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治病
        毕竟刚刚重生,韩重远其实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坐在汽车上就发起了呆,孟恩被他抓着一只手姿势怪异地坐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挪了挪身子,结果韩重远立刻就带点凶恶地看了过去。

         孟恩整个人都僵住了。

         看到孟恩这个样子,韩重远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上辈子孟恩一点都不怕他,就算他再凶,也会黏在他身边,给他做饭给他按摩,现在怎么就这个样子?

         韩重远心里有些不高兴,面上自然也带了出来,看到他的表情,孟恩更不安了。

         孟恩身上很瘦,但两颊却有点肉,让他显得很稚气……韩重远看着孟恩不安的样子有些憋闷,干脆就捏上了孟恩左脸的肉。

         手上粗糙的手感让韩重远有些心疼,再去看孟恩被扯歪了嘴角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他只觉得自从孟恩死亡之后一直悬着的心,突然安定了下来。

         s市的房地产这几年已经开始飞速发展,钱茉很有钱,就在一个别墅小区里买了相邻的两栋独栋别墅,打算一栋现在住,一栋将来给韩重远结婚住。

         给韩重远的那一栋如今还没装修,这会儿住的那一栋却已经装修好了,整体风格称得上富丽堂皇。

         韩重远年轻的时候还曾嫌弃过这风格,现在看着倒是有些怀念,还觉得挺顺眼的——他上辈子其实就想弄这么一个看着就特别有钱的别墅养着孟恩来着,可惜刚刚报完仇就没命了,他留下的钱也便宜了银行。

         孟恩可不知道韩重远的想法,只是更拘谨了。他虽然喜欢韩重远,但也只是悄悄喜欢而已,根本没想过要有发展,甚至都没想过要让韩重远认识自己,结果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到了韩重远的家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你先去洗澡,很快医生就来了。”韩重远对着孟恩开口,推着孟恩进了浴室,又找出了一身自己的衣服,然后等在了浴室门口。

         等了好一会儿浴室里也没传出来水声,想也不想,韩重远就推开了门,然后瞪了一眼浴室里连衣服都没脱的孟恩:“你是怎么回事?让你洗澡你听不懂?”

         “我不会用……”孟恩低声道,刚才他去放水了,但放出来的只有冷水,怕把东西弄坏,就停住了没动,开始琢磨着用冷水能不能洗——他爸以前大冬天把他从被窝里揪出来扔雪地里也没事,冷水应该没什么吧?

         “不会用你不会跟我说啊!”韩重远瞪了孟恩一眼,开了煤气罐用热水器烧水,同时开始扒拉孟恩的衣服。

         韩重远如今更像逼良为娼的恶棍了,至于孟恩……孟恩虽然听说了同性恋,具体的倒是完全没想过,这会儿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仅仅只是不好意思让韩重远帮自己脱衣服,因此半推半就,不,很主动地就开始脱衣服:“不用了,我自己来。”

         韩重远怎么可能会让孟恩自己来?上辈子一直是孟恩脱他的衣服给他洗澡,现在好不容易他能给孟恩脱,自然不肯放手:“你别动!让我来!”

         孟恩习惯性地听话了,乖乖地让韩重远把自己脱了个干净。

         孟恩脸上手上的皮肤很粗糙,身上倒是好很多,但上面横七竖八的伤痕却特别碍眼……韩重远眼睛都红了,握着孟恩的胳膊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韩重远的样子外加如今的天气让孟恩又抖了抖,韩重远这才发现孟恩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当下没好气地吼道:“冷了你不会说啊!快到浴缸里去!”

         孟恩忙不迭地往浴缸里爬去,还不小心滑了一跤,也是这时候,韩重远才发现一直被他握着的孟恩的手腕上竟然有着一圈印子。

         他的力气太大了……韩重远伸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回过神看到孟恩正不解地看着自己,又吼了一句:“看什么看?快点洗澡!”

         孟恩在韩重远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乖乖地洗了起来,一边洗,一边忍不住偷看韩重远几眼,韩重远以前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现在怎么完全变了?还打自己巴掌……不是脑子有问题吧?不,韩重远怎么可能会脑子有问题?肯定是自己把他气到了!

