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防伪
        缘梦在过去的半年里非常火,它时尚的外形和各种先进的功能深受学生的喜爱,但它毕竟只卖了半年。

         像华远这样的大公司,要是出售的某款电器发生爆炸,就算上了电视也会很快得到解决,只要后续处理得宜,对品牌本身并不会产生影响,但缘梦不同,缘梦是一个新公司,其中一个产品出问题,消费者就会开始质疑所有的产品。

         “我们缘梦的产品是经过安全检测的,会出问题肯定是消费者使用方法出错,我们可以对此进行澄清,然后给消费者一定的补偿。”齐安安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法,而这种方法,也是华远的电器在出现某些问题之后的处理方法。

         华远生产的家用电器很安全,正确操作最多坏掉却绝不至于发生危险,但总有那么一些人会胡乱操作,而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华远都会调查清楚,表明责任不在华远,然后给消费者一台新机器或者其他的补偿,以此赚个好名声。

         “不行。”韩重远直接拒绝了。

         “那又要如何?”齐安安问道。

         “不如我们起诉那位所谓的受害者诽谤,并把这事告诉所有的媒体。”韩重远阴冷一笑,让办公室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

         “韩少,这会不会不太妥当?”齐安安皱起了眉头,不管是不是消费者自身的问题,她毁容已经很可怜了,缘梦再去起诉她的话……民众最后不见得会站在缘梦这边。

         “齐安安,你觉得爆炸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韩重远突然看向了齐安安。

         齐安安沉默片刻,才道:“有一半的可能,确实是我们的产品除了问题,但也有另一半的可能是有人蓄意攻击我们公司,我们最近的发展势头实在太好了。”

         电子产品发生爆炸,其实都是电池发生爆炸。

         如今的mp3、mp4大部分都用五号电池或者七号电池之类的干电池,缘梦一开始出售的几款mp3、mp4,就是这样的,而这种产品就算爆炸了,责任也在电池厂家而不在缘梦。

         但这次爆炸的这一款mp3,是缘梦开发的新产品,内置了锂电池,因此到底是不是他们的机器发生爆炸,这件事很难判定。

         “不,这件事肯定是有人蓄意攻击我们公司。”韩重远突然道。

         “为什么?”齐安安不解地问道。

         “因为有些事情太巧合了,不过我还要等个消息。”韩重远道:“至于现在,你们只要一口咬定缘梦的产品不会出问题就行。”

         韩重远这么笃定自己的产品不会出问题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锂电池如今在电子产品方面使用的并不多的缘故,他一开始研发的产品都是干电池,而这一款,是经过无数次的检测确定了绝对安全才生产的。

         他用的锂电池质量很好,不可能在几个月里就无理由爆炸不说,这一款产品的系统里面,他还加了一个小东西。

         那是一个二十年后的电子产品基本上都有的小装置,就是电池充满之后,将没办法继续充电,而这无疑保证了电池的安全性。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款产品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爆炸?更别说他们内置的电池很小,外壳又足够坚硬,就算爆炸也不至于造成这样的后果。

         当然,情况到底如何,还要经过调查。

         韩重远早就在各大城市建立了缘梦的专卖店,但还不曾辐射到小城市,偏偏这次受伤的人就住在一个小城市里,想了想,他又一次找到了钱茉,让她帮忙查消息。

         而这个时候,又有一些跟缘梦有关的消息被披露,很多消费者向媒体反应,他们购买的缘梦的产品质量非常糟糕。

         一时间,原本被认为是良心国货,受到很多人支持的缘梦惹来了无数质疑,缘梦的产品不好几乎是公认的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缘梦的知名度大增,当然,这个知名度是黑的。

         两天后,韩重远就拿到了厚厚的一叠资料。

         “这根本不是我们缘梦的产品!”齐安安拿着一个质量差劲的mp3,声音充满愤怒。

         “我知道。”韩重远道,慢慢地翻着手上的资料。

         一开始他曾经怀疑过是那个毁容的女生被人买通了陷害他的,所以才会说要告她诽谤,但按照现在得到的资料来看,那个女生真的毁容了还痛不欲生,这就说明她并非是被买通了来针对缘梦。

         要是没有意外,她应该就是使用了钱茉手里拿着的那种假货。

         在十年后的手机市场上,山寨机层出不穷,甚至曾经出现过正品还没开始发售,外观一模一样连系统界面都仿冒了的山寨机就已经出现在了市场上的事情,还屡禁不止,但韩重远着实没想到,这时候竟然也有人仿制缘梦的产品。

         如今是电子产品发展的黄金时间,他们有仿制缘梦的产品的技术的话,完全可以开创一个新的品牌,那才是最合适的发展方向,所以……其实是有人在针对缘梦?

