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厨艺
        李淑云昨晚上就收拾好了东西,拎着东西打算出门的时候,欲言又止很久,终于道:“你也别去喜欢那个男人了,不读书了就找个工作,以后娶个老婆好好过日子。”

         孟恩抬起头,满脸期盼地看着李淑云。

         “你喜欢个男人,把我和你爸的脸面都丢尽了,要不是我同意跟你分开回乡下去,他都要跟我离婚了!反正我是不会再管你……你跟那个男人分开,好好求求你爸,他不会不管你,”李淑云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儿子,“要是你爸嫌你丢人……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自己过日子了,你应该也成。”

         李淑云,转身就离开了,孟恩面带茫然地坐在原地,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样被扔下的事情,在他短短十几年的生命里,发生过很多次。

         他父亲和程宁珊生了一个只比他小几个月的女儿之后,又生了一个比他小三岁的儿子,就是在那个孩子出生之后,原本还会搭理他母亲的孟建金愈发不待见他们母子两个了。

         三岁前的记忆,孟恩都已经不记得了,他的记忆起始于自己三岁半的时候,当时孟浩斌刚出生不久,孟建金为了孟浩斌的户口问题跟他妈妈提了离婚,他妈哭了一天,然后就把他扔在了孟建金和程宁珊的家里。

         那是个对孟恩来说全然陌生的地方,他缩在角落里不敢动,也没人理他,一直饿着肚子……后来因为弟弟出生而没人关注心里不平的孟萌,还拿了根棍子追打他。

         他后来见到李淑云的时候,抱着李淑云的腿哭着叫妈妈,仍凭李淑云怎么打他都不放手,就怕李淑云扔下他,但李淑云还是把他扔下了……

         他永远都记得自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不小心尿了裤子也不敢说的时候的恐惧心情。

         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孟恩忍不住微微颤抖。

         “你坐在地上做什么?想生病?”一个带点凶恶的声音响起,孟恩抬起头,正好看到了韩重远。

         韩重远又一次好像救苦救难的菩萨一样出现在了他面前。

         被当成菩萨的韩重远脸色极其难看,他粗暴地把孟恩从地上拎起来:“你坐在这里做什么?不知道来找我吗?”

         孟恩抬头看着韩重远,他想说自己会去工作,会把这些日子花了韩重远的钱还给韩重远,但他又舍不得这么说。

         韩重远现在就像是他的救命稻草一般,让他想要牢牢抓住,就算前路是刀山火海,他也愿意一头栽下去。

         “跟我回家!给我做饭吃!”韩重远直接拖着孟恩就出了门。

         “喂,你们是什么人啊!”韩重远的表情有些凶恶,身边还带着保镖,立刻引来了周围住户的围观。

         “要债的!”韩重远没好气地说。

         原本这些住户看到衣着光鲜的韩重远,还琢磨着他会不会就是昨天孟萌和李淑云嘴里的那个孟恩的姘头,但现在看着韩重远的动作……

         这人一看就是跟孟恩有仇,绝对不会是什么姘头,昨天孟家热闹的很,难得一见的孟建金都回来了,难道是孟建金在外面欠了债?

         当爹的欠了债,也不能怪到孩子头上啊……很多人都同情地看着孟恩,但看到韩重远可怕的表情,又不敢做什么。

         孟家是从别处搬来的,跟他们非亲非故,他们就算可怜孟恩,也不会为了孟恩得罪别人。

         当然,虽然没人敢当面拦着,但回过头,立刻就有人去打电话报了警,可惜那时候韩重远早就带着孟恩走了,他们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因此警察都没过来。

         把孟恩拖进车子,韩重远立刻就抱住了他,顿时有种心里被填满了的感觉,也有些困了。不过他睡不着,因为实在太饿了——昨天孟恩离开之后,他就再没吃过东西,还发现自己貌似又多了一个毛病。

         跟着他过来的保镖昨晚给他买过饭也买过宵夜,但他看着拿东西,竟然完全吃不下去。

         他上辈子出车祸,就是因为吃了栗笑笑拿来的加了料的东西,后来在疗养院里,栗笑笑仗着断了他所有的通讯手段,还曾经给他乱喂东西,想要逼他把手里的产业全都拿出来……疗养院里看着他的人也都是栗笑笑找来的,他发脾气对那些人大吼大叫,那些人就在他吃的东西加料,看着他拉肚子还不给他清理……

         大概就是这样,他对来路不明的食物抵触性很强,根本就没办法去吃……要不是重生之后就一直在家里吃饭,就算在医院里也是让他放心的刘婶也会送饭,这毛病他说不定还能早点发现。

         至于重生前……孟恩很抠,一直都是自己做饭,虽然也买过两次熟食改善生活,但后来见他不吃就没再买过了……那会儿他也是看着熟食就厌恶,却只当是自己嫌弃路边摊不卫生……

         韩重远伸手摸了摸孟恩的脸,愈发坚定了要让孟恩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念头。

         他吃不了外面的饭菜,刘婶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钱茉不可能给他做饭……为了不让自己饿死,他当然要把厨师看好了。

         更何况,孟恩的厨艺很不错……

         回到别墅,韩重远就把孟恩推进厨房了,然后开始等着吃东西。

         钱茉刚刚吃过刘婶专门给她做的用鸡汤下的鸡蛋黑木耳牛肉饺子,看到这一幕眼角抽了抽。

         孟恩的厨艺真的不怎么样,她儿子的口味怎么就那么怪?

         孟恩其实也饿了,韩重远没吃过什么东西,他同样没吃过。

         但现在韩重远让他去做饭,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却让他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百倍,完全感觉不到饿和累。

         他不会做复杂的东西,就在厨房切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下锅煮了一锅汤,然后又扔进去两大把面。

         “……”刘婶在旁边看着,憋得心里难受。汤不是把东西全都扔进去煮就行了,里面有些配料,最好还是先炒一炒,还有汤上面的浮沫也不能忘了撇去,至于面条……他们家的面条不是自己做的,而是买的干面,要换个锅子多放水煮一下,滤去水再放在汤里,那样看着才清清爽爽的,直接放进汤里,黏黏糊糊的一团都让人没胃口了!

         可惜,在刘婶眼里是常识的东西孟恩完全不懂,甚至连李淑云都不懂,于是们孟恩端出去的,就是两碗让人倒胃口的面条。

         “小远不爱吃胡萝卜……”钱茉看到了里面有胡萝卜片,下意识地说道,却看到自己儿子已经大快朵颐了起来。

         钱茉面色怪异地看着自己儿子和孟恩把面吃完,然后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儿子拎着孟恩去睡觉了……

         韩重远和孟恩下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韩重远对中午剩下的菜没什么好感,就又让孟恩去炒饭了。

         孟恩炒蛋炒饭习惯了放酱油,偏偏韩家的酱油是国外进口的好东西,色泽偏淡,跟李淑云买的一块钱一袋的黑乎乎的酱油完全不同,于是他一不小心就放多了……

         韩重远满足地吃着因为太咸又拌了些白饭进去的蛋炒饭,无视旁边因为觉得自己厨艺太差非常不好意思的孟恩,反而盯着钱茉:“妈,你找人把我的年纪改改,改成十八岁,恩……孟恩的年纪也改一下,然后给我们弄个身份证。”

         只有满了十八岁,他做事才能方便一些,至于孟恩……就算他不能让孟恩跟他的父母彻底断了关系,至少也要让孟恩没了那两个监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