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淑云
        李淑云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弟弟都住在s省的一个小镇上,而且两人都在镇上的一家造船厂工作。

         这个镇虽然是镇,但因为有好些河流通过,还包括一条古运河的缘故,建起了好几个造船厂,其他各种工厂也多,很是繁华,比有些县城也差不了什么。

         造船厂虽然有五险一金,工资却并不高,李淑云的两个弟弟的家境自然也很一般,住的还是造船厂十几年前分的五六十平的两室一厅,倒是李淑云的父母在镇上有个宽敞的三层小楼,是前些年用自己攒的和李淑云寄回来的钱买了一小块地皮自己建的。

         李淑云回娘家之后,就跟自己的父母一起住,顺便给自己的弟弟带孩子,当然,她还包揽了买菜做饭的事情。

         李淑云做事勤快,又一心想对父母好,平常整天都忙得团团转还兴致勃勃,但这些天却怏怏的,非常没精神。

         今天她就起的晚了,没做早饭不说,吃了饭还坐在堂屋里没精打采的。

         “淑云,该去买菜了。今天是周六,文文回家吃饭,你买菜的时候多买点排骨,要肋条上的直排,文文就爱吃那个,对了,还有鲈鱼也买两条,做清蒸鲈鱼,你再买只鸡,去熟食店买点素鸡豆腐衣什么的,这样也就够了。”李淑云的母亲从屋里出来,看到李淑云坐那儿不动弹,微微皱眉。

         “哦,我这就去。”李淑云应了一声,拿了钱包心事重重地往外走去。

         眼看着她走了,李淑云的母亲转身回屋,然后一边洗水池里的碗筷,一边愤愤不平地念叨:“她这是来做小姐来了,还要我给她做早饭洗碗!”

         “以前不都是你做的?”李父捻了一点烟叶放进自己的烟枪里,然后点燃。这年头大家都抽香烟了,但他却觉得香烟的味儿不够,只有这个烟叶才好抽。

         “那也没有我伺候她的道理,而且现在让她去买菜都不勤快了!”李母皱起了眉头,她的两个儿子住的都不远,他们早上各自做点粥或者买点包子馒头吃,中午晚上却都会来她这里吃饭,大人孩子还有他们这两个老人外加李淑云,加起来足有十个人。

         以前她给两个儿子做饭做菜是收伙食费的,却很少准备肉菜,最后总能节约下不少钱,但李淑云回来之后掏钱做了几顿,她两个儿子就不肯再出伙食费了,平白让她每个月少了两三百块钱。

         幸好李淑云有钱,她让李淑云买衣服买东西,李淑云常常二话不说就买了,他们一家的饭菜在李淑云回来之后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顿顿都有鱼有肉的。

         “她不是去买了吗?你也别嚷嚷了,要是她回s市去了,别说买菜做饭,带孩子都没人帮你了。”李父抽了几口烟,将长长的烟枪在自己的椅子上磕了几下。

         李母轻哼了一声不说话了,李淑云以前在s市的时候,他们虽然可以时不时地用各种理由跟她要钱、让她寄钱回家,但绝没有现在要钱这么方便。还有她的小儿子第一胎生了个女儿,前两年才偷偷生了个儿子,现在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有李淑云在,也能帮着带孩子。

         孟建金一个月给李淑云三千块呢!以前李淑云可不会寄这么多钱回来!

         李母一直觉得以前李淑云寄回来的钱太少,却不知道那时候李淑云已经把自个儿赚的钱寄了大半回家了,而这几天她做事不勤快,也是有原因的。

         捏紧了手里的钱包,李淑云去了菜市场,按照李母的要求买菜。

         她在s市的时候连买几个鸡蛋都舍不得,和儿子两个人天天啃青菜,到了这里却异常大方,也爱听周围人夸她孝顺之类的话,更喜欢自己的父母对待自己迥异于婚前的态度。

         只是这一切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孟建金竟然去法院起诉要跟她离婚!

         只要想到这件事,李淑云就觉得万分害怕,偏偏又不敢跟家人说起。她爸妈要是知道她和孟建金离婚了,一定会把她赶出去,别人也会看不起她!

         每次一想到自己离婚后会有的悲惨生活,李淑云就忍不住浑身发抖,只能庆幸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找了个律师这事。那个律师虽然看着年轻,却很温和,还很同情她,一定会帮她不让孟建金得逞的!

         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李淑云来到肉摊前,然后有些不舍地花钱买了排骨。真是见鬼了,五花肉多好吃啊,可她那个外甥偏偏就爱吃没几两肉的排骨,这排骨还卖的比五花肉贵!

         还有鱼,鲢鱼十块钱能买很大一条,家里人偏不爱吃,非要吃十几块一条还不大的鲈鱼……

         李淑云心里抱怨,却还是买齐了东西,然后大包小包地往回走。

         鱼让菜场的人杀了,但鸡让人帮着杀好剃毛要多出一块钱,李淑云提着的自然就是活的,走进弄堂的时候,这鸡挣扎起来,李淑云当即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咳咳,李女士。”陈景堂叫了一声。

         “陈律师!”李淑云满脸惊喜地看着陈景堂,很快又忐忑起来:“陈律师你回来了?那事办的怎么样了?”