         想到这里,韩重远又翻起了接下来的资料。

         除了调查那个女生以外,他当然还查了可能针对缘梦的人,而最让他怀疑的,就是这段时间突然出现的一个名叫海灵的公司。

         “海灵mp3,您的最佳选择”这句广告词,这些日子一直在各大电视台轮回播出,称得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这家公司……竟然有邵红谨参与?

         难怪之前钱茉把资料给他的时候表情那么奇怪!韩重远一直以为要等自己强大了,才能对上韩行淼邵红谨等人,却没想到现在就有机会了。

         “我们要怎么办?”齐安安又问。

         “我们去联系电视台,你放心,我们不会有事,毕竟我们的每一个产品都有防伪编码。”韩重远道。

         齐安安顿时面露喜色。当初韩重远在每个包装盒上都留下可以上网验证的防伪编码的时候,她还觉得这种提高成本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有这用处。

         “对了,我再变个魔术给你看。”韩重远突然道,然后当着齐安安的面,按照一定的顺序按下了手上的mp3的几个按键。

         mp3的小屏幕亮了亮,突然出现了一行字:“我为你而生。”

         当初设计产品的时候,韩重远想到了孟恩,就弄了这样一个小东西——只要在开机后按照一定顺序按机器上的几个键,这款机器就会跳出来这么一行字,这话是他想对孟恩说的,却也可以是缘梦的产品对每个使用者说的。

         “还有这个?”齐安安满脸惊讶。

         “这是给使用者的一个小惊喜,就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发现过。”韩重远道,不管是mp3还是mp4,按键都很少,说不定之前就已经有人乱按看到过这个了。

         “不管有没有人发现过,有了这个,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齐安安的脸上有了喜意,她已经可以想象这次化险为夷之后,那个针对缘梦的人会有的难看脸色了。

         不过,对方的手段说起来真称得上歹毒,如果缘梦真的只是一个小公司,韩重远真的只是一个刚开始创业的年轻人,在没有华远做靠山的情况下,他们恐怕连澄清的机会都没有吧?

         想到这里,齐安安的兴奋之情降温不少,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齐安安的助理还慌张地跑了进来:“总经理,有很多人要辞职!”

         缘梦遇到危机之后,韩重远等人全都忙了起来,就连平时一直表现的吊儿郎当的郑骐都一直呆在电脑前关注着网上的情况,打算一起度过难关,整个缘梦的气氛显得非常凝重。

         只可惜,并不是缘梦所有的员工都是向着缘梦的。

         2004年元旦才过去没多久,即将迎来春节的时候,缘梦有很多人辞职了。

         韩重远知道人才的重要性,他又不缺钱,因此他给缘梦的员工的待遇非常好,远超普通应届毕业生的待遇,但这些人还是辞职了,还是一块儿辞职的,要是没点猫腻谁信?

         沉思片刻,韩重远让齐安安在每一份辞职报告上都签了字,然后将这些员工的资料全都存档。

         齐安安并不是一个强硬的人,起初有些担心和迟疑,可后来看到韩重远充满冷意的目光,却很快点了点头。

         她已经不想去考虑缘梦失去一大批员工之后会遇到什么事情了,只剩下对那些员工的厌恶和同情。厌恶那些人在公司陷入低谷的时候落井下石,又同情那些人的将来——那些人难不成还以为他们背后的人会重用他们这样的叛徒不成?

