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圣物碎片
        犯人从地球到狱星差不多生活两千年,在一望无际的荒漠中,建立起星星点点的居住点,适合人类居住的空间,可还是有一部分人在沙漠里游荡,寻找可以生存的土地。

         在没有边际的荒漠中有一个小城,名叫悉尼保尔,里面住这几百人,蔚蓝色的屏障保护着这孤立的城市不被黄沙吞噬。

         “妈妈!天上飞的那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女孩用中文好奇的问道,一只巨大的鸟从远方飞来,妇女看见了,慌忙的抱着小女孩往家里跑,还没来得急解说。

         轰!

         在那只大鸟的后方,还有上百只巨鸟,仔细看它们全是金属打造的机器鸟,它们疯狂的撞击这个小城的保护屏障,犹如一颗颗巨型的子弹,屏障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城内一片慌乱。

         不到三分钟出现大批的机器人出现,犹如一支强健的军队,入侵这座城市,保护屏障被攻破,城内城外炮火连天,到处充满悲痛的叫喊声,机器的碰撞声。

         不到一小时,这座城市沦陷,有四个男人和三个女人骑着金属打造的马进来,有德国人法国人,还有美国人等。看了看被攻下的城市,他们哈哈大笑,带头的眼角有道疤,他是个德国人与美国人的混血,叫安可莱瑞,犀利的扫过所看到的每个角落,没有感觉到生命的迹象。

         “我们只要圣物碎片,又不要屠城吗?”一个面带同情的女人说道,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看来这个小城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带上食物和水,我们去找下一个城市”安可莱瑞说道,斜眼看了一下金色头发的女人,小声的说道:“女人的小爱心别用在我耳旁,等回到地球再展现!”

         机器人接到命令,在破败的废墟中横冲直闯,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他们,金属打造的铁壁也不堪一击,收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七人带着所需离开了。

         过了许久,黄沙淹没了这座城市,只能看到一棵残树和较高的断壁,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少年从黄沙中爬出来,身穿肮脏破旧的铁衣,在他身上看不到一块布,长发如鸡窝,脖子上挂着军用水壶,好像一个乞丐,他叫田奇,是一个中国人。

         他耳旁的血已经凝固,转头看向曾经的城市,感觉自己是在做梦,好好的地方怎么没了。

         在之前的战争中,田奇被震晕,醒来发现一切都消失了,感觉之前所看到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可是耳朵里的血骗不了他,自己脚下踩的黄沙就是那个悉尼保尔城,也许脚下还踩着某人的尸体。

         对于这一切,他不以为然,在悉尼保尔流浪的五年中,没有一个亲人或朋友,只有孤单的自己,始终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他一直在等待,希望即将消失在他记忆中的亲人来接他。

         其实他心里更多的是害怕,悉尼保尔已经是他的家,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接他,除了这儿他没有地方去,离开了这个地方他就会死亡,可现在他已经失去这个‘家’,害怕死神向他伸出镰刀。

         他的心情很复杂,想悲伤可又悲伤不起来,不留恋却又舍不得,心里空唠唠的难受,在黄沙中坐了一小会儿,发现自己仅有的水已经喝完了。

         当务之急是找点水和食物,他不想被饿死,更不想被渴死,在墙角地下挖出一个瓶子,里面装有水,迫不及待的打开喝一口,因为他实在太渴了,嘴皮都上翻脱落。

         喝了口差点吐了一地,水又辣又忡,他明白这不是毒药而是酒,还没等他收起来,一个人影出现。

         高顶帽,络腮胡,消瘦的脸看不见肉,骑着一匹机器做的马,他叫多维哼利,鄙夷的眼神扫过田奇,手指轻轻一动,田奇被他吸过去。

         酒落在多维哼利的手里,田奇摔在他的机器马前面,他一口气把酒喝个干净,自满的看了一下瓶子说:“果真是好酒!”

         田奇站起身说:“把酒还给我!”

         “哈哈!要酒,来我肚子里拿,哈哈”多维哼利无视田奇的存在,大笑之余眼角闪现同情的神情,地面开始浮动,好像有东西在下面乱窜,田奇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攻击系的超能者,他在控制地下的金属性元素,只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田奇不敢之声的待在一旁。

         “罪恶七怪,真是残忍啊,屠城不见得有好处,看来爆裂的脾气有上涨,”多维哼利自语,地下的金属元素不再运动,却有一双金属打造的手从地下伸出来,为多维哼利献上一小袋东西,他接过手跌了跌。

         启动机器马开始跑路,似乎要把田奇踩扁,吓得他抱头缩在地上,机器马从他的上方跨过。看着远去的机器马,田奇觉得自己弱得可怜,继续去翻找能救命的东西,他与家人走散,茫茫沙漠中找不到家人,只能靠自己努力的活下去。

         不一会儿多维哼利出现在田奇面前,吓得他一身冷汗。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还什么都没有找到”

         多维哼利说:“我现在缺点酒钱,应该能换一碗酒,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田奇想要逃命,被哼利一把抓住,金属绑住他的双手,好像扎入他的皮肤一般,然后被机器马拖着跑。

         酒劲上来,多维哼利在马背上睡着了,田奇跑了几步跟不上机器马的速度,摔倒在地被拖着跑,黄沙如海浪般从他的身旁划过,一个蛋壳状的东西包裹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多维哼利酒醒,看到前方有一个小城镇,名叫巴纽(parisyork),当时法国人来到这里,为了纪念地球,起名为巴黎,结果美国人不答应,非要改成纽约,之后两国犯人打了起来。

         大家的生活本就艰难,这两个国家的人绕得鸡犬不宁,中国人站出来说不要争执这个没有多大意义的问题,因为没有国家之分,现在大家都有一个名称——犯人,都是一个种族——地球人,最后这个城镇叫做巴纽(parisyork),简称PY。

         一个巨大的保护屏障罩着整个巴纽,看起来像玻璃,却又不是那东西,无比坚硬,是为了阻止风沙和抵抗外敌的屏障,它是一个城市的建设基础,犯人们称为隔璃屏,有机器人在外围来回的巡视。

         “到家啦!”哼利高兴的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