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日记
        宏才高中是s市最好的高中之一,学校非常大,在校学生也非常多,足足有一千两百人。

         正因为这样,在某个人的日记被贴在校门口的橱窗里,这日记里面还涉及一些“有趣”的东西的时候,立刻就引来了很多人围观,看过之后,这些人又笑着八卦起来。

         韩重远从汽车上下来,和自己的好友沈和泰刚走进校门,就发现了橱窗那边的盛况,同时还发现不时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

         不,不是对着他们指指点点,而是对着韩重远一个人指指点点。

         “重远,那边肯定有热闹,我们一起去看看!”沈和泰一向爱看热闹,拉着韩重远的手就往那里走去。

         “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多看点书。”韩重远皱了皱眉头,但还是跟在沈和泰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数学竞赛的成绩下来了?还是他又受到了什么表彰?又或者是保送生的问题?韩重远有些琢磨不透。要知道,他虽然一直是宏才高中的风云人物,但也没有被这么指指点点过,那些人的眼神还很怪异。

         “都让开都让开!”沈和泰到了橱窗旁边,就呼喝起来,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那些人起初没当回事,看到他身后的韩重远,交头接耳一番,倒是真的让开了。

         韩重远觉得更不对劲了,他虽然因为成绩好又一直在主席台领操的缘故,学校里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他,但也没到别人见了他让路的程度……

         “韩重远!有个叫孟恩的喜欢你!还是同性恋!”这个时候,沈和泰又大呼小叫起来。

         孟恩?韩重远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几步上前就到了橱窗边,果然看到里面贴着一张白纸,上面还写着几个大字:“孟恩喜欢韩重远,他是个同性恋!”

         这几个大字下面,则贴着一些日记,这些日记应该就是那个孟恩写的,上面还有用鲜红的水彩笔特地圈出来的某些话。

         “韩重远好厉害,开学典礼又是他讲话,我最喜欢他了,不过他大概都不认识我。”

         “今天下雨,没有做早操,真可惜,这样我就看不到韩重远了,明天一定要是晴天。”

         “我跟妈妈说我喜欢韩重远,妈妈说不要早恋,韩重远是男的,应该不算早恋吧?”

         “我喜欢一个男人,网上说这样的是同性恋,我是不是同性恋?”

         ……

         日记的书写者写的很认真,字迹清晰,韩重远一眼就扫到了很多,结果还不等他有反应,就听到沈和泰大呼小叫起来:“韩重远,你真厉害,现在不止女孩子喜欢你,连男孩子也喜欢你了!”

         “别胡说八道。”韩重远瞪了一眼沈和泰,然后又看到自己班里的几个学生跑了过来。

         “韩重远,这都要怪那个孟恩,你别生气。”

         “是啊,你别生气,已经有人去收拾那个孟恩了。”

         “那个孟恩真恶心,一定要把他赶出学校!”

         ……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说着,韩重远一直觉得他们幼稚,这会儿这样的感觉更甚,制止道:“你们乱说什么?小心被老师收拾!”

         不就是有人在日记里写喜欢自己吗?也不是什么大事,现在国外同性恋能结婚了。

         韩重远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些土包子就要离开,却不想突然有个人跑了过来,还一头栽倒在他面前。

         这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他大眼睛双眼皮,五官长的很不错,偏偏皮肤很黑头发枯黄,还穿着破旧的校服,以至于看着就让人不喜。

         “这是孟恩。”

         “这个就是孟恩?”

         “他真恶心。”

         ……

         周围人议论起来,那个少年也畏畏缩缩地爬了起来,韩重远这才发现他脸上手上都有伤,身上还满是尘土,明显被人打了。

         “对不起……”孟恩哆嗦着嘴唇,还不由自主地发抖,根本不敢去看韩重远。他是因为韩重远帮过他,才会忍不住关注韩重远,然后越是关注,就越是喜欢,又或者,仅仅只是崇拜?

         他没朋友,这种复杂的情愫也不知道应该跟谁说,就全都写在了日记本上,可昨天他突然找不到自己的日记本了。

         找不到也就算了,今天一大早,他还被告知自己的日记被贴在了橱窗里,然后又被人打了一顿。

         他害怕之余就绝望起来,大家都说他很恶心,韩重远是不是也会这么觉得?还有学校……老师会不会把他赶出去,然后不让他上学了?

