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入股
        韩重远一直都有让人去盯着孟家的人,孟家的事情自然也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孟建金会落到如今的地步,也少不得他的推波助澜。

         不过,他倒也没有一网打尽,如今这社会终究是法制社会,而赵英等人虽然愿意帮他折腾一下孟家的那些人,但想要做的更过分就不行了。

         所以虽然孟萌母女两个这些日子遇到了很多麻烦,但至少安全无碍,事实上,要是她们能快点离开,恐怕也就没人再去找他们的麻烦了。

         但很显然,程宁珊和孟萌并不愿意这么做。

         孟建金虽然欠了债还被抓了,但他被法院封存的财产并不少,拍卖之后还了银行的钱应该还能剩下一笔,程宁珊是舍不得放弃这钱的,自然也就不愿意这个时候走,甚至她们还期盼着能把孟建金捞出来……

         孟萌在找孟恩的事情,韩重远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也找了赵英等人拦着,只是他没想到孟萌都被他的人拦过了,竟然还敢来找孟恩,甚至真的被他找到了。

         要不是他等孟恩等的不耐烦过来看看,孟恩是不是就要被欺负了?

         韩重远面色不善地看着孟萌,眼前又浮现了刚重生时孟恩的样子。

         “韩重远……”孟萌被手机砸了一下,刚想生气,就对上了韩重远冷冽的双眼,当下害怕地后退了一步,甚至想要拔腿就跑。

         但她又不甘心,不甘心韩重远喜欢孟恩,也不甘心自己过得那么惨孟恩却能被人捧在手心里:“韩重远,你知道你喜欢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是个连自己父亲的死活都不管的冷血家伙!”

         “难道他父亲管过他的死活了?”韩重远带着满身的寒意逼近孟萌,然后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又勾起了一个笑容:“你要是不想死,以后就别靠近孟恩。”

         孟萌惊骇地看着韩重远,止不住地发抖,之前的几次见面,就让她对韩重远很是惧怕,那种惧怕甚至压下了她以前对韩重远的爱恋,只剩下不甘心。

         可就算这样,孟萌也没有像这次这样害怕过。

         韩重远注意到了孟萌的害怕,舔了舔嘴角:“一刀刀把你的身体割开,让你的血液慢慢流尽,一定是一个非常美妙的画面是不是?”

         他真的会杀了自己!孟萌只觉得冰冷的凉意从自己脚底升起,将她整个人都冻住了,几秒后,她才反应过来,然后突然转过身就跑。

         孟恩手里拿着那张一百块,略带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韩重远见状,当下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还磨磨蹭蹭地做什么?想饿死我?”

         “哦。”孟恩点了点头。

         韩重远刚才也看到最后孟恩给钱的那一幕了,又冷笑了一声:“这种女人你给这么多钱做什么?扔她几个钢镚就算了!照着脸扔!”

         “我知道了。”孟恩又点了点头。

         韩重远很满意孟恩这乖巧的样子,带着孟恩就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又道:“孟建金坐牢了,不过你妈那里我每个月依旧给她打钱,所以她不会过来。”

         孟恩确实在担心李淑云的事情,怕李淑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没想到韩重远竟然已经有了安排,一时间更愧疚了:“那些钱……”

         “所以你要好好伺候我,知道吗?”韩重远理直气壮地表示。

         孟恩看着韩重远,眼里满满的都是光彩。

         韩重远得意地捏了捏孟恩的脸,但等他的目光从孟恩身上离开,便又很快冷了下来,冰冷刺骨。他之前差点都忘了孟萌了,没想到这人竟然还会跳出来……

         韩重远这边惦记着孟萌,另一边,孟萌跑回家里,却还惊魂未定。

         “萌萌,怎么了?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程宁珊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狼狈的女儿,她虽然也有些憔悴,却依然精心打理着自己,以至于多了一份我见犹怜的气质却丝毫不损姣好的容貌。

         孟建金能被她笼络住,完全不管妻子和妻子所生的儿子,也正是因为她有着一份好容貌还时时不忘打理——程宁珊一直都相信,这世上没有丑女人,就只有懒女人。

         李淑云那个女人,真要说容貌其实一点都不输于她,要不然当年虽然贫穷但眼光依然高的孟建金也不会看上她,可偏偏李淑云那个女人就是把一手好牌大的稀巴烂……

         好吧,现在也那也算不得好牌了,只是她跟了孟建金十几年,现在就是想要找下家都不可能。

         “我去找孟恩了。”孟萌道。

         “他怎么说?”程宁珊立刻问道,却觉得孟恩多半会同意。那个孩子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懦弱没主见,最好控制。

