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打架
        韩重远本来急着想要离开,看到孟恩的字迹,却又坐下看起了那几张纸,还越看越高兴。

         他说不清楚自己对孟恩的感情,毕竟他喜欢的一直是女人,和孟恩认识的时候又已经瘫痪了,感觉不到身体反应,但他知道,他不许孟恩跟自己以外的人亲近,甚至巴不得把孟恩捆在自己身上才好。

         但他却又非常不安,不明白孟恩为什么会喜欢他。

         孟恩是他躺在疗养院里差点被人烧死的时候突然出现的,那人披着一条湿被子找到他,将他裹了个严实没收到丝毫伤害,自己却被烧的面目全非。

         那时候担心栗笑笑和他堂兄还要下毒手,孟恩不敢去医院,就只带着他躲在一栋旧房子里,后来孟恩身上的水泡逐渐好了,却也被毁了半张脸,熏坏了嗓子。

         对他来说,孟恩出现的非常蹊跷,所以他一直不敢相信孟恩,就算察觉到孟恩对自己的感情,也总是疑神疑鬼,但现在,他看到了孟恩的日记。

         韩重远的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眼里满是喜意,将他身上那股森冷的凉意都冲淡了很多,但很快,他又突然收敛了所有的表情,然后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只手机。

         2003年3月21日,他高三的下半个学期刚开学。

         韩重远盯着手机看了许久,知道这如果不是做梦,就是自己重生了,至于重生之后为什么会看到孟恩的东西……

         韩重远突然想到,他高中的时候学校里有很多人喜欢他,高三的时候还有个男的因为喜欢他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了而退学……他当时忙着高考,这事又很快风平浪静了,因此早就忘了那个人的名字和模样,难道,那个人其实孟恩?

         孟恩竟然从十六七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

         这个结论让韩重远喜上眉梢,沈和泰却因为他的异状打了个哆嗦:“韩重远……你怎么了?”

         沈和泰的声音让韩重远回过神,突然想起沈和泰在没有和他翻脸之前,常常会用他高中时有男人为他神魂颠倒的事情取笑他,要不是这样他恐怕早就忘了这件事……

         怪不得孟恩说起自己高中辍学的事情会神色怪异,原来是因为这样……他那时候疑心孟恩骗他还发脾气,却原来是自己忘了他……

         “韩重远,就算被个男人喜欢也没什么,你别太……”沈和泰看着韩重远的表情,一时间想不出形容词,就又道:“你别伤心,喜欢你的学妹更多。”

         “我是高兴。”韩重远阴森森地看了沈和泰一眼,将几页日记外加那字条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斜背的包里,就拎着包离开了教室。

         “韩重远,你去哪里?老师就要来了!”沈和泰叫道,韩重远却头也不回。

         韩重远在死前已经很久很久没出门了,三月的早晨虽然阳光并不浓烈,却也让他有些不舒服地眯起了眼睛,但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了,很快往外跑去。因为很久没走路了,他接连踉跄了好几下才控制住了自己的双腿,然后一边跑一边回忆自己高中时的事情。

         可惜他真的不记得了。他年轻的时候一直受人喜欢,对有个男的喜欢自己的事情既不欣喜也不厌恶,也就没怎么上心,只知道那人退学了……

         不说这件事他忘了,就连这个学校,他都觉得非常陌生。

         韩重远正犹豫着,突然听到不远处似乎有些人拉拉扯扯,刚走近,他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金链子,大腹便便的男人正扯着一个少年的胳膊扇他巴掌,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小畜生!我给你吃喝供你上学,你竟然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今天我就打死你,也免得你丢了我的脸!我跟你说,我以后就没你这个儿子了!”

         韩重远初看只觉得这个充满暴发户气质的男人和被他揪着的穿着旧衣服的消瘦少年完全不像是父子,仔细一看,却觉得怒从中来。

         那个少年虽然和成年后的孟恩差别很大,但他和孟恩实在太熟悉了,十五年的朝夕相伴下来,就算孟恩化成灰他都认识!

         看到孟恩被打的一张脸都肿了起来,嘴角还有血丝,韩重远恍惚间又想起了孟恩被栗笑笑扎刀的事情,他走上前抓住那个大胖子的领子,朝着对方的脸就是一拳头。打了一拳之后又不罢休,把人推倒在地,用膝盖抵住他的肚子,直接一拳拳打了上去:“混账,你竟然敢打孟恩,我打死你!”

