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 回忆(二)
    “红叶,你天天都在干什么啊?”

     “未生!你来啦!”红叶兴奋的叫道。

     “嗯。”

     “我在找矿石啊,有的石头很漂亮的,你看。”说着她就敲开了一块石头,里面是漂亮的绿色荧石,外表很朴素,里面却很美。

     “确实很漂亮。”未生点头,这种石头很常见,很普通,高级一点的可以做夜光石晚上照亮,像这种成色普通的,一般也没什么人注意。当然这话可不能直接说出来,旁边那狗跟的可是紧紧的。

     “未生,你的卜罗兽叫什么啊?”红叶问道。

     “嗯…旺财。”

     [什么鬼名字?!你要没有好好想??]

     ‘有啊,很适合你。’

     [放屁!!。。。]

     “旺财啊,真可爱!”红叶揉着它的大耳朵。

     这狗立马不抱怨了,任由她摸着。旺财身子长得像兔子,腿短尾巴短,耳朵很大很长,浑身毛发很柔软,眼睛也是大大萌萌的,看着就耐人,当然,前提是在红叶面前。红叶看不见时,它就一副地痞流氓似的表情说:傻蛋,你瞅啥。。就这么一条黑心兽面的蠢狗,竟然喜欢上了我旁边这位人类女孩,而这人类女孩,貌似,喜欢自己。老娘可是女人啊我说!可那土狗死活不让她说,她也没所谓。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都是在和红叶旺财他们打闹,感情也变得好了,可是总感觉忘了什么。。。

     “未生!你快来,这有个人受伤了!”红叶大叫着。

     未生放下手里的石头,跑了过去。

     受伤的是个男人,长相有些阴柔,浑身是血,看装扮应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那料子直接k.o掉两人一狗。

     未生:普通布衣

     红叶:自制兽皮衣

     旺财:土狗。。

     “这人伤得好重,必须马上止血。”未生看了看他的伤口,有些地方烤焦了,但不致死。倒是皮肤一点点变黑,估计是攻击中含有毒素,才让他变成这样。

     “去我家吧,就在前面!”说着就要背起这人,旺财赶紧拦住她,伸着它那小短胳膊,指着一旁的未生。

     ‘你个色狗,你不拦我也会背的。’

     [那你快点啊!没看红叶都快背上了吗?]

     “红叶,我来吧。”未生轻轻拉过那人,就往自己身上扛,意外的不是很费力啊。

     “他浑身是血会把你衣服弄脏的,我来吧!我力气大,脏了到家也可以换啊!”

     “你是女孩子,不用做这种事。”未生情不自禁地揉了揉红叶的头发,真是可爱的孩子。

     “好。”红叶突然低下头,默默地在前面带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她的耳朵通红。

     [拜托你不要做多余的事好不好,信不信我咬死你。]

     ‘我做什么事了?’

     [背人就背人,没事tm揉什么头发?]

     ‘我说,她还是个孩子,你不要这么猥琐好不好,思想纯洁点不好吗?’

     [谁猥琐了!谁不纯洁了!!你这混蛋!]

     ‘别闹!没看我还背着一个吗?’

     [谁管你!]

     ‘我叫红叶啦。’

     [。。。卑鄙!]

     ‘彼此彼此。’

     走了一会儿,就到了红叶家。没有现象中的普通茅屋,倒是个别致的小阁楼,还圈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种了好多这里独有的药材植物,没有花。

     红叶带着他们进了一间屋子,未生放下那人对红叶说:“红叶,你去打一盆水来,拿些布,顺便来一件干净的衣服。”

     “好!”红叶转身就去做了,突然想到什么,扭头对未生说:“我家没有男人穿的衣服。”

     “嗯?你父亲的衣服也行。”

     “。。。。没有”红叶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旺财的眼刀子又飞过来了,未生想:要是这眼刀可以实体攻击,估计我早就死了吧。

     清了清嗓子,未生打破尴尬的气氛说:“咳咳,那你先去打水吧”

     等红叶出去了,未生把手贴在他的胸前,运转星辰力,逼退他身体里的毒素,那人哇的一声,一口黑血吐出,连咳好几声,才缓过劲来。

     星辰力?

