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人生之中的第一张卡牌
        第二章,人生之中的第一张卡牌

         ”话说,只有一点的点数可以干什么呢?制造出的低等卡牌又能干什么呢?到底怎么才能获得点数呢?“夏轻痕的双手支着脑袋想着一大堆的事情,然后情不自禁的走神了。

         ‘嗖’的一声,一枚来自于讲台出的粉笔头准确的命中了夏轻痕的额头并发出了‘梆’的一声闷响。

         ”啊唔。“夏轻痕回过了神来,有些郁闷的抹去了自己额头上的粉笔灰,然后乖乖的站了起来,因为讲台上的老师正木着脸怒视着他这个上课开小差的学生。

         ”夏轻痕,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回答不出来这节课你就站着上吧。“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继续木着连说道,因为他经常木着脸所以私底下被学生们称为木头。

         夏轻痕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数学这个玩意他在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这个...那个....“他真的不会啊。

         忽然间他想起了自己刚刚获得的金手指。

         “应该可以吧、“他的内心是惴惴不安的,但是还是试上一把吧,希望最好可以派的上用场。

         他心中默念:睁开眼睛,世界卡牌化。

         他眼中的世界开始迅速的褪色,很快就变成了整个的灰色,唯一还保持着鲜亮的就剩下了他自己课桌上的那本数学书了。

         ”豁出去了。“夏轻痕看着桌之上的书,默念一声:制卡。

         “制卡术成功,宿主获得一张低级的高中三年级数学教材卡牌,点数归零。”神之子的声音适时在夏轻痕的脑袋中响起。

         夏轻痕就看到自己的数学书开始散发出星星点点的白色光芒,而这些光芒似乎被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了,并且在那股束缚的力量下缓缓的凝聚成了一张白色的卡牌。

         “使用卡牌“夏轻痕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张漂浮在半空中的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卡牌。

         ”卡牌试用成功。“

         卡牌化作了一道灿烂的流光,钻进了他的脑袋之中。

         夏轻痕只觉得自己脑袋微微的发涨了一下,然后他惊奇的发现黑板上那道几秒前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很难的数学题变得出乎意料的简单。于是他走上了讲台,在他的数学老师诧异的目光之中完美的写出了整道题目的解题过程以及答案。

         ”看起来夏轻痕同学最近有很努力地学习,希望下次你上课不要再开小差了,下去吧。“数学老师欣慰的笑了,木木的脸上露出了让人感觉到温柔的笑容。

         ”知道了,老师。“夏轻痕对着自己的老师微微弯了一下腰,然后就飞快的走回了自己的坐位,一屁股坐了下去。

         ”呼“他觉得自己的小心肝跳正‘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各种情绪充斥在他的胸口。有紧张、有激动也有被人承认时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总之这种感觉让人浑身舒坦就对了。

         ”宿主得到数学老师的认可,获得点数一,望宿主再接再厉。“神之子冷不丁的一句提醒让夏轻痕回过了神来。

         ”原来是这样吗?“他不由得欣喜了起来。

         ”宿主请注意,相同的事件只能够触发一次,也就是说对同一个人的同一个类型的事件只能够触发一次。“神之子再次发出了提示声。

         ”就是说我以后在数学老师的课堂上再回答问题,哪怕他认可我的答案我也不能获得点数咯?“夏轻痕迅速的理解了神之子的话中的意思。

         ”没错,所以宿主想要靠耍手段刷点数是白费力气的,请靠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点数吧。“神之子嘿嘿一笑,用愉快的语调调侃着夏轻痕。

         夏轻痕砸了砸嘴巴:“你这金手指和别人的金手指实在是差别太大了的说,别人的金手指是恨不得自己的宿主立马上天的,哪有你这种限制宿主发育的金手指啊。”

         “这就是别人家的金手指和自家金手指的区别,请宿主默哀就好,当然我也不会改正的。”

         “........”夏轻痕无言以对,他说的好有道理怎么破,不过这个办法没有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办法呢。

         很快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夏轻痕有些懒散的趴在桌子上打了一个哈欠,在温暖的阳光下很容易产生一种想要睡觉的感觉。

         ”嘿,夏同学,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忽然一个悦耳的声音驱散了他所有的睡意,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这个声音的主人应该是本班的班花了。

         ”好啊,只要力所能及之内的问题都可以。“夏轻痕拍了拍自己的脸,坐直了身体。

         女孩将自己的椅子拉了过来,摆在了夏轻痕的身边,然后坐了下来打开了她手上的笔记本:”是这样的,我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想请教你一下。“

         ”怎么办,好紧张.....第一次和女孩子离得这么近啊。“夏轻痕此时的内心是十分的混乱的,但是他还是很努力地把自己的紧张情绪压抑了下去。既然别人是来请教自己问题的,那么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对方失望而回。

         于是那很认真且仔细的帮助对方解决了她的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夏同学了。“女孩感谢道。

         夏轻痕的脸微不可查的红了红:“不客气,能帮到你的忙就可以了。”

         按到了女孩离开,他长长的吐出一了口气,刚才他真心紧张死了。

         ”宿主,你获得了不知名同学的感激,获得点数一,请再接再厉。“神之子再次出来刷了一波存在感。

         夏轻痕眯了眯眼睛,苦笑道:”这是要我变成圣母裱吗。”

         这一天,夏轻痕的整个的生活发生了感人的变化。

         “终于是放学了啊。”一天终于有熬了过去,让人欢喜的课余时间又再次来到。

         ”夏子,要去撸一把吗?“夏轻痕的同学邀请道,至于夏子则是他的外号。

         夏轻痕摆了摆手:“不了今天我回去还有事情呢。”

         ”这样啊,那我就先走了,明天见。“某同学挥了挥手和自己的小伙伴们杀向了网吧。

         ”拜....“

         夏轻痕的家很大也很豪华,虽然他并不记得自己早早死去父母到底长什么样,但是他还是很感激他们能够让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并且让自己健康而富裕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