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想走
        刘婶弄来给韩重远和孟恩煮的豆腐是老豆腐,一块块切成两指宽两指长的方块扔进锅里煮,煮上一段时间,就捞出来沾着几块钱一瓶的海鲜酱吃。

         韩重远对这极感兴趣,孟恩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忍不住越来越大,最后只能低下头掩饰。

         现在的生活,对他来说就像天堂一样……他记得有一年自己生日,非常非常冷,他母亲又对着他骂了半天,怪他不受他爸的喜爱,然后将他一个人扔在了家里。

         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他也没有钱……翻着从学校图书馆借的朱自清散文集,看到冬天一家人吃白水煮豆腐的画面,他忍不住一再咽着口水……

         那时候他就想,自己将来有了爱人,有了孩子,一定要一起吃一次,结果现在,韩重远和他一起吃了。

         “不就是一股海鲜酱味道吗?”钱茉吃了一块豆腐,很快又放下了筷子——刚刚跟钱松谈过的她,现在一点胃口都没有。

         钱松一直都是被她拉扯着的,对她很害怕,因此之前她一问,就全都招了,答案让她异常生气。

         她的这个弟弟,在赌博。

         从几年前开始,钱松就开始了赌钱,一开始他赌的很小,后来却越赌越大……她一向不沾惹这些,因此也就没听到什么风声。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弟弟是个没多少意志力的人,没想到竟然还学会赌钱了,怪不得在她儿子描绘的未来里,这人会六亲不认。

         一个赌徒,赢了还想再赢,输了又想赢回来,自然就成了一个无底洞……她唯一能庆幸的,恐怕只有她弟弟没想过要害死她儿子这一点。

         “我就喜欢这样吃。”韩重远给一边吃东西,一边给正用左手帮自己按摩的孟恩夹了一块豆腐。

         自从让孟恩帮他按腿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孟恩帮自己按,即使他现在双腿好好得的,于是理直气壮地开始各种提要求,让孟恩整天按他的腿。

         钱茉看着这一幕抽了抽嘴角,孟恩和韩重远是坐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孟恩在一边吃豆腐一边帮韩重远按腿的情况下只能按到韩重远的大腿……

         这动作,她怎么越看越觉得猥琐?一边吃豆腐一边摸大腿什么的……

         等把水煮豆腐吃饭,韩重远往沙发上一趟,在自己肚子上放上了一个很是笨重的笔记本电脑,然后把腿架在孟恩的腿上,让孟恩继续看英文动画片。

         粉红色的小猪一家在电视里说说笑笑,韩重远则在自己的电脑上敲下了很多东西。

         孟恩一边看一边跟着念,看了几集之后看看时间,突然道:“韩重远,我想去打个电话。”

         自从他父亲跟他母亲说了他会住校之后,他就没回过家,但打过几次电话,之前那次周末,他就打了电话,然后磕磕巴巴地说了自己要在学校学习。

         他家很穷,和母亲一起挤在一个只有二十平方的小屋子里,平常都吃不上肉,但家里十多年前就花三四千装了一个电话机,在那时候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他爸从他出生后就一直嫌弃那个家又脏又乱不愿意回来,他妈只能常常带着他去找他爸,同时为了方便他爸联系他们,专门装了电话机。

         每个月交电话费的时候,他妈都骂骂咧咧地不乐意,觉得月租费太贵,但她却又从没想过要去电信局取消掉。

         孟恩突然想要打电话,是因为想起了上午的事情。他爸爸和孟萌被韩重远打了,要是再跟他妈说什么,那就糟了。

         “给谁打电话?”韩重远直接瞪向了孟恩,之前孟恩除了在他的注视下给自己的母亲打过电话之外,从来没有联系过别人,现在怎么会突然想要打电话?

         韩重远的目光称得上狠戾,孟恩自然知道他生气了:“我给我妈打电话……她……”

         韩重远的脸色缓和不少:“你去打吧。”孟恩的母亲?一定要尽快解决掉才行!他那么落孟建金的面子,不知道孟建金什么时候把孟恩的母亲的解决掉……

         眼里的寒光一闪而过,韩重远开始盯着孟恩打电话。

         孟恩拨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却一直没人接电话。这时候用手机的人已经不少了,但李淑云没有手机,电话打不通,他自然也就联系不上。

         也许他妈今天没有回家弄晚饭吃,而是在外面随便买了两个馒头?

         想到自己的母亲,孟恩的脸上多了几丝担忧,他母亲从小到大一直忙这个忙这个,以至于身体不太好,而且她要是在外面吃饭,多半连菜包子都舍不得买光买那种五毛钱一大个的白面馒头,这样营养就跟不上了……

         “韩重远,我想回去看看……”

         “回去?要是你敢走,我就不让你上学了!”韩重远冷冷地开口,孟恩有多么想读书他最清楚不过。

         “我……”孟恩有些迟疑:“我一直住在这里不好,而且我出不起学费……”之前韩重远说孟建金听他的,孟恩也就心安不少,但现在想想上午的事情,却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

         学费生活费什么的先不用说,他爸以后会因为会不会因为他在这里一直招韩重远的麻烦?

         想到后来,孟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对自己之前几天的行为也鄙夷了起来。

         韩重远是好心才让他留在这里,他总不能真的就死皮赖脸地留下,比如这个威胁……这样得威胁根本就不算威胁。就连上次韩重远威胁他要把他退学的事情告诉他的母亲……其实他妈妈迟早会知道这事,韩重远那么说,应该只是想让他安心留下来。

         “你想走?”韩重远不是猜不到孟恩的想法,但这一刻,依然有种把人关起来的冲动。

         幸好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拉回了韩重远的思绪,不过韩重远这会儿,还真不想接电话。

         “它响了很久了……”孟恩低声提醒了一句。

         韩重远冷着脸接了电话,结果立刻听到了骂人的声音,眼里闪过一丝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