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曝光
        除夕的晚上,很多人是不睡的,李淑云就没睡,坐在楼下堂屋里等着十二点的到来。

         这个小镇上大年初一都要放开门炮,这原本是在大年初一早上开门的时候放两个炮仗,预示接下来的一年里红红火火,但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个说法,说是这开门炮仗放的越早越好之后,渐渐地就变了味了——现在,镇上大部分的人等十二点一过,就会马上开门放爆竹。

         南方很多人并不守夜,小地方又没多少习惯熬夜的人,以往人们自然都早早睡了,但如今为了放炮仗,他们却都撑着不睡觉,李淑云就是其中之一。

         李淑云其实喜欢早睡,但她的父母交代了她一定要早早地放炮仗,她也就只能忍着不睡,一个人在楼下等着十二点的到来。

         堂屋里冷的很,李淑云就算在自己腿上盖了件棉袄也没缓解多少,而在这样的寒冷里,她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儿子。

         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怎么样了……那个男人喜欢他,应该对他不错吧?只是那样一个孩子,将来多半没出息。

         暗自叹了口气,李淑云又想到了李文,李文和孟恩同龄,现在读高二,不仅长得好成绩还好,是她儿子根本不能比的。她住在李家,以后应该还要李文给自己养老,真该对李文好一些……

         李淑云这么想着,就拿出毛线开始给李文织毛衣,一开始李母让她干这活的时候,她因为太忙还有些不乐意,但现在想通了就变得非常上心。

         等十二点一到,李淑云就立马冲了出去,她曾经见过炮仗把人炸伤的场面,不敢拿打火机直接点炮仗,就找了一根香点燃,然后再去引燃引火线,这么一耽搁,别人家的炮仗已经率先响起来了。

         李父李母都是老人觉浅,这会儿被吵醒了却没听到自家的炮仗声,又在楼上骂了起来,李淑云只能加快速度……

         而同一时间,韩重远把装着压岁钱的红包放在孟恩的枕头底下,然后紧紧搂住了孟恩。

         孟恩被搂的有些不习惯,微微挣扎了一下但挣不开,也就只能不动了。

         大年初一的早上,刘婶将年糕切成小块,然后用霜打过的青菜煮了一锅年糕菜粥,这并不是多好吃的东西,却是她和钱茉老家在冬天常吃的一种东西。

         霜打过的青菜甜滋滋的,刘婶手艺又好,因此她做的年糕菜粥很受欢迎,孟恩还特地问了做法。

         “我不太喜欢吃年糕。”看到孟恩兴致勃勃地样子,韩重远私底下找到了他,孟恩喜欢年糕这种黏黏的还能饱腹的食物,但他不喜欢,偶尔吃一次也就罢了,他不希望这成为家里餐桌上常出现的东西。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孟恩的胃不好,年糕什么的不能多吃。

         “哦……”孟恩点了点头,放弃了买年糕的念头。

         钱茉吃过早餐就出去了,韩重远没有给别人拜年的打算,就带着孟恩上了楼学英语。

         之前去了一趟港城,发现那边很多人都说英语,甚至韩重远买东西常常用英语跟别人交流之后,孟恩对学英语的热情就更高了,但今天韩重远主动陪他联系英语对话,他最大的感觉却还是受宠若惊。

         被韩重远抱着,和韩重远有一搭没一搭地用英语说话,孟恩忍不住走了神。

         韩重远总是表现的很依恋他,但他曾经在半夜发现过一件事情——韩重远在用手解决自己的欲|望。

         韩重远喜欢的,会不会还是女孩子?要不然……电脑上不是说他这个年纪的男孩最讨人喜欢吗?那些漫画里的男孩还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

         “你在想什么?”韩重远对孟恩竟然走神这事有些不悦。

         “没什么……”孟恩连忙摇头。

         “那我们继续。”韩重远又道,不过话刚出口,房门就被敲响了。

         家里来客人了,还是韩重远必须去见一下的客人——他的外公带着钱松一家来了。

         钱茉从自己的儿子那里知道了自己的弟弟要是不好好管教将来会做的混账事之后,就花大力气□□起了这个弟弟。

         首先,钱松在华远的职务全都被钱茉解除了,然后,钱茉又断了对钱松金钱上的支持,搜刮走了钱松身边的现金填补华远因他产生的亏空。

         最后,钱松就只能自己去处理欠下的赌债。

         钱松这大半年过的着实不怎么样,他是钱茉唯一的弟弟,原本身家不菲,在s市有房有车有铺面,但现在却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当然这也不算坏事,在钱茉一口咬定不会帮他还赌债之后,他总算不赌钱了,或者说不敢赌钱了。

