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商场
        韩重远和谭飞跃两个人都很有才华,这点毋庸置疑,但他们也是有缺点的,比如说完全不会做家务。

         谭飞跃之前在国外一直都是找家政解决家务问题的,现在在公司自然不会有收拾东西的概念,韩重远就更不用说了……

         钱茉将他培养的很好,教了他很多东西,但做家务显然不包括在其中,而后来的那些年……他是华远的董事长的时候,家里保姆就有两三个,他自然什么都不用做,后来和孟恩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没保姆,孟恩却把他当神供着,这样的他,又怎么可能去收拾东西?

         所以,在之前的那些日子里,韩重远和谭飞跃两个人占据的二楼一直非常杂乱,而他们两个人基本上一开始就是忍着,一直忍上两三个星期,灰尘越来越多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把重要的资料收拾一下,然后找个钟点工来清理。

         因为两人随性之下很多东西会乱放,钟点工又不知道该怎么收拾他们的东西,所以很悲剧的,每次钟点工收拾前后,他们都不得不花很多时间整理。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他们有了孟恩。

         就算是暑假,孟恩也没放弃学习,每天都非常认真地做题背书,但他总不可能一直坐在沙发上看书……发现韩重远和谭飞跃呆着的这一层楼非常脏之后,孟恩就问过了韩重远,然后帮着收拾起来。

         他做事一向小心谨慎,这时候当然也不例外,知道怎么收拾的东西他都收拾好,不明白的就放在原地,一点都不弄乱韩重远和谭飞跃的地方,却又将一切整理的井井有条。

         “孟恩,自从你来了之后,我的日子好过太多了!”谭飞跃窝在沙发上啃着孟恩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帮他带的鸡蛋饼,满脸幸福——他以前的早饭都是去附近买的,比较悲剧的是,附近的早餐店就只有一家包子店,味道不好不说,包子的馅料用的也不是什么好料。

         “我也没做什么。”孟恩道。

         “你已经做了很多了,这地方我瞅着越来越像个家了,就是少个做饭的地方……其实这一层朝北的那个杂物间完全可以收拾出来改造成厨房,你觉得如何?”谭飞跃满脸希冀地看着孟恩,韩重远越是不让他吃,他越是想吃。

         “休想!”韩重远在谭飞跃跟孟恩搭话的时候就竖起了耳朵,这时候毫不犹豫地说道。

         “老大,你不能一直独吞美食啊!”谭飞跃满脸忧伤地看着韩重远。

         “孟恩只给我做饭。”韩重远带点得意地说道,同时示威似的看了谭飞跃一眼,宣誓主权。

         谭飞跃之前就觉得孟恩和韩重远太黏糊了,如今注意到谭飞跃的表情,心里一个激灵,隐隐明白了什么。

         这会儿国内的人因为网络不怎么普及,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单纯的,但他在国外长大,却是见过大世面的,韩重远和孟恩这两个人,明显不对劲,瞧着就跟情侣似的。

         孟恩才多大?韩重远竟然就对他下手了,真是太邪恶了!

         谭飞跃看韩重远的表情都不对劲了。

         “孟恩,你回房看书去!”韩重远转过头对着吩咐道。

         “好。”孟恩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眼看着孟恩离开了,韩重远这才看向了谭飞跃:“你看出来了吧?我的人,你最好别惦记!”

         “我喜欢的女人,怎么会惦记你的……男人?不过老大,孟恩现在还没成年吧?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谭飞跃皱起了眉头,带坏未成年孩子什么的,这有点挑战他的三观了。

         “他是没成年,我不是也没成年?而且是他先向我告白的。”韩重远自动自发地将当初的张贴在橱窗里的孟恩的日记当成了孟恩对自己的告白。

         “没成年?”谭飞跃愣住了。韩重远看着确实有点面嫩,但他一直以为这人至少也有二十岁了,甚至看着韩重远的气质,他觉得这人说不定就是长了娃娃脸其实已经二十七八了……

         结果,这人竟然未成年?

         “我比他大一岁,还有一年就十八了。当然,身份证上我是刚满十八。”韩重远也不隐瞒,事实上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谭飞跃石化了。

         谭飞跃接下来的时间里看着韩重远的目光一直有些纠结,就连工作也心不在焉的,于是毫不意外地被韩重远骂了一顿,最后干脆让他休息去了。

         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看着看着,谭飞跃突然叫住了正在整理文件的孟恩:“孟恩,快过来,这事太好玩了!”

