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 玉坠
        孟恩知道冯萱和孙明达分手了的时候,是非常惊讶的,冯萱和孙明达在一起四年了,感情一直很好,他还以为他们要不了多久就会结婚。

         “你们怎么了?”孟恩不解地问道,他原本还挺期待看到冯萱和孙明达的孩子的,毕竟他自己应该没孩子了,韩重远……他以前在新闻里看到有代孕这事的时候曾经去问过韩重远,结果韩重远当场训斥了他一顿。

         “还能怎么了?观念不和。”冯萱道,她知道自己有不少缺点,所以对孙明达的某些坏习惯或者看不过去的地方都会尽量包容然后提醒对方改正,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到底还是没办法真的改变孙明达。

         孙明达在某些不必要的地方过分节俭,她想买个排骨吃,都非要买猪脖子那里最不好的排骨,两人一起出去逛他因为觉得水太贵就一直忍着口渴,她有时候为了学习买资料之类,他更会觉得浪费,然而在冯萱看来,这些都是有必要的。还有,孙明达还看不惯有些人借助别人的力量获得成功,比如他们班有个同学很多讨导师的欢心,导师对他也很看重,孙明达就不可避免地说起了酸话。

         当然,以前读书的时候这些都还好,但现在孙明达去工作了,开始接触社会之后,他的某些情况就变本加厉了。

         读书的时候大家再怎么样,其实也还是比较单纯的,但是在工作中,他却不可避免地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明明应该是和其他人平分的功劳,因为他不会说话,其他人更懂怎么讨领导的欢心,最后他的功劳就被抢去了一部分……

         如果冯萱,她要么下次向同事学习,也去讨领导欢心,要么就加倍努力——只要她表现的远比同事出色,别人总不可能还能压着她。

         总之,冯萱遇到问题是会想办法去解决的,然而孙明达却只觉得这个社会太过黑暗,然后几次三番在冯萱面前抱怨。

         孙明达是个很正直的人,这一点冯萱一直很喜欢,她自己因为生活的压迫,连监视别人这样的事情都做了,就喜欢另一半可以正直一点,但总是被孙明达指责为太圆滑太世故,她也会受不了。

         还有孟恩的事情。

         孟恩跟韩重远两个人的身份,在大部分人看来是不对等的,再加上他们的性别,少不得就会用有色眼光来看待他们,孙明达会这样怀疑,冯萱并不觉得有错。

         但孙明达是孟恩的朋友啊!他就算怀疑,在知道朋友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也应该去劝说朋友,而不是私底下想象朋友怎么怎么样,不是吗?

         如果孙明达是坦诚地去和孟恩谈,哪怕最后孙明达和孟恩谈崩了,哪怕最后孙明达依然不能接受男人和男人在一起,冯萱也觉得可以接受,毕竟她一直都知道孙明达这人很保守,但孙明达不和孟恩说,单方面疏远孟恩,还在背后说孟恩的坏话,这却让她有点接受不了。

         除此之外,孙明达听了他母亲的一句话就跑来指责她,这事她也不能接受。

         孙明达对孟恩的评价冯萱并没有告诉孟恩,她最后也就只说了一点诸如孙明达什么都不舍得花,为了攒钱买房子连个小冰箱都舍不得买,又或者孙明达的母亲不喜欢自己之类的事情。

         没错,孙明达的母亲不喜欢自己,这点冯萱虽然没听孙明达说,却也看出来了,更好笑的是,孙明达的母亲还话里话外地提点她让她早点工作,说孙明达一个人工作还要养家很累之类……

         老太太的意思她理解,不就是以为她还在读书,是靠孙明达养的吗?然而事实绝非如此,虽然孙明达也在她身上花过钱,房租是孙明达付的,但为了不天天吃青菜豆腐,伙食费之类全是她出的,有时候看孙明达整天穿着旧衣服,她也会花钱给他买好的衣服鞋子……两人在对方身上花的钱其实差不多。

         “原来这样……”孟恩点了点头,他的母亲就是一个很难理解的人,如果孙明达也有个比较难理解的母亲,那分手也正常。

         想到这里,孟恩异常庆幸钱茉是个好相处的,从来没嫌弃过自己。

         “而且孙明达的母亲担心孙明达一个人在这里太辛苦,想来照顾他,真这样我们也不可能再住一起了。”冯萱道,孙明达的母亲没事也要挑事,她一直住着,自己和孙明达两个人哪还能继续恋爱?

