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挖人
        钱茉做事雷厉风行,很快就把事情澄清了,在她一口咬定没有这事的情况下,学校当然不可能因为一些流言、一些不过是写了些小心思的日记本就让孟恩退学。

         日记这东西……哪个人敢保证日记里没写点不好的事情?说起来,孟恩的班主任,那位三十来岁的王老师,就曾经看到过女生的日记本里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名字,只不过他那个时候偷偷把日记烧了,又故作不知,完全没有宣扬开也就没有对那个女生造成影响罢了。

         钱茉大大方方地说明了自己得身份,承认了孟恩日记里提到的人是自己儿子,倒是让孟恩班上的很多人觉得孟恩是无辜的,没办法,钱茉太坦荡了。

         不过就算孟恩是无辜的,并没有金主之类的事情发生,但日记到底是他写的,因此之前班上那些春心萌动的女孩子现在全都没了心思,那些原本对孟恩挺有好感的男生也对他退避三舍,唯恐和孟恩走的近了被人误会。

         这么一来,李向阳最初的打算到是达成了,只是他却一点都不高兴。

         看到送走了钱茉的孟恩回到座位上开始专心做题,李向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他用尽了浑身解数,孟恩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也就罢了,他和他父亲还想着要把事情闹大好跟钱茉搭上关系,却没曾想钱茉竟然会帮着孟恩,甚至还说孟恩是她的干儿子。

         李向阳知道就现在的情况,自己说不定会被父亲怪怨,一时间更讨厌孟恩了,就连怂恿着他做着一切的孟萌也迁怒了。

         孟恩当然不知道李向阳的想法,不过如果说之前他还想得到李向阳的原谅的话,现在却已经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了。如今他心里满满的都只有对韩重远,对钱茉的浓烈的感情。

         他的日记当初就是孟萌拿的,这次的复印件多半也是孟萌拿出来的,因为他的事情给韩重远和钱茉惹了那么多麻烦,这两人竟然还护着他,如何不让他感动?

         到了这时候,孟恩甚至有些后悔,如果早点知道自己的日记会这样麻烦韩重远,他绝对不会写,哪怕那样会让他没办法认识韩重远。

         就在孟恩有些恍惚的时候,王老师空手进了教室,也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孟恩正在听着王老师教导班里的同学要认真学习,不要听信一些乱七八糟的流言伤害班里的同学的时候,走出学校的钱茉给自己的儿子打了电话。

         钱茉这会儿想到打电话,也是觉得自己的儿子做的过了——就算他想要让孟恩只有他一个,也不能放任那些流言这么久!

         那些家长在公众场合,在他们面前说的并不露骨,但只是三言两语,钱茉也能拼凑出完整的内容,想到还有任课老师让孟恩别交作业了,就为了不接触孟恩免得染病,她就觉得有些难受。

         孟恩坐在最后的位置,离前面的同学很远,所有人还不愿意跟他交流,这样被排挤……钱茉本身是一个性格开朗喜欢交友的人,现在就算打理着一个偌大的公司,也会不时和自己的几个好友聚聚,她相信如果是自己落到了孟恩的处境,一定会难以忍受。

         “小远,你就真的不能去看看心理医生?”没接通电话的时候钱茉满肚子对儿子的埋怨,真接通了,却还是缓和了语气。

         “不用。”韩重远道,他信不过那些心理医生,而且,他相信时间会让自己慢慢平复。

         “难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你就打算这样一直折腾孟恩?之前我觉得我觉得孟恩那性格,在你身边也不算坏,但现在看看,说不定他当初被退学了之后过得还能舒服点。”钱茉道,孟恩当初在宏才的事情韩重远要是不插手,他今后没有学历恐怕过得不会太好,但孟恩干活认真也很努力,日子总能过下去的,最重要的是,那样他会有自由。

         “你什么意思?”韩重远的声音立刻就变冷了,即便隔着话筒,钱茉都能感受到那股森冷。

         “孟恩在学校被排挤成那样,还都在传他有病……”钱茉皱起了眉头。

         “你说什么?”韩重远震惊地问道。

         “你不知道?你不是一直和孟恩在一起吗?”钱茉皱眉,终于还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

         韩重远越听,脸色越难看。

         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没错,他做好了孟萌去外国语学校闹一闹,然后让孟恩受到点孤立的准备,但他舍不得孟恩受委屈,因此打定了主意等事情刚出来就去帮孟恩出头,顺便收拾了孟萌,可是……孟恩竟然什么都没说!