         韩重远心里积压着很多情绪,这时候全都发泄在了身下这个胖子身上,一拳接着一拳,自己的手受伤了都不管不顾。

         “快停下……”校长傻眼了。孟恩的事情传开了对学校没好处,因此他来到学校之后马上联系了孟恩的父母,打算和他们聊聊然后让孟恩转学,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刚打出去孟恩的父亲就来了,还开始打孟恩,将事情闹得更大了。

         看到这情况,他懒得再想转学的事情,都打算让孟恩直接退学了,结果这事还没说,一直给学校争光的韩重远竟然也来了,还跟孟恩的父亲打了起来!

         校长因为来校时间晚没看到橱窗里贴着的日记,但也听说了一些,甚至他手里还有别人交上来的孟恩完整的日记本,自然知道孟恩只是暗恋韩重远两人其实没关系,可韩重远现在这个样子……这两人真的没关系?

         校长只是傻眼,韩重远的老师却觉得自己见鬼了,韩重远一向表现的很稳重,别说打架了,跟别人连口角也少有,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韩重远?

         这人明明就是韩重远啊!只是骑在别人身上打人的韩重远,她从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看到。

         “保安,把人拉开!”最后还是校长反应最快。

         保安连忙上去拉都把人打的求饶了的韩重远,韩重远却在他们要碰到自己之前站起来躲开了,眼带厌恶:“别碰我!”

         韩重远仿佛看脏东西的眼神让两个保安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身上干干净净的之后,又气恼起来,不过等他们发现韩重远看向那个骂骂咧咧的中年男人的眼神之后,后退一步的同时又庆幸起来——韩重远看他们的时候只有厌恶,看地上这人的时候……那种令人心里发毛的眼神是在看死人吧?又或者这是死人的眼神?

         “小兔崽子,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中年男人一张脸“胖”了一圈,跟身形更加相配,他张开嘴吐出了两颗也不知道是真牙还是假牙的牙齿,恶狠狠地看着韩重远。

         韩重远不习惯用腿,一拳朝着他的眼睛打去,把他打了个踉跄之后伸手一拉,又让他趴在了地上:“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孟建金趴在地上不敢起来了,他是听自己的女儿说孟恩这个臭小子在学校给他丢脸了,才会急匆匆地过来,本来想教训孟恩一顿就把人领回家去,正好能省下这小子的学费,没想到刚打了孟恩几个巴掌,自己就被别人打了。

         “韩重远,你不能打人!”韩重远的老师叫道,一边说一边给韩重远的母亲打电话。钱老板寒假送她全家去旅游的时候曾让她照顾好韩重远,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如果不是见鬼了难道是在做梦?一直被人当王子的韩重远,现在看起来怎么这么阴森还打人?

         “韩重远?你就是这个混账看上的那个男人?你他妈|的……”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从孟建金的嘴里喷了出来。

         韩重远朝着他的脸就是一脚,然后又走到茫然地坐在地上的孟恩身边,伸手要去拉孟恩:“你没事吧?”

         孟恩往后躲了躲:“没……没事……”他爸爸打他的时候从来没人能护着他,所以他一开始只以为韩重远救自己的事情是自己做梦,但脸上火辣辣的疼却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现实……

         他觉得韩重远不应该是这样的,却又忍不住心里高兴,看着韩重远打自己父亲的时候,甚至升起了不该有幻想,只是幻想过后,却又害怕了起来。

         他这个样子,韩重远会不会讨厌他?韩重远打他爸爸,有没有可能其实是讨厌他?

         韩重远就算刚刚打过人,那双手依然看起来非常精致,纤长的手指就像是白玉一样,孟恩根本就不敢伸手去碰。

         韩重远看到孟恩躲开,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揪着孟恩的胳膊就把人拉了起来,还用手圈住了他的腰将他禁锢在身边,占有欲十足的动作让周围的人嘴角抽搐。

         真的是孟恩暗恋韩重远而不是韩重远暗恋孟恩?

         可是韩重远的话,就算要喜欢男人,也不该喜欢这样一个吧?

         孟恩的成绩只能算中下,长得也一般,穿着气质还土到掉渣……

         校长咳嗽了一声,终于道:“别在外头闹了,都到里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