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成为慕容复
        苏木万万没想到一个意外让自己成为了慕容复,没错!就是那个衰神附体的慕容复。就是那个众叛亲离的慕容复。就是那个名声狼藉、人见人厌的慕容复。好在现在的慕容复才十四、五岁,在江湖上籍籍无名。

         此时慕容复心头百味杂陈,一时间竟不知是何种滋味,手指下意识的摸向自己放在一旁的衣服,那里藏着简明的皇室档案,象征着慕容家族的荣耀与使命,慕容复从小就把这份皇室和传国玉玺一起贴身放在胸前,伴随着心脏的跳动,复国的激情和年轻的血液澎湃燃烧,令他如痴如狂,如醉如幻。不过复国这种事还是要好好考虑的。

         上辈子看天龙时,苏木一直为慕容复感到惋惜。一个勤学苦练,努力拼搏的人却被一个不学无术,只靠运气的花花公子各种吊打。真是令人唏嘘啊!

         不过,如今苏木竟然已经成为了慕容复,那慕容复的命运便不可能再同原来一样不堪。

         前世的苏木是一个孤儿,从小被道士收养在道观长大。本来他的一生就会在道观里平平淡淡的度过,可没想到某天做早课的时候一睁开眼自己就已经变成慕容复了。不过苏木并没有太过震惊,在道观中几十年如一日的日子早已让他养成了波澜不惊的性子。

         曾经他也幻想过,若是当年随胖子下山说不定自己也能混个老板当当。而不是成为胖子口中“快要成仙”的人。快要成仙可不是什么好话,而是说苏木常年待在山中,不通人情世故。要不是政府的补贴和胖子的资助苏木恐怕就要驾鹤西去了。对了胖子本名苏林,也是被老道士收养的孤儿。老道士死后就下山去了,后来还当了个小老板,而苏木就留在了山上继承了道观。苏林每年逢年过节都会带东西来看看苏木。要说苏木在那个世界还有什么放不下的那便是他了。

         此刻,参合庄的主殿的卧室中,一个肤白如新剥鲜菱,瓜子脸,清雅秀丽,嘴角边一粒细细的黑痣,满脸都是温柔,全身尽是江南秀气的少女趴在床榻上,像是守候床上的人守得太久太疲惫支撑不住趴在床榻是那个睡着了,这时,躺在床上的人眼皮动了一下,过了好久又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床榻上的青年感受到身旁一股如兰似麝的香味,心底一暖,其实,从前的慕容复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其实,他并不孤独,至少,还有她,慕容复没有叫醒少女,只是安安静静的看着她,鹅蛋脸,眼珠灵动,另有一股动人气韵。

         “想必这就是啊碧了”慕容复暗想道。

         慕容复闭上眼睛感受着体内磅礴的力量,心里一阵激动,竟然破了自己多年来波澜不惊的心境。实在是武学的诱惑太强了,那些高来高去的高手,那种自由自在的姿态实在是让人羡慕。他现在觉的自己体内充满了力量,一拳能撂倒一头牛。

         慕容复慢慢吸取着这具身体的记忆,不得不说原来的慕容复甚至是慕容家族都走错路了。他们在江湖上创下偌大的名声,可是然并卵。没听说谁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就能当皇帝的。

         原来的慕容复空有这么好的资源却不知道如何应用,只能说是时代的限制吧!

         这么大参合庄,这么多的下人是整么来的呢?难道仅仅是靠祖宗的遗产吗?不!这不可能!从五代十国到北宋,再多的遗产也该用完了。

         慕容家族这么大的家业靠的是私盐和海贸的支撑。私盐就不说了,江湖上各个门派就没有不粘私盐的,慕容家光凭私盐一年就能进账近百万两白银。而海贸才是慕容家的主业,每年慕容家海上的收益都有一百多万两将近两百万两。四大家将之首的邓百川负责打理私盐生意,公冶乾和包不同则负责海贸生意,风波恶负责参合庄的守卫。

         慕容家的参合庄作为江南最大的武林势力,有家丁数百人,走私队上千人,海上商队两三千人,还有千顷土地上万庄户。这么大的力量随便找个地方扯旗造反也是极好的,何必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呢?

         慕容复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活得精彩,不使我空来这世间一场。

         不过匡扶祖业,恢复大燕这种事还是得好好想想。毕竟此时北宋江山稳固,大辽雄踞北方,恢复燕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总的来说武学的吸引力对他更大些。但,

         这方世界的武功和慕容复想像的好像不同啊!说好的降龙十八掌一掌打出金龙呢?说好的一人挑万人呢?骗子!jinyong你这个骗子!

         这时候床边的啊碧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见慕容复醒了便赶忙过来服侍他起床。“公子你醒了,让奴婢来为公子更衣吧。”啊碧软软的说道。慕容复有心拒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毕竟以前也都是这样的。

         慕容复没有办法,只能默默承受着封建生活的毒害。

         慕容复看着眼前忙活的阿碧,正值十三、四岁的青春年华,一只可爱的大萝莉,软妹子。慕容复可耻的硬了。“不!这只是早晨起床的正常反应,对!一定这样的!我作为一个二十多年的老处男,怎么会对一个小萝莉感兴趣呢?”

         阿碧见慕容复总是盯着她,便红着脸问道:“公子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花吗?”“阿碧,你可比花好看远了”慕容复笑着回答道。“公子你就会取笑人家”阿碧满脸通红,目中待着浓浓的爱意,轻轻的拍了一下慕容复的胸膛。

         慕容复心中一荡,再也忍不住,一把将阿碧抱住。在阿碧的惊呼中深情地吻了下去。阿碧“呜呜”的略微挣扎了一番,发现没用就不在挣扎了。慕容复的舌头在她嘴里搅动,双手在其身上游走。阿碧感觉自己满脑空白简直就要昏过去了虽然慕容复实战经验为零,但架不住他理论丰富啊。

         这时推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亲热。阿碧赶紧推开了慕容复,整理自己的衣服。慕容复这时也清醒过来,心中暗想:“我真是禽兽啊,这么小的罗莉都下得去手。”

         阿朱这时候端了盆水走了进来,见两人面色通红有些奇怪,但也并未多想。而是柔柔的对慕容复说:“公子爷,洗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