         他每天和孟恩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孟恩竟然完全没说他在学校里受委屈了!

         韩重远挂了钱茉的电话,脸色阴沉的过分,让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自在起来。

         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名叫谭飞跃,他出生在国内,在十多岁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出了国,在国外读完大学之后,又进了国外的一家手机公司。

         他的技术很好,很快就得到了那家公司的器重,却没想到最后竟然受了排挤,愤怒之下,他就辞职回了国。

         他是想去国内一个通讯公司应聘的,但最后竟然被眼前这个少年拉了来,还给他看了一点让他热血沸腾的企划案。

         谭飞跃心里热血沸腾,之前自然也就不把这个少年有些冷的表情放在眼里,可现在……这个少年已经不单单是一张脸有点冷了,而是整个人像冰块了好不好?

         像冰块也就罢了,表情竟然还狰狞起来了。

         谭飞跃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之前的谈话,突然看到韩重远收拾起了东西,转身就要离开。

         “韩总监!”谭飞跃叫出了一个让他觉得有点雷的称呼——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是缘梦的技术总监!不过这人确实很有料,知道很多事情,当然,最重要的应该是现在缘梦人很少……

         “你去找齐总安排入职的事情,你放心,缘梦不会亏待你!”韩重远对着谭飞跃认真地开口。

         他这几天很忙,一方面,是他的工厂已经进入了建设中,另一方面,却是为了挖到谭飞跃。

         谭飞跃上辈子的经历有些传奇,他回国后就进入了国内一家名为乐意的通讯方面的大公司,帮助乐意飞速发展成为国产手机的领头人之一,六年后却因为跟乐意通讯的管理层对公司的发展看法不同,遭到排挤并被抢走一份技术的专利署名而离职。

         在09年那年,他变卖家产,创立了一家手机公司,开始生产平价好用的国产智能机,一开始几乎没人看好他,但谭飞跃却偏偏把自己公司弄成了一匹黑马,在国产手机里面排名前五。

         谭飞跃不仅仅是一个技术员,还是一个很不错的管理者营销者,就算后者据说是他进入乐意之后被逼着开发出来的,也不容小觑。韩重远很喜欢他的这些本事,因此早就利用华远的关系网络关注他了,在知道他回国之后,更是想办法把他弄了来。

         虽然上辈子谭飞跃自己创业了,但如果缘梦发展的非常好,他又愿意放权,韩重远相信谭飞跃这个讲义气的人绝不会单飞,要知道,上辈子乐意对他多番打压,矛盾闹了无数,他也在乐意留了六年,后来还不曾报复,更别说缘梦的环境绝对比乐意好。

         韩重远扔下一句话就往外走去,谭飞跃看着韩重远的背影,突然有些茫然——他难道答应韩重远留在缘梦了?他根本没答应吧?

         不过,那个企划案……

         想到自己在国外任职的那个公司里的同事当着他的面说中国的技术很糟糕,中国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手机,他就放不下手上的这些东西。

         咬了咬牙,谭飞跃去了齐安安的办公室——小公司就小公司吧,反正他还有国外攒下的一大笔积蓄,暂时不缺钱……

         将韩重远最后有点狰狞的表情扔在脑后,谭飞跃把自己卖了,与此同时,韩重远上了司机的车子,来到了外国语学校门口。

         这所学校门口有非常宽广的马路,周末学生放学的时候,这条马路的两边总是停满了汽车,现在却空荡荡的。

         韩重远等了一段时间,就看到孟恩背着书包从学校里出来。

         孟恩是个有些自卑的人,这在外表上自然也会表露出来,比如说他常常喜欢低着头,给人一种瑟缩的感觉,但今天,他却抬头挺胸,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不过韩重远却没注意到这些,不管什么样子的孟恩,在他的眼里都是孟恩……示意车子停到孟恩前面,韩重远一把把孟恩扯进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