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结束
        孟恩终于恢复了一些,可以痛痛快快地洗个澡了。

         医生说他的双手不会有事,只是有一条腿……按照医生的说法,以后那条腿阴雨天气可能会痛,当然,要是保养的好,时常泡泡脚按摩按摩,也是能缓解的。

         韩重远以前最喜欢孟恩给他按腿,尤其喜欢孟恩的一双手在自己腿上来回移动的感觉,最近却是一直在努力练习给孟恩按摩。

         孟恩那条受伤的腿他不能随便按,但孟恩的另一条腿却是需要他轻轻按几下的,还有孟恩的手……每次韩重远按的时候,都像是在对待最珍视的宝贝。

         “我的头发难受死了,总算可以洗澡了。”孟恩看着韩重远给自己按腿,笑着说道。

         “恩,等下我给你洗。”韩重远已经把孟恩的腿按好了,然后就开始用保鲜膜轻轻地把孟恩受伤的腿包起来。以前都是孟恩给他洗澡的,现在他可以给孟恩洗澡其实也挺不错的?只是孟恩的腿……看着孟恩的伤腿,韩重远的目光又冷了下来。

         “你给我洗?我有点不习惯……”孟恩忍不住道。

         “那你就努力一下,尽快习惯!”韩重远瞪了孟恩一眼,把人抱了起来。

         孟恩觉得自己恐怕很难习惯——韩重远给他洗澡的时候,他竟然很丢脸地有了反应……

         “等你好了……”韩重远的声音有些粗,深吸了几口气,却最终什么都没做。

         他只是断了肋骨,这种伤势很普通,养养就行了,但孟恩不一样,之前孟恩的双手双腿肿胀的非常厉害,他只是看着就忍不住心疼,也不忍心再去欺负孟恩了。

         孟恩的头发韩重远之前就帮他简单清洗过了,不过现在洗的更彻底,韩重远把孟恩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放上洗发水慢慢地揉搓,有种恨不得日子永远这样的下去的感觉。

         孟恩却恨不得快点结束才好,韩重远的温柔,都让他快要忍不住主动献身了……

         韩重远给孟恩清洗完成,就得知韩慎又来了,只是这次韩慎没带上韩广涛,他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韩重远最近非常不乐意让孟恩见别人,当下去了另一个病房,然后才让韩慎进来。

         “你又来做什么?”韩重远淡淡地看着韩慎,他是恨着这个男人的,然而这个男人也曾对他好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种种感情最终就变成了无视。

         “重远,对不起,爸爸不知道韩行淼竟然会想要害死你,对不起。”韩慎道,他这几天一直在会想自己的一生。

         他小的时候家境富裕,又有个处处比他出色的哥哥,在家里其实一直不怎么受重视,然后他就认识了钱茉。

         他那时候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和哥哥的区别了,知道家里的公司将来会给哥哥,自己只能分到一些钱之后,也就有了跟父母抗争的勇气,最终也抗争成功了,他甚至开始创业。

         然而他哥哥去世了,他父母又让他回去。

         那时候他可以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向自己的父母证明自己,他想要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点都不比自己的哥哥差,于是便毫不犹豫地回去了。

         他为了韩氏尽心尽力,努力发展韩氏,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向自己的父母证明自己的优秀,他还想向自己的父母展露自己最好的一面,也就不愿意去占了自己哥哥的便宜,对韩氏的资产并不上心,甚至打算将韩氏整个留给韩行淼。

         他有这个底气,因为他有个能干的妻子,他妻子钱茉的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发展的比韩氏要大很多。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很多东西都变了……

         他因为父母偏心,才会最终走到如今这地步,可笑的是,他自己竟然也偏心了,还是在自己儿子和别人的儿子之间,偏心别人的儿子。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不会接受道歉让韩行淼减刑。”韩重远道。

         韩慎整个人都有些颓废:“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想要杀了你,就算判死刑也是应该的,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妈。”

         “我知道了。”韩重远道,他看出来,韩慎这是真的后悔了,但已经来不及了,有些感情不是能轻易弥补的。

         韩重远其实很喜欢看韩慎难受,甚至忍不住想要让韩慎更难受一些:“你真的后悔了的话,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

