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相聚
        绑匪们开着车子到了h市附近的农村市集,几次在隐秘处改换车子,对于这一切,韩重远都异常配合。

         他神志清醒,想要弄出动静来逃跑不难,但孟恩在那些人手上……而那些人并没有让他市区行动力,应该也是想要看看他是不是不会逃,是不是真的重视孟恩。

         他当然重视孟恩,那些人藏得非常好,他一直不能锁定他们的方位,也就只能以身犯险……当然,这些绑匪威胁他,表示他如果不配合,会让孟恩不好受这事,也是原因之一。

         韩重远上辈子并没有经历过绑架,毕竟他一向与人为善又低调,但他听别人说起过被绑架之后的情况,也听说过那些绑匪被激怒之后人质被撕票的情况。

         他甚至都不敢将那些套到孟恩身上,光想想就让他觉得恐惧。

         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但韩重远根本就没有感到饥饿,也已经很久没睡觉了,但他却觉得自己异常清醒,这会儿他没有别的想法,就只想早点见到孟恩。

         他真的是太大意了,他应该把孟恩关起来谁也不让见的,这样就不会再有人伤害到孟恩了……

         这样的念头在韩重远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但他终于还是将之甩出了脑海,他再想那样做,也是不对的,不过孟恩身边的保镖可以再增加一些,以后也绝不能让孟恩随便去见什么人……

         车子最终开到了一个孤零零的小楼前,然后停了下来,韩重远也被人拉下了车。

         “孟恩呢?”韩重远之前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却道。

         “等下你就看到了!”一个绑匪侧头看了韩重远一眼,充满兴趣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原来会说啊!”

         “他这是为了里面那个男人忍着呢,现在的有钱人,喜好就是这么怪,里面那个男人长得可不怎么样。”孟恩并不难看,但也绝对算不上多么好看,在这些绑匪们看来,韩重远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才对。

         “说不定人家那活儿做的特别好呢,这人说到底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要不是投了个好胎……”

         这个绑匪的话还没说完,韩重远就已经用带着手铐的双手狠狠地砸了他一下:“嘴巴最好放干净点!”

         这个绑匪听到韩重远的话,下意识地就要骂人,却在对上韩重远的目光之后稍稍顿了顿,韩重远却是又狠狠地朝着他砸了下去:“别让我在听到你说他!”

         “我x!你敢打我,我……”那个绑匪被手铐砸了两下,脸上顿时出现了两道红痕,他怒不可恶地冲向韩重远,就想要去打韩重远,却被制止了:“住手!”

         制止这人的人就是李向阳,李向阳也想教训韩重远,但绝不是现在。

         他们现在还没有脱险,可不能真把韩重远怎么了,这么好的人质,轻易可是不能放弃的。

         “是你。”韩重远盯着李向阳看了一眼,将这人认了出来。

         时间太紧,他虽然从李文入手查到了已经整容的孟萌,但却并没有查出那个说动李文去动孟恩的人的真面目,直到现在,他才知道那人竟然是李向阳。

         他因为李向阳针对孟恩,外加想要李毅南给自己当靠山,当初才会提前揭露了李向阳父亲贪污受贿的事情,却没想到现在竟然栽在了李向阳手里。

         当然,他算不得是栽在了李向阳手里,李向阳是绝对没有这样的本事绑架孟恩的,应该还是靠了韩行淼。

         至于为什么明明他把韩行淼的母亲抓了,李向阳竟然还没有放了他……放在古时候应该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简单点说么,就是韩行淼恐怕控制不住这些人了。

         韩重远原本是打算韩行淼放了孟恩,就把屈静云也放了的,然而到了现在,他却已经不打算再把那个女人放走了。

         屈静云,可也是他上辈子的仇人之一。

         他那时候还单纯,虽然不喜欢韩行淼和屈静云,但被韩慎洗脑的多了,便也觉得这两人孤儿寡母很可怜,然而屈静云一直在给他找麻烦。

         特别是韩行淼和栗笑笑的事情……按照后来在医院里栗笑笑的说法,她在刚嫁给他的时候,也是想要好好跟他过日子的,毕竟他比韩行淼出色很多,然而屈静云刻意给栗笑笑和韩行淼两个人创造了很多机会……

         不算这个,屈静云在钱茉去世之后对韩慎大献殷勤的事情也着实让韩重远觉得恶心,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韩慎还算有道德观,并没有答应,但韩慎虽然没答应,却对这个嫂子愧疚起来了……

         在他出事的前两年,韩慎已经过起了退休生活,他大概是年纪不小了觉得寂寞,和屈静云之间的相处除了没睡一个房间真的就跟夫妻没什么两样……

         韩重远很快就从回忆里回过了神,然后继续看向李向阳:“你胆子很大。”