         瘫痪了十五年脑子确实有点问题的韩重远注意到了孟恩的动作,有些得意,孟恩果然很喜欢他,这时候都不忘偷看他。

         孟恩洗完澡,医生也就来了。

         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医一个三十多岁的西医围着孟恩转了一会儿,很快就把孟恩手上的擦伤包扎好了,同时也给出了诊断。

         孟恩这次没受什么严重的伤,但他的身体却有些亏损了,严重营养不良还有点暗伤,以后必须要补补。

         “严重营养不良?”钱茉愣了愣,她老家是农村的,她小时候一直看到瘦骨伶仃的孩子到处跑,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里还是大城市……竟然还有人营养不良?“我让阿姨做几个好点的菜去。”

         “也别做太好的,太油腻他肯定受不了。”那个中医又道。

         钱茉看了一眼儿子,又看了一眼孟恩,心里一酸,点头让人做饭去了。

         韩重远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孟恩那个爸爸顶着个这么大的肚子,孟恩竟然营养不良……“那他要不要吃药?开个温补的方子?”

         “也不用开方子,我写一些药膳每天给他吃一样就行了。”老中医拿笔刷刷地写了起来。

         孟恩被两个医生围着做检查的时候,孟建金和孟萌父女两个也在医院里做检查。

         韩重远还是有分寸的,踢孟萌没用什么力气,但孟萌依然觉得自己肚子痛,就做了个b超,孟建金就更不用说了,又是b超又是拍片,把自个儿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最后确诊了脂肪肝高血压。

         孟萌的母亲程宁珊帮老公和女儿付了医疗费,两眼泪汪汪的地看着原本只有体型像猪这会儿连头都像猪的孟建金:“建金,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萌萌?竟然让我招惹上一个煞星!”孟建金想到韩重远的样子,忍不住抖了抖。

         “爸,韩学长平常不是那样的,大家都叫王子。”孟萌立刻就道。这两年电视台开始放一些引进的偶像剧了,学长王子之类的说法也就被很多女生认同了。

         “什么王子,我看他就是个神经病!”孟建金没好气地说道。

         “那我们要不要报警?”程宁珊问道。

         “别,千万别!这个韩重远可不简单!”孟建金三言两语地把今天的事情说了,又道:“虽然我是给人搞装修的不卖电器,但人家上头有人,我们惹不起,倒是可以搞好关系……”

         “原来这事还是孟恩惹出来的!难道这就算了?”程宁珊想起孟恩就觉得膈应。孟建金已经跟她一起生活了十几年了,本来两人早就能结婚,偏偏孟恩他妈死活不愿意离,要是去法院,又怕要给很多钱……

         “那个韩重远喜欢他也不是什么坏事,我是他爸,他总要帮我。”孟建金道。

         “爸,你和孟恩关系那么差,他能帮你?等他发达了,说不定还要报复你!”孟萌咬着牙道,她是因为学校里有人说了她和孟恩的兄妹关系,老被人和孟恩扯在一起,才会偷了那本以前被她爸打孟恩都护在怀里的日记,想要折腾折腾孟恩。

         看了日记发现孟恩喜欢韩重远,对她来说是意外之喜,她一边忍着恶心把孟恩的日记贴在橱窗里,一边通知他爸来学校闹,就是想让孟恩退学。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跟她想的不太一样——她想尽办法都没能接近的韩重远竟然护着孟恩!

         “孟恩敢报复我?”孟建金迟疑地问道,孟恩那家伙被他打斗不敢吭声,难道还敢报复他不成?不过,他本就是一个自私的人,这会儿想到这个可能,倒也不敢赌了。

         “爸,孟恩会报复你,我可不会,你看,有没有办法让韩学长喜欢我?我比孟恩好多了!”孟萌又道,韩重远可是他们学校的女生最想找的男朋友,长得帅学习好家世也好,浑身上下连一点缺点都没有!

         “你是比孟恩好,但人家……”韩重远明显没看上这丫头啊!

         “日久见人心,我就不信韩学长会不喜欢我!还有今天,我觉得他像是中毒了或者中蛊了,反正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孟萌皱了皱眉头。

         路过的护士正好听到了孟萌的话,嘴角抽搐——小姑娘你真的太有才了!还中蛊……

         孟建金虽然觉得这事有点不靠谱,却也觉得试试没坏处:“那你就去试试,不过我先要把李二那女人给糊弄好,免得人家找我麻烦。”孟建金又道,钱茉身边的助理已经给他打了两个电话了,就为了跟他商量要怎么应付孟恩的妈。

         孟恩不住校,这事确实应该在高中放学前解决掉……幸好,李二那个女人很好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