         说起来,之前孙明达对于攒钱买房这事表现的雄心勃勃的,接下来恐怕就会受到打击了,没有她帮着分担生活费,又要给孙母家用,孙明达能攒下的钱绝对有限。

         要知道,孙母觉得儿子大学毕业赚大钱了,虽然生活上有点舍不得花,但却挺喜欢跟老家的人炫耀,然后当散财童子的。

         孟恩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到手机响了,是韩重远发来的短信,让他回家做饭。

         孟恩的行踪韩重远都是知道的,他离开宠物医院和冯萱一起在附近的咖啡店吃一个小时的下午茶已经是韩重远可以忍受的极限了。

         冯萱也是知道韩重远的性格,当下挥了挥手:“你快回去吧,不然大魔王就要来抓你了。”

         孟恩走了,冯萱又在原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韩重远催的比较急,正好今天宠物医院那里其他两个医生都在没人休假,孟恩干脆就直接回了自己和韩重远的小窝。

         中午韩重远愿意去宠物医院吃饭,晚上却是一定要孟恩回两人的家的。

         “明天你跟我去一趟b市吧。”韩重远突然道。

         “好的,怎么了?”孟恩问道。

         “要去见几个人。”韩重远道,缘梦现在不仅在国内非常有名,在国际上也是很有名的,所以他有时候也需要去见某些国外来访的人。

         虽然他在某些时候可以很有性格然后行为乖张常常按着自己的喜好来做事,但这种时候却不行。

         “好。”孟恩点了点头,算了算时间,发现他和韩重远的圣诞节,可能要在b市过了。

         其实这样的节日,以前孟恩也是不过的,但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存款,却抓心挠肺一样想为韩重远做点什么。

         想了很久,最终孟恩还是决定等到了b市之后,去珠宝店为韩重远选一样珠宝,然后刻上自己的名字。

         韩重远给他的翡翠观音他一直戴在脖子上,现在也许可以给韩重远买一个差不多的?

         到了b市之后,韩重远照旧带着孟恩住进了钱茉的别墅,结果刚入住,在这里看着屋子的保姆就立刻找到了他:“韩少,你爸爸搬到了隔壁。”

         “韩慎?”韩重远皱起眉头问道。

         那个保姆立刻就点了点头:“隔壁的房子早就在装修了,然后半个月前有人搬了来,一开始我还不知道是谁,后来才发现原来是韩先生。”

         “哦。”韩重远点了点头。

         半年前孟恩毕业的时候,钱茉说了韩慎正在拆分拍卖韩氏,而这半年的时间,韩氏已经被卖光了。

         韩氏被卖,但韩慎并没有破产,毕竟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卖了之后他可以拿到的钱是非常多的,而且他在商场上混了那么多年,有人脉有手腕,想要东山再起或者做做投资都能赚来很多钱,倒是监狱里的韩行淼,他没了是手上韩氏的股份,出狱之后最多分到一部分的钱,指不定那些钱还已经贬值很多了……

         韩重远并没有去见韩慎,但碰见了韩慎了好几次,孟恩出去的时候,韩慎还叫住了他:“你就是孟恩?”

         “是的。”孟恩点了点头。

         “你和他好好地的过日子。”韩慎道,却没有说别的。

         晚上孟恩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韩重远,韩重远却有些不高兴:“我们当然会好好的,不用他管!”

