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脏水
        韩重远那讥讽的表情,站在台上的韩家人看的最为清楚,其他人却看的并不真切,只听到了他平稳的声音。

         虽说韩重远这话说的有些无礼,但他确实有这个资本说……说起来,韩重远刻意在这样的场合说自己不要韩家的股份,该不是韩家内部有什么矛盾吧?

         很多人都忍不住琢磨起来——韩慎打理韩氏已经十多年了,将之打理的蒸蒸日上,成了国内知名品牌之一,专卖店遍布全国,没有功劳也没有苦劳,现在韩老爷子却把大头的股份给韩行淼这样一个病弱的,刚上大学还不知道将来怎么样的孙子却不给韩慎……这里头要是没点□□,他们还真不信。

         来参加宴会的人都好奇地看向了韩家人,让韩广涛的表情顿时变得异常难看,倒是韩行淼脸色不变,他苍白的脸上满是歉疚:“二弟,你别这样,就算你把爷爷气到了,爷爷也是在乎你的……你要是生气……这股份我也不要了。”

         韩行淼虽然这两年已经把身体养的好多了,但看起来依然有些病弱,让人忍不住就心生同情,再听他说韩重远把韩广涛气到了,在场的人当下就对韩重远有了些意见。

         韩慎这时候也回过了神:“韩重远!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这个儿子,这是连他这个当爹的都不想认了?连他的股份都不要?

         韩重远当然明白周围人的想法,当年韩行淼不就是这样让别人同情他的?“你也不用到处找理由编排我给我安罪名了,我这次就是想趁着人多申明一下,我不嫉妒你,也不觉得你有什么好嫉妒的;我真的没打算打压你,因为我没觉得你有需要我打压的地方;我更没打算抢你的东西,韩氏的股份我一丝一毫都不想要!所以,拜托你别在外面说我的坏话了,也拜托你别惦记华远了。”

         韩重远知道韩行淼一直致力于往自己身上泼污水,而他这次,却反过来给韩行淼泼了一身,当然,那些也不能称之为污水,因为都是韩行淼真的做过的。

         果不其然,韩重远的话一出来,不少人就用怪异的目光看向了韩行淼,那些平时和韩行淼玩在一起的人,更是面露惊讶。

         韩行淼平常和他们在一起,透露出来的口风就是韩重远处处要和他比,因为家里人比较宠他就嫉妒他之类,当时他们还为韩行淼抱不平……对了,前些日子韩行淼还把韩重远因为一个男人没高考的事情说了出来……难道这些都是假的?是韩行淼胡说的?

         而且,韩行淼竟然还惦记华远?

         华远跟韩行淼真的没什么关系,谁都知道当年钱茉和韩慎两个被迫南下,最后租房子用全副家当加上贷款收购了一家电风扇厂,然后才慢慢把华远做了起来。不仅如此,华远刚有点起色的时候韩慎就回韩家了,后来华远不管是危机的解决还是发展方向的确定,靠的都是钱茉。

         韩行淼拿韩氏的股份算不得什么,惦记华远就过了。

         “二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咳咳……”韩行淼咳了一会儿,才道:“二弟,你有什么不满大家可以坐下来慢慢说,今天我生日,你这样到底不好,而且我有什么本事惦记华远?”

         “就是,你胡说八道什么!谁惦记华远了!”韩广涛这时候称得上暴跳如雷,不过在暴怒的表面之下,却藏着许些心虚。

         “爷爷你说不惦记,那就是不惦记,下次不要让我们把华远的股份拿出来就好。”韩重远道,上辈子这人在遗嘱里把韩氏的股份给韩行淼也就算了,还在临死前逼着韩慎把钱茉留给韩慎的股份给韩行淼……

         当然,他也算不上逼迫,因为韩慎是自个儿愿意的。韩慎把自己手上的股份给韩行淼,在华远给韩行淼安排好位置,这些事情也不是靠逼出来的。

         “你小小年纪都学了什么?这么小就开始惦记你爸妈的股份了?你爸想把股份给谁,还要通过你不成?”韩广涛更怒了,同时不满地看了韩慎一眼。

         也是韩重远歪打正着,韩广涛前些日子还真的和韩慎提过华远股份的事情。就算他觉得韩家的将来还要靠韩重远的时候,他也不想让韩行淼被韩重远压下去,巴不得韩行淼拿着所有的股份,然后让韩重远帮他管理公司,更别说前些日子韩重远还让他失望透顶了。

         于是,他就找了韩慎,让韩慎把手上华远的股份给韩行淼,免得给了韩重远最后无人继承。

         韩慎当时一直沉默不答应,弄得他也满是怒气,现在瞧着……难道韩慎还把这事告诉钱茉了?