         “什么?你尽管说!”韩慎看着韩重远,立刻就道。

         “也许你不知道,屈静云一直很喜欢你,她当初应该是为了钱才选择了大伯,所以她看我妈不顺眼,总是在爷爷奶奶面前说我妈的坏话。她表面上对我很好,对我很热情是不是?我一直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她曾经在我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骂我小杂种,她看我的眼神也不对劲。”韩重远半真半假地说道,屈静云喜欢韩慎是真的,屈静云对他态度不好眼神不对也是真的,不过屈静云倒是没有真的掐过他,或者他小时候确实有过,他也不记得了。

         “还有韩行淼,每次你给我什么东西,韩行淼都会要走,你给他的东西,他却会一遍遍地在我面前炫耀,我小时候甚至会想,你到底是我的爸爸,还是他的爸爸。至于你每次答应了要来看我们,韩行淼就装病……这妈妈应该也跟你说过吧?我以前虽然不喜欢韩行淼,但也一直听你的话让着他,还真没想到他会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直到发生了一件事。”韩重远又道。

         韩慎动了动嘴唇,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爸,你知道我以前喜欢栗笑笑吧?我给栗笑笑送了很多东西,给她写了很多情书,她全都收了,我以为她已经答应了我的表白,是我的女朋友了,我一心想要考个好大学,然后以后和她在一起……可是她喜欢的其实是韩行淼。她喜欢韩行淼,为什么不告诉我?说实话,我在学校里也是很受欢迎的,还真没到被一个女孩子拒绝就要死要活的程度,但她什么都不说。我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喜欢她,她却告诉别人她爱的是韩行淼……要不是我无意中知道这件事,恐怕她跟我结婚了都不会知道真相。”

         “你跟那个孟恩,是因为笑笑?”韩慎下意识地问道,他一直奇怪自己的儿子明明很喜欢栗笑笑,怎么突然就性情大变喜欢男人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是,”韩重远笑了笑,“不过栗笑笑……栗笑笑喜欢韩行淼,却还跟我在一起就算了,他们两个私底下还在交往,韩行淼甚至鼓动栗笑笑跟我在一起……”

         “他想干什么?”韩慎差点跳起来。

         “要是我的妻子深爱着他,他至少可以让我的妻子给他各种好处不是吗?还可以永远看我的笑话……如果他让栗笑笑怀上他的孩子,那么他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让华远变成他的。不过他大概没想到我和妈妈会跟韩家撕破脸,我跟栗笑笑也不接触了,于是他就想找人杀了我,继承遗产。”韩重远道,说到后来,都有些遮不住眼里的恨意了。

         恰恰就是因为这样,他的话韩慎都信了。

         韩重远讽刺一笑:“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做过伤害过他的事情,他却想要抢走我的一切,我的爸爸,我的财产。”

         韩慎无言以对。

         “他还一直在跟我作对,见不得我好,我开办了缘梦,他就假造缘梦的产品陷害我……”韩重远脸上讽刺的表情更重,突然道:“爸,你既然已经看过我了,那么可以走了。”

         韩重远把韩慎送走,之前苦大仇深的表情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他跟韩慎说的这些不是为了得到韩慎的同情,也没有太深的感触,他会这么做,纯粹是想让韩慎不好过,想让韩慎不去帮韩行淼。

         韩行淼策划了一起绑架案,意图谋杀他,非法囚禁……他把所有自己能找到的罪名都安在了韩行淼身上,在这样的情况下,韩行淼至少要被判二十年。

         只是,如果有人能为他多放奔走,那他的刑期肯定能减少……

         韩广涛已经老了,现在韩家还能为韩行淼奔走的也就只有韩慎,在听他说了那些之后,他相信韩慎就算依旧为韩行淼四处奔波,肯定也会因为心里有根刺不能尽力。

         不仅如此,韩慎自己也会觉得痛苦,还有栗笑笑……

         上辈子是栗笑笑杀了孟恩,这丑韩重远一直记得,他现在不能随便动栗笑笑,但让韩慎厌恶上栗笑笑也是可以的。栗家的家底连韩家都比不上,有些地方还要依靠韩家,如果韩慎不喜欢栗笑笑,那以后栗家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他再想对付栗笑笑也会更简单。