         收了一大批的辞职信之后,齐安安就开始忙着为缘梦澄清的事情了,她在华远工作的时候就认识不少人,跟电视台也有联系,从韩重远这里离开之后,她立刻就带着陈景堂跑关系去了,顺便依靠华远打通了很多关节,而韩重远也给李成峰以及自己认识的其他的人打了电话。

         就在缘梦准备反击的时候,孟恩的期末考试已经到来了。

         孟恩这个学期非常努力,就为了最后能考个好成绩,但缘梦的事情多少影响到了他。

         韩重远到底为缘梦付出了多少精力恐怕只有他知道,可现在缘梦竟然出了事,以至于韩重远连中午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回来还半夜了……

         别的考生在考试这几天都是好好养着,早睡早起的,但孟恩却静不下心来,要不是从小就练会了不在乎外面环境的本事,孟恩相信自己也许会考的一塌糊涂。

         从考场出来,别的学生都忙着对答案,孟恩却飞快地往家里跑去,然后又第一时间冲进了厨房。这两天他很忙,每顿吃的都是保镖买来的营养餐,非常丰盛,但韩重远是不吃外面的东西的,又不让他做复杂的饭菜……

         只要想到韩重远已经连着吃了两顿蛋炒饭了,孟恩就觉得自己实在太不尽责。

         忙了一个多小时做好饭菜,孟恩带上饭盒就坐上了赵英的车子,然后直奔缘梦。

         以前韩重远一直呆在研究室,这几天却是在齐安安的办公室里占据了一个角落。他拥有公司一部分股份的事情现在已经被公司员工默认了,他又是公司的技术总监,因此对他这样的行为,并没有人觉得不对。

         s市的冬天天黑的很早,傍晚六点外面就已经漆黑一片,齐安安总算忙完了要忙的事情,大口大口吃起了晚饭,韩重远却只是拧开了一品矿泉水喝水。

         “韩少,明明有热茶能喝,你怎么偏偏喝矿泉水?”齐安安有些不明白韩重远的选择。

         “个人爱好。”韩重远道,矿泉水这样包装严实的食物他还是能吃点的,别人泡的茶却会让他遏制不住地厌恶想吐。

         “重远。”孟恩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闻到孟恩手上的饭盒里传来的香味,韩重远冷冽的表情柔和不少。

         “你考的怎么样?”打开饭盒,韩重远一边吃一边问。

         “可能不太好。”孟恩隐隐有些愧疚,好几张卷子上都有他没把握的题目,数学试卷的最后一题他直接没做出来……韩重远以前考试不是全校第一也是全校第二,但他恐怕连奖学金都拿不到。

         “没关系,下次努力就行。”韩重远道,孟恩对自己的成绩很在意,但韩重远其实并不将它当回事,甚至巴不得孟恩不去读书了。

         “我下次一定努力。”孟恩认真地点了点头。

         韩重远又吃了几口,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前的饭菜分量有些多,又问:“你吃了没?”

         孟恩当然没吃,他急着给韩重远送饭,都忘了吃了:“你吃完了剩下的我吃。”

         “好。”韩重远点了点头,接下来的吃饭的时候,就把孟恩不怎么喜欢的东西全吃了,里面的几块鸭肉更是把肉少骨头多的全都啃了。

         韩重远还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然后在饭菜还有热气的时候将它推到了孟恩面前。

         齐安安见状同情地看了孟恩一眼,她以前一直觉得孟恩能被韩重远看上挺走运的,现在看看这也不见得是好事……韩重远竟然让人是吃剩饭!要是有人让她吃剩饭,她肯定当场翻脸。

         孟恩的想法显然跟齐安安不同,因为他捧着剩饭吃的很满足。

         “吃完把碗洗了,然后坐过来。”看到孟恩把东西都吃光了,韩重远又道。

         孟恩点头同意了。

         韩重远等孟恩收拾好东西,拉着孟恩到了旁边的休息室,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

         缘梦大部分的员工都已经下班了,没下班的那些现在却都聚在这里,没多久之后,他们他们就看到电视台放起了新闻,并且还是跟缘梦有关的新闻。

         虽然遇到了一些阻拦,但是在钱茉的关照之下,缘梦已经把需要联系的媒体全都联系了,韩重远甚至还专门让人拍摄了新的广告。

         电视台的主持人是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前几天,我台播放了一则某位女生用mp3听歌却不慎遇到mp3爆炸,最终毁容的新闻,本台一直在追踪这则新闻的后续,而今天,已经有了眉目,下面请看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