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暴怒
        虽然孟恩一直都对韩重远对自己的感情感到不自信,但他很清楚韩重远对自己的独占欲,正是因为这样,他第一时间就解释了。

         但这样的解释显然没办法让韩重远放下心来,他拿着手里那封装饰的非常漂亮的情书,焦躁地来回走动:“说不定这是一个男人写的。”

         难道是个男人写的,自己就会喜欢那个人吗?韩重远这样称得上是不信任的话让孟恩脸色一白,在韩重远的要求下,他说过很多次喜欢韩重远,可韩重远似乎并不相信。

         “你给我说话!”韩重远拎起孟恩的书包就砸在了地上,等做完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做的有点过了。

         “我只喜欢你。”孟恩道,韩重远是他唯一喜欢过的人,最初的时候,他喜欢那个像太阳一样照亮了他的人生的人,后来真的和韩重远在一起了,他又开始喜欢韩重远对自己的重视和独占欲,以及那些细微处的照顾。

         虽然这人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但那也是因为他看重自己,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他看重自己……这样的想法顿时让孟恩因为不被信任而升起的难受消散了大半。

         韩重远是他喜欢的人,是他的恩人,其实看到别人给他写情书生气也不是什么大事。

         想开了之后,孟恩又重复道:“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孟恩认真的表情和话让韩重远满身的怒气消散了大半,也有心情问别的了:“这情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看过?知不知道是谁给你的?”

         “我……这应该今天体育课的时候有人夹在我课本里的,我之前没看到。不过我可能知道是哪个人,那个女孩子不是我们班的,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孟恩说的有点乱,又把自己之前看到的情况都说了,唯恐韩重远还要生气。

         韩重远看了看手上的信,冷着脸把信封撕开了,然后脸色又开始变得阴沉起来:“混账!那个臭女人竟然敢这么说,她竟然,她竟然……”

         将信放在手里揉成了一团,韩重远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那个女人竟然说爱孟恩,还让孟恩去校门口的一家店见面!她怎么敢觊觎孟恩?

         还有,她还在信里写孟恩像个王子一样……孟恩在学校里那么出色,是不是惹来了很多人的关注了?他就不应该送孟恩去上学!

         下意识地想要撕了手上的信再烧掉,韩重远突然又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法:“明天我让赵英和你一起去学校,然后把这封信交给老师!小小年纪就早恋,一定要让老师好好管管她,绝不姑息!”他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完全忘了自己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孟恩又亲又摸。

         “不,不行。”孟恩忍不住阻止道。

         “你说什么?”韩重远冷着脸看向孟恩。

         “这样不太好。”孟恩低声道,学校里写情书的人其实有不少,同时大家也都默认了绝不能把这交给老师。

         有些老师还好,发现了班里的同学早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有些老师会找家长……那个女孩子要是被家长知道她给男孩子写情书,肯定会被父母责怪。

         “你要护着那个女人?”韩重远有种现在就去找老师的冲动,或者直接就让孟恩别去读书了。

         可孟恩那么喜欢上学……

         脸色变了又变,韩重远抓住孟恩的肩膀,还越来越用力。

         “不是,可是情书被别人看到了不好……”孟恩的脸色有些苍白,是因为韩重远捏痛了他,也是因为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的经历。

         注意到孟恩眼里的那丝恐慌,韩重远放开了手:“那你想怎么办?”

         “我们把信烧了,别告诉别人,要不然那个女孩子被叫家长,说不定会被打。”孟恩满脸期待地看着韩重远,要是韩重远坚持,他也只能听韩重远的但那样实在对不住那个女孩子。

         韩重远很想说又不是你的父母,怎么可能写个情书就被打?突然却想到了刚重生时孟恩的样子。要是自己真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情把这情书给别人,不就跟孟萌一样了?孟恩会不会讨厌他,然后对那个女生产生同病相怜的感觉?

         不,这绝不允许!

         韩重远似乎瞬间就缓和了脸色,还朝着孟恩笑了笑,然后立刻撕碎了自己手上的信封:“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不会真的做这种事情的。”

         孟恩高兴地看着韩重远,但又有些疑惑——韩重远的笑容似乎有些不对劲?