         “韩总,怎么现在还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你可别忘了,现在是你落在我的手里。”李向阳笑道。

         韩重远没说话,他担心自己会说出不好听的话来,那样的话,李向阳极有可能会将怒气发泄在自己或者孟恩身上。

         自己他不在意,但孟恩……

         “怎么不说话了,怕了?”李向阳冷笑着看着韩重远。

         “孟恩呢?”韩重远问道。

         “很快你就见到了。”李向阳道,果不其然,孟恩很快就被人从屋子里拖了出来,他一直被麻醉药物却没人去管他的吃喝拉撒,这会儿整个人非常狼狈,将他带出来的人也许是觉得他有点脏,甚至是直接抓住他被捆着的手,将他从里面拖出来的。

         韩重远看到这一幕,表情当即变了:“放开他!”

         韩重远下意识地想要冲过去,可惜他身边的劫匪立刻就将他抓住了,他们会纵容他教训他们中的一个,却绝不会让他脱离他们的掌控。

         “把他们全都带上车。”李向阳道,很快,韩重远和孟恩就被带上了一辆大卡车。

         大卡车后面的集装箱里,李向阳和几个绑匪将韩重远和孟恩扔在角落里,然后李向阳便道:“等下如果发生意外,就先杀了躺着的那个,反正只要韩重远在,警察就不敢对我们动手。”

         韩重远觉得自己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看着身边的孟恩,他的心里升起了浓浓的恐慌。

         孟恩还昏迷上,什么都不知道,他身上撒发出不太好闻的味道,让那些绑匪也有些嫌弃,但韩重远坐了下来,用双手小心翼翼地将孟恩放到了自己腿上,让孟恩得以靠在自己的腿上。

         这是他的孟恩,孟恩还活着……

         “孟恩,孟恩……”韩重远小心地不让自己的手铐碰到孟恩,然后轻轻地呼唤着孟恩,孟恩一开始一直没有反应,但随着汽车的颠簸,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只是很快就又闭上了……

         “还真是情深意重。”李向阳带点讽刺地说道,两个男人竟然黏黏糊糊的,真恶心!

         韩重远根本就没有理会他,发现孟恩嘴唇干裂,他立刻就道:“有水吗?”

         “没有,给他喝水做什么?让他尿裤子吗?”李向阳又道。

         韩重远的目光一转,盯住了一直锁在角落里的李文。

         李文被韩重远盯着,整个人都快僵硬了,现在他已经确定自己是受骗了,李向阳要是真的是韩重远的家人派来的,又怎么可能连韩重远都抓?

         不仅如此,他还想到了很多更可怕的事情。

         那些跟黑帮有关的电影电视剧里,不乏有炮灰被幕后主使利用,最后死无葬身之地的,而他觉得自己应该就属于那种炮灰。

         然而就算这样,李文还是不敢说话,不敢违抗李向阳,他之前可是见过李向阳的手里有枪的!

         “给我一瓶水,不然我可能就不那么配合了!”韩重远又道,孟恩是被打了麻醉药,而这种东西残留在身体里的时间太长,会损害身体。

         而喝点水的话,总会让孟恩好受一点。

         “给他一瓶水,不过他要是再敢有要求,就在躺着的那人身上割一刀。”李向阳随意道,他一直都是紧绷着精神的,就怕突然有人冲出来抓住他们,自然也就不想节外生枝。

         幸好,韩重远在接过了水之后,就慢慢地喂着孟恩,再也不说话了。

         “重远……”孟恩睁开眼睛,看到韩重远的轮廓清晰起来,整个人都有些茫然。

         “是我,把水喝了。”韩重远道,带着手铐的手小心地给孟恩喂水。

         “你怎么来了?”孟恩却根本顾不上喝水,反而问道。

         “你们两个给我安静点!”李向阳冷哼了一声。

         “你被抓了,我就来了。”韩重远道,没有再解释,孟恩却的眼角却慢慢湿润了。

         浓浓的愧疚几乎让孟恩甚至忍不住深深地恨起了自己。

         “别动,好好休息。”韩重远又道。

         孟恩一愣,随即发现了许些不对,他手上的绳子似乎松了。

         韩重远在自己身上装了不少东西,他的鞋底就放着一小把陶瓷刀片,因为这东西不是金属的,倒是让那些人即便拿了探测器,也没查出来。

         而孟恩手上的绳子,他已经在内侧割开了很多,可惜腿上的不好动。

         车子又停下了,李向阳又道:“下车,上船!”

         又到了河边,又是一艘船!

         韩重远的眼睛眯了起来,要是上了船,那么他们可就无路可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