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伯伯
        “重远啊,你怎么来这里了?还打人?”李毅南虽然不知道韩重远为什么要打人,但还是斥责道,只是话里多少带了份亲昵。

         伯伯?李敏学一时间都傻眼了,他和李毅南虽然都姓李,但却并不沾亲带故,要不是他之前做的一份报告入了李毅南的眼睛,今天李毅南都不会过来。

         原本,他有把握在李毅南过来之后跟李毅南交好,没想到他儿子竟然在宴会上被人打了……被打了也就罢了,他和善地处理了一下,说不定还会给李毅南留下一个好印象。

         结果……打人的竟然是李毅南的侄子!

         不过,错的毕竟是李毅南的那个侄子,李毅南说不定会对他们很愧疚?李敏学心里的念头转过一个又一个。

         韩重远就直接多了,他虽然现在性格大变,但也知道好歹,更明白自己可以厌恶韩家,可以不理会韩家,却不能得罪了李毅南。

         所以这次他把这生日宴闹坏,除了给自己出气以外也是为了卖李毅南一个好。

         李敏学收过很多人的钱,这点毋庸置疑,但韩重远知道李毅南绝对跟这没关系。李家是大家族,祖辈在国外攒下了不少家当不说,每年还能轻轻松松干干净净地拿到韩氏百分之十的分红,根本不缺钱,哪用得着去想歪门邪道?

         按照上辈子知道的消息来看,李毅南根本就不知道李敏学的事情,所以才会和李敏学有来往,后来李敏学受调查了还帮着说情,以至于连累了自己。

         当然,李家那时候会做这样的事情,也是被李向阳的表现蒙蔽了——当初到京城求助的李向阳可是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父亲没问题的。

         “伯伯,我最近精神方面有点问题,刚才没克制住。”韩重远淡淡地说了一句,又道:“伯伯,我在附近弄了个公司,你既然吃完了,要不要去看看?”

         韩重远的表现和平常完全不一样,李毅南自然感觉到了,他心思一向多,这时候倒是不觉得韩重远没礼貌,只以为韩重远是有什么事情,才故意这样的。不过韩重远竟然说自己精神方面有问题……这也太过了。

         李敏学和李向阳也完全不能理解,他们都等着韩重远的解释,甚至李向阳做好了要是韩重远敢泼自己污水,就马上澄清的准备,结果韩重远完全没有泼他污水的意思,反而把自个儿抹黑了!

         韩重远都说自己精神有问题了,他们还能怎么着?挨了打也只能认了!

         “这位小朋友,我们还没吃好呢,你既然来了,不如也坐下吃一点?”李敏学笑着说道,表情多少有点扭曲。

         “我怕我忍不住还会打人,想早点回去吃药。”韩重远道,目光扫过李向阳,他现在真的还手痒来着,甚至一肚子火气,想把孟恩拎回家关起来。

         李敏学脸都黑了,这样的人他这辈子都没遇到过。

         李毅南也被韩重远的话惊了惊,同时愈发肯定韩重远这么做是别有用意,莫非这个李敏学有问题?也对,他常年在b市,对s市的事情确实不如钱茉这样久居s事的人了解的透彻。

         这么一想,李毅南笑眯眯地站了起来:“你弄了个公司?果然虎父无犬子,我这个当伯伯的,还真该去看看。”

         饭本就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李毅南跟在座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笑眯眯地跟着韩重远走了,跟着他的两个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慢慢地走在金瑞王朝的走廊上,李毅南好奇地看向了韩重远:“小远,这样急着把我叫出来是有什么事?”

