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疯狂
        一个人嘴里如果被塞得满满当当的,甚至塞到了喉咙口的话,那么这个人就很难再把嘴里的东西弄出来了。

         这些绑架虽然不是最专业的,但也略有些经验,往孟恩嘴里塞了不少东西,只是在孟恩把自己的嘴放在膝盖中间,努力用膝盖夹住嘴里的布料往外拖拽,并且不顾难受把自己一次次弄吐自己,借住干呕时喉咙的收缩之后,却终于还是把嘴里的布料弄了出来,然后他就开始咬手上的绳索。

         手铐把手铐住之后,手还是能动的,大概就是想到了这一点,那些绑匪并没有用手铐,而是用不粗的绳子,从手腕上方就开始绑,分几次一直绑到指尖,让孟恩的手指头想动一下都难,脚上的绳子也一样,直接就是从小腿上开始绑的。

         不仅如此,因为他们绑的太紧的缘故,这会儿孟恩的手脚都已经完全麻痹了,要是长时间下去,恐怕这手脚都会废掉。

         发现这一点,孟恩愈发确定了这些绑匪不怀好意。

         更重要的是,他没钱没势,所以那些绑匪绑架他,恐怕是为了韩重远……

         他会不会害了韩重远?

         之前和韩重远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发现韩重远重视自己,孟恩都会心情大好,但这个时候,他却更希望韩重远可以不那么重视自己。

         不管心里有什么年头,孟恩这会儿都用牙齿咬起了手上的绳子,即便自己的嘴里还有伤口,即便这绳子非常硬。

         只是他还没没有咬断绳子,外面就传来了声响,孟恩想藏也藏不住,嘴角挂着血丝的脸正好就对上了那个拿着麻醉针的人。

         “还真不安分!”那人道,拿着麻醉针就走向了孟恩。

         孟恩之前中过一回麻醉针了,当下警觉起来,在那人靠近他的时候,他更是突然一头撞了过去。

         “臭小子,你以为你练过铁头功啊?都已经来这里了,就别折腾了。”那人挡住孟恩的头,将针扎在了孟恩的颈边。

         孟恩剧烈挣扎起来,但很快就没了动静。

         那人看了孟恩一眼,往孟恩身上踢了一脚,就再不去管孟恩。

         这个时候,距离孟恩被绑架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韩重远也已经快到疯狂的边缘。

         “boss,李家人都已经被抓起来了。”陈景堂就是这个时候联系了韩重远。

         “把他们都打一顿,打的越惨越好!然后拍个照片放到网上去!”韩重远想也不想就道,既然李文有胆子绑孟恩,就要有胆子承受他的怒火。

         陈景堂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有些无奈,他是律师,对各种法律都很了解,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是借着李文把李家人引来的而不是绑来的,而这个时候他要是真的把李家人打了还发到网上……这事情闹大了可不好处理!

         想了想,陈景堂打电话让人去找个剧组化妆师回来,然后又找到了出李淑云以外的李家人——李淑云他已经送去另一个地方关着了:“你们知道李文在哪里吗?”

         “不是在学校里吗?怎么了?”李家人这时候也已经察觉出不对劲来了,害怕的很。

         “你们真的不知道?”之前一直带着笑的陈景堂的声音冷了下来,然后面无表情地整了整架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硬是将之前那个温和带笑的好律师变成了电影里电视里常有的心狠手辣的公子哥儿。

         李家人看看陈景堂,再看看陈景堂身边的那些人,更害怕了,全都瑟瑟发抖起来,李文叔叔家的小儿子更是嚎啕大哭,怎么哄也哄不好。

         “这个就是你们的儿子李文吧?”陈景堂扔出了几张以前自己调查李文的时候弄到的照片,这些照片两张是李文在学校里的,整个人看着光鲜亮丽,还有两张则是李文和一个女孩子出入高档场所的照片。

         虽然照片上的李文跟李家人印象里的不太一样,但这确实就是李文……

         “我儿子他……他怎么了?”李文的母亲忍不住问道。

         “他和照片上的这个明星交朋友,没钱花就跟我们老板借了钱,是他说他有个有钱的亲戚,我们老板才借给他的,结果根本没人帮他还钱,他还跑了……”陈景堂冷哼了一声,剩下的就让这几个人自己去想了。