         “什么事?”孟恩正在烧水,听到这话不解地问道。

         “有个当官的藏好的赃款被人偷了,别人帮他报了警,然后警察不抓小偷反而把他抓了……哈哈,现在大家根本不关心那个小偷偷了多少钱,只关心他贪了多少钱。”谭飞跃指着报纸上的一片报道,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贪官特别倒霉,身边一群人帮他报警找媒体,硬是把他的事情昭告天下了,于是他现在就成了整个s市,不,全国的笑话。

         “那个小偷真给力!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根本就不是小偷,而是超人之类的正义使者,他应该就是故意那么做,好让别人抓到一个蛀虫的。”谭飞跃跟孟恩八卦起来,想要拉近关系。

         谭飞跃说的兴致勃勃,孟恩拿着手上的报纸,脸色却越来越怪。

         报纸上的事情,他越看越熟悉,被小偷光顾的那套房子的地址,可不就是之前韩重远带他去偷钱的房子?韩重远送给他的金子,还在他的床底下藏着呢!

         原来那些都是贪官贪污的钱,怪不得韩重远要那么做……他就说韩重远绝不会随便去偷别人的东西。

         孟恩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眼里满是崇拜。

         谭飞跃看到孟恩高兴,又道:“孟恩,今天我看到你做韭菜饼了,闻着香的很,明天早上能不能给我带两个做早饭?”

         “重远不让我给你做……其实我做的饼不好吃,不如我来的路上给你买两个吧。”孟恩真诚地建议,外面摆摊卖的韭菜饼五毛钱一个,比他做的好吃多了。

         谭飞跃失望地看着孟恩,顿时没了再说话的兴致,知道自家老大未成年就已经够打击人的了,偏偏还没有美食来安慰他……

         韩重远虽然忙着工作,却也关注着孟恩,自然也就发现了孟恩很高兴这件事。

         “你今天心情很好?”回去的路上,韩重远问道。

         “是的,重远,你上次去偷钱的那家人,其实是贪官对不对?”孟恩笑着问道。

         “是。”韩重远承认了。

         “你真厉害!”孟恩敬佩地看着韩重远。

         韩重远坐直了身体,嘴角勾起笑容,心情愈发舒畅。

         两人回家之前去了一趟超市,回家之后,孟恩就开始做饭,他一开始的厨艺称得上糟糕,现在做多了倒是好了一些,当然碰到自己不会做的菜,依然容易出点问题……比如现在,他怎么都没办法把那颗紫色的包心菜炒软,炒了半天都没炒出来炒包菜的味道……下次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买普通包菜吧。

         幸好,不管他做的饭菜如何,韩重远都很捧场。

         吃过饭,韩重远拿了个两指大小的一枚红色mp3坐在沙发上摆弄着,孟恩则是麻利地收拾好了厨房,等做完这一切,他还忍不住想起了当初韩重远送他的金子。

         这些日子,孟恩和韩重远都睡在一张床上,那是一张两米宽的大床,刷成了暗红色,床的两边加了抽屉可以放些东西,而想要看到床下的情况,就必须要掀开棕榈床垫了。

         孟恩弯着腰,一手撑着床垫,一手去捞前些日子放在床底下的那个盒子。

         韩重远跟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孟恩正撅着屁|股不知道在干什么。

         身上突然有些发热,韩重远轻咳了一声,然后忍不住骂道:“你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样有伤风化!简直,简直……”

         话说的毫不留情,说完之后,韩重远却发现自己似乎更丢脸了。什么有伤风化……他找的这个理由也太糟糕了一点。

         “我在找这个。”孟恩没发现韩重远的异样,只是将手里的小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盒子,韩重远就看到了里面的几块金子。

         “怎么?打算用了?”韩重远问道。

         “不是,我就是看看……看看就很好了。”孟恩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金子这样金贵的东西,他跟本不该带,不过将来韩重远结婚生孩子了,他倒是可以拿来送礼。

         “过两天我带你去买点东西。”韩重远上下扫视了一下孟恩,做了决定。他上辈子虽然不至于跟认识的某些人一样走出去就像个活的奢侈品展示柜,但也有不少好东西,比如各种手表。

         孟恩现在戴不了戒指什么的,不过手表倒是可以去买一个,也方便他看时间。

         韩重远做了决定之后,就联系了还在盯着李敏学的赵英。

         李敏学的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过他如今被抓虽然在普通百姓面前闹得很大,在官场上却根本没溅起什么波澜,跟上辈子引发了官场风暴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他这次牵扯的人太少了……

         李家这次就完全没有受到波及,倒是孟建金因为行贿被抓了起来,知道这消息,韩重远心情极好,他当初之所以找李敏学下手,可不就是为了能这样一箭双雕?

