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股份
        作为书房的次卧面积不小,就算韩重远最近添置了很多东西,要给孟恩隔出个做作业的地方也不难,很快,孟恩就在角落里写起了作业。

         孟恩从小的经历,让他根本就不会偷懒,因此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他就开始做以前的习题,同时把不会的题目全都抄在一个本子上,打算回学校之后去问老师。

         其实进办公室也没什么,老师一直说喜欢问问题的学生不是吗?为了不让自己紧张,孟恩提前给自己打了气。

         时间一晃而过,房间里的闹钟响起的时候,韩重远和孟恩一起被惊醒了。

         “才九点半,我可以等一下再睡……”孟恩道。

         “不行,洗完澡都十点了,”韩重远皱起了眉头,“九点半必须睡觉!”孟恩大概是习惯了早起,每天早上五点出头就醒了,他没办法让孟恩早上醒了继续睡,干脆就让孟恩早点睡。

         孟恩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还是放下了手上的书,见状,韩重远突然又道:“你跟我一起洗澡。”

         “啊?”孟恩满脸惊讶。

         “看什么看?要不是一起洗更热,我才不会和你一起洗!”韩重远道,说完之后,却多少有些不自在。

         他已经发现自己对孟恩的感情不太一样了,他认定了孟恩要陪着自己一辈子,只能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倒是不急着表白,只打算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弯了。

         孟恩没说话,韩重远习惯了他的性格,直接拎着人就走,不知为何隐隐竟有些期待。

         事实证明,自己是真的弯了,看着孟恩光溜溜样子,韩重远甚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钱茉对他的教育很重视,他又很早就喜欢上了栗笑笑,因此以前就只跟栗笑笑有过关系,现在栗笑笑在他眼里就是当初杀人的那恐怖模样,如今满心满眼,倒是只剩下了孟恩。

         发现这一点,他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些高兴,不过很快,他这点高兴就消失了,因为孟恩还真的就乖乖地在洗澡,一点反应都没有。

         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洗完澡然后将孟恩扔到床上,韩重远突然有些憋闷。

         孟恩……真的可以说连毛都没长齐,自己对着这么个未成年少年发情,他都觉得自己像是禽兽了……虽然实际年龄他也就比孟恩大一岁多点。

         当然,也就只是有些不自在而已,他已经不是毛头小子了,对这档子事也不热衷,现在就打算好好养一养孟恩,等再过上两三年,孟恩身上应该也就不会还这么稚气了。

         第二天,孟恩五点就醒了,他以前和李淑云住在一起的时候,起床后要先做了粥,然后糊些纸袋子,接着急急忙忙赶半个多小时的路去宏才,现在却变了。

         偷偷地从韩重远的怀里挣出来,拿了个随声听听英语磁带顺便念半小时英语,看着快六点了,就放下书一边跟着磁带念英语,一边开始清理各种食材,把中午晚上要用的也洗切好了放进冰箱。

         六点多,韩重远也起来了,他就煎两个荷包蛋,放上水之后再往里扔些西兰花小青菜肉丝什么的做成浇头下两碗面。

         等他和韩重远一起吃了面,收拾好书包,花不了十分钟就能到学校,刚好早上七点,早自修还有十分钟开始。

         孟恩对这样的生活非常满意。

         “孟恩,你不用参加晚自修?”李向阳问道,掩盖住了眼里的一丝妒意,他一直是天之骄子,在班上的同学里面不仅家境数一数二,成绩也数一数二,偏偏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孟恩抢了他的风头……

         “恩,我家里有事。”孟恩道,对于自己搞特殊的事情,多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哦……家里有事……”李向阳别有意味地应了一句,又道:“之前三班有个女生过敏严重很多东西不能吃,学校也只让她爸妈送饭给她,没想到你还能不住校不上晚自修,真厉害。”

         孟恩本来还想露个笑脸,这会儿却又绷紧了脸皮。也不知道钱阿姨和韩重远是花了多少钱才让自己不住校……韩重远还说让他回家做饭是抵消学费,恐怕只是为了让他心安。

         s市那么多的高中,韩重远不给他找比宏才差的,反而给他找个比宏才还号上几分的,可见韩重远对他的用心……

         孟恩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只能暗暗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对韩重远很好很好,这么一来,倒是又不说话了。

         李向阳看到孟恩不理会自己,心下恼怒,却又不敢和孟恩说什么——他还没打听出来孟恩的背景呢!

         孟恩不跟李向阳说话了,反而把自己的错题集整理了一下,他还没认全班里的任课老师,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个办公室,因此本来想过些日子再去问问题,现在么……就算不认识,大不了去问班主任。

         当初宏才的事情钱茉找人压下去了,孟恩那会儿又是高一新生,因此他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外国语学校和宏才离得远,就更不清楚了,班主任只知道孟恩是钱茉的亲戚。

         本来他还担心这个有钱人家里出来的孩子连晚自修都不愿意上会拉低班里的成绩,没想到孟恩一大早就来找自己问题目了,倒是非常满意,还把化学老师和物理老师的办公室跟孟恩说了。

         这天,孟恩利用休息时间把该问的题都问了,在班级里呆着的时间也就变少了,让班上原本想跟他搭话的人都没机会跟他说话,还觉得他非常神秘。

         孟恩可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他在学校里抓紧每一分钟学习,回家后除了伺候韩重远,也抓紧时间学习,很快就把自己的进度赶了上去。

         他的时间被安排的很紧,换做别人,可能会觉得非常累,但他却非常满足。崭新的衣服,写着韩重远的名字的大部头英汉字典,随时能听英语磁带的随声听,每次吃饭时餐桌上的荤菜……这所有的一切让孟恩觉得自己生活在了天堂里。

         至于做饭做家务,他更是一点排斥都没有,还完全把它当做放松了。

         孟恩对生活充满希望,努力学习想要不辜负韩重远的时候,韩重远已经开始建厂了。

         韩重远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管理公司,就把大部分的事情交给了齐安安——齐安安是他母亲的助理,对公司的运作非常了解,上辈子他还在上大学没管着华远的时候,要不是她盯着钱松,指不定钱松会挖走更多的钱,而后来要不是她,韩重远想要接手华远也没那么容易。

         只可惜她虽然事业发展的不错,感情上却出了问题,在韩重远出车祸前就因病辞职了,要不是这样,后来韩行淼也没那么容易一手遮天。

         如今……韩重远琢磨了一下,就打算让齐安安先忙活着公司了,当然,在注册公司的时候,还要先把股份什么的明确一下……

         晚上,韩重远将一叠纸放在了孟恩面前:“卖身契我弄好了,你签字吧。”

         前面的合同韩重远没让孟恩有机会看,直接指着签字处,孟恩也没有是要看的意思,直接就按着韩重远的指示签下了一个又一个名字。

         韩重远对此非常满意,收好合同又拿着孟恩的身份证去复印了——孟恩的身份证做出来之后就一直在他手里,看都没让孟恩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