         看清楚韩重远的态度,孟恩就再也不说韩慎的事情了,第二天还去了附近的珠宝店,打算买一个坠子给韩重远。

         孟恩对珠宝并不懂,不敢去小店捡漏,直接就去了一家知名的店,然后去看那些十万左右的于是坠子。

         这个价格的玉石已经不算差了,至少普通人是不会买的,但也不算特别好。只是对孟恩来说,他已经没钱买更贵的了。

         看了一会儿,孟恩就看中了一个跟自己脖子上的翡翠观音有点像的玉观音。

         “这个玉观音应该合适作为礼物。”导购笑着说道。

         “拿出来给我看看好吗?”孟恩笑着问道。

         导购很快就把玉观音拿了出来,孟恩虽然不懂得分辨玉石,但也能看得出来这确实是一块好玉,当下花钱买了,然后又询问能不能刻字。

         “我们有专业人员可以帮您刻字。”导购又道。

         “那就刻一个字,恩。”孟恩道,虽然在自己送别人的礼物上刻自己的名字好像有点不太好,但他依然希望韩重远挂在脖子上的坠子上有自己的名字。

         孟恩正在等坠子刻好,店里突然又来了两个女孩子。

         两个女孩子都非常漂亮,其中一个顶着一头栗色卷发的女孩子更是出众,特别她的脸上带着一股轻愁,让人忍不住就想怜惜她。

         长得好看的人都是占便宜的,就算孟恩并不喜欢她,也不免对她心生好感,然后,他就听这两个女孩子提到了韩重远。

         “笑笑,当初韩重远多喜欢你啊,是你一直不理他,他才不联系你的,现在你多联系联系他,指不定他就回心转意了!”黑色短发的女孩子说道。

         “真的?”栗笑笑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觉得韩重远对你还是有感觉的,他对你的态度不一样。”

         韩重远对栗笑笑的态度当然不一样,他简直恨不得杀了这个人!于是表面上也就更加的不假辞色,甚至于完全不给栗笑笑面子……

         “他不喜欢我……而且听说他现在喜欢男人。”栗笑笑压低了声音,不管是韩行淼还是邵红谨,都跟她说过韩重远喜欢男人的事情。

         栗笑笑以前确实爱着韩行淼,甚至直到现在她也还忘不了韩行淼,但她一直都是很清醒的人,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和韩行淼在一起。

         只是如果不是韩行淼,她又能找谁?

         栗家以前还是很不错的,栗笑笑也是大小姐一个,但随着韩家倒了,栗家的状况也越来越差,栗笑笑现在交往的朋友跟七八年前相比差了很多。

         那时候韩家因为华远被人高看一眼,栗家也沾了光,更何况韩重远很喜欢她……栗笑笑的父母当初就让她好好对韩重远,可惜她喜欢的是韩行淼,于是总是有点抗拒,到了后来,韩重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不理她了。

         栗笑笑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觉得非常可惜的,却又不知道该这么挽回,在知道韩重远有个男性情人之后,更是心里不舒服。

         她栗笑笑,难道连个男人都比不过?

         “就算韩重远真的有个男性情人又怎么样?他难道还能跟个男人结婚不成?笑笑,你可要把他抓紧了!”另一个女孩子还在劝着栗笑笑,如果栗笑笑能得到韩重远的喜爱,那她作为栗笑笑的朋友,以后不管是找对象还是别的,也都会方便很多。

         栗笑笑沉默片刻,转移了话题:“我们不是来买耳钉的吗?一起看看吧。”

         栗笑笑的女伴很快就看中了一对耳钉:“那对粉钻的怎么样?真漂亮!”

         栗笑笑看了看标价,却是皱起了眉头,那个价钱对以前的她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最近家里越来越困难……她花个几万买首饰可以,花几十万就别想了。

         “笑笑,韩重远多有钱啊,你要是能当上韩太太,这里的东西全都买下来都行。”一直劝着栗笑笑的女孩子看出了栗笑笑的窘迫,怂恿着。

         栗笑笑也心动了,缘梦和华远两个公司加在一起,能把国内其他的有钱人全都甩的老远!现在只要是长眼睛的人,就都知道韩重远绝对是国内身价最高的单身汉了。

         孟恩的玉佩刻好了,他接过玉佩往外走去,有些哭笑不得。

         那两个女孩子也真自信,好像她们愿意,韩重远就愿意跟他们在一起了……只是这个栗笑笑……孟恩确定韩重远绝对是不喜欢栗笑笑的,这点做不了假——他就算再不自信,也没道理到了现在还要怀疑韩重远对自己的感情,但看到栗笑笑,他不知为何就是很不高兴。

         因为这份不高兴,晚上送礼物顺便和以往一样把自己这一天做的事情告诉韩重远的时候,孟恩特地提了提,甚至破天荒地问了韩重远:“那个叫笑笑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用管她,很快她就要嫁人了。”韩重远笑道。

         他是想要和孟恩长长久久甜甜蜜蜜地生活在一起的,因而有些时候也就格外地小心,绝不轻易对人下手,免得被人抓到把柄。

         他也许有能力弄死栗笑笑,但不能把其他人都当成傻子,所以,干脆就让栗笑笑受点活罪好了。

         韩重远特地让人在一个几年后被爆出有特殊癖好,是个s的的暴发户的儿子面前多次提到栗笑笑,果不其然,那人注意到了栗笑笑,甚至想娶栗笑笑。

         栗笑笑……肯定是会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