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救人
        韩行淼在一直联系不到自己的母亲的情况下,心就乱了,但现在……他能做的也就只是先告知了韩广涛和韩慎自己母亲失踪的事情。

         “怎么会突然失踪了?”韩慎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

         “我也不知道,叔叔,我妈没什么仇人,你觉得绑架她的人会是谁?”韩行淼问道。

         “我也不知道,说不定那人是为了钱,我去报警,找人来查这件事,然后我们等等看会不会有绑匪的电话。”韩慎道,如果真的是绑架,那么肯定会有人联系他们。

         这根本就不是韩行淼想要的答案,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叔叔,你说会不会是重远?他一直不喜欢我。”

         “行淼,你胡思乱想做什么?重远和你妈能有什么仇?有仇也不至于要绑架。”韩慎不满地看了韩行淼一眼,虽然他和钱茉离婚了,但韩重远也是他儿子,甚至最近因为韩重远实在让他很骄傲的缘故,他以前心里积攒的对韩重远的怒意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韩重远这会儿是缘梦的总裁,日进斗金,怎么会突然想要绑架屈静云?这完全就是开玩笑嘛!

         韩行淼就知道韩慎不会相信,除非他把自己指使李向阳绑架了孟恩的事情说出来,但这又怎么可能?

         咬了咬牙,韩行淼只能用公共电话给李向阳打了电话,让李向阳不能伤害孟恩,也尽量不要伤害韩重远,拿点钱意思一下就把人放回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韩行淼甚至不得不装作没看明白之前的那个信息,装作不知道是韩重远发来的,即便他清楚地知道除了韩重远不会有其他人给他发那样的信息。

         “娘的,之前还让我下狠手,现在又变卦了!”李向阳在韩行淼面前一直是一副谄媚的样子,但挂了韩行淼的电话之后,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么一个机会,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折腾孟恩和韩重远,再从韩重远那里敲下来一大笔钱,现在竟然让他放手?

         李向阳有些弄不明白韩行淼的想法,只以为韩行淼是怕被发现才会这样,却并不打算照着做,不过,现在他是时候联系一下韩重远了……

         李向阳拍了一张孟恩被绑着放在角落里的照片,用一只很普通的手机的彩信功能发给了韩重远。

         照片和编辑好的让韩重远独自带着钱到一艘小船上交易的短信一起发出去之后,李向阳正想关机,他的手机却连着响了好几下,收到了不少信息。

         韩重远给他发彩信做什么?李向阳微微皱眉,下意识地点开了那些信息,随即,一些照片就出现在了手机屏幕上。

         “是我爸他们!”李文惊叫道。

         李文是李向阳放着打算当替死鬼用的,他自己过后就会整容,然后可以用新身份重新开始再不用背着贪官儿子的身份,李文却会被留下来,正因为这样,他很多事情都不会瞒着李文,结果就让李文看到了他手机上的照片。

         这里的人除了李向阳以外,都是不被允许带着电子设备的,所以之前韩重远放到网上去的照片李文并没有看到,现在受到的冲击也就更大。

         李文确实有些混账,明明知道家里没什么钱,自己在外面的时候依然大手大脚的,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不在乎自己的家人了。

         看到自己的爷爷奶奶还有父母被捆着放在一起,身上全都是伤,李文只觉得身上充满怒气非常担心,然后又觉得有些不对劲。

         李向阳找到李文的时候,说他是韩重远的父母派来的,说韩重远的父母不愿意让韩重远跟孟恩这个男人在一起,想要教训孟恩一顿,才让他把孟恩骗出来,可现在,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如果李向阳真的是韩重远的父母派来的,抓到孟恩之后,不应该好好教训孟恩一番吗?怎么会把孟恩捆着放在房间里打了麻醉药就算了?还威胁韩重远?

         李文突然觉得浑身发冷,他可能弄错情况了,而那会害死他的家人……

         韩重远的父母就算真的看不上自己的儿子玩男人,也可以光明正大地教训孟恩,甚至让孟恩没得上学,哪用得着绑架?

         就算他们真的为了不让儿子知道,偷偷把孟恩绑架了,也不会再去通知韩重远让韩重远拿钱来……

         所以,他其实是碰到了真的打算绑架孟恩的人?