     红叶的水也打来了,看见那人吐血,快速沾湿毛巾,去给那人擦嘴边的血。

     未生都能感觉到旺财的眼睛要喷火,呲牙咧嘴的,恨不得上去撕烂了那块布。

     “红叶,我。。”来吧还没出口,那人就睁开了眼睛。

     刘睿首先看到的,就是红叶放大n倍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如同黑曜石一般,眼里都是担心的看着他。仔细一看,还是个美人胚子,除了小了点,其他都很好,说不惊艳绝对是骗人的。

     他直勾勾地盯着红叶,红叶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退,正好撞在了未生身上,她的脸一瞬间就红了。躺在床上的刘睿眼里全是红叶,见她脸红,以为是看到自己的俊脸害羞了。

     他握住了红叶的手,深情款款地说:“姑娘,是你救了我?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红叶脸更红了,她还从没被未生之外的人拉过手呢!刘睿看在眼里,完全沉浸在自我陶醉的氛围中。

     旺财已经扑上去了,未生拉住它的耳朵甩到一边,伸出手把红叶拽到身后,挡住她,微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男子。

     “是我救了你,你该感谢的人是我,别对她动手动脚的。”

     刘睿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毒素确实已经被清除,刘睿不禁差异,这毒虽说不是太猛烈,但是刚才一路逃跑,早已扩散全身,想要完全清除还是有些难度的。

     这个少年有点能耐。

     这样的念头也就一瞬闪过,就变成了,跟我比还差得多。

     “哦,是你啊,那谢谢了,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未生脑袋上的青筋跳了跳,这人什么态度,早知道就让他横尸荒野好了。

     “我什么也不要,既然你醒了,请你现在就离开吧。”

     “喂,我给的赏赐够你花一辈子了,你要是肯求我,我还能带你离开这小破界域,去我刘家随便给你个侍卫当当,总比你呆在这破地方强。”他看了看周围,朴素到连他随身厕所都比不上。(这是红叶家来着。。)

     “不必了,请你马上离开。”

     “啧,敬酒不吃吃罚酒。。”眼珠一转看到了旁边的红叶,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他心想在姑娘面前保持点形象,忍住没爆发。接着说道:“算了,你们看我这衣服也烂了,怎么也给等我换个衣服再走吧。”

     未生点点头,刚才也打算给他换衣服来着,“现在只有我的衣服能穿,我给你找一套干净的。。”

     “不必了,我有备用的,你身上那种破布就不必找了。”

     这人真烦!“那你换吧!红叶,我们走。”未生拉着红叶就要走,一道风刃贴着未生的脸划过,斩断了她的几缕发丝。

     “我让你们走了吗?”

     未生回头怒视这人,刚要张口,就被对方打断。

     “我身受重伤,四肢不便穿衣,姑娘叫红叶是吧,你留下来帮我换衣服吧!”

     未生着实后悔刚才为什么阻拦旺财,这种人活该被咬死才好。

     “唰”的一声,未生脑子一晕,很快就恢复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提溜起刘睿从大门扔出去了,他以完美的弧度,华丽的摔了个狗吃屎。

     欸?

     刘睿直接跳起,指着未生鼻子骂:“你这个卑贱的下人,居然敢扔我,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你惹得起?我随便一个手下就能让你死上无数回。”

     “老子怕你不成,有本事带人来啊,带十个打十个,带百个我就打你百个,打到你服为止。我就在这等着,你去啊!去啊!”

     欸???这不是我会说的话啊???

     刘睿不说话了,红叶也懵了,这还是平常那个温柔如水的未生吗?(@[email protected])

     “好,你给我等着!!”刘睿恶狠狠地看着未生,撒腿就跑。

     “呸,胆小鬼!”未生朝刘睿的方向啐了口,内心已经崩溃了,这还是我吗?我没想这样的,身体不由自主就动了,我的天。

     “红叶,你给我准备个房间,今晚我就住下来了,我怕这小人会回来报仇。”

     ‘等一下,谁说要住了!’

     [呆瓜,我说的,你不怕红叶被欺负吗??]

     ‘是你?旺财?你居然控制我的身体??’

