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伤口
        “郑骐!”韩重远又叫了一声,话里透着刺骨的寒意,他如今做事已经冷静多了,但那是在不涉及孟恩的情况下,这会儿看到有人竟然趴在孟恩窗前,整个人都快炸了。

         盯着二楼看了一会儿,他猛地朝里面冲去,然后直接跑向二楼。

         “他的脸色有点难看……”郑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那个韩重远的表情太可怕了,他怎么就有种那人会弄死自己的感觉呢?

         “什么?”有阳台和窗户的遮挡,孟恩并没有看到韩重远的样子,但也有些担心:“重远会不会生气了?”

         “我看他都想要杀人了,我要走了。”郑骐急忙往阳台的栏杆上爬,他有预感再不跑掉自己就要倒霉了。

         两个阳台间大约有一米的距离,郑骐给自己打了气正想跳,却不防孟恩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巨响,然后就听到韩重远的声音朝着这里冲了过来。

         心里莫名地一怕,郑骐下意识地伸出右脚往前一跨……

         韩重远冲到阳台上,就看到郑骐已经跳到了另一个阳台上,这人是右脚先跳过去的,跨到了旁边阳台的阳台里面,偏偏左脚没能跟上,正好勾在了阳台上,然后重心不稳地往前摔去,摔了个狗啃屎。

         当然,他是应该庆幸的,至少他没有摔到楼下去——就算二楼摔不死人,真摔下去说不定也会摔断点胳膊腿什么的。

         韩重远一时间都觉得这人运气实在太好了一点。

         “哦买噶!”郑骐惨叫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韩重远却是跟在他身后跳了过去,然后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拎了起来:“孟恩是我的人知道吗?”

         韩重远表情狰狞,郑骐捂着擦伤了的脸,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我知道我知道,我对他真的没意思!”

         “那你想干嘛?”韩重远将郑骐一推,直接把人推倒在了地上。

         郑骐只觉得自己精心保养的臀部都要摔扁了,虽然不知道韩重远到底怎么了,却本能地求饶:“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就是打听了一下谭飞跃,我跟谭飞跃是一对!”虽然没表白过,但像他这么出色的人谭飞跃没道理看不上!郑骐这会儿可是一点心虚的感觉都没有。

         郑骐也算是豁出去了,不过他这话倒真的有用,听到这人这么说,韩重远心里翻滚的怒气总算少了许多。

         “重远。”孟恩也走到了阳台上,脸色有些发白,刚才韩重远跳过去的时候,他被吓的腿都软了。

         孟恩苍白的脸色让韩重远有些心疼,整个人也清明很多,当下冷冷地看了郑骐一眼:“下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去孟恩那里,就废了你!”

         郑骐想嚷嚷一句现在是法制社会,但对上韩重远称得上可怕的眼神,却是不自觉地脑袋一缩,说不出话来了。尼玛,这个韩重远脑子有问题吧?他不过是和孟恩说几句话而已,竟然弄得好像他把孟恩强了似的……

         “天地良心,我已经有心上人了!”郑骐捂着自己的脸欲哭无泪,他之前只以为韩重远就是爱吃醋了一点,没想到这人直接就是个神经病啊!

         对了,这个韩重远似乎真的有点不正常……郑骐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刚才虽然被韩重远吓住了,现在却琢磨过来。

         这占有欲也太强了一点……他以前碰到过一个男人,在外面文质彬彬,私底下却连自己的老婆跟别人说句话都不行,韩重远该不会就是这样的吧?

         郑骐一向最喜欢把自己打理的帅气非凡然后出门游玩,如今意识到这一点,立刻就打定了主意要离韩重远,同时对孟恩同情了起来——要是让他整天被人拘着,他恐怕连杀了那人的心思都有。

         韩重远这时候却已经跳了回去,他原本想要吼孟恩几句,但看到他担心的表情,再想想孟恩都没把人放进屋子,就吼不出来了,最终只是道:“那个郑骐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以后别跟他说话!”好好一个男人打扮的那么风骚,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时间,韩重远都有点怀念上辈子那个毁了容的孟恩了,至少那样的孟恩很安全——他如今没瘫痪,孟恩毁了容肯定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了!

         各种阴暗的想法在脑海里翻滚,但把目光落在孟恩的身上之后,却什么都忘了……把人拉进屋,将门锁好,把窗帘拉好,韩重远打算睡觉了。

         钱茉站在楼下,表情差点崩溃,她那个出色的儿子因为别人跟孟恩说句话就跑去捉奸还在阳台间跳来跳去什么的……呵呵!

         深吸了一口气,钱茉看向了之前在屋里没看到这精彩的一幕的保姆:“梅姐,明天你找装修队来把阳台封了吧,就跟别人家那样弄成阳光房式样的,玻璃用好点。”

         “先别想着装修啊,快点送我去医院吧!我脸上受伤了!”郑骐呼喊起来,他的脸上竟然出血了!出血了!