         韩重远的笑容当然不对劲,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没从孟恩竟然收到了情书这件事里缓过来,以至于这天晚上等孟恩睡了之后,他就立刻爬起来,然后找上了晚上还在值班的保镖,布置了一个任务下去。

         韩重远居住的房间的隔壁,一个三十多岁的保镖接到了一个让他匪夷所思的任务——明天周六下午三点,他必须去孟恩学校附近的一个书店,然后拍下所有那个时间去店里的女生的照片并设法听到她们在说什么。

         这……他真的不会被当成色狼吗?保镖深深地忧虑了。

         韩重远交代了保镖事情之后,第二天还让赵英把孟恩送去了钱茉那里。

         虽然孟恩没看过信不知道地点也不知道那个女生是谁,绝不会去赴约,但就算只是让孟恩和那个女生待在很近的地方,韩重远也觉得难以接受。

         这天,韩重远用最短的时间完成自己的工作,然后立刻就往钱茉那里赶去,而此时此刻,孟恩也在钱茉那里遇到了一个前些日子曾经挑衅过她的钱巧雨。

         钱松最近几个月很安分,钱茉对他的态度也就好了起来,虽然没有再让他进华远,其他地方却多有照顾。

         钱茉对钱茉都多有照顾,对钱巧雨就更不用说了,她儿子是重生回来的,算算实际年纪跟她差不多大,根本已经不需要她的关爱,钱巧雨却不一样。小姑娘虽然有点任性,但嘴巴很甜,在钱茉面前还乖乖巧巧地,钱茉自然愿意宠着她,也让她常来家里玩。

         今天是周六,小姑娘又来钱茉这里了,却不想钱茉竟然不在反而孟恩在。

         钱巧雨在钱茉面前要多乖巧有多乖巧,却一点都看不上孟恩,听刘婶说家里只有孟恩在,孟恩还在韩重远的房间里之后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刘婶,我还没跟孟恩说过什么话呢,我上去跟他聊聊吧。”

         “小雨,孟恩在重远的卧室里呢,重远现在不喜欢别人进他卧室。”刘婶微微皱眉。

         “刘婶,表哥不让别人进他卧室是怕别人弄坏他的收藏品,我根本不会去动那些东西,又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以前不是常常去他的卧室吗?”钱巧雨道,韩重远以前曾经因为被人弄坏了收藏的兵人而生气,但那些东西钱巧雨是一点都不感兴趣不会去动的。

         可是韩重远最近似乎已经不在意那些兵人,反而在意其他的了……刘婶如今也有些摸不准韩重远的性子,脸上就有些犹豫。

         “刘婶,没事的,孟恩不是也在吗?”钱巧雨懒得跟刘婶说话,往楼上跑去。

         孟恩听到敲门声的时候,还以为是刘婶,没想到打开之后竟发现来的是打扮精致的钱巧雨。

         钱巧雨跟孟萌很像,这种像不是容貌的,而是气质行为方面的,这让孟恩对她有些害怕:“你有事吗?”

         “我来看看你不行吗?”钱巧雨扬起了下巴。

         孟恩有些不知所措,钱巧雨却是直接进了门,然后扫视了一圈韩重远的卧室,她其实已经很久进韩重远的卧室了,因此现在看什么都陌生,也看什么都觉得不舒服——韩重远卧室里的东西,就没有一样便宜的!

         “孟恩,你怎么不说话?看不起我是不是?也不想想你是什么东西,不过就是我哥的一个玩具而已。”钱巧雨几个月前对韩重远满心怨愤,最近一直花钱茉的钱,这点怨愤倒是消失的差不多了,但对孟恩更加讨厌。

         孟恩依旧没说话,其实他对自己的定位就是这样的。

         “听说我哥对你很好?你身上的东西就全是我哥送的吧?你要是识相,就把脖子上的翡翠观音送给我,这样说不定我会帮你在姑姑和表哥面前美言几句。”钱巧雨又道。

         “不行。”孟恩立刻就摇了摇头,这个翡翠坠子那么贵,要不是韩重远坚持他都不会戴,怎么能送人?

         “你不给?姓孟的你猖狂什么!我倒要看看等表哥不要你了你会怎么样!”

         “他不要我了,我就给他打工还钱,要是他不想见我,我就远远地走开。”孟恩非常坦然地说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他从没觉得韩重远会一直喜欢自己。

         孟恩这样坦然的说话让钱巧雨有些呆愣,也让站在楼梯上的韩重远暴怒起来——孟恩这是什么意思?他竟然还敢有走远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