         真是胳膊肘往外拐!韩广涛对韩慎也恨上了。

         “爷爷多虑了,我爸没有华远的股份,他要给谁当然不需要通过我。”韩重远笑了笑。当初韩广涛逼着韩慎回去管理韩氏的时候,华远只是个小公司,韩慎对钱茉心有愧疚,就将所有的股份全都转到了钱茉名下。

         当然,就算这样,华远也是夫妻共同财产,可是前些日子钱茉和韩慎闹别扭的时候,钱茉让韩慎签过一个协议,申明华远的股份全都给两人共同的儿子……说起来,这还是因为钱茉听他说了上辈子的事情有了防范——上辈子钱茉想着要让韩慎照顾他指点他,帮他看着华远,临死前就把华远的一部分股份给了韩慎,结果韩慎一转头把股份都给韩行淼了……

         韩重远和钱茉说起这事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毕竟现在钱茉的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华远会一直由钱茉打理,但钱茉却上了心,一转身就让韩慎去签了那份协议,也让他这时候有话去堵韩广涛。

         韩慎手上没有华远的股份,这事知道的人不多,甚至就连韩广涛都不知道,而这说起来,还是因为韩广涛夫妇之前对钱茉太不待见了的缘故。

         韩慎因为对钱茉内疚的缘故将股份全都给了钱茉,却又怕自己的父母因此对钱茉更有意见,最后就干脆没把这事告诉父母,也正是因为这样,之前韩广涛让他把股份给韩行淼,他才会一声不吭。

         但韩广涛并不知道这事,他这会儿只以为是韩慎一家人合起伙来跟自己作对:“韩慎,你这个不孝子,你想把我气死是不是!竟然合伙来捣乱!”

         韩广涛的反应在韩重远意料之外,但转念一想,韩重远就明白韩广涛怕是早就惦记过华远的股份了,才会在这时候对韩慎发火。

         “小二,华远是你一手创立的,用的也是韩家的钱,你竟然把股份给别人?”屈如晴恨恨地看了自己的儿子,又去看钱茉,眼里就像淬了毒似的,要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恐怕会像以前一样把“贱|人”之类的话全都骂出来。

         “奶奶你这么说就不应该了,我们是一家人,怎么就成了别人了?”韩重远轻笑:“我这次就是想跟爷爷奶奶说一声,韩氏的股份我是不会惦记的,你们想给谁就给谁,只希望你们不要在外面说我的坏话,也不要惦记华远了。”如今也算是天时地利人和,他不介意把所有的事情都往韩家人身上推。

         莫非之前关于韩重远的那些流言都是有心人造假的?也对,韩重远也就十七岁而已,他要是真的犯了错,恐怕早就被送到国外或者干脆收拾了,钱茉哪可能像现在一样全无反应?更何况韩重远当初追求栗家的小姑娘的时候,可是很高调的。

         韩重远竟然还做出委屈的样子?韩广涛今天被气的太狠,这会儿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他私底下虽然有些打算,但这样被人□□裸地掀开却着实让人没脸,更重要的是,韩重远竟然还当众诬陷韩行淼。

         韩重远这是既不把自己这个当爷爷的当回事,也不把韩家当回事!韩广涛这时候算是彻底厌弃了这个孙子。

         “重远,你自己胡作非为,还诬陷别人,真是好的很啊!我没你这样的孙子!”

         “爸!”韩慎惊慌的叫道。

         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虽然不了解韩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知道是里面怕是有问题,偏偏今天是韩行淼的生日宴会,来的人虽然不少,身份上能跟韩广涛相比的却一个没有,也就没人能站出来劝住韩广涛,最后还是李成江说了话:“舅舅舅妈,小远年轻气盛小孩子脾气,你们也别跟他生气。”

         “爷爷,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爷爷,这是变不了的。”韩重远微微一笑,扔下一句话之后转过身就离开了。

         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他就不信大家都这样撕开脸皮了,将来韩广涛还有脸盯着华远。

         当然,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和韩家划清界限,让别人知道他的态度,免得今后又冒出来一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觉得韩行淼受委屈了,于是让他对韩行淼好一些,或者直接让他帮衬韩行淼。

         韩重远闹了一场,结果就这么走了,着实有些出乎别人的意料,就连钱茉也忍不住苦笑,而苦笑之后,钱茉看了一眼满脸怒意的丈夫,却是跟在了自己儿子后面往外走去。

         换做她,是绝不会这样闹的,但现在她儿子事情都做了,她自然要站对立场。

         韩慎看着妻儿离开,心里五味陈杂,而这种种滋味聚在一起,最终全都变成了对自己儿子的怒意,明明是韩重远做了错事,竟然还反过来诬陷行淼!他父母说的没错,这孩子已经养歪了!

