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运动
        韩重远到了晚上到底没舍得收拾孟恩,感觉到孟恩的肌肉有些紧绷之后,他就下意识地不动了,直到确定孟恩适应了之后,他才缓缓地开始动。

         孟恩确实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不舒服,但韩重远的动作太温柔了,让他就像是泡在糖液里一样,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甜的。

         能得到韩重远这样的对待,就算让他少活几十年他也愿意。

         直到一切结束,孟恩依然牢牢地盯着韩重远,韩重远不免有些不自在:“咳咳,你别这样勾引我了,我是不会跟你再来一次的!你要是不想老了遭罪的话!不,不只是不会再来一次,接下来我们休息两天,你要好好养养。”

         他为了能和孟恩有最亲密的接触,刚进入孟恩的时候并不用套,但中途会停下戴上套子,免得伤害到孟恩。但就算这样,毕竟是有“异物”进入了孟恩体内,孟恩多少会有点不适,他当然也就不能没有节制。

         “哦。”孟恩点了点头,他一点都不累,也不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但既然韩重远这么说了,那就休息吧。

         “对了,休息之前你还要做点运动。”韩重远又咳了几句,目光有些游移。

         “仰卧起坐?做几个?”孟恩好奇地问道,高三的时候学校的体育课形同虚设,他又没时间去健身,后来韩重远就规定了他睡觉前必须做点运动,就是仰卧起坐、俯卧撑、平板支撑之类。

         “不是这些,是另外一种……你听说过提肛养生法没有?”

         孟恩诚实地摇头。

         “那种运动叫提肛运动,是一种很好的养身方法,能防止痔疮,预防那个松弛……还能固精益肾延缓衰老,就连前列腺炎都有用,你一定要每天锻炼。”韩重远略带不自在地说完,然后又教导起来——这项运动的效果是很多人检验过的,零号会有的毛病都能预防缓解,绝对再合适不过。

         提肛运动就是控制着□□收缩放松,锻炼相关部位的肌肉,根本不需要什么技巧,孟恩很快就掌握了,也记下了以后要坚持做的事情。

         韩重远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孟恩,你跪趴着,让我看看你做对了没有。”孟恩现在光着身子,那里一缩一缩的话……韩重远突然觉得有点热。

         韩重远要求做的动作对孟恩来说有些羞耻,但他还是照做了,然后按照韩重远的要求收缩放松……

         还没来几下,孟恩就感觉到自己被盖上了一条被子,韩重远还隔着被子抱住了他,将他抱在了怀里。

         “今天已经很晚了,快点睡觉!”韩重远没好气地说道,他绝对是脑子有问题才在根本不能把人吃了的情况下让人给他展示提肛运动。

         还有,明明他上辈子并不注重这方面的事情,这辈子怎么就差点被下半身控制住了呢?为了掩饰住自己身体的变化,韩重远直接关灯闭眼。

         “……”孟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觉得有些热了,虽然开着空调,但被被子包住再被人抱住真的很热。

         第二天早上,孟恩按照韩重远的要求又做了提肛运动,然后才去做早餐,之后,还照旧跟着韩重远去了缘梦。

         昨天已经打扫过卫生了,今天自然不用继续打扫,他干脆就早早地开始准备午饭。

         “孟恩,你做了这么多菜,等会儿给我们留一份?”谭飞跃看到孟恩做饭,立刻就道。他一直惦记着想要尝尝孟恩做的饭菜,昨天看到孟恩做了那么多的时候还以为一定能吃到,没想到最后韩重远竟然就着一小碗米饭慢吞吞地把所有的菜全都吃了!

