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医院
        其实孟恩和韩重远在水里呆的时间并没有孟恩想象中那么长,因为不远处那艘大船上,就有搜救他们的人。

         只可惜那艘船上的人并不多。

         韩重远在放钱的皮箱夹层里放了几个可以发出一定信号的微型装置,因而追着他们的人虽然不敢靠近,但一直远远地缀在后面。

         这些人原本打算等韩重远来到孟恩的所在地点之后就动手将韩重远和孟恩救出来,却没想到那些绑匪竟然一停不停,将孟恩和韩重远一起抓上车之后就到了海边,还上了一艘船出海了!

         这无疑增加了他们的救援难度,幸好这个时候,他们得到了两个消息。

         一个消息,是这些日子曾有人跟一个专门偷渡人口去国外的“船头”约好,今天在海上上船,然后会跟着偷渡出去,而另一个消息,则是韩行淼提供的。

         韩行淼表示,那些人会去附近的一个小镇,在那里还有接应的人。

         这两条消息经过专业人员的分析,认为都可能和那伙绑匪有关,因而就决定兵分两路。

         按理说兵分两路,两边的人手应该会一样多,但在韩行淼提出自己的母亲应该也被那些绑匪绑架,而他提出的路线才是正确路线之后,大部分的搜救人员就去了那个小镇。

         当然,那艘走私船他们也没有放过,只是到底人手不够,他们也就没办法提早安排人潜水靠近那艘小船……

         而且,当时他们都以为绑匪在绝对安全之前,是不会伤害人质的,却没想到等那艘小船靠近,他们冲上那艘小船的时候,人质竟然已经不见了,船上甚至还有一滩血迹……

         那个孟恩不算什么,韩重远的重要性却毋庸置疑,要知道缘梦可是国家打算大力扶持的企业,如今的年轻人还基本上没人不知道缘梦!

         要是这当口韩重远被绑架,被撕票,那必然会引起全国范围里的轩然大波,钱茉这个当妈的会有的反应他们也无法预料。

         幸好,他们最终把人救了回来,虽然两人的情况看着不太好。

         钱茉觉得这次的绑架有蹊跷,第一时间就把韩重远和孟恩的情况封锁了起来,送两人进了抢救室,找人守着,这才有空询问那些救援人员。

         “我们上船的时候韩少已经不在船上了,地上有一滩血,当时我们都以为韩少已经遇害,是那个李文说韩少被扔下水的时候还活着,才找了船搜救,最终将人找到。”

         救援人员的头目是钱茉拜托李毅南找来的,虽然李毅南没告诉钱茉这人的军衔身份,但钱茉也对他非常尊敬,当然,更多的是感激:“谢谢,真的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儿子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你不用谢我们,更应该谢谢那个先被绑架的人,要不是他,韩少应该已经被淹死了。”那个军人的脸上的也露出了许些钦佩:“我们把人找到的时候,他们落水已经超过了半个小时,这期间韩少一直被他托在水面上,他自己的手脚上都是伤,被救上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意识,状况很不好,但韩少的状况不错。”

         “他……应该不会游泳。”钱茉一愣,孟恩的情况她是有所了解的,其中就包括孟恩不会游泳。

         “怪不得他并没有游泳,一直选择水母漂的方式漂浮着……对普通人来说,受了伤还能做到他这样,简直就是奇迹。”那人又道。

         “那我儿子……那些绑匪说给他注射了高浓度的毒品……”钱茉深吸了一口气,韩重远和孟恩还在抢救,而这个消息……她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一直提着一颗心,甚至都不敢细问。

         “韩少当时虽然受了点伤,但呼吸平稳,不像被注射了毒品的样子,按照那个叫李文的人说的,是他偷偷地将毒品换成了麻醉剂。”那人又道。

         钱茉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有种自己又活过来了的感觉,对孟恩也更加感激。

         韩重远当时被扔到了海里,要不是孟恩,那么就算他注射的其实不是毒品是麻醉剂,他也活不下来——虽说有些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能好运地仰面朝上飘在水面上活下来,但更多的人还是被淹死了。

         她听韩重远说过和孟恩上辈子的事情,知道孟恩对自己儿子有救命之恩,因此一直对孟恩不错,但也仅止于此,只是出于对儿子的尊重,可现在,她是真的愿意将孟恩当成自己的亲生孩子了!

         医生很快就查清了韩重远和孟恩的情况,韩重远还好,不过两根肋骨有裂缝,有一些皮外伤,总体上没什么问题,孟恩就严重多了。

         他的手脚被绑了很长时间,血液不流通,后来还泡进了海水里并且用力过度……特别是他的脚,他割断脚上的绳子的时候不小心割伤了自己,那伤口在海水里泡了这么久……

         那肿胀的手脚,光看着就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钱茉看着是两份诊断书和他们各自的照片,眼睛立刻就红了。

         “钱总,韩总醒了!”钱茉身边的新助理找到了钱茉,韩重远几乎没过多久,就被人从病房里推出来了。

         钱茉几乎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儿子的病床前,然后就看到韩重远已经坐了起来:“孟恩呢?”之前的事情,韩重远也是有些印象的,看到孟恩被那些人扔到海里,他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然后那些人就将李向阳留下的针剂注射到了他身上。

         他落水前一直在痛苦挣扎,但落水之后,却仿佛感觉到了孟恩的靠近,于是整个人平静下来,也不挣扎了……

         之前的那些时间里,他似乎一直都是在孟恩背上的,然后他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可是,孟恩呢?

