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家长
        学校里的事情,孟恩完全没跟韩重远说,甚至他都没觉得李向阳是在针对自己,毕竟李向阳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就说金主吧,如今韩重远不就是他的金主?

         甚至他还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李向阳,他转学过来之后,李向阳一直很照顾他,他倒好,带着韩重远去打了他不说,后来本来想再道歉,还被人知道了这样的事情……

         李向阳似乎还因为这个讨厌自己了……

         虽然有些愧疚,但既然李向阳现在不喜欢自己,孟恩也就没有再往上凑,说起来,像李向阳这样的事情,他之前其实也遇到过。

         他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个同桌对他不错,会给他吃零食什么的,他很高兴,心甘情愿地替对方打扫卫生,借作业给对方抄,可惜这个同学去了他家一趟之后,就再也不理他了。

         只有韩重远,从来没有嫌弃过他什么。

         孟恩对学校里的流言毫不在意,李向阳却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在发现流言传了几天,孟恩却还过得跟以前没什么两样的时候,李向阳只能想别的办法。

         几天后,就在孟恩已经习惯了被人私底下议论的时候,有几个家长来到了学校里。

         班级里的学生虽然将孟恩洪水猛兽一般不愿意靠近,绕着他走不说甚至都不收他的作业,但最多也就这样了,可这些家长不一样。

         流言会越传越厉害,所以他们知道的消息,就是有个男生是同性恋得了艾滋病还在学校读书。

         这怎么行!

         他们的孩子费尽千辛万苦才能考上这所学校,现在班上有这样一个学生,不仅带坏了学校的风气影响到他们孩子的学习,还让他们的孩子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同意?

         这些家长站在办公室里,一致要求学校把孟恩赶走。

         关于孟恩的传言主要还是在自己的班级里,班主任王老师也听说了一些,不过看孟恩完全没反应,也就没太在意,只是在班级里提了提让学生们不要偏听偏信放任流言。却没想到这么快,家长竟然就找上门来了。

         既然家长都找上门来了,那老师自然也只能去找孟恩的“家长”。

         钱茉接到老师电话的时候并不觉得奇怪,孟恩那事当初宏才的学生基本上都知道,就算她打了招呼,被传出去也不意外,只是她原以为就只是传传流言,在没啥证据,甚至当初他们一口咬定了有人陷害之后,孟恩受不了太大影响,却没想到最后的情况跟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过这也没关系,她和她儿子两个人早就想过应对方法了。

         拎起小羊皮的白色软包,钱茉钻进车子,让新找的助理开车前往孟恩所在的学校。

         这个时候,孟恩已经被带到了办公室。

         以前天气寒冷,韩重远给孟恩选衣服的时候,还能选款式新颖样式好看的,现在天气变热,短袖也上了身之后,韩重远选衣服的仿真就彻底变了,巴不得孟恩穿的严严实实的。

         于是,在好些人都穿上了短袖的时候,孟恩上身穿着长袖t恤,下面穿着米黄的休闲裤,一副乖巧的样子。

         这样的孟恩显然让那几个家长有些愣了,但很快,他们又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个穿着职业套装满脸严肃的女人更是当先开口:“他就是孟恩?王老师,这样一个因为品行不端被宏才退学出来的学生,你们学校怎么能收进来?”

         孟恩的班主任王老师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男子,孟恩刚来他们班上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挑剔的,担心这个走后门的学生给自己惹麻烦——外国语学校每一届都有好些这样的学生,其中总有那么几个会惹点事情。

         可他想错了,孟恩根本不惹事,甚至一直专心学习。

         孟恩的态度非常好,而这样喜欢学习的人,没一个老师会不喜欢,王老师对孟恩的印象就越来越好了,就算现在流言四起,他也依然觉得孟恩是个好孩子。

         那些话,本来就是流言不是吗?当初华远的董事长把人送来的时候,就提过以前在宏才的事情,说孟恩和自己儿子是被人陷害才退学的……

         “这位家长,你冷静一些,那些只是流言而已,学校已经澄清过了。”王老师道。

         “学校不就是帮着那个姓孟的吗?这些东西,能是假的?”很快就有人拿出了孟恩当初的日记的复印件。

         这东西竟然都到家长手里了,王老师皱了皱眉头,当初孟恩自己没当回事,又没人告诉他,所以他没能第一时间把事情解决干净,后来虽然跟学生们谈过,效果也一般,但就算这样,这东西按理也到不了家长手里。

         他们班的学生除了孟恩都住校,周一这事传出来之后,可没人回过家!

         而且复印那么多份……这分明就是有人在对付孟恩!

         “这样一个学生在学校里,我可不敢再让我儿子来读书了!”

         “是啊,整天在一起学习,谁知道会不会染上什么毛病?”

         “都这么热的天了,他还穿着长袖,该不会吸毒什么的吧?”

         ……

         那些家长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越来越过分。

         所有的这些话,都传进了孟恩的耳朵,让他整个人都忍不住有些颤抖。

         这样被人攻击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不过想到韩重远,他却挺直了背,同时,和老师一样,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当初的日记,他问过韩重远,韩重远当初就让他放心,说是全都毁了,现在却有复印件……应该是孟萌以前复印的吧?

         孟萌很讨厌他,这次的事情,多半就是孟萌做出来的。

         这几天,孟恩也想过要把事情告诉韩重远,但想到韩重远之前为了帮他已经向孟建金妥协过了,他也就不想说了,甚至说服自己完全不把这些当回事,然后一点都没在韩重远面前露馅。

         这会儿,他同样选择了沉默。

         “各位,请安静,这事确实是流言……”

         “什么流言?我有个亲戚就在宏才读书,听说这个家伙喜欢的还是华远董事长的儿子……我以前只知道很多女孩子会攀高枝巴结男人,没想到现在连男孩子也有了。”有个中年男人满脸不屑地看了一眼孟恩。

         “我听到有人提到我了,都在说什么?”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声响起,同时一个拎着个包的看着不过三十来岁的女子从外面进来。

         在场的家长好几个都有点地位,自然认识眼前这人,可不就是华远的董事长钱茉?这位过来,是为了收拾孟恩的吧?

         “孟恩,听说学校里有人传你的流言,你怎么不知道跟干妈说一声?”钱茉笑眯眯地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让其他人万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