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父母
        韩重远听到孟恩的反问,才发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但他真的只是想让孟恩陪自己睡觉而已,甚至他只是想在这个人身边躺一下,休息一下。

         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人的死亡,他迫切地想要感受一下这人的存在,迫切地希望能和重生前一样,两人同床共枕相拥而眠。

         没错,就是相拥而眠。

         刚刚被孟恩救出去的时候,两人住在一个弄堂的破房子里面,那么小的地方就只有一张还算不错的床,当时他对孟恩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感激孟恩能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不愿意抢了对方的床,另一方面又担心孟恩是自己仇人安排在自己身边的。

         他虽然已经成了废人,但手上到底还有一个秘密账户,还能联系上不少人……上辈子他后来就是靠着这些慢慢报了仇。

         正因为这样,他就非常强硬地让孟恩和自己一起睡,两人一开始一起睡的时候,孟恩身上还有伤,常常整夜睡不着,他心里又恨又担心,也和他一样睡不着……不过,在他们两个度过了很多个不眠之夜之后,不知为什么突然就习惯了,不仅习惯了,后来他甚至只要孟恩不在身边就睡不着。

         弄堂里的那间小屋子拆迁成了一间两室的小屋子的时候,孟恩还想分房睡,他却强硬地占了其中那间大的当书房,然后又让孟恩去买了一张大床,继续拉着人一起睡……

         那些事情,对他来说只是昨天而已,韩重远确信,身边要是没有孟恩,自己现在还是会睡不着,所以他嘴里的睡觉,真的很单纯。

         “你乱想什么!我只是让你去午睡而已!你不知道午睡对身体好吗?”韩重远瞪了孟恩一眼:“你最好别胡思乱想,虽然你喜欢我,但我不见得喜欢你!”

         韩重远说道,说完之后又有些后悔,就怕自己说的太重了孟恩会生气。

         孟恩却并不生气,甚至觉得这才是正常的,不过什么是胡思乱想?他觉得自己这个样子睡到韩重远那张非常漂亮的床上不合适算吗?

         孟恩脸上满是单纯,韩重远看着他这个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思想太邪恶了……然后,他坚定地把孟恩拉到了床上。

         孟恩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可以睡到韩重远的床上,更没想到韩重远竟然会紧紧地搂着自己。

         这样的亲密,就跟夹菜一样,在他的人生里从未有人对他做过,他记得他小时候有一回在街坊邻居那里看了一个鬼片,半夜突然被噩梦吓醒,下意识地靠到他妈妈那边,却被自己得妈妈一脚踢下了床,然后就开始指责他,说要不是因为怀着他没办法照顾他爸,他爸绝不会离开……

         那时候他是四岁还是五岁他忘了,但他记得就是在那天之后,他妈开始让他打地铺。

         韩重远……不是不喜欢他吗?以前他甚至根本不记得他,怎么会突然让自己睡他的床,还抱着自己?

         被韩重远搂着其实很不舒服,总觉得自己得脑袋没处放,但身边的人的体温却让孟恩止不住地觉得安全,他先是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后来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恍惚间,他仿佛记起了高中开学的第一天。

         他拿着他妈给的一分钱都要不多的学费来学校报到,却不知道原来他妈打听到的学费其实并不是高一的而是高二的,而高一的学费比高二的贵一百。

         一百算不得什么,来报道的家长很多都多带了钱,报完名还会给自家孩子添置一些东西买上一两百块钱的饭票,学校推荐的八十块钱的保险更是不会漏下,但他一分多余的都没有,而他父母没有离婚,父亲非常有钱,也不符合贫困生的要求……

         韩重远就是那个时候,仿佛带着金光地出现在了他面前:“学弟,你少带钱了?我给你垫上吧。”

         韩重远借了他一百块钱,让他总算报好了名,后来他拿着收据单,挨了一顿打要到一百块钱给韩重远送去的时候,韩重远还送了他一袋子零食……

         那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等孟恩睡着了,韩重远才睁开眼睛,然后就一直盯着孟恩看。

         现在的孟恩跟二十多年后的孟恩相差很大,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的孟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重远手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的手臂,然后到阳台上接听了齐安安的电话。

         齐安安的办事效率很高,这会儿已经大致打听出了孟恩家里的情况,还从学校拿回来了孟恩的日记,这会儿一边给韩重远打电话,她一边就在往韩家赶。

         按照齐安安的意思,她是想要到了韩家之后当面汇报,韩重远却急着想要知道具体情况:“你现在就说!”

         “……是。”齐安安无奈应是,有些庆幸自己是从华远弄了个司机过来而不是自己开车。

         齐安安的资料其实有些片面,她是装作学校老师去了孟恩家里一趟,然后从街坊邻居那里打听到孟家的情况的。

         孟恩的父亲孟建金和孟恩的母亲,原名李二的李淑云都出生在渔船上,是没有土地也没有城市户口“船上人”,两人结婚之后,很长时间都有了上顿没下顿。

         后来,孟建金就带着李淑云到了s市讨生活。

         孟建金是靠骗人赚了第一桶金。他买来一些价格低廉的手表,在s市的码头上跟人说这是自己偷来的高档手表,要便宜卖,然后将那些用不了几天的手表卖出去,等赚了一笔钱,他又开始去乡下收鸡蛋,带回s市换各种票,然后又用这些票去换鸡蛋……

         总之,孟建金就这么慢慢有钱了,后来还找了一群工人,弄了一个装修公司。

         孟建金有钱了,以前因为操劳过度流过两个孩子的李淑云也终于怀上了孟恩,本来生活应该越变越好,偏偏就在李淑云怀孕的时候,孟建金出轨了,甚至李淑云刚刚生下孟恩,孟建金就开始带着小三招摇过市,小三还怀孕了。

         李淑云当时就去闹了,结果那一闹,却让孟建金更不愿意搭理她了,甚至开始要跟她离婚。

         当然,这两人现在都没离成,孟建金无父无母,对小三也称不上真爱,不过是觉得小三年轻漂亮带出去有面子还不像李淑云这样土的没法过日子而已,自然舍不得把自己赚的钱放在别人名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愿意去起诉离婚分给李淑云财产,李淑云呢?她反正就是死活不愿意,就算天天抱怨孟建金多么多么不好,但她就是不离。

         这两人这个样子本来也算不得什么,就是苦了孟恩。

         孟建金和小三第一胎生了女儿之后又有了儿子,只当孟恩不存在,李淑云呢?

         李淑云有两个工作,洗碗和打扫宾馆,还有孟建金留给她的一间破房子,要是她好好养着孟恩,其实日子也能过下去,偏偏她常常要给自己的父母寄钱,于是母子两个就称得上穷困潦倒。

         “听邻居说,孟恩每天早上都会去批发市场捡菜叶,还弄了很多纸袋子回家糊赚两分钱一个……”齐安安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

         韩重远的手越握越紧,在手机上按出一串乱码,还不小心关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