         孟恩当初身边还跟着保镖,所有人都知道孟恩是被他带走的,就是因为这样,韩重远才会把他家里的人都抓起来吧?

         现在是他的父母家人遭了秧,接下来遭殃的会不会就成了他?李文突然觉得异常恐惧,也猛地想起了自己之前被人教训的事情。

         因为他去找了几次孟恩,韩重远就让人把他关了起来不让他吃饭喝水,现在他和别人一起伤害了孟恩……他以后一定会死的很惨吧?

         “这是你父母?”李向阳也是一惊,照片里的人受伤很重,看得出来是下了狠手的,没想到韩重远竟然能这么狠!

         “是啊……”李文道,低下头藏住了脸上的恐惧,他虽然爱慕虚荣,但并不笨,也想要保护自己。

         “你想多了,这应该是电脑做出来的照片,如今是法治社会,他不可能有胆子把你全家都绑了。”李向阳道,心却也有点乱了,要是他的情况被韩重远知道,那他的母亲……

         他其实不用担心他的母亲的不是吗?他外公外婆很有本事,一定可以保护好他母亲,而且只要他干掉韩重远,让韩行淼得到了缘梦,那么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吧?

         李向阳嫉妒韩重远,也痛恨韩重远,他根本就不愿意把韩重远和孟恩这两个人再放回去。

         李文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解释:“真的吗?照片这么小看不清楚,好像确实不是。”

         他们两个人各怀心思,一起沉默下来,而这个时候,韩重远从银行里取出了大量现金和金砖,放在一个皮箱里,提着打算上那群人要求的小船。

         “重远,那些绑匪来者不善,你不能去!”钱茉立刻就道,韩重远上船之后遇到危险怎么办?谁都知道那些人不是冲着孟恩,而是冲着韩重远来的,要是韩重远不慎出事……

         钱茉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是舍不得韩重远出任何一点差错的。

         “孟恩在他们手上。”韩重远道。

         “我们可以让警方把他们抓起来,然后找到孟恩……”

         “要是绑匪撕票怎么办?”韩重远反问,突然又道:“反正孟恩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钱茉突然沉默下来,孟恩失踪已经三天了,韩重远一直没休息过,还不吃东西,就喝过一点水……

         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是钱茉想起了韩重远对她说过的他上辈子的事情,她的儿子在之前那一世,是孟恩死后自杀的。

         一时间,钱茉对那些绑匪恨到了骨子里,却也没有再阻止韩重远,只是找了很多专业人才跟着韩重远,并且在韩重远身上放满了各种追踪器。

         韩重远并没有拒绝这些,做好准备之后,就拎着那个箱子来到了指定地点,上船前,他又匿名给韩行淼发了一条信息:“你最好祈祷我没事。”

         韩行淼看到这条短信,忍不住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再也克制不住,立刻找到了韩慎,说是要去h市。

         “行淼,你妈还没找到,你别捣乱了!”韩慎皱着眉头说道,韩广涛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最近韩氏出问题外加屈静云失踪,不仅让他的父亲病倒了,他也累得很,以至于听说韩重远那边似乎在找个什么人也没空去管。

         “我接到绑匪的电话,他们跟绑架了韩重远身边的那个人是一伙的,我妈可能在h市,我要去看看。”韩行淼道。

         他的母亲一直没有消息,偏偏李向阳那里还不再借他的电话,韩行淼也是有些怕了。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可以找到自己的母亲,就没有让李向阳立刻放了孟恩,可现在……他母亲已经失踪三天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马上去看看!”韩慎听到这话,却是立刻点了点头。

         韩行淼踏上了前往h市的飞机,而这个时候,韩重远刚刚上了一艘船,正在被两个人搜身。

         被别人碰到身体的感觉让韩重远想要杀人,但是想到孟恩,他还是忍住了,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些被钱茉放上去的跟踪装置都被搜了出来。

         这些绑匪身上还是有些好东西的,钱茉放在他身上的跟踪装置一个都没逃过,幸好他还有些别的东西……

         这些绑匪并没有对韩重远动手,就现在的情况,只要韩重远安全,那么他们也就不会有事,可一旦韩重远出事……他们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了!

         所以,他们用手铐将韩重远铐住,就操纵者电动小船飞快地离开,并且很快靠岸换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