         就算是血丝,那也是血啊!他是完美主义者,完全不能忍受自己的脸上有伤口!

         钱茉原本正因为儿子的行为而伤心,听到这话却不得不收拾心情把郑骐送去了医院。

         郑骐的脸其实就只是被擦破了皮,医生只打算给郑骐擦点双氧水消毒,但郑骐怎么都不愿意,最后硬是让钱茉把他送去了以治疗烧伤闻名的大医院,然后挂了据说能帮助伤口愈合的氨基酸,又配了好些药膏。

         钱茉又一次忍不住想要“呵呵”,要不是突然知道郑骐竟然是港城那边赫赫有名的郑家的独子,她都想把这个比女人还麻烦的男人给扔医院里头了!

         不过不能否认,她心目中会喜欢男人的人就该是郑骐这样的……呃,郑骐其实还不够娘。

         郑骐第二天死活不肯从房间里出来,就连韩重远告诉他要回s市了,可以早点见到谭飞跃,他也无动于衷。

         “不就是脸上有个伤口吗?不管怎么样应该都比你当初刚来的时候好看吧?”孟恩不解地说道,一击即中。

         左脸上用创口贴贴了一层纱布上去的郑骐出门了。

         “不是说不用包扎吗?”钱茉看到这一幕一愣。

         “外面的灰尘什么的那么多,要是进了伤口里怎么办?”郑骐立刻就道,要不是担心多几层纱布会不通风影响伤口愈合,他肯定把伤口包的严严实实的。

         “……”

         郑骐顶着一张怪脸,跟着韩重远等人上了飞机,上飞机前,他还因为他特别的扮相一直被安检人员防备地盯着……

         钱茉回去的消息,韩家人等她上了飞机才知道,昨天晚上被父母数落了一晚上的韩慎愈发觉得妻子太过心狠,他有心去问问妻子为什么要败坏韩家的名声,但看到自己的母亲还是韩行淼都被气病了,也就歇了这个念头。

         就连钱茉怎么会知道他父亲想要华远股份的疑惑,也被他扔在了脑后——也许钱茉韩重远根本不知道那事,说出来就是为了让他们没脸。

         韩慎心情复杂地开始忙着韩氏的事情,韩行淼则是在病房里见到了自己的那些朋友,发现好些人看着他的时候都眼神闪烁之后,他藏在被子里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

         也是他大意了,之前竟然真的在朋友面前说了韩重远的坏话。

         不过,总还是有人相信他的,注意到栗笑笑关切的表情,韩行淼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对不起,我身体不好,不能招待你们了。”韩重远就算闹开了又怎么样了?不也让爷爷奶奶彻底讨厌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叔叔还会动了离婚的念头。

         韩行淼的脸在白色病床的映衬下更显苍白,倒是让旁边的人心生同情,之前的猜忌也少了些。

         这个时候,韩重远等人已经回到了s市。

         钱茉一开始听自己儿子讲述上一世的事情的时候,对韩慎还是舍不得的,甚至致力于让父子两个重归于好,但如今出了这么多事情,倒是彻底放弃了,一心扑到了事业上。

         可偏偏就是有人让她不能专心事业。

         脸没好全,郑骐不愿意去见谭飞跃,就要住在外面,结果又是嫌弃酒店不干净,又是担心外面吃不到合适的东西,最后竟跟着她回了她的别墅。

         脸上有伤口的郑骐坚持要吃少油少盐绝对没酱油的东西也就罢了,竟然还总是嫌弃她!

         什么她的眉毛修都不修太难看,什么她竟然整天把头发绑在脑后白瞎了一头好头发,什么他不懂保养看起来太老……

         面对一个对服装搭配之类比女人还懂的男人,钱茉有种无语凝噎的感觉,幸好她最终说服自己把郑骐当成女儿看,于是就能冷静地和郑骐讨论一下自己适合穿什么衣服了。

         虽然郑骐有些龟毛,但不能否认他的眼光很好,钱茉跟他学了几天,换了个发型,竟发现自己像是年轻了几岁似的。

         郑骐长得很好看还喜欢打理自己,但一点都不娘,就算穿着骚包的衣服,也只会让人觉得这个男人俊朗帅气,到最后,钱茉对这个晚辈倒是喜欢起来,等郑骐养好伤打算去找谭飞跃的时候,还跟人约了下次一起去逛街。

         她一直都希望有个女儿能陪着自己逛街,现在终于圆满了。

         郑骐并不知道钱茉的想法,要是知道……他小时候漂亮的像女孩子似的,因为他妈迷信还给他穿了个耳洞戴上一只耳环想保他平安,于是常常有人把他当女孩子,那时候他可是想办法把那些想找自己这个“妹妹”玩的男孩子全都教训了一遍……

         摘掉那些谭飞跃多半不喜欢看到的小饰品,穿上银灰色西装,郑骐看了一眼镜子里看起来分明就是成功人士的自己,满意地前往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