         但不赌钱了,今后的生活却也成了问题,这不,大年初一,钱松就上门请罪来了。

         钱茉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她的父亲是一个很沉默的男人,这个男人没什么学问,方方面面都很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地方,恐怕就是他对子女的爱护在乡下数一数二,要不是这样,钱茉一个女孩子也没可能去读大学。

         钱茉这段时间虽然不给钱松钱,但对跟钱松一起住的父亲却照顾的很好,还专门请了个专业的护理人员过去,所以虽然钱松因为焦虑瘦了很多,钱父的精神却很好。

         不过钱父不怎么会说话,见到韩重远之后叫了韩重远一句,给了韩重远一个红包就没别的话说了,最后还是钱松打破了僵局:“小远,你妈呢?她不在?”

         “她给人拜年去了。”韩重远道,钱茉是去李成峰那里了。

         “她还要给人拜年啊?什么时候回来?”钱松又问。

         “我不知道。”韩重远不怎么样想跟钱松说话。

         钱松这几个月没少来钱茉这里,也知道一点韩重远变了性格的事情,对韩重远的冷淡不以为意,继续找话题聊着。

         钱松的妻子和钱松结婚很早,那时候钱茉刚大学毕业没多久,钱家也没什么钱,她自然不可能有显赫的娘家,事实上,她这些年跟钱松一样是靠钱茉才能过上好日子的,因此她对韩重远也有些巴结。

         这对夫妻正在努力讨好韩重远,他们唯一的女儿钱巧雨看着韩重远的目光却带着怨愤。

         钱巧雨比韩重远小一岁,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苦,偏偏这大半年过上了苦日子,自然怨上了明明很有钱却不肯帮自己父亲一把的姑姑一家。

         小姑娘的怨恨韩重远只当做没看到,上辈子这个表妹早早地就出国了,跟他没什么联系也没什么恩怨,自然不需要他上心,倒是孟恩担心地看了钱巧雨几眼,又不小心对上钱巧雨的目光收到了对方的白眼一枚。

         韩重远只当没听到钱松的话,自顾自拿了一把小锤子砸核桃,砸出来的核桃肉大块的给自己难得一见的外公,小块的就放在旁边的一个碗里,那是给孟恩吃的。

         孟恩没好意思当着客人的面吃那些核桃,甚至有些不喜欢客厅里的气氛,就找机会去了厨房,结果没一会儿,钱巧雨竟然也跟来了。

         “你就是表哥看上的那个男狐狸精?”钱巧雨记恨上了钱茉韩重远,自然也记恨上了孟恩,特别是在看到孟恩那一身的名牌之后。

         大年初一要穿新衣服,钱茉就给韩重远和孟恩一人准备了一身,她挑的衣服的价格,可不是韩重远给孟恩买的那些运动装能比的。

         孟恩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也别得意,你长得不好看也没什么本事,我看要不了多久,韩重远就会把你甩了!”钱巧雨恶狠狠地瞪了孟恩一眼,她不敢对韩重远发脾气,只能私底下找孟恩的茬。

         孟恩低下头,更没话说了。幸好这时候刘婶走了过来,也让钱巧雨不甘地离开了。

         钱茉回来之后,就跟钱松长谈了一番,她没让钱松回华远,但给自己的父亲买了两个处于繁华地段的商铺让钱松收租。

         这租金足够钱松过上不错的生活,攒一攒想要创业也行,钱松以后到底证明过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刘婶年初五的时候请了假,要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韩重远和孟恩也在这一天回到了他们的房子里。

         一回来,孟恩就开始搞卫生,而韩重远则是打开电脑看缘梦的新闻。

         现在网上到处都是跟过年有关的事情,缘梦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的热度也降下去了,但韩重远相信,很快情况就会发生变化。