         “他不愿意!他还侮辱我!还有那个韩重远……”孟萌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真的这辈子都不想再见这个人了。

         “到底怎么回事?”程宁珊问道。

         孟萌将自己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又问:“妈,我们到底怎么办?原本想着韩家认识不少人,我们能想办法让爸爸减刑,现在……”

         程宁珊的脸色有些发白,突然打断了孟萌的话:“韩重远真的那么在意孟恩?”

         “是的。”孟萌点了点头。

         “你以后别去找孟恩了!千万别去!上次那个李向阳不是说过他们想要巴结的一个大人物是韩重远的伯伯吗?你说韩重远要是真的那么在意孟恩,钱茉还不反对,有没有可能李敏学和你爸的事情,就是韩重远弄出来的?”程宁珊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孟萌的脸色一样白了,要是以前她一定会嚷嚷着要去找孟恩的麻烦,但这次想到之前韩重远的表情,却突然什么都不敢做。

         韩重远会不会真的杀了她?

         然而她们这个时候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第二天,要债的人就上门了,这些之前因为程宁珊的请求已经答应等过些日子再来要钱的人,现在不仅凶神恶煞还一副勃然大怒的样子。

         当先进来的身高最多不过一米六的带着粗粗的金项链,理了一个锅盖头的矮壮男人刚进来就毫不怜香惜玉地打了程宁珊一巴掌:“臭婊|子,明明手里有钱有房竟然糊弄我没钱!”

         矮壮男人一动手,后面的男人也都纷纷行动,他们将程宁珊母子三个围在角落里,并没有上手打人,却将屋子给砸了,那一下下的响声,就像是直接砸在了程宁珊的心上,让她的心“砰砰砰砰”地越跳越快。

         等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没动手砸屋子反而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矮壮男人才道:“首饰房产证什么的全给我拿出来!不让别怪我不客气,把你儿子女儿卖到山里去!你女儿长的这么好,走之前还能让我们乐呵乐呵!”

         程宁珊被吓坏了,之前这些人也吓过她,但从未这样闯进她家砸过东西……

         “你要钱还是要命?”矮壮男人将手里的烟头朝着程宁珊扔过去。

         程宁珊的脸上被烫了一下,却不敢去看自己的伤口:“我给,我给,我马上给……”

         程宁珊手上的钱没了,韩重远又去法院打了个招呼,将孟恩的账户给了出去——程宁珊惦记着孟建金的钱,可事实上,已经“成年”的孟恩才是孟建金法律上的儿子,他财产的合法接收者。

         至于程宁珊孟萌……法律上他们跟孟建金一点关系也没有。

         韩重远安排好这一切,却没有告诉孟恩的打算,至于那钱……除了缘梦,他还打算注册一个将来专门推出各种手机应用的公司,到时候就把这钱当做孟恩的投资,然后给孟恩一些股份好了。

         孟恩是他无法分割的另一半,他的东西,孟恩都该有一部分。

         当然,他不想告诉孟恩。

         韩重远对未来设想的很好,不过现阶段,缘梦依然只专注于mp3、mp4的研究和生产,在国内虽有名气却并不起眼。

         不过,依然有人看上了这个小公司……韩重远刚刚第二天回到公司的时候,齐安安就告诉他,有人想要入股缘梦,而那个人还是他的表哥之一,跟韩行淼关系极好的邵红谨。

         韩重远对邵红谨印象很深,这个人一心想要做生意,却在商场上屡战屡败,不过邵家的人都宠他,他一心帮着韩行淼又让韩行淼愿意支持他,因此最后发展的很不错。

         这个人现在眼光倒是好了,竟然看上了他的缘梦。

         “告诉他,想入股缘梦,做梦!”韩重远冷笑了一声。

         齐安安张了张嘴,她也知道缘梦不会出售股份,要不是邵红谨是韩重远的亲戚也不会跟韩重远说这个,但韩重远这话还真不客气……

         说起来,别人再开公司初期都是变着法子想把股票卖出去筹集资金,恐怕也就只有韩重远这么财大气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