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我疼她都来不及
        【我又要打广告了,你们猜是啥?女频票,男频票,我都想要,是不是太贪心了?】

         周子凡等人一下车就有人围了过来,他怕唐心儿害怕,就赶紧牵着她的手,果然发现,她手心里好多汗。

         周家人在前面走,后面就围绕跟着许多人,他们纷纷议论着,惊叹着:

         “天哪,那姑娘可真漂亮,身材可真好,这老周家是走大运了。”

         “城里姑娘就是不一样,你看皮肤多白样,感觉掐一下都能嫩得冒水儿,我家狗子以后也要娶城里姑娘。”

         “周子凡这小子能娶得着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不会是拐来的吧?”

         “瞎说啥呢,我看你是嫉妒了吧。有本事你也拐一个去。”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那姑娘细皮嫩肉的,肯定没做过粗活,她嫁到周家来,能适应得了才怪。我们庄户人家,还是要娶能到地里干活的,那才叫本事。”

         “我看你们是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吧,人家子凡又不种地,要娶那粗手粗脚的人干什么?”

         不管村里的人如何议论,或是夸或是贬的,都是别人的事,周家人也不怎么在意。

         总之呢,周子凡能带回来这么漂亮的媳妇儿,这在村里是大事,就连村长都很高兴,连连夸周子凡有出息了,长本事了。

         加上之前周子凡又寄了钱回来,周家还把房子翻新了,打了新家俱,着实让不少人眼热呢。

         村里原先没想法的人家,不知道多少动了心思,打听着周子凡是不是在外面发达了,想把自家的姑娘或是亲戚家姑娘,介绍给周子凡。

         只是没想到,他们的盘算都落了空,人周子凡自己看中一个,还谈成了,还带回来了。

         如果唐心儿黑瘦丑,那他们自然又有话说,但是人家条件样样好,实在让那些人无刺可挑,才越发的嫉妒起来。

         同族的婶婶们见过了唐心儿,也都说子凡有福气了,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周子凡挨个介绍给唐心儿认识,这是三大爷,这是二叔伯等等。

         唐心儿有些惶恐,来之前,并不知道周子凡家还有这么多亲戚,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真是失礼。

         幸亏周子凡小声告诉他,现代乡下的规矩和古代不同,并不是见面的时候,就呈上见面礼。

         而是先见面,事后再走一遍亲戚时,再送见面礼。

         原来如此,唐心儿这才放松下来。

         她既是夫君的妻子,这些人情来往,自然都是她的事情,她可不想让人诟病,说夫君和公婆的不是。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正式嫁给周子凡,但在她的心里,她已经是周家的媳妇了,自然事事都要以周家的利益,为第一出发点。

         等亲戚都吃完饭走了之后,一家人才能坐下来说体己话。

         周子凡打开行李箱,将临行之前唐心儿为大家准备的绣品都拿了出来。

         “哇,嫂子,这手帕是送给我的吗,还有这香馕,好精致呀,你在哪儿买的呀,真漂亮。”周子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爱不释手。

         周母平时没事,也会绣一些手帕之类的东西存着,等每月一次镇上赶集的时候拿去售卖。

         是以看见这么精致的刺绣,立即就来了兴趣,越看越喜欢。

         她的手艺在村里算是好的了,但是跟周子凡拿出来的比,也是差得十万八千里了。

         “不是买的,是心儿自己绣的。”周子凡一句话惊起千尺浪。

         周子雨看向自家嫂子的目光更加崇拜!

         嫂子不但人好,长得漂亮,身材好,而且还有刺绣的好手艺,天哪,天哪,简直是全才!

         他哥这是上哪儿弄来这么一个宝贝呀?

         周母双手颤抖,仔细抚着衣服上面的针脚,越看越震惊,简直不敢相信儿子的话,这么精致的刺绣,就算是她外祖母在世,也绣不到这么好,真的是眼前这个孩子绣的?

         “妈,你们看,心儿还给你和爸各绣了一套衣服呢。本来临走的时候,我说买点补品就好了,但心儿说,这样没有诚意,非要多留几日,日以继日的给你们绣了这些东西。”

         绣花是最费眼睛,最伤神的了!

         这么多东西,这么大件的衣服,上面的绣纹,不但精致,而且活灵活现。

         就算是周母的外祖母还活着,恐怕也要一两个月才能完得成,但是儿子却说,心儿这孩子只用几天就绣完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周母立即热切的看向周子凡:“这么好的孩子,你以后可得好好对人家,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小唐,我绝对不饶你。”

         “妈,你就放心吧,我心疼媳妇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欺负她?”周子凡走过去,半拥住唐心儿,看向她,满眼的爱意绵绵。

         周家这次翻新房子的时候,顺便就将周子凡和周子雨的房间单独隔了开来。

         这样女儿晚上也可以好好的学习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只能在小小的房间里,中间随便放块板了事。

         若是其它的母亲,恐怕巴不得唐心儿和自己的儿子睡在一起,好早日抱上孙子,也让生米煮成熟饭,但是周母却让唐心儿同她睡在一起。

         周父和周子凡睡一间,他们父子俩很长时间未见,想必有许多话要说。

         周子雨晚上还要温习功课,自然是单独睡一间。

         临睡前,周子凡借口有事,拉着唐心儿去院子后面待了会。

         回来的时候,周母有留心到,唐心儿的嘴唇红艳艳的,微微泛着红肿,眼里泛着水光,带着春意。

         小两口感情好,她自是欢喜的。

         “小唐,你别忙活了,快上床吧,你坐过来,阿姨和你说会话。”周母拍了拍身边的床铺。

         唐心儿还是第一次和婆婆同睡,她记得以前去出嫁的姐姐家看过,姐姐的婆婆常常称病,便让姐姐在房间里侍候着。

         姐姐只能在她婆婆的床边打地铺,晚上根本没得睡,因为她的婆婆总是一会要喝水,一会要吃东西,一会要上厕所,一会又嫌热的,把姐姐折腾得眼都熬红了。

         是以周母让她过去,她也不敢太过放肆,小心的跪在床榻前面,低着头,不敢多话,等着周母发话。

         “咦,你这孩子,我让你上床,你跪在床边做什么,快起来,水泥地上凉,你膝盖不疼吗?”周母奇怪的看着唐心儿,伸手去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