         这年头大家都喜欢看电视,过年的时候更是常常一家人一起聚在电脑前一起看,然后年初六这天,就有很多人看到了一条新广告。

         校园里,一个女学生插着耳机在树下走过,引来了很多人的注目,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她拿着的别致的mp4上面,这时候,有人上前询问这是什么。

         漂亮女生笑着转身:“缘梦,总是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这个广告并没有太多出奇的地方,顶多就是画面非常唯美,但这句广告词却有些别有深意……

         就在这则广告和之前海灵的广告一样出现在各个电视台的时候,缘梦开始打官司了。

         那个被毁容的女生虽然算得上是诬陷缘梦,但毕竟已经很倒霉了,韩重远当然不可能像之前说的那样去跟她打官司,韩重远打官司的对象,是海灵,打的则是专利官司。

         韩重远当初吩咐陈景堂把能注册专利的东西全都注册专利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现在却正好用上了。

         韩行淼和邵红谨开电子公司就是冲着缘梦来的,他们的产品更是从缘梦的产品剽窃而来,这专利官司,简直一打一个准。

         这还不算,韩重远还在缘梦的官网上公布了年前缘梦公司员工的辞职名单,顺便放上了海灵公司聘请这些人的证据。

         当然,这一切虽然引人注目,但关注的人并不多,因为国内的民众并不在意专利这样的东西,这事刚出来的时候甚至还有网友表示,既然海灵是照着缘梦的产品做的,那买不起缘梦的,就买海灵的好了。

         这样的言论认同的人还有不少,直到又有第二件事被披露,那就是之前缘梦的那些假货,全都是海灵公司生产的。

         “假货啊?公司的老板说大家技术不成熟,就让我们先练练,于是我们就做缘梦的那个(mp3),我们做了很多,做完一批之后,老板就会稍微改一下,然后让我们继续做,那个东西很小,我们还有人偷偷拿回家给孩子玩了,后来听到有爆炸的吓了一跳……”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工在电视台采访她的时候,操着一口带着口音的普通话如此说道,海灵其他的一些员工也给出了同样的结论。

         过年对假货的管理并不严格,而且韩行淼一开始也没想到会发生爆炸这样的事情,因此对自己生产假货这事并没有太过遮掩,当然,这也是因为以他的本事遮掩不了全部——那么多的员工,难道他还能把人杀了不成?

         如果海灵之出了上面两件事中的一件,大家虽然讨厌它,但也仅止于讨厌而已,可现在这两件事一起被曝光出来……

         一时间,海灵简直成了人人喊打的存在,使用海灵产品的人,更是对产品的质量怀疑起来——海灵是靠生产假货起家的,那些假货还爆炸过,他们买的东西有没有可能也爆炸?

         很多消费者已经闹着要退货了!

         “我明明打了招呼,不让媒体知道这件事了。”邵红谨知道这件事之后脸色苍白。

         “没用的。”韩行淼道,那些警察查假货准确地查到了海灵身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后面肯定有缘梦的存在了,既然这样,这事他避免不了。

         他其实已经做好生产假货的事情被曝光的准备了,还提前跟韩慎等人暗示了这件事并找了律师商量应对方法,却没想到韩重远竟然还注册了那么多的专利。

         就算韩慎他们相信是缘梦陷害他,帮他扫平了这事,海灵也要面对巨额罚款甚至不能再生产如今的产品,还会名声扫地,他到底要怎么办?

         韩重远,都怪韩重远!要是没有韩重远,没有华远在缘梦的背后撑腰,缘梦一个小公司哪有这样的能量?韩重远根本就是不让他好过!

         又看了看网上的新闻,再看看旁边已经焦头烂额的邵红谨,韩行淼一咬牙,突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行淼,行淼你怎么了?来人啊!行淼晕过去了!”邵红谨顿时惊叫了起来,慌慌张张地开始找人送韩行淼去医院。

         等韩慎等人赶来的时候,出于愧疚,他还把生产假货的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当然,他也不忘给缘梦泼脏水:“我们只生产了一点点假货,市面上有些假货根本跟我们没关系,至于专利,我们是照着国外的产品生产的!缘梦自己也是照着国外的产品生产的,所以才会和我们的一样,怎么还要来管我们?他们根本就是针对我们!”

         邵红谨说的情真意切,还把自己以前在缘梦受冷遇的事情说了,一副委屈的样子,让韩慎地表情越来越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