         听到周围人的嘲笑,孟恩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让自己钻进去才好。

         韩重远已经开始帮着自己的母亲料理一些事情了,很多事情也就比周围那些只知道起哄的人知道的要多一点,自然明白孟恩恐怕会被劝退或者记过,还会被所有人讨厌。

         看到孟恩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韩重远忍不住有些同情,当下看向了沈和泰:“沈和泰,传达室有橱窗的钥匙,你去拿来。”

         “怎么又叫我?”沈和泰嘟哝了一句,然后朝着传达室走去。

         看到沈和泰去拿钥匙了,韩重远又看着身边的人道:“就要早自修了,你们不回去上课?等老师来了看你们怎么办!”

         韩重远班里的学生习惯了听他这个班长的话,率先走了,有人领头,其他人也都走了,只剩下孟恩还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

         “你是不是被人算计了?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看着孟恩,韩重远提醒了一句。

         “对不起……”孟恩又道,他连累的韩重远也被人取笑了……

         “没事。”韩重远道,看到沈和泰回来了,就开了橱窗撕下贴在里面的那些日记,打算回去撕碎扔了——他可不想被别人看笑话。

         扯下了日记,韩重远就大步往教室走去,只留下孟恩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的日记被贴出来之后,所有人都在骂他,只有韩重远安慰了他……他之前只是喜欢看着韩重远而已,这会儿一颗心突然就跳了起来……

         韩重远可不知道身后的人想法,他回到教室就坐在了自己位于教室最后方的位置上,正要撕碎了那几页日记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突然却觉得一阵头晕,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韩重远,你不舒服?”沈和泰就坐在韩重远身边,发现韩重远好一会儿不动,忍不住问道。

         “你是……沈和泰?”韩重远猛地睁开眼睛,眼神凌厉地看向了对面的少年。

         沈和泰对上韩重远的眼神,总觉得从心里冒出来一股寒意。下意识地抖了抖,沈和泰不解地问道:“韩重远,你怎么了?”

         “我……没事……”韩重远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这表情又很快变成了狰狞。

         沈和泰悄悄地挪动身子离韩重远远了点,只觉得眼前的韩重远从骨子里散发出凉意来,让他不敢靠近:“你真的没事?是不是拉肚子了?”

         “没有。”韩重远道,环顾起四周来。他真的没想到,自己死了之后,竟然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他记得他帮孟恩洗了很多次,等把孟恩洗干净了,就把栗笑笑分成块从阳台扔了下去,又把楼里的住户都吓走,然后再在自己和孟恩的屋子里放了一把火,搂着孟恩滚进了沙发燃起的火里……

         他一心求死,肯定活不了了,就算活了,也不该出现在高中教室里,还看到年轻的沈和泰。

         这么说,他是重生了?

         瘫痪之后每天泡在网上,杂七杂八的事情韩重远也知道了很多,这时候有了猜测,心里五味陈杂。

         重新回到少年时期,自己应该做什么?是疏远了韩家的那些人,是阻止母亲的死亡,是尽快控制华远,还是找栗笑笑报仇?

         各种念头在心里转了一遍,最后只化作了两个字——孟恩。

         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是孟恩陪着他的,在他最脆弱的时候,也是孟恩陪着他的,相依为命的那十五年里,看起来似乎是孟恩敬着他宠着他不肯离开他,其实真要说起来,应该是他离不开孟恩。

         最后的那几年里,只要孟恩不在他的视线范围里,他就会心慌,就会害怕,他对孟恩说话的时候没有好声气,但每次说完之后其实都会害怕,就怕孟恩忍不住了会离开。

         但越是害怕,他偏偏越是想要试探孟恩的底线,确定孟恩不会离开自己。

         现在他重生了,孟恩却不知道在哪里……发现这一点,韩重远整个人都紧绷了,也害怕起来。

         可是,孟恩又在哪里?

         他在网上赚了钱之后,曾经想要找私家侦探去查孟恩,却又不敢去查,最后就只是让人把孟恩每次出门做的事情全都拍下来传给自己,对孟恩的从前却一无所知。

         按照孟恩的说法,他是高中辍学之后就学了一些护理知识然后帮着照顾老人当护工赚钱,后来又阴差阳错之下进了韩家投资的疗养院,这才会有机会将他从火里救出来,但之前那些年,孟恩又在哪里?

         自己高中时候的事情,韩重远都忘得差不多了,他也没心思再读书,忍不住就想离开了去找孟恩——孟恩比他小一岁,现在是还在读高中,还是已经辍学了?

         韩重远站起来就想要离开,却突然发现自己桌上有着一些纸张,他随意地扫了一眼,随即就怔住了。

         孟恩喜欢韩重远?孟恩喜欢韩重远?!

         韩重远不敢置信地盯着那张用签字笔写着黑色大字的纸,连忙翻出另外的几张纸,却发现都是孟恩的字迹。

         这是……孟恩的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