         “重远说了不行。”孟恩略带歉意地看了谭飞跃一眼,然后开始做菜。

         凉拌黄瓜丝、青椒豆腐干炒肉丝、蒸茄子外加香菇炖鸡就是今天的午饭。

         因为担心吃不完,香菇炖鸡孟恩只用了半只不大的鸡,倒是香菇放了不少,这会儿已经炖好了,正散发着阵阵香味。

         蒸茄子孟恩最后做的菜,洗干净的长茄子切成手指长短上锅蒸熟,在放进碗里加生抽拌一下直接就能吃了,做起来方便不说还非常健康,就是这菜的外形不太好看——蒸熟的茄子本身颜色就变的很糟,拌了一下之后更是成了糊糊……

         “我以前吃过的蒸茄子都是浇上酱汁不拌的,有些还会在茄子中间夹上肉,这种……真的好吃?”谭飞跃有些不解。

         “这样的健康。”孟恩尴尬地说道。

         “这倒是实话。”大厨做菜就讲究个返璞归真,孟恩也是这样?谭飞跃正在琢磨着这些饭菜的味道,韩重远来了。

         为了能把菜吃光,这回韩重远吃的饭又不多。

         “晚上我们吃炒饭吧,我再做个汤炒个青菜。”孟恩问道,米饭剩了不少。

         “恩。”韩重远点了点头。

         孟恩顿时就琢磨起了炒饭里都能放点啥,而韩重远则琢磨起了吃完晚饭都能做点啥。虽然今天是休息日,但让孟恩用手还是没问题的不是?就是孟恩太羞涩了,不知道敢不敢用手……算了,反正孟恩很听话,他其实不用担心这个。

         高考完之后的生活,在韩重远和孟恩两个人看来简直就跟天堂一般,等高考成绩出来,确定了孟恩能上z大的学兽医之后,两人更是完全放下了心。

         不过他们很高兴,别人却并不高兴。

         孟恩的班主任就觉得孟恩实在太让人糟心了,孟恩的高考成绩很好,完全可以考上国内最好的大学,但孟恩偏偏去考了z大!还是一个特别不受欢迎的专业!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特立独行?像他这种有钱人家出来的孩子,难道不应该去报一些热门专业吗?班主任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但于事无补,也就只能暗自心塞。

         班主任因为孟恩有很高的分数却报了个让她觉得有些纠结的专业而郁闷,李文却因为不小心被分配了一个让他厌恶的专业而郁闷,好巧不巧,这两个专业是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

         李文虽然生活在小镇上,父母也很普通,但他是李家的长孙,还有个一直给他们寄钱的姑姑,因此从小就享受着镇上最好的教育资源,再加上他很有野心,成绩理所当然地就很好。

         李文在镇上读初中的时候,成绩就数一数二的,后来考了市里的高中之后也没落下,这让他有信心上z大,也就填报了z大的几个热门专业。

         z大是他一直向往的学校,考虑到自己的分数有可能到达了z大录取线但没到自己想读的专业可能会让他上不了z大,李文就最终选择了服从分配,然后,他就因为刚过z大分数线又到不了他想读的专业的分数线而被分配到了农学院,学兽医。

         兽医!虽说从z大出来之后,这个专业的人应该能进检疫站或者相关的研究所,并不会真的去成为一个兽医,但这根本就跟他的目标不一样!

         李文更想读一个将来能赚大钱的专业,而不是毕业了最多也只能搞点研究的专业!

         “文文啊,考上了z大你怎么还不高兴?”李淑云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外甥。

         “你不懂。”李文皱眉看了自己的姑姑一眼,眼里有着不屑。

         他小时候对这个姑姑一直很崇拜,因为在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嘴里,这个姑姑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她嫁了一个有钱人,住在大城市里,每个月都能寄回来很多钱,那钱甚至比他爸爸妈妈的收入加在一起还多。

         可是在真的见到这个姑姑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被欺骗了。他以为的那个是成功人士的姑姑,其实本质上和他的母亲没有丝毫区别。如果他没有猜错,他姑姑应该是被他姑父赶到乡下的,虽然每个月还能拿点钱,但显然他那个姑父已经不要他姑姑了。