         李敏学倒了,李向阳就没机会再在学校里找孟恩的麻烦,孟萌更是不可能还趾高气扬的。

         韩重远的心情极好,过了几天,就给自己放了一个假,然后带着孟恩去了s市数得上号的一个大商场。

         这个商场紧靠着一个广场,是在国外超市进驻之后,s市政府出面建立的一个零售公司,由原本的百货商店转型而来,当然,这两年已经转换成股份有限公司了。

         商场附近都是商业街,这时候还比较稀罕的肯德基必胜客之类应有尽有,显得非常热闹,而那个大商场,底楼是珠宝柜台、手机柜台、手表柜台之类,二楼是出售各种食物生活用品的地方,三楼却是服装家电之类。

         进去之后,韩重远就带着孟恩直奔手表柜台。

         韩重远并不喜欢打扮自己,也鲜少主动买什么,但别人却送了他很多手表,到最后,几万的到几十万的手表他有十多个,过百万的定制手表也有两个,加起来价值不小。

         这次想要给孟恩买东西,他也就想到了这种男人能戴的饰品。

         商场的手表柜台有很多国外的大牌子,最低的几百块,最高的十多万,种类非常多,不过价钱再高的,就没有现货只能预订了。

         韩重远带着孟恩过去,慢慢看着,最终选中了一款两万多,外表非常普通的手表。其实一开始他想过要买更贵的更好看的,但出于不想把孟恩打扮的太好看的心思,他到底放弃了这想法。

         而且,这年头两万多的手表也算不错了。

         “这个手表来两个。”韩重远指了指柜台。

         孟恩一直陪着韩重远看手表,同时私底下惊叹这些手表的价格,却不想突然听到了这话,当下惊讶地问道:“为什么买两个?”

         “你一个我一个,不是说了给你买东西吗?”韩重远道。

         “我不用,我自己买一个就行了。”孟恩立刻就道。这么一只手表的价格,是他母亲天天加班辛苦干一年才能赚的钱!

         “我要送你,你别推脱!”

         “外面的手表只要二十块……”孟恩之前曾经用自己捡瓶子卖得来的钱买过一块手表,只要二十块钱,那只手表他戴了两年多,可惜上高中后前不小心进水坏了。

         专柜的销售员听道孟恩的话嘴角抽了抽,二十块钱的跟两万的能一样吗?眼前这家伙穿着打扮不差啊,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到底听不听我的?”韩重远直接瞪了孟恩一眼,直接将自己的□□拿了出来:“买两只,刷卡!”

         这真的是送东西?看着怎么像是要抢东西似的?销售员看着韩重远凶神恶煞的表情和孟恩满脸不舍的样子,更加理解不能。

         这款手表外表简洁大方,牌子又很好,因此买的人不算少,柜台这边自然有现货,韩重远也不要包装,直接就戴上了。

         “韩重远?”就在韩重远欣赏和孟恩两人的情侣手表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韩重远转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留着半长的头发,似乎每一根头发丝都仔细打理过的沈和泰。

         说起来,沈和泰还是韩重远重生过来之后见的第一个人,上辈子这人在和他绝交之前更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两人称得上熟络了,不过之前他有很多事情要忙,又换了手机号,两人也就没联系了。

         “韩重远,果然是你,这些日子你跑哪里去了?我去你家找了几次都没找到。”沈和泰问道,他已经去过钱茉的别墅好几次了,偏偏钱茉就是不愿意告诉他韩重远在哪里,后来他父母还突然不许他去找韩重远了。

         他当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正高三的缘故,他父母才会不让他找韩重远,没想到都暑假了,他父母还不许他去……韩重远到底怎么了?

         注意到沈和泰有些担忧的表情,韩重远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上大学之后钱茉就病倒了,之后他就一直忙着打理公司,因此要好的,能说说话的朋友并不多,也就两个而已,其中一个就是沈和泰。

         沈和泰家里是开超市的,虽然比不上他家,却也算不错,他们两人的关系自然也就非常好,只可惜上辈子最终还是分道扬镳,而这,说起来还跟栗笑笑有关。

         他上辈子一心喜欢栗笑笑,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所以栗笑笑说她的一个好友喜欢上了沈和泰的时候,他也就帮忙介绍了。

         他当时并没有多想,也忙着工作没空多想,只是在沈和泰抱怨的时候劝他看在栗笑笑面上对那个女孩子别太绝情,却不想栗笑笑的那个朋友竟然设计了沈和泰,最后害的沈和泰和女友分手了,分手也就罢了,沈和泰的女友竟然还出了车祸去世了……

         沈和泰那时候疯了一样要找栗笑笑和她好友的麻烦,他虽然不会护着栗笑笑的好友,却要护着栗笑笑,这不,最后沈和泰就和他绝交了。

         他当时就很遗憾,后来更是万分后悔,也是因为这种纠结的心情,之前他才会一直没联系沈和泰。

         眼神复杂地看着沈和泰,韩重远最终只是简单地道:“我换了住处。”

         “韩重远,你好端端的怎么会换住处?还弄得跟失踪了一样……对了,当初你失踪前就不太对劲。”沈和泰又道。

         “我没事,就是最近身体出了点问题。”韩重远并没有在这里详谈的意思,就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最讨厌逛商场吗?”沈和泰家里是开超市的,他爸妈从小就把他放在超市里让他自己玩,以至于到最后他对商场超市之类非常厌恶。

         “我来这里是为了买缘梦的mp4,缘梦你知道吧?他们的mp4配置据说比国外的那个水果牌的都要好,我就想买来用用。”沈和泰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