         当然,有些事情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不能告诉别人,特别是孟恩——他不想让孟恩觉得自己是一个坏蛋。

         韩重远很快就回到了孟恩那里,而这个时候,钱茉已经把饭菜带来了。

         饭菜钱茉雇了一个大酒店的厨子,然后选了最好的食材让厨子做的,全都是养身体的饭菜,现在正摆放在孟恩的病床前。

         饭菜看着就很精美,可惜碰上了孟恩这么一个并不知道如何“欣赏”各种美食的人——他把别人煲了很久的汤拌在饭里,又往里堆上菜,用勺子吃了起来。

         其实换做平常,孟恩也不至于这样吃饭,但对于一个被要求躺在床上不能下床的病人来说,这样吃绝对最方便,若是还平常那样吃口饭喝口汤,一不小心指不定就把汤滴在自己身上了。

         “今天的饭菜很好吃,你尝尝。”孟恩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口,然后又用勺子装了一口饭,递到了韩重远面前。

         韩重远张开嘴就把这口饭吃了,然后直接抢过孟恩手里的饭碗,用勺子装了一口饭递到孟恩嘴边:“吃吧。”

         孟恩吃了,韩重远立刻就自己吃了一口,然后又给孟恩一勺子。

         他已经发现了,他看到这些陌生人做的食物还会忍不住反胃,但如果孟恩吃了一口,就着被孟恩吃过的勺子,他也能吃一口。

         顺便还能间接接吻。

         离了婚恢复单身的钱茉突然觉得自己被自己的儿子给虐了,在十几年都没怎么被人疼过的人面前你一口我一口地喂饭秀恩爱会不会太可恶了一点?

         等孟恩吃饱,韩重远也就不吃饭了,他掀开孟恩的被子躺在了孟恩身边,然后看向钱茉:“妈,我们要午睡了。”

         钱茉无语地离开了病房。

         韩重远抱着之前刚被自己洗干净的人,细细密密地亲了一遍,然后发现被他亲着亲着,孟恩竟然又睡着了。

         之前这人被他抱着之类还会不习惯睡不着,现在看着,倒是一点问题没有了……

         韩重远并不想睡,他打开手机看了看未读消息,然后又打开了微博。

         他没事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这个微博原本他也只打算用来做宣传,但现在,他突然想说点什么。

         只是……在这个号上似乎不能乱说?韩重远想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淡淡地发了一句:“总算没事了,希望一生平安。”

         他由衷地希望孟恩能一生平安。

         其实这次孟恩出事,说起来还是他害的,但他绝不会放开孟恩的手。

         韩重远总觉得自己心里还有一股感情在横冲直撞,他忍不住又注册了一个微博,而且起了一个堪称肉麻的名字——此生为你。

         同时,他抓住孟恩的手,用手机拍下一张自己握着孟恩的手的照片,发现上面没有任何可能会泄露身份的东西之后,就用自己的小号发了第一个微博:“没有失去你,真好。”

         发完了之后,韩重远又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傻里傻气的,他盯着这个微博看了几眼,退出登录,决定把这个号扔在旁边不管了。

         孟恩身上的伤彻底好全之后,他就重新回了学校,又过了两个月,韩行淼的审判下来了。

         韩重远以为韩慎再怎么着,也是会为韩行淼四处奔走的,甚至做好了要打持久仗的准备,然而跟他想的完全相反,韩慎竟然出乎意料地完全没有帮韩行淼奔走!

         韩行淼数罪并罚,再加上有他在后面使力,最终被判无期徒刑。

         被判了无期徒刑的,以后好好表现还能变成有期徒刑,再获得减刑,韩行淼是不可能在鉴监狱里被关一辈子的,但韩重远觉得这样刚刚好。

         让韩行淼死了太便宜他了,这样才能让他生不如死。

         韩重远微微笑了笑,为了避免被人盯上,他暂时不会动手,但已经想好今后要怎么做了。

         而与此同时,韩家发生了一场剧烈争吵,争吵的起因,就是韩慎竟然没有按照韩广涛交代的去为韩行淼奔走。

         “行淼再怎么样也没有闹出人命,多走动一下,完全可以判个十几年,你竟然,竟然……”韩广涛愤怒地看着韩重远,干瘪的脸上一双浑浊的眼睛怒视着韩慎。

         自从韩行淼入狱之后韩广涛就又病了,还一病不起,他前不久更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拜托韩慎想办法让韩行淼少被判点刑,只可惜韩慎当场答应了,却没去办。