         韩重远的眼睛里全都是血丝,整个人就像是随时会暴起伤人的狮子一样尖锐,钱茉当下道:“孟恩还在做手术,你等下就能见他了,我安排你们两个一个病房。”

         “他没事?”韩重远紧紧地盯着钱茉。

         “他没事。”钱茉给了自己儿子一个肯定的回答,又道:“不过他受了一些罪,医生说他的一只脚将来可能会不太好。”

         “怎么回事?”韩重远的眼睛更红了。

         钱茉把发现两人时的情况都说了出来,然后就发现自己这个儿子的脸上竟然落下泪来……她的儿子哭了,为了孟恩。

         “我去手术室外面守着,妈,我和孟恩的消息你全都瞒着,往外发消息说我现在情况非常危急。”韩重远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水,突然道。

         “为什么?”钱茉却有些不解。

         “绑架我的幕后主使应该是韩行淼。”韩重远道,现在孟恩受了伤,差点就死了,他绝不能让韩行淼好过!

         “什么!”钱茉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怪不得他误导搜救人员去另一个小镇上等人,原来是因为这样!”

         “是吗?”韩重远微微皱眉,他知道韩行淼这么做,应该是真的想要救他,毕竟韩行淼的母亲还在他手里。

         不过若是没有韩行淼,这次的绑架根本就不会发生!

         韩重远坐到了轮椅上,一边挂水,一边来到了孟恩的病房外,他等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但对他来说却分明过了很久很久,当看到孟恩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捂住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

         韩重远的身体其实也很弱,毕竟他已经很久没吃过什么的东西了,钱茉原本以为他还会挑剔,没想到他竟然主动说:“妈,你给我买点真空包装的面包和肉类。”

         钱茉很快就买回来了不少真空包装的各色食物,拿来泡汤喝的蔬菜包就有好几种,韩重远挑了几样吃了,便又坐在了孟恩的病床前。

         孟恩还昏迷着,他被捞上来之后就神志不清了,现在也还没醒,韩重远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躺倒了他的身边,闭上眼睛。

         钱茉离开了,病房里安安静静的,也就是这个时候,韩重远突然听到了两个字:“韩总……”

         韩重远几乎是猛地睁开了眼睛,孟恩上辈子曾经这么叫他,这辈子可从来没有叫过!

         “孟恩!”韩重远立刻就看向了身边的人,然而孟恩却又没动静了。

         俯下身轻轻地亲着孟恩的脸,他仿佛是在膜拜自己的神。

         孟恩醒来的时候,跟韩重远一样有些恍惚,而他做的第一件事,也是下意识地询问:“韩重远呢?”

         “我在这里。”韩重远俯下身体亲了孟恩一口。

         “你没事!”孟恩看着韩重远,又惊又喜的想要坐起来,他之前还以为韩重远被注射了毒品,他甚至忍不住会胡思乱想,想自己背上的韩重远有没有可能已经死了……

         幸好他坚持下来了,没有放弃!

         “好好休息,别乱动!”韩重远压住了孟恩:“你受伤比我严重多了,一定要好好休息。”

         “我没事,我现在好得很!”孟恩笑着看向韩重远,他活下来了,没有缺胳膊少腿的!还有什么不满的?身上有点病痛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你比我严重多了!你真傻,怎么只想着保护我,不想着点自己?”韩重远又亲了孟恩一口,他现在就喜欢用这种方式来确定孟恩真的在自己身边。

         “我也没做什么,要不是我……”

         “你是被我连累的,别说这些昏话!”韩重远打断了孟恩的话,继续亲。

         孟恩的嗓子还有哑,韩重远甚至直接不让孟恩说话了,只是自己说几句,然后再亲亲孟恩,亲了孟恩一遍又一遍。

         “韩重远,你要小心一点你堂哥。”孟恩突然道。

         “为什么?”韩重远下意识地问道。

         “我做了个梦,他是个坏蛋。”孟恩道。

         他梦到了很多跟韩重远有关的事情,韩重远是很厉害很厉害的青年企业家,可惜却被人害了,以至于出车祸瘫痪。

         梦里具体的情况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但他记得自己在梦里的心情,那种几乎无边无际的怜惜。韩重远这么厉害,这么出色,最后竟然瘫痪了……

         “我知道,我也做过一个梦,梦里,我们相依为命,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活下去的支撑。”韩重远又亲了上去,几乎不放过孟恩脸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孟恩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医生应该帮他擦过身上的海水了,现在他一身的消毒水味道,就这样韩重远还亲的下去,真够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