         这个李淑云,不过就是一个弃妇而已。

         李文看不起李淑云,他觉得如果他是孟建金,肯定也看不上这么一个村妇,可李淑云每个月拿的钱依然远超过他父亲的工资,因此他也不能得罪了李淑云。

         “z大不是很好吗?我那个儿子连高中都没得读,要是他能上z大,我就要烧高香了!”李淑云很少说起孟恩,这时候却忍不住有感而发,她那个儿子被学校退学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表弟他没读高中?是不是跟着姑父做生意去了?”听到李淑云说起那个都没见过的表弟,李文好奇地问道。

         “也没什么……”李淑云尴尬地笑了笑,不愿意说了,她总不能跟李文说自己儿子现在跟了个男人……

         “做生意比读书有出息多了。”李文深吸了一口气,孟建金都已经不要李淑云了,还能每个月给李淑云三千块,逢年过节再寄东西,可见他是多么有钱。他那个表弟跟着孟建金做生意,将来可不就比他更有出息?说不定他在研究院里拿死工资的时候,他表弟就已经豪车别墅二奶三奶了。

         李淑云对李文的话也是赞同的,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对孟恩的成绩漠不关心——孟建金没读过多少书,也不过就是认了字而已,还不是一点都不影响他赚钱?

         李淑云满脸赞同,却让李文看的憋气不已,这个女人儿子将来是富二代,他却要去当兽医!要不是这个女人一直不同意他去s市读书,也不让他们去认识孟建金,他哪至于沦落到这地步?

         也不知道能不能换专业……李文瞪了李淑云一眼,转身走了。

         李淑云呐呐地站在原地,完全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惹了这个外甥了。

         李淑云虽然一直被李家人当倒贴钱的保姆用,但她自己对现在的生活还算满意,也就并不难受,程宁珊却觉得自己过不下去了。

         孟建金留下的财产全都成了孟恩的,她一分钱没拿到不说,跟了孟建金十几年从孟建金身上挖的钱竟然也全都被放贷的人给抢走了!

         自那之后,程宁珊的日子就越过越差……

         她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一开始她父母兄弟对她还算不错,但她一分钱没有,干不了什么工作,两个孩子还处处要花钱,渐渐地那些人就开始嫌弃她了,可她就算想硬气也硬气不起来,因为她根本就没什么本事。

         “不是说成绩很好吗?成绩很好还会只考了三本?还就比三本分数线稍微多点!”程宁珊的嫂子嫌弃地看着程宁珊:“这些日子你们吃我的用我的我不说什么,你女儿读书凭什么让我出学费?而且她还想读三本……真是开玩笑,我自己的女儿考了个三本我都没给学费,凭什么让我给你女儿出学费?”

         程宁珊扭曲了一张脸,却说不过自己的嫂子。

         “程宁珊,我跟你说,你女儿要读书可以,让她自己去申请贷款读大专去,休想让我给她出三本的学费!”程宁珊的嫂子毫不犹豫地说道,她自己的女儿当初也考了三本,但考虑到学费贵,她女儿也不怎么爱读书,后来就只读了一个大专的小学教育,后来出来当了个小学老师。

         她女儿是自己这么选的,其实不是她不肯出三本的学费,但她女儿考上了三本没去念只读了大专是事实,她自然也就咬死了不让孟萌去读三本,还借此天天跟程宁珊吵架,当然,她这么干也是因为知道孟萌心高气傲一定要读本科,还说过宁愿不读书也不读专科的缘故。

         她现在,是巴不得程宁珊跟她撕破脸从她家滚出去,既然程宁珊风光的时候她没沾到什么光,那么现在程宁珊落魄了也别想缠上她!

         程宁珊又一次跟自己的嫂子不欢而散,又发现就连自己的父母都已经被说动了,一分钱不肯拿出来,顿时失望不已。

         孟萌什么都不会,让她靠助学贷款过日子她那里过得下去?而且她根本不愿意去读专科!

         程宁珊伤心地回到自己和女儿的房间,却不想最后只看到了孟萌留下的一封信,她女儿离家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