夏恩会说,是生活的便利,想去哪只需一个移形换影,一个活化咒就能让盘子自己去洗澡,什么毁灭,力量,在夏恩看来都不过是魔法的副作用而已。

         但夏恩从来不介意将人想的丑恶一些,他相信人性本恶,所以他不介意自己获取一些可以保障自己生存的东西,也不介意为此而付出一些努力,这东西在前世是财富,权利,在这个世界,自然就是魔法了。

         所以,夏恩从来没有真正的恨过那些变着法的折磨自己的老变态们,正是他们,让自己比其他巫师拥有了高的多的起点。

         只是,总会有一些副作用的,不是吗?承载着与年龄不符的魔力,如果不是灵魂的特殊性,也许他会被那些老变态们整死也说不定。

         魔力是狂暴而无序的,夏恩每天要花费很多精力去驯服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魔力,冥想,这种传自古老东方的方法可以很好的帮助他办到这一点。

         那些老变态成天无所事事,但脑子里装的东西可不少,这种方法说是冥想,倒不如说是入定,脑子放空,一切皆忘,充分调动潜意识去让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魔力归于自己,怎么看,怎么有些------玄幻。

         思维缓缓的从黑暗中回归脑海,夏恩缓缓的吐了口气,看了一眼无聊的在床上走来走去的艾尔莎。

         “烤肉总要有材料,我的包里可没有带肉。”

         “后面的森林里有很多羊,我去抓给你。”艾尔莎舔了舔蛇一样的小舌头,扑闪着翅膀就要飞出窗户。

         “等等!”夏恩一把捞住艾尔莎的尾巴,让她像个蝙蝠一样挂在自己的手腕上。“我们去禁林,在这可没办法给你烤肉。”

         “真麻烦!”艾尔莎摇头晃脑的爬上夏恩的肩膀。

         “啪!”一声脆响,空气旋转着一扭,随即恢复了原装,艾尔莎和夏恩已经消失在了床铺上。

         禁林,冒险的圣地-----当然,只是对像韦斯莱双胞兄弟这种来说,在一个正儿八经的巫师学徒眼里,那里有各种各样传说中才有的危险动植物。

         什么龙爪藤啦,麻棘树啊,甚至是狼人啊,人马啊,总之,邓布利多每一届的开学典礼上都会狠狠地喊几句禁止进入森林之类的话来吓唬吓唬那些坚决遵守纪律的学生。

         “到了。”夏恩唐突的出现在一片空地上,脚下厚厚的落叶像是铺了一层软绒绒的地毯。“我想不到这片森林里会有什么羊。”

         阴暗潮湿的环境让这片森林总是充满了不散的雾气,看起来阴森森的,什么样的羊会喜欢生活在森林里?它们应该在草原或是高山上啃青草才对。

         “就在那边的山谷里,我看见过。”艾尔莎飞上天空。“我马上就回来,你快去生火。”

         “是,美丽的女士。”夏恩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注意一点,别被人看见了。”

         “知道知道~”艾尔莎不耐烦的摇了摇头,空气仿佛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吼,艾尔莎小小的身躯突然开始膨胀,银色眨眼之间铺满了整片空地。

         庞大而优雅的流线型身躯,每一枚鳞片都仿佛散发着月亮般的银色辉光,本应狰狞的龙角像是一顶华丽的皇冠,艾尔莎比所有巨龙都更加庞大,但却没有那种野兽似的威压,美丽和优雅充斥着她的躯体,无数岁月沉淀的智慧在她金色的瞳孔中闪烁。

         巨龙穿过树林的空隙飞上了天空,像一道银色的流光一样眨眼间消失在了天空。

         一想到她是去抓羊的,夏恩就无法在心中维持对她美丽的感叹了。

         “这就是一个吃货。”夏恩看了看四周,伸出双手。“Scourgify。”

         落叶席卷而起,露出了有些湿漉漉的泥土,右手一招,木柴噼里啪啦的从四周飞来,自动在空地中搭起了一个巨大的烤火架。

         “Incendio。”

         橘红色的火焰升腾而起,有些潮湿的木材被瞬间烤干,燃烧了起来,木材爆裂的噼啪声不绝于耳。

         “好像有点小了。”夏恩摸了摸下巴,艾尔莎的肚子就像是被施展了无痕伸展咒一样,多少东西都能装的下。

         不过算了,就这样吧,夏恩拍了拍手,看向天空,艾尔莎还不见踪影。

         “箻~~”森林中突然传出一声马的嘶鸣声,夏恩一愣,这叫声和普通的马好像不太一样-----是独角兽。

         “独角兽------”夏恩一拍额头。“不会吧------”

         ‘艾尔莎,别玩了,先回来,我们有正事要办了。’

         联系了艾尔莎,夏恩伸出右手。

         “Lumos。”一个放着辉光的光团在夏恩手心凝结。

         照亮了前路,夏恩向嘶鸣声传来的地方走去,嘶鸣声随着夏恩的深入不断传来,前面似乎还传来了一些五颜六色的光亮。

         “已经打起来了?”夏恩皱了皱眉头,加快了脚步。

         “Avada~Kedavra!”

         “死咒?”夏恩挥动右手,为自己释放了盔甲护身,这个魔咒挡不住死咒,但可以反弹除死咒外的法术。

         刚刚的死咒似乎并没有让战斗结束,反而更加激烈了起来,夏恩拨开灌木丛,吸了口气。

         “谁?!”

         “伏地魔先生,好巧,你也出来BBQ的?”

         黑色的身影像一个幽灵,没有双腿,而是在在地上漂浮,黑雾不时从他黑色的斗篷中四散而出,他的身旁站着一个捂着脸的身影,两人的面前站着一匹独角兽------美丽而纯洁的生物浑身散发着月亮般的光华,额头洁白的独角变的有些焦黑,身上狰狞的伤口和血液破坏了那一丝纯洁。

         “啊,我就是路过,你们继续。”夏恩转身就走,单单一个伏地魔没什么可怕,它现在那幅人不人贵不贵的样子连一个像样的魔咒都施展不出来,但旁边那个家伙可不是个摆设,死咒可不是谁都能释放的。

         “杀了他!”

         “Avada~Kedavra!”

         “啪!”夏恩打了个响指,消失在了原地,荧绿色的光线射在泥土上,激的土屑四溅。

         “伏地魔先生,你这样可让我没有其他选择了。”夏恩站在两人身旁的一个高坡上,脸色阴沉。

         “夏恩·梅林。”夏恩微微躬身,行了个贵族礼。“请指教。”

         “Expulso!”

         泥石炸裂,火星四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