         听到陈景堂的话,所有人第一时间都是想找李淑云的麻烦,要不是李淑云那边的钱突然断了,李文也不会去借高利贷。

         然而李淑云不在这里……

         “我早说李文被宠坏了,迟早闯祸,看看,我没说错吧?”李文的婶婶率先说道。

         “这个李文跟我们一家没关系啊!”李文的叔叔也连忙开口,一群人当下相互怪怨起来。

         “好了,你们也别吵了,反正李文没找回来,你们就要在这里呆着!”陈景堂大声道。

         “我儿子,他到底借了多少钱?”李文的父亲终于问道。

         “两百万。”陈景堂瞥了他一眼。

         李父刚才还想着要帮儿子还钱,这下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百万啊!二十万他还可以卖房借钱凑凑,两百万那是真的别想还了……

         “对了,你们既然被抓到了这里,要吃的要喝的都要花钱,以后一顿饭一千块,一瓶水一百块,先把钱拿出来。”陈景堂又道。

         “我们……我们没钱啊……”李家人都呆了,李文的父母把钱都给儿子了,是真的没钱,李文的叔叔一家么,他们倒是有存款,但这个时候谁会拿出来?

         “没钱?”陈景堂的脸色更冷了,他身边的几个大汉也捋了捋袖子。

         李家人差点被吓得尿裤子。

         “真没钱?”陈景堂皱起了眉头。

         李家人欲哭无泪地点头。

         “那就出力,正好我们老大要拍点照片震慑一下别人,你们配合一下就行了。”陈景堂嗤笑道。

         “什么照片?”李文的父亲强撑着问道。

         “被打的缺胳膊断腿的。”

         李家人里面真的有人尿裤子了,就是李文的奶奶,一直对李淑云又打又骂,彪悍异常的李母。只是这会儿,她看起来一点都彪悍,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呵……”陈景堂不屑地看了这人一眼,才道:“就这点胆量……放心,打你们我还嫌手痛呢,拍照片当然要专业的人来,你们在这里留着就行了。”

         话音刚落,陈景堂就离开了这地方。

         跟着陈景堂一起来办事的那些人都是韩重远搜罗的退伍兵,他们本身就是不想对普通人下手的,现在看到陈景堂的法子,全都松了一口气。

         化妆师和摄影师来了之后,很快就让李家人拍出了各种效果的被虐打照片,没多久,这些照片还被传到了韩重远的电脑上。

         这些照片多半是假的,这点韩重远看到照片就知道了,事实上,他之前吩咐的时候,也知道以陈景堂的性格,肯定是不会真的把人打伤的。

         不过只要好用就行了,反正李家人并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李家人被虐打的照片,韩重远挑了几张只是被绑着有些“血迹”的让人发到了网上,如今的网警还没有后世那么厉害,一时间这些照片倒是传的到处都是,只不过很多人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照片到底是哪里的剧照……

         不管网民们都是怎么猜测的,韩重远拿着这些照片发到网上不单单是为了让别人猜测这是不是剧照,事实上,这些照片都是给韩行淼看的。

         韩行淼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在孟恩被绑架之后就闭门不出了,韩重远想要找他的麻烦都难,但他的母亲屈静云却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韩重远在知道孟恩出事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让人把屈静云给绑了,现在屈静云正被他的人关着。

         李家人的表现,就是他杀鸡给猴的,除了网上到处都是照片以外,他还用一个陌生账号发了几张更血腥的给韩行淼,并且附注了一句话:“想不想看到你的母亲红遍全国?也许除了刑讯的,人们会更喜欢裸的?还有你,我也很感兴趣。”

         韩行淼很重视屈静云,这是韩重远一直都知道的,而且屈静云的某些照片要是真的在网络上流传开来,那么韩行淼也就完了。

         韩重远相信韩行淼一定会三思而后行,也会明白他的威胁。

         不管孟恩受到了什么伤害,他都会十倍百倍地报复在所有敌人的身上。

         李家人并不是韩重远最重视的人,所以他是让陈景堂带着保镖去处理的,但屈静云不一样,绑架屈静云的,是韩重远这两年联系上的一个国际团伙。

         那个国际团伙是他上辈子知道的,上辈子的他花钱让他们帮自己做了不少事情,还曾经加入他们帮着收集网上的信息……

         韩行淼已经接到自己母亲突然失踪的消息了,正有些担心,韩重远的信息就发来了。

         他忙不迭地将之点开,然后就看到了上面的威胁,当下脸色大变,然而,正在他想要将这拿给韩慎韩广涛看看,让他们知道韩重远的真面目的时候,这上面的信息照片,竟然就自动销毁了。

         韩行淼心里一惊,再也无法冷静,他想要对付韩重远,却并不想搭上自己的母亲……不,应该是,韩重远怎么会知道这事跟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