         “李学敏是农村出生,他的妻子是附近省份一个已经退下去的县委书记的女儿,两人虽然不穷却也不是大富大贵,收入来源应该只有工资,但他们已经在s市有了好些房子了。”韩重远道,这事还是后来被曝光的。

         之前吃饭的时候了解到酒店的价位,李毅南心里就已经嘀咕了,现在更是确定了李敏学手上不干净。

         他跟李敏学接触,一方面是看重了李敏学的本事,另一方面,也是想帮就要到这边来的儿子找几个帮手。既然是找帮手而不是找麻烦……李毅南立刻就打定了主意要跟李敏学划清界限。

         他们这样的家族,跟那些脓包远远避开都来不及,可不能自己主动沾上。

         “你知道的倒是清楚,不过今天你怎么会过来?还有这是谁?”李毅南好奇地看了一眼一直当壁画的孟恩。

         “他是孟恩,我的朋友,和李敏学的儿子是同班同学,今天我们本来是来祝贺李向阳生日的。”韩重远道。

         韩重远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就靠李毅南脑补了……来祝贺生日结果突然打人了,恐怕还是因为李敏学的那个儿子做了什么。李毅南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而这个时候,他们也已经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小远啊,你和你的朋友跟叔叔坐一辆车吧,也跟叔叔说说你的公司。”

         韩重远略一沉默,跟着坐了进去,缘梦如果能在上面挂上号,对今后的发展会有很大的好处,而缘梦要是真的有拿得出手技术,对李家来说应该也会成为很不错的政绩,做的好了绝对会是双赢。

         而且……现在他不敢和孟恩单独在一起,就怕自己说了会让自己后悔莫及的话,做了会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

         韩重远尽量放松自己然后讲解起来。

         韩重远和孟恩跟着李毅南走了,李敏学和李向阳却都憋了一肚子的火,特别是李敏学,他花那么多工夫来接待李毅南,正打算背靠大树呢,结果现在树影子都看不到了,最后只能在送走了那些宾客之后训斥儿子:“臭小子!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给我惹麻烦你就不舒坦是不是?”

         “爸,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是那个人无缘无故来打我。”李向阳也觉得委屈。

         “无缘无故怎么会来打你?”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就是因为那个孟恩!”

         “孟恩,打你那人身边那个?你以前问我的那个?”李敏学问道。

         “是啊。”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怎么就跟李家沾上关系了?”李敏学皱起了眉头,正研究这事,却突然看到有人在包厢外面探头探脑。

         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穿着甜美白色公主群,披着一件黄色的五分袖小西装,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靓丽,李向阳一看到,眼里就闪过了一抹惊艳,随即又问:“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莫非这人是学校里仰慕他的人,特地来看他的?

         “刚才韩重远和孟恩在这里吃饭?”孟萌问道,她之前想找孟恩的麻烦却没找成,之后就一直很气愤,偏偏又遇不到这两人了,甚至到韩家的别墅外面守着都守不到,只能自己憋着一股气。

         刚才无意中看到韩重远和孟恩从这里出去,她就跟了上去,没想到后来这两人开车走了,她没找到线索,只能返回这里——韩重远和孟恩都转学了,问问这里的人说不定就能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你认识孟恩?”李向阳好奇地问道。

         “认识,我是他妹妹。”孟萌道,注意到李向阳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善,又急忙解释:“我们两个关系不太好,他之前气坏了爸爸妈妈又离家出走了,我就想问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气坏爸妈?离家出走?李向阳立刻就来了精神,之前他挨了打不说,还没讨回个公道,脸都丢尽了,最好孟恩也跟他一样的下场!至于那个韩重远……想到那个他之前笑眯眯地喊爷爷的人竟然是韩重远的伯伯,他就不敢做什么了。

         李敏学却是觉得韩重远这个名字有点眼熟:“韩重远?那个钱茉……”钱茉在s市也算是大名人了,李敏学虽然没见过她儿子,却听过名字……也是,韩家跟李家不就是姻亲吗?钱茉的儿子确实该叫李毅南伯伯。

         “韩重远就是钱茉的儿子,他跟我哥关系不一般……”孟萌别有深意地说道,又问:“你们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孟恩是我的同学。”李向阳看向了孟萌,两人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