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我媳妇儿真牛!
        【你们没看错,作者居然更新了,哈哈,就是要出其不意!哼哼,虽然不指望着签约上架赚钱啥的,但是如果看到收藏变多多,还是会很开心的。推荐票,收藏啥的,都不要大意的投过来吧。嗯,看完了,书荒了,那就去看乐乐的女频书吧。古言的,种田的,兽人的,网游的,应有尽在,想吃啥,就点啥!·】

         周子凡买了东西回来后,便坐在那儿,看着唐心儿裁剪穿线刺绣,他发现人好看,连低头做事,都是那么的好看。

         唐心儿被看得面红耳赤,满面娇羞,好几次都差点扎到手指。

         “夫君,你,你作什么一直盯着心儿看?”唐心儿一紧张,又把老公喊成了夫君。

         周子凡依旧是懒洋洋的靠着沙发,用手撑着下巴,微笑道:“因为我的心儿好看。还有,要叫老公,现在是现代社会,不是你们唐朝了,不兴叫夫君的,你又犯错了,你说老公我要怎么惩罚你呀?”

         “夫、夫,呃,老,老公,心儿再不敢了,求老公饶了心儿吧。”唐心儿眨着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动人的看着周子凡。

         靠!

         这时候要是没有任何反应,他就不是真正的男人了。

         只不过怕唐心儿辛苦,周子凡最后还是只能喝了点肉汤作罢,毕竟媳妇是自己个儿的,当然要自己个儿心疼。

         唐心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夫,老公,你若不舒服,其实心儿可以,心儿可以……”

         可以什么,她的声音渐至低了下去,仿若蚊子叫一般,根本听不见。

         但是周子凡却是听懂了,并且浑身激动了起来,牵着她那温柔滑腻的小手,开心的问道:“你当真愿意?到时候手会酸,嘴会累的,你会嫌弃吗?”

         唐心儿娇羞的摇头,夫君待她如此好,她能为让夫君开心,怎么会嫌手酸,嫌嘴累呢?

         就算即刻让她为夫君去死,她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

         唐心儿初次干这样的事,还有些生涩,周子凡忍耐着腹中的躁火,慢慢教导着,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事毕,周子凡有些心疼的抱着唐心儿:“今天这么累,就别绣花了,好好休息会吧。”

         “没关系的,我去种子营养仓里躺一会,就好了。老公不必为心儿担心,这些事与心儿在家时,干的活相比,简直不算什么的。”

         周子凡眉头皱了起来,满脸心疼:“难道你在家要干很重的活吗?”

         不是说唐朝的女子很是豪放,社会地位相对提高吗?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过来,他所挑选的乃是贫民家的小户女子,并非是达官贵人家的千金小姐。

         清苦人家,干活在所难免,也难怪周子凡只是对她稍好一丁点,她就感恩戴德的样子。

         想到这儿,他也越发疼惜起唐心儿了,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照顾,疼爱她。

         这样方不辜负,她从唐朝穿越而来!

         就这样,每天唐心儿做衣服,绣花,绣手帕,绣香馕,顺便侍候周子凡,而他的任务就是在家里的电脑上,写游戏设计,时而和娇妻调调笑,逗逗乐,恩恩爱,日子真是过得无比快活。

         转眼一周过去,唐心儿算是日夜赶工,总算将带回去给老人的礼物做好了。

         当周子凡看到成品时,眼睛都直了,这些刺绣真是太漂亮了,尤其是送给妹妹手帕上的花朵,远远看去,就像真的一样,仿佛都能闻到香味了。

         “心儿,你这刺绣的本领好厉害呀?”

         “多谢老公夸奖,心儿没有其它的本事,唯有这女工尚能拿得出手。”说到自己擅长的事情,唐心儿脸上的自信心,似乎也多了几缕。

         “你也太谦虚了,这岂止是尚能拿得出手,我敢打包票,就算是现在那些什么国际刺绣大师,绣的东西也未必有你的好。”

         真不是周子凡在瞎说,他隐约记得去年八月的时候,有位自称是国际刺绣大师,曾在京城开过展览。

         当时不过是一幅极简单的兰草刺绣图,就拍卖出了一百万的天价!

         他当时是陪着女老板去的,其实他本身并不太懂欣赏这些东西,但是女老板喜欢附庸风雅,还偏让他同行,他只能作陪,要不然扣工资事小,开除事大。

         他一向以记忆力引以为傲,他的媳妇除了没名气,这绣出来的东西,绝对比那位大师强。

         这样精美的刺绣,如果拿出去卖的话,就算没有名气,至少也能卖到几千一幅。

         周子凡想到唐心儿绣这块手帕,也就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中间还要除去吃喝拉撒,二人聊天扯淡,其实也没有多久。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以前他辛苦加班,工作一个月,工资也就几千块,结果这丫头随便绣个手帕,都能卖到那个价。

         不过他并没有生气,反而很自豪,这么能干,这么厉害的,可是我周子凡的媳妇儿呢?

         并且对我言听计从,满是崇拜和爱慕!

         他再看那一小堆的衣物鞋面,心里更高兴了,一块手帕,就能卖到几千块,那么这整件衣服呢,这么完整,绣法更是精妙,恐怕都能卖到几万。

         啧啧,我媳妇儿可真牛!

         不过他才刚赚到三百万,只要等游戏设计出来,以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钱赚进来,根本不需要媳妇抛头露面,去赚钱啦。

         赚钱养家是男人的事情,他的媳妇儿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

         既然唐心儿的衣服都绣好了,那两个人也可以启程准备回老家了。

         因为周子凡的老家是在十分偏远的小村子里,他们首先要坐两小时的飞机到达当地的省会城市。

         然后坐四小时的大巴车到达当地小镇,完了还要喊辆牛车才能进村。

         临走的前一晚,周子凡和唐心儿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相拥而眠。

         明天将要经历长途跋涉,他不忍心让她辛苦,反正来日方长。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电话早在动身前,就打回老家了。周子凡故意挑在周五走,这样周六下午就能到家,妹妹也能有空过来。

         他都好久没有看见妹妹了。

         等他们风尘仆仆的到了小镇往村子去的路口时,远远就看见周家二老。

         还有妹妹周子雨站在那儿翘首盼望,一旁还停着辆老牛车,那头老牛正悠闲的啃着路边的草呢。

         “爸,妈,小妹,我在这儿呢!”周子凡赶紧左手拉行礼箱,右手牵着唐心儿,朝着父亲那边急步走过去。

         “小凡,是小凡回来了,真的是小凡!”周母激动得语无伦次,眼圈泛红。

         周子雨早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待跑到近前,看见唐心儿后,目光又落在二人相牵的手上,立即甜美的笑容溢了出来。

         她主动上前,亲昵的拉着唐心儿的手问道:“你就是我嫂子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