         “李女士,你现在这样,似乎不适合我们详谈。”陈景堂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然后看了看李淑云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就在此时,李淑云手里的鸡还应景地扑扇起了翅膀,一根鸡毛就那么晃晃悠悠地落在了陈景堂擦得乌黑发亮的皮鞋上。

         “陈律师,对不起……”李淑云尴尬地看着这一幕,蹲下身体就想要去帮陈景堂擦鞋,还是陈景堂倒退一步扶起了她。

         “李女士,我没事,你先去把东西放下吧,我就在那边的饭店里等你。”陈景堂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小饭店。

         “好,好,我把东西放回去马上就来!”李淑云本来还想问问自己和孟建金到底离婚没有,可又担心听到坏消息,干脆就做了缩头乌龟暂且不问了。

         李淑云拎着东西飞快地回到家里,刚放下就要走:“妈,东西我买好了,你收拾一下,我有事要离开一会儿。”

         “你能有什么事?这鸡都没杀要我杀?”李母差点就要跳起来了。

         要是放在以前,看到自己的母亲生气李淑云肯定会惶恐,然后上去说好话,但现在她惦记着孟建金的事情,却完全没注意自己母亲的表情,反而一溜烟跑出去了。

         “死丫头,赶着去投胎啊!”李母忍不住骂了起来,念叨个不停。

         “你说什么说?还不快去收拾!想让文文饿肚子不成?”最后还是李父一句话让李母闭嘴了。李文是他们长子的独子,他们的大孙子,如今正在市里读高中,只有周末才回家,而他每次回家,家里人都会做上好菜给他吃。

         如今李母最关心的就是大孙子和小孙子,而相比于整天在身边调皮捣蛋的小孙子,她还是对大孙子更挂心一些,当下利落地开始杀鸡,而这个时候,李淑云已经到了陈景堂说的那家饭店里。

         现在还不到吃饭时间,陈景堂也就没点菜只是占了一张桌子,这会儿就打开了自己带着的文件袋,一样样往外拿东西。

         他打完李淑云的离婚官司其实已经好几天了,之所以到现在才来李淑云这里,完全是因为这几天他去忙韩重远交代的事情去了。

         当初他告诉李淑云自己要帮她办离婚官司之后,就让李淑云签了好些委托书,还把李淑云的证件拿走了,再加上他是律师,这几天的事情倒是办的非常顺利。

         “那个……那个……”李淑云忐忑地看着陈景堂,满脸不安。

         “李女士,你以前没有缴纳养老保险和医保,不过这几天我就找家公司开了你的工作证明,然后花钱给你补办了养老保险和医保,你还没到退休年龄,接下来几年要缴纳的钱,会有人帮你交。”陈景堂温和地看着李淑云,然后拿出了医保卡和相关的资料给李淑云。

         “交这个要很多钱吧?”李淑云有些吃惊,以前她在s市打工的时候,虽然不能交齐五险一金却也能交养老保险,不过因为不交养老保险每个月可以多拿一百块钱,她就没交。

         “是要好几万,不过这钱你不用担心,”陈景堂面带微笑,然后又拿出了四本证件,两本房产证两本土地证,“除了给你交齐保险,这里还有给你的两套不远处那个温馨家园的房子,一套二楼一套三楼,都是三室两厅两卫的格局,还送下面的两个车库。”

         “房子?”李淑云两眼放光,她不怎么识字,也没什么见识,但作为一个曾经无家可归的女人,她对房子非常执着。

         “两套房子都是十九万一套,因为那是个开放性小区,不用交物业,你可以放着以后住,也可以租出去。”陈景堂道,这个小镇上商品房很少,他也是衡量过之后,才买了那个小区房子。

         “物业是什么东西?这两套房子以后就是我的了?”李淑云惊喜地问道。

         幸好自己没选镇上那两个要物业的小区的房子,李淑云这样的人,应该是不愿意交物业的……陈景堂又拿出了一张存单:“这里是两万块钱,也是给你的,除此之外,你每个月的三千块钱照旧会打到你的□□上。”

         李淑云简直就要乐晕了,她这辈子手上就没存下什么钱过,现在又是房子又是存单,自然兴奋的无以复加,只是,突然给她这么多钱……她就算没见识,也知道孟建金不会平白无故给她钱,除非……除非他们离婚了。

         李淑云一直以为自己如果真的离婚了一定会过不下去,甚至想过真到了那一天就要吊死在孟建金家门口,但刚才陈景堂给她的那些东西,却让她觉得离婚也没什么。

         她根本就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难受。

         “这是你和孟建金的离婚证。”陈景堂又道。

         李淑云拿着离婚证,突然问道:“我不识字,你之前给我的东西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陈景堂保证道。

         “那就好……”李淑云拿出了一个房产证,又把存单拿出来:“这个你给孟恩。”

         陈景堂有些惊讶,随即笑了笑:“李女士,用不上这个,孟恩作为孟建金的儿子在你们离婚他也分到了东西,有一套s市的房子,还有一些钱,你知道的,s市的房子比这边值钱。”

         “这样就好。”李淑云怔怔地看着自己面前的东西。

         “李女士,这些东西都写了你的名字,存折也有密码,但你还是要收好。”陈景堂提醒道,他上次来找李淑云让她离婚的时候就发现了,李淑云的家人对她没什么亲情,分明就是在把她当提款机和佣人使,要是让他们知道李淑云有钱有房子,指不定就把李淑云骗个精光了——说起来,李淑云真的很好骗,孟建金要是以前就找人骗了李淑云把婚离了,完全可以一分钱都不给李淑云。

         不过李淑云自己愿意这样,他也拦不住……有些人就是喜欢犯贱。

         “我知道了,我能去看看我的房子吗?”李淑云问。

         “当然可以。”陈景堂立刻就道。

         房子是毛坯的,倒是外面的防盗门装的很厚实,李淑云将陈景堂给她的文件袋放在角落里,这才拿了钥匙和存单离开,往家里走去,路上还大方地买了五斤苹果五斤桔子。

         陈景堂突然觉得韩重远只给她一个零头还给她买了房子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而孟建金以前没想办法离婚,应该也是因为了解李淑云,觉得能完全掌控住她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