         还有钱茉,她就是这样教他们的儿子的?她是想让他们的儿子和韩家生分?她当初让自己签那份关于华远的股份的协议是在防着他?

         韩慎一时间只觉得被当头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脚,对钱茉也愤恨起来。

         韩重远和钱茉一起上了赵英开的车子离开会所的时候,他们暂住的别墅里,孟恩房间的窗户被敲响了。

         韩重远不愿意孟恩和郑骐接触,就让孟恩在屋子里呆着不许出来,结果孟恩虽然听话了,郑骐却非常不乐意,在不乐意的情况下,他就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栋别墅一共两层半外加地下室,保姆住在一楼,孟恩韩重远住的主卧和郑骐住的次卧则都在二楼,两个房间还都有阳台。

         这阳台并不相连,中间隔的却也不远,钱茉当初装修的时候又没把阳台封起来……这不,郑骐仗着自己胆子大,竟然就翻到了孟恩房间的阳台外,还敲响了孟恩的窗户。

         “你怎么来的?”孟恩惊讶地问道。

         “爬过来的……你叫孟恩是吧?我看出来了,我们是同道中人。”郑骐对着孟恩微微一笑,露出左耳镶钻的蜘蛛耳钉。

         孟恩觉得男人戴耳钉怪怪的,但对上郑骐的笑容,却又不自觉地有些晃神——这个人绝对是他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看的了,不过……“什么同道中人?”

         “当然是我们都喜欢男人。”郑骐得意一笑,之前看到孟恩看韩重远的眼神,他立刻就明白这个孟恩怕是同好了,倒是那个韩重远……他没在那人身上闻出这股味儿来。不过虽然那人身上没有这股味道,但那人明显对孟恩看的很重,甚至直接就是一个醋坛子,至少也是个双性恋吧?

         孟恩看着郑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还会遇到跟自己一样的变态。没错,这会儿孟恩还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变态,至于韩重远,韩重远当然是不一样了,那样的人又怎么会是变态?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郑骐皱着眉头看了孟恩一眼:“都是一样的人,你难道还敢看不起我不成?”

         “没有没有。”孟恩连忙摇头,尴尬地移开了视线,他其实连自己都有点看不起。

         “没有就好,韩重远那个家伙参加宴会去了,估计要很晚才回来,我正好有事要问你……你认识谭飞跃吗?”郑骐又是一笑。

         “认识,怎么了?”孟恩问道。

         “真的?那你快告诉我他在哪里!”郑骐是一刻都不想耽搁了,他是在玩网游的时候认识谭飞跃的,两个人一开始是好友,最后却因为一个女人翻了脸,因为他用了点黑客手段的缘故,谭飞跃还恼上了他,将他当成仇人整天在游戏里追杀。

         他觉得两个人这样吵吵闹闹也挺不错,于是没少撩拨谭飞跃,知道谭飞跃要回国的时候,还琢磨着要跟来继续当冤家……结果,谭飞跃竟然不见了!

         他真的对那个女人没兴趣,他明明是看上了谭飞跃啊!好不容易看到谭飞跃上了网,结果追踪ip还被人拦了之后,他都快急死了,要不是这样,也不会去李成江那边工作,想要找找那个神秘黑客。

         “我不会告诉你。”孟恩道,韩重远说过要保密他和谭飞跃做的事情。

         “你……”郑骐就算生气的时候也依然好看:“那你知道他最近过的怎么样吗?”

         “他过得挺好的,最近还胖了,说是要减肥但饿了就忍不住吃东西。”孟恩道。

         “他原本就不瘦竟然又胖了?”郑骐捂住眼睛非常悲愤,谭飞跃已经够丑的了,他竟然还打算把自己弄成一个大胖子?这是又要让自己降低择偶标准?

         “是啊。”孟恩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他的感情生活怎么样?身边有没有走的比较近的人?”

         “不知道。”孟恩道。

         郑骐翻了个白眼:“那他最近都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从孟恩这里眼看着打探不出什么了,在久别重逢的情况下他不如先挑个礼物?

         “喜欢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他最近一直想吃我做的饭。”

         郑骐吃惊地看着孟恩,孟恩做的菜他虽然没尝到味道,但光卖相就已经让他退避三舍了,谭飞跃竟然很想吃?他最近该不是受苦了吧?

         郑骐还想再问问别的,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郑骐!”

         韩重远急急忙忙赶回家,迫不及待地看向孟恩所在的房间,结果却看到阳台上有个人……之前一直压抑着的各种情绪瞬间溢满全身,他一时间恨不得把郑骐拖下来大卸八块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