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获救
        韩重远很清楚,一旦上了船,他和孟恩想要获救就比较困难了。

         他上辈子年轻时是会游泳的,但瘫痪十五年,再加上重生后没有下过水,现在恐怕已经跟旱鸭子无异。

         至于孟恩,一个城市出生,又没条件去游泳馆的人,就更不可能会游泳了。

         但是他又不可能不上船,劫匪的手里有枪,他们现在还在这些劫匪手里……他在这个时候,显然不能反抗。

         看到有人要去拖走孟恩,韩重远立刻就道:“我来!”

         他将带着手铐的手伸到孟恩的身下,将孟恩横着抱了起来。

         孟恩也知道自己现在是的形象很糟糕,他几乎下意识地想要离开韩重远的怀抱,但想了想,还是紧紧地贴着韩重远的胸膛,让韩重远可以省力一点。

         他清晰地听到了韩重远的心跳,那一刻,他的心情也突然平静下来。

         韩重远上船前又看了一眼李文,李文缩在那些绑匪的后面,动都不敢动。

         这次的这艘船又是那种不大的小船,它行驶了几个小时之后,天已经黑了,然后他们就远远地看到了一艘大船,李向阳看到那艘大船之后立刻打了个电话,当下勾起了一个笑容。

         韩行淼是给他安排了退路的,但他为了安全起见,自己安排了另一条退路,这次他用的就是自己安排的退路。

         韩重远已经把钱拿来了,那么多的钱,还有金子,足够他换个身份过上好日子了,何必还要跟着韩行淼混,最后指不定还被推出来顶罪?

         至于韩重远和孟恩……

         “都是你们两个,要不是你们捣乱,等我爸搭上了李毅南,又哪里会死?”李向阳厌恶地看着韩重远孟恩,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又从那个小盒子里取出一支针剂,对着韩重远笑道:“这里面装着高纯度的毒品,给你用一支,一定会让你死的飘飘欲仙。”

         毒品的浓度过大是会死人的,至于让人死的飘飘欲仙……非新型毒品第一次尝试的时候可不好受,过量了还会更加不好受。

         李向阳根本就是为了折腾韩重远,才会选这个!

         韩重远瞳孔微缩,一脚朝着旁边的劫匪踢去,这些绑匪对整个事件的策划远比他想象的更加精密,做的准备也更多,以至于他安排的人手,根本就没有合适的时间施救。

         从他最先开始踏上绑匪的船,被绑匪控制到现在,他们一直都在赶路,现在甚至到了海上!

         救他们的人不见得还能到来,现在他们只能自救。

         韩重远是学过一些格斗术的,甚至学的很好,他也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持枪者投鼠忌器不敢开枪——除非是经过大量练习的神枪手,一般没怎么经历过训练的人就算有枪,在己方和敌方缠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不敢开枪的,因为很有可能会打中自己人。

         而在国内这个禁枪的环境里,这些绑匪显然不可能有足够的子弹进行训练。

         可是,这里地方太小,那些绑匪的人数却很多,韩重远就算有点本事,也很快被人七手八脚地按在了地上。

         “把他们的嘴堵上。”李向阳拿着手上的针剂说道,给韩重远一枪当然是最快的解决方法,但这也太便宜韩重远了,更何况,他想要自己动手。

         李向阳朝着韩重远走去,眼看着就要将针头扎入韩重远的身体,突然却有一个人突然冲了过来,朝着他恶狠狠地撞去。

         动手的是孟恩。

         孟恩已经被他们关起来三天了,手脚还一直被捆着,那些绑匪一直戒备着韩重远,却还真没把他当回事,这让他有机会偷偷挣开手上的绳索,然后突然出手。

         孟恩将李向阳撞到在地,几乎是死死地抓住了李向阳的脖子,然后拿着韩重远放进了他手里的陶瓷刀抵住了李向阳的脖子:“你们放我们走!”他腿上的绳索还没解开,但凭着爆发力,竟然把李向阳捉住了,李向阳手里的针剂也被撞了出去。

         李向阳顿时满脸惊恐,那些绑匪却显然没把这当回事。

         “笑话。”那些绑匪们笑起来:“他死了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坏事。”

         这些绑匪都是李向阳雇佣的,然而对他们来说,独吞所有的赎金绝对比只拿李向阳给的雇佣金来得好。

         李向阳已经急坏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正在涌出鲜血:“你们想干什么?!”

         孟恩更是脸色惨白,要是这些人不把李向阳当回事……

         “放了我们!”孟恩沙哑着声音说道,然后一刀割了下去,在李向阳的脖子旁边割出了一个大口子。

         “砰”地一声枪响,就在孟恩还想要试试能不能威胁到那些人的时候,他们竟然朝着李向阳的脑袋开了一枪!

