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前世死得凄凉
        周奶奶才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旧布包,放到唐心儿的手里,晃了晃说道:“孩子,你头一次上门,奶奶也没什么东西好送你,这把手耙镜听说是个古董,是我的奶奶以前留下来的。

         我现在眼瞎了,也用不上任何镜子了。你这孩子,我一见就喜欢,听你说话,就感觉特别亲,就送给你吧。”

         “奶奶,这可使不得,心儿不能要!”

         “拿着,奶奶喜欢你,这是给我孙媳妇的,难道你不想给我们小凡当媳妇儿?”

         唐心儿立即两头为难起来,看向周子凡,见他微笑点头,这才心怀感激的收了下来。

         “打开看看,这式样有些古朴,不知道你们小姑娘喜不喜欢?”

         唐心儿依言打开一层又一层的旧布,当她看见那只造型古朴,手柄上雕着几朵简单桃花的手耙镜时,整个人像被雷打中了一样,整个人都呆住了,随即眼圈就泛了红。

         “喜欢吗?”周奶奶瞧不见唐心儿脸上的表情,只是侧着耳朵,却听不到动静,就问道。

         唐心儿用手捂住嘴唇,极力深呼吸,才没有哭出声来,但眼泪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她用力点头,带着哽咽的声调:“喜欢,奶奶,谢谢你,我真的好喜欢。”

         “这孩子,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眼瞎的人耳朵就会特别灵敏。

         周奶奶抬起手,摸到了唐心儿的脸上,果然摸到了一手的泪水。

         “我,我是高兴,让奶奶见笑了。”

         等将二老扶到周家后,周子凡借机拉了唐心儿到房间里,见她的眼圈还泛着红意,便疑惑的问道:“心儿,你怎么了?”

         唐心儿颤抖的从怀里拿出那个手耙镜,不停的用手抚摸着,眼泪再度流下来:“夫君,我若说,这镜子是我的东西,原本就是我的东西,你会信吗?”

         周子凡微微诧异了下,想想连老婆种出来这样的事,他都相信了,都做到了,还有什么不能信的。

         只是奶奶家传的古董,怎么会是唐心儿的东西?

         唐心儿怕周子凡不信,让他找来一面放大镜,对准镜框背面的部位。还告诉他,只要一照,就能看见花蕊二字。

         周子凡用放大镜一照,果然有两个字:花蕊。

         “心儿在唐朝时的姓就是花,名就是蕊。这些也是刚才我看到镜子时,突然涌入脑间的记忆。我还想到了其它许多的事情。”

         周子凡这次是真的信了,如果不是唐心儿的东西,她怎么可能知道,用放大镜就能看见背面的字呢?

         “你还想起了什么?”

         唐心儿记起了许多事情,包括她在唐朝生活的点点滴滴,以及她是如何来到这现代的。

         具体的说来,她在唐朝的时候,已经死了。

         这个手耙镜是跑西洋货船的邻居伯伯送她的生辰礼物,她喜欢的不得了,还央求那伯伯把她名字刻在镜子背面。

         只是后来大兄娶了嫂子,嫂子凶悍,看见什么好东西,都要抢走。

         她明明都藏得很小心,但还是被嫂子发现了,嫂子自然是抢走了,不管她如何哭求,哪怕是说要用绣品来换,嫂子都不肯答应,还说她为这个家刺绣是应该的,她赚的钱都是这个家的,她居然敢用公中的钱买别的东西?

         唐心儿那时候性格软弱胆小,加上家里一向重男轻女,父母都向着大兄和嫂子,根本不重视她的意见。

         她是有冤也无处诉,只能眼睁睁看着嫂子将手镜抢走了。

         唐心儿的死因,用现代的话说,是过劳死!

         大兄不知怎么的染上了堵瘾,欠了许多债,整日有人堵上门来,嫂子将钱看得比命还重,根本一个都不肯拿出来。

         还说如果花家人让她还钱,她就带着肚中的孩子回娘家去。

         花家夫妻没办法,只能催着唐心儿多接活计,没日没夜的刺绣,不好好休息,又吃不好睡不好,多少精神也撑不下去。

         在唐心儿这样的泣血刺绣手艺下,花家不但还清了外债,还渐渐过上了有肉吃的日子。

         花家媳妇觉得小姑子的手艺是个宝,是以就算唐心儿已经十五岁了,也不肯帮她找婆家,好像是打定主意,要让她为花家刺绣赚钱一辈子。

         唐心儿最终累倒在绣架上面后,任由自家兄嫂如何打骂,再也不能醒过来了。

         当她死后,她发现自己并没有被什么鬼差抓走,还是继续在花家游荡,看着花家因为没有她赚钱,而变得越来越穷,最后花家大嫂抛夫弃子,跟人跑了。

         花家大兄继续烂赌,最后欠了许多债,还不了,被人打死在街头。

         花家屋子和田地都抵了赌债,花家大姐因为恨父母不肯回家,花家小弟和花家二老成了乞丐,终日乞讨为生。

         不知道飘了多久,直到某一天,她听到溟溟中有一种呼唤,她就跟着那呼唤走了。

         她去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儿和她一样,有许多漂荡的女鬼。

         那地方似乎叫什么美女种子商城,那儿的主事者告诉她们,如果她们好运,能被宿主瞧中,就能够获得新生。

         主事者还告诉他们,一定要听宿主的话,如果做得太出格,会被追回会被销毁,就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唐心儿在那儿待了许久之后,混熟了,听到一些资历老的女鬼说,如果能在新生的那个世界,遇到前世的东西,就能突破美女种子商城对她们原本记忆和性格的屏蔽,找到自己的记忆。

         不过有些人几辈子都遇不到,说那话的女鬼也是听别人说的,她已经转世几次,都没有遇到过。

         只有找回了自己的记忆,下次死的时候,才能获得重新投胎的机会。

         否则死后,就只能重新回到美女种子商城里面,等待宿主的降临挑选。

         唐心儿一边诉说一边流泪,看向周子凡道:“夫君,心儿宁愿不要想起来,前世,实在是太苦,太苦了。”

         周子凡赶紧将唐心儿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都过去了,心儿,或许上辈子的苦,是为了这辈子的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