         “韩爷爷,你消消气……”栗笑笑坐在韩广涛身边安抚着韩广涛。

         韩慎看了栗笑笑一眼,又去看韩广涛:“爸,你还病着,就别操心这些了。”

         “我不操心谁操心?再这样下去,行淼就被你逼死了!韩慎,你这个混账,你不是想要害死了行淼,好独占韩氏?”韩广涛愤怒地说道。

         韩广涛年纪太大,病得又太久了,做事说话就不可能太周全,这会儿还把伤人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了。

         韩慎只觉得好笑,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做牛做马,自己的父亲还会这么想,而栗笑笑则是低下了头暗自愤怒——她觉得韩慎应该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帮韩行淼。

         韩慎韩重远真的太过分了!韩重远根本就没事,竟然就想让行淼最好的年华全都在监狱里度过!

         韩广涛还在骂着韩慎,韩慎却一动不动,过了许久,韩慎才道:“重远是我儿子,我难道要为了一个想害我儿子的凶手求情?”

         韩广涛骂的人顿时就成了韩重远,韩慎默默地听着,突然又抬起头,然后看向了一直站在旁边的栗笑笑,几个月前韩重远的那些话,更是不断地在他耳边响起。

         韩重远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明明学校要补习但还是来了b市,就是为了栗笑笑,而栗笑笑……那时候他以为栗笑笑也是喜欢自己儿子的。

         因为这个,后来韩重远突然不理会栗笑笑了,还找了个男人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儿子对不住栗笑笑,还对栗笑笑多有补偿,但现在回过头去想想……

         他儿子突然不联系栗笑笑之后,栗笑笑似乎也没怎么联系韩重远?后来更是很快就跟韩行淼走的很近,现在还一门心思想要救韩行淼。

         若是放在以前,韩慎就算听到了韩重远的控诉,也只会觉得韩重远胡说八道,但如今先是儿子的“死”让他突然清醒,后来又知道侄子是害儿子的幕后主使,他就彻底换了思路了。

         以前韩慎有多信任韩行淼,现在他就有多么地不信任韩行淼!

         “栗笑笑,你不姓韩,以后就别随意在韩家进进出出了!”韩慎突然道。

         栗笑笑没想到韩慎竟然还会当面赶人,整个人都僵住了。

         韩慎却不去管栗笑笑,而是看着病床上的韩广涛:“爸,你好好休息,现在法院已经这么判了,我也没办法。”

         “可以上诉!”韩广涛道。

         “上诉了也会这样!”韩慎道,要不是他儿子运气好有孟恩救,就死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

         韩广涛死死地盯着韩慎:“那个韩重远有什么好的,喜欢个男人!这种人就该死了算了,养大他也是白养的!你不把行淼救出来,韩家就绝后了!”

         韩慎顿了顿,突然沉默地离开了。

         韩广涛去世的时间,比韩重远上辈子更早一些。

         虽然韩重远对这个老人一点感情也没有,但他还是跟着钱茉去参加葬礼了,他可以特立独行,可以对想要害自己的韩行淼赶尽杀绝,但如果跟一个已经死了的老人赌气,不去参加葬礼,肯定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想要变强,就不能用自己当初瘫痪之后的那一套处事方法来对待这个世界。

         韩重远带着随身行李孟恩一个来到了b市,虽然没有住进韩家,却参加了韩广涛的葬礼。

         原本,韩重远还以为在这个葬礼上自己会遇到一些麻烦,比如被栗笑笑或者邵红谨质问之类,没想到最后竟然完全没有看到栗笑笑,而邵红谨,也只是红着眼眶瞪了他几眼,却不曾说话。

         很显然,邵红谨是被家里人“教导”过了。

         邵家虽然亲近韩行淼,却也不会在韩行淼已经入狱之后,还为了韩行淼来得罪他这个如今炙手可热的人。

         葬礼非常隆重,韩重远也给足了面子,但是葬礼一结束,他就打包了孟恩又回到了h市。

         接下来,他和孟恩就该过自己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