     [那又怎样?难道让我眼睁睁看着红叶被欺负??别担心,一会就还给你。]

     ‘那你好歹给经过我允许吧?’

     [我凭什么要让你允许,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这土狗!’

     [你说什么!!]

     一人一狗开始口水战。

     。。。。

     “未生,我收拾好了,你跟我过来吧。”红叶害羞地走过来,小声说道。

     未生拿回了身体的控制,“哈哈。。其实我还是回。。”

     ‘咦?我家在哪来着?我这几天睡的哪里?土狗?土狗?!。。。又不理人!’

     “你说什么?”红叶转过身问道。

     “没什么,辛苦你了。”怎么回事?为什么都不记得了?

     ——————

     三天过去了,那人还没来。

     ‘还是记不起来自己原来住在哪,也不能一直赖在红叶家,那土狗没事就上我身跟红叶亲亲热热的,这也不是回事,给想办法离开才对。’

     [你不用想办法离开。]

     “(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连点动静都没有。”

     [今天夜里,那个男的就会带人来,咱们必须留在这保护红叶。]

     ‘你好意思说,还不是因为你把人丢出去?话说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那人活该,给他扔出去是轻的,要不是顾及红叶在,我早敲碎他四肢,喂灵兽去了。]

     ‘你厉害不完了。。也确实是他活该。’

     到了晚上。

     “未生,今天的饭好不好吃?”

     “好吃,红叶你厨艺不错啊,以后不愁嫁人了。”

     “未生你干嘛说这种话,真是的。”

     红叶红着脸瞥了她一眼,自顾自收拾碗筷去了。

     ‘我说错了吗?’

     [没错,那你也不要说。]

     土狗咬牙切齿地瞪着未生,算了,这种桥段早就习惯了,她给自己倒了杯茶,享受着饭后的悠闲。

     可惜刚喝了杯茶,土狗就喊了一句。

     [来了!]

     未生放下茶杯,戒备地看向窗外,有一伙人从远处飞来,身手都不错,最弱的还有炼气二层,一共100来个人,为首的就是前几天那个刘睿,此时踩着一把剑,御剑而来。

     未生走到门口,看着越来越近的一群人,心想真不要脸,带了这么多人来。

     刘睿大老远就看见倚在门口的未生,心里别提有多恨了,之前让他那么丢脸,今天一定把场子找回来。

     “哟,这不是前几天那个小瘪三吗?现在知道怕了?特意出来迎接我的?”

     未生还没说话,就感觉被控制了。

     ‘md,你这土狗又来!’

     旺财没理他,是的,他又占据了未生的身体。

     “我来看看前几天在我家门前狗吃屎的蠢货脸恢复的怎么样了,看样子家里挺有钱的,用的药不错,恢复的人模狗样的,就是那嘴还是跟吃了屎一样臭。”

     ‘你也是狗啊。。’

     [老子不是!我比狗英俊多了!]

     ‘差不了哪去。。’

     [!!怒!!]

     一上来就被噎死,给刘睿气的,他想到红叶可能也在,强行忍住爆粗口的冲动。

     “怎么没看见红叶姑娘?我记得之前我刚醒来时,红叶姑娘看见我,脸都红了,那可爱的模样真是难以忘怀。是吧!红叶姑娘!我来找你了!你快点出来啊!”

     这人还在自恋着,故意提高了音量,把红叶叫出来。红叶听见了,她不喜欢这个人,脸红也不是为了他,还有之前的轻薄,让她对这人受伤的最后一点同情心都耗没了。她气愤的往外走,准备为自己澄清一下,然后叫他以后不要来了,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未生说。

     “别叫了,红叶给我洗内衣呢。”

     未生:噗(吐血)

     刘睿:噗(吐血)

     红叶:唔(脸红)

     ‘你注意点!人家还是个姑娘呢,别毁人家清白!再说还是用的我的样子!!!!!’

     [我不介意。]

     ‘我tm介意!!’

     “呵呵,怎么可能,红叶姑娘怎么会洗你的内衣。。”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侍从就对刘睿说:“少爷,你快看她旁边。”

     红叶已经走到了未生旁边,一张大红脸跟苹果似的,手上还有水渍,呆呆地看着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