         血液飞溅,孟恩的脸上也沾染了不少,他的呼吸在那一刻差点就停了,几乎就要被吓晕过去,直到看到旁边的韩重远。

         韩重远还在那些人的手里,他不能让韩重远出事!想也不想,孟恩就朝着那些扑了过去,只可惜他的脚还被绑着,很快就倒下了。

         也亏得他这个样子,那些人总算没有朝他开枪。

         几个绑匪的头目突然道;“把他和尸体都扔到水里去。”

         孟恩几乎立刻就被人从船上扔了下去。

         海水的温度很低,在碰到水的那一刹那,他几乎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然而想到韩重远,他却突然冷静了下来。

         不能挣扎,一定不能挣扎,他现在应该做什么?

         孟恩确实不会游泳,不过在听说孙明达和冯萱两个人暑假一起去游泳池玩过之后,他却专门查了不会游泳的人落水要怎么自救。

         国内说什么的都有,很多人说只要不挣扎,那么就能仰面飘在水面上,然而也有人表示这个不靠谱,最后,他倒是在国外一个网站上看到了“水母漂”这么一个做法。

         孟恩几乎下意识地照做了,他深吸一口气头朝下抱住膝盖,然后让是自己背朝上漂浮着,趁着肺里那口气还能让他忍一会儿,他还开始用刀子是割腿上的绳索。

         他割得乱七八糟的,把自己的腿也割开了,但也将自己的腿解放了出来。

         而这一切,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这会儿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韩重远……

         他绝不能让韩重远死,绝对不能!

         “扑通”一声,孟恩感觉到身边又有什么人落水了,他不敢睁眼睛,在水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本能地觉得那是韩重远。

         在那一刻,他差点忘了自己是水里,他下意识地滑动手脚,在脑袋得以冒出水面的时候换了一口气,最后竟然真的抓住了韩重远!

         只是韩重远的情况跟他不一样,韩重远正在挣扎着,偏偏挣扎的力度还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孟恩心里产生了无边的恐慌,韩重远他到底怎么是怎么了?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要搂住韩重远,然后和韩重远一起沉入水底。

         但很快他又觉得不行,说不定韩重远还活着呢?

         孟恩看不到韩重远的样子,他摸着韩重远的脸,发现韩重远仰面朝上躺着,就钻到了韩重远的身下,将韩重远的两只手反着背在背上,利用水母漂的方法浮着,发现透不过气来之后,就手脚划水,然后整个人带着韩重远离开水面深吸一口气,等胸腔了有了一口气,他就再沉到水下,继续“背”着韩重远飘着。

         他真的很庆幸,海水的浮力远比淡水来的大,而这一片海水又很平静,让他可以坚持地更久,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韩重远一动不动,以至于他完全可以用水母漂的姿势让韩重远的头一直露在水面上。

         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只是觉得不能让韩重远死在这里。

         他一定可以坚持下去!

         恍惚中,孟恩似乎想起了另一个场景,那似乎是在一个疗养院里,到处都是火,而韩重远还在火里。

         那是他喜欢的人,还在所有人都因为他恶心丑陋的心思取笑他辱骂他远离他的时候朝他笑了。学校开除了他,他的父亲不要他,他的母亲打骂他不告而别……

         他一度饿的只能翻小学门口的垃圾箱,把那些孩子没吃完扔了的早餐找出来吃掉,他厌恶自己的一切,想过要死。但只要想到曾经有人跟他说“你是不是被人算计了?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就又有了活下去的信心。

         甚至于,只要想想那个像是小王子一样的人,他就不觉得自己喜欢男人恶心了,因为他喜欢的,是一个那样出色的男人。

         那个出色的男人继承了一个大企业,从王子变成了国王,而他的感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现在,他的国王在火里……他打湿了一条被子,往身上泼了水冲进大火里,找到为了求救跌落在地上的韩重远,然后用被子将韩重远裹的严严实实地往外冲。

         没有了被子遮掩,大火让他的脸很痛很痛,他甚至不敢睁开眼睛,实在要看路也只敢睁开一直,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到自己背上的人是韩重远,他就突然有了无限勇气。

         他把韩重远从火里背出来,还把韩重远藏在自己家里,就算自己毁了容,也觉得无比甜蜜,甚至高兴地想要跳起来。

         他不敢告诉韩重远他喜欢他,也不觉得自己配得上韩重远,事实上,只要能看到韩重远,他就觉得非常高兴了,只要能陪着韩重远……

         “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