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不想领便当,谁来吃狗粮。
    闹出了个大新闻的像山怪的未来可能被科学家探索到的史前巨兽明明就?33??一只大蛇。它的原型是可能从山海经里找到的,头颅的地方像肿起了个大瘤子,支撑滑行的腿干却像是从美人鱼身上把下半截砍下组装上的,上面密密麻麻长了好几十只眼睛,有密集恐惧症的一定会起鸡皮疙瘩,而有强迫症的譬如富贵他会选择细数一下上面到底多少眼睛。

     现在的富贵所处的环境真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山顶洞,

     “哥哥,你为什么又要用欧阳德鬣丹呢?呜呜呜……”暂时无名的大蛇丸君一只孔武有力的臂膀捆着一只胳膊断掉的弟弟阿吉。

     身形高大的大蛇丸抚着阿吉的光滑后脑勺,发出用父亲一样慈爱的语气说:“阿吉,我曾在父母的墓前立誓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的。唉……”

     “可是,……阿吉真的没事的,还会变强……呜呜呜。”阿吉一看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弱,但往往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效力的家伙。

     “好了,不要说了。只要有哥哥在,别人就不用想欺负你。”

     有条美人鱼尾巴的大蛇丸眼睛在暗夜中看到跟在身后一只双脚走狗。

     “你为何又回来?!”抱着胳膊上还汩汩流血的阿吉,山怪那张丑陋的脸扭曲的可以。

     富贵有些无辜的耸耸肩。“我跟战友走散了,这黑夜漫漫,”富贵不觉得他们会不收留自己,“还有它那里流了好多血,我可是精通医学。”

     老太太的身上散发出臭不可闻的气味,让很多从她身旁走经的俊男靓女皆是眉头大皱。

     这似乎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而就算是在这还未开化的世界,也没有一个家伙喜欢与这般不讲卫生的老太太待在一起。

     也会有坐在豪华马车里哭的女孩子,她们似乎都过够了徒步的日子。

     领着自家的乖宝来宗门考试的家长都坚定了信念,进去的虽然是金鳞,但出来就是祥龙,希望在,梦便在。

     明媚的太阳有些讨厌,也让老太太的身上紧紧巴巴的,干涸掉的大便也很顽固的粘在褶皱的缝隙里。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拉进苞米地又出来一样。

     看门的老头似乎已经与微笑绝缘,就算是很勉强的露出一抹干笑,那也是宗门刚出台的新规定,他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上面针对自己的处理措施。

     每次都有想要跑掉的意思,却为了那可怜的全勤一直犹豫不定,想不到然后再去魔兽农场当个看大门的呢还是跑到仙家田园采采药养养花。

     这些人虽然一个个看上去都像没睡醒的样子,但为了进入这个别人挤破脑袋都想要钻进去的地方,也会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给展现出来。

     这个世界没有手术刀,歪瓜裂枣的人也有不少,每个人都会把新年都舍不得穿的衣服套在麻杆一般的胴体上。

     鞋子里也会很隐蔽的偷偷垫上头前割好晾干的亚由夭蒲草。这样做得目的有二,一来呢,当然是增高啦!其二,男生会有些难以启齿,晒到八成干的亚由夭会把自己的香味贡献出来,其实它们都是坚定的讨厌恶气息的植被。男孩的臭脚丫里一有欲要发酵的蒸气,蒲草就要大清剿。

     女生当然要比男孩子麻烦,她们被家族灌输一通出人头地的理论后,应该都是想要榜上一个或许不帅但很有话语权的师哥,或许不酷但很有爱心的教习……老太太对这一切嗤之以鼻,女孩子都是虚荣的,否则眼前的女孩子也不会把母亲的绣花鞋要过来。

     那位爱子心切的温婉母亲也只能蹲下身来,那姣好的身型勾勒了一副垂涎欲滴的画面,露出让一群虎狼眼里放光的画面。

     小女孩出于很阴暗的心理见比自己漂亮一千多倍的母亲鞋子里并没有垫蒲草还会皱着眉头天真的问道:“母上大人,为何你的脚一点都不臭呢?”

     似乎是有些生气的样子,为什么偏偏自己会这样,自己的母亲却没事。

     美女似乎有浑身都不发臭的权利,这个问题真落到自己头上,她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倘若解释不好还会伤了女儿弱小可怜的自尊心,她知道自己女儿下生就是大臭脚。

     “因为你还没有长大,长大后就跟母上的脚一样了。”

     讨厌长大的孩子总是会觊觎着长大,长大似乎很好吃。

     “你骗人,我听别人说我奶奶的脚,还有爸爸的脚更臭。你一定是瞒着我和父上偷吃了什么灵药!”

     老太太走前一步皱眉很不开心的说道:“喂!小鬼,大人的脚真的很香的,这容不得你不信。”

     “熏死了!你谁啊,快滚开!”

     那个可以说是明眸皓齿的小女孩露出一副小老虎的面孔,见到老太太也会有些害怕,但心里的讨厌要比害怕多一丢丢,所以

     老太太决定以此为要挟,从她身上骗一身行头。

     一把薅住香喷喷的小羊羔,“快来看有臭脚丫子的女孩啊!”

     “求求你不要喊!”

     “老婆婆,不要欺负我家妍妍。”

     老太太邪恶的眼珠一转,“那答应本嬷嬷一个小小的要求。”

     “好啊,你说。”

     “把你的干净衣裳脱下来。”

     小女孩惊恐盯着这老妖婆,小身子瑟瑟抖着往后退,“一定不可以。”

     母亲都是爱戴孩子的,否则容易被人说成是后妈。也许是出于这个原因,那个有些温婉善良的母亲站了出来,那一刻,在她的身上像是散出了圣光。

     自己的孩子都不能保护的话,岂不是很失败吗?

     “这位老婆婆还是……”

     老太太翻着死鱼一般的眼皮子,“请尊称我为西门小姐。”

     “西门小姐,还是让我来替我的孩子承受这一切吧。”

     有些羞耻屈辱的眼泪从小女孩的眼里淌了出来,她扒着红渍渍的小嘴巴大叫:“母上!”

     老太太赏给了小女孩一个爆栗子,“你有了自己的孩子也会这么做的。相信我,暴躁的小女孩。”

     “我要比你还坏!”

     西行百二十步,真是陋室凋零,难以想象还有人类会住这样的房屋。

     年轻少妇的稚嫩肌肤上一件件褪下了薄如蝉翼的衣服,老太太那贪婪的眼睛就像在欣赏着一件精致无暇的月季花神杯。

     其间还有些认同的点点头,不知是不是撒谎的说道:“唔,很好,有我年轻时的样子。”

     接着她那脏兮兮的破衣烂衫,夹着粪便的布条子从胯下一缕缕扯了下来。

     一丝丝酸腥到顶胃的气息也不可抑制的冲到小女孩跟她母亲的鼻子里。

     老太太用一旁的干净抹布狠狠的擦着自己皱巴巴的皮囊,碎皮屑也从腋下胸窝簌簌落下。

     “嗯,如此可人的女人这么早就破了瓜,第一次一定很不舒服吧?”

     小女孩未经人事也不知道疯婆子胡言乱语说些什么,只是蹙着黛眉,面上怒气未满,随时会发作的样子。

     “处子之香,名不虚传。”

     老太太特意猛嗅一口从方才那女人胯下沾过的地方褪下来的布片,干涩脸庞上满是享受的怡然自得。

     裤衩有了,鞋子也会有的,希望有了,梦就还在。

     老变态很喜欢这个身份,她能得到快乐,这就满足了,人生看淡,不服就干,她无禁忌,一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