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铠甲与软肋(三)
        杨柚曾经想象过自己死去时的样子,她这辈子没什么成就,惟独在害死人方面颇有建树。

         这样一想,也不怪那个人总是如影随行,像个幽灵一样,摆脱不掉。

         姜曳会不会也不甘心于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再返回来找到她呢?

         杨柚一点都不怕她们,反正是她欠下的债。

         她其实还想问问姜曳,周霁燃是她先看上的,她都做好了给姜曳时间平复的准备。

         不过是委屈一下周霁燃,过一段像偷情一样的日子。反正她习惯了恃爱行凶,周霁燃答应为好,不答应也得答应。

         可姜曳怎么想的?又是怎么做的?

         周霁燃何德何能,竟然让她抛下了所有家人。

         杨柚眨了眨眼,环视了一周。

         方景钰、颜书瑶和姜现脸上难掩惊讶,姜韵之的怒意扑面而来,而孙家瑜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笑意。

         为什么会走到这么一个亲者痛仇者快的境地?

         杨柚忍不住向后退了半步,一只稳且温暖的手托住了她的后背。

         周霁燃牵过她的手腕,把人挡在了身后,而后抬起头,直面姜韵之。

         姜韵之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她赤红着一双眼睛,狠戾的目光盯死在周霁燃身上,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她抛下了她的涵养、她的家教、她的一切,此时她只是一个失去了女儿的可怜母亲。

         在她扑上来之前,被忍无可忍的姜礼岩一把扯了回去。

         姜韵之挣了一下没挣开,姜礼岩冲她低吼:“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姜韵之一怔,眼底竟浮现泪光,被她飞速抹掉了。

         “姜礼岩,姜曳是我们的女儿。”

         “姜弋也是。”姜礼岩一声叹息,“你又给过她解释的机会吗?”

         姜韵之不说话了,姜礼岩招招手,让杨柚走到自己身边。

         “小弋,”他柔声道,“你告诉爸爸,都发生了什么事?”

         杨柚凝视着孙家瑜,缓慢道:“孙家瑜对姜曳并不好,姜曳已经打算和他离婚。”

         “同时,”杨柚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姜曳告诉我她喜欢周霁燃,我们起了一点冲突……”

         姜礼岩的视线落到她还有点痕迹的唇角,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而后,他又转向孙家瑜,问道:“家瑜,小弋说的是真的吗?”

         孙家瑜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无奈地说:“爸,小弋对我成见很深,所以产生了一些误解。我和小曳一直很好,但是前几天她忽然跟我说,她喜欢上小弋的男朋友,要和我离婚。我自然是不同意,谁知道小曳想不开,竟然……”

         孙家瑜在这番话里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杨柚大为光火,想要冲上去跟他对质,周霁燃抬手拦住了她,轻轻地对她摇了摇头。

         周霁燃心知肚明,杨柚指控孙家瑜那一番话,他们没有任何证据。他与姜曳的婚姻是否只是人前风光,除了杨柚,任何人都没有窥见真相。

         而孙家瑜说姜曳因他们而死,也只是一个毫无实据的推测。

         这种情况下,他们什么事也做不了。

         杨柚的不甘与愤怒,他都能感受的到。但是现在,他们只能隐忍下去,直到证据在握,才能与孙家瑜算清这笔帐。

         姜礼岩看向周霁燃,问道:“你呢,有什么想说的吗?”

         周霁燃想了想,回答道:“我相信清者自清,姜曳虽然柔弱,但也不是这么轻易弃家人于不顾的人。她很善良,明知道她的离去会让大家伤心,为什么还会做呢?一定有一些不得已的原因。”

         姜韵之指着周霁燃问杨柚:“这就是你带回家的男朋友?眼光跟你爸一样差!”

         “姜韵之,你非得这样吗?”姜礼岩忍无可忍得,开了口。

         姜韵之再次打量周霁燃,讥笑道:“姜礼岩,你不就喜欢这种女人,穷酸的、廉价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乡下人的气息。”

         姜现知道她在暗指谁,忍无可忍地呛回去:“你现在这样说一个已故的人,就很高贵了吗?”

         姜韵之冷睨着他:“姜现,我说话有你插嘴的份?”

         一句“小杂种”就在嘴边打了个圈,姜韵之顾忌着自己的面子,到底没说出口。

         但是她的轻蔑已经充分通过眼神传达,姜现额头青筋暴起,满脸怒容。

         “是你逼走我妈的!”姜现眼眶通红,“她没文化,不懂英语,刚到国外就被骗了,然后就那么死了。她是被活活冻死的,你这么恶毒,就不怕遭报应吗!”

         “呵,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啊。”姜韵之低笑一声,“那么,你知不知道,不是我把那个女人赶走的。我只不过发了一通脾气,姜礼岩就乖乖把人送走了。”

         “我不信!”姜现一脚踢翻椅子,发出一声刺耳的巨响,“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不光害死我妈,还想离间我和我爸的感情,你一定会下地狱的!”

         姜礼岩沉声一喝:“够了!姜现,你闭嘴!”

         “爸!”姜现喊道,眼睛里带了点委屈,也带了点奢求。

         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刚才听到的事情不是真的。

         姜礼岩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目光平视,一瞬不瞬。

         冷静、亦有冷漠。

         姜现几乎在那一瞬间就明白了,姜韵之说得没错。他母亲的死,姜礼岩也脱不了干系。

         姜现一时难以接受,受伤的神色闪了闪,扭头夺门而出。

         门板发出震耳的响声,客厅内一时死寂。

         矛盾不是一天形成的,掩埋多年的身世被揭开,别说姜现接受不了,方景钰也是震惊得无以复加。

         他这才恍然大悟,为何这些年来,姜韵之不待见姜现,姜现也不亲近姜韵之。

         所有的事情都是事出有因,他竟然毫无所觉。

         “景钰。”姜韵之忽然叫了他一声,让他回过神来。

         “妈,什么事?”

         姜韵之揉了揉眉心:“我累了,你帮我把碍眼的人都请出去。”

         语毕,姜韵之往房间里走,姜曳出事之后的这两天,所有人的精神都崩到极限,身体也疲惫不堪。

         姜韵之身体一直不太好,颜书瑶跟了上去,搀着她回了房间。

         孙家瑜看了一出好戏,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在姜礼岩看过来的时候,立马收敛得干干净净。

         “爸,那我就先走了,我公司还有事,等有空再来陪妈。”

         杨柚偏开脸,不想看孙家瑜假惺惺的模样,怕吐。

         “我跟你一起下去。”姜礼岩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他要出去找姜现谈谈。

         算上方景钰,姜礼岩一共四个子女,都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却每一个都长成了不同的性格。

         杨柚要是有几分方景钰的稳重,就不会和姜曳闹得不愉快。

         姜曳要是有几分杨柚的主见,也不会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

         姜现要是有几分姜曳的听话,今天也就不会和姜韵之撕破脸了。

         性格这个东西,不知道受了什么影响,谁也说不准。

         “小弋、周先生。”方景钰有些为难地看着他们,尴尬地笑了笑。

         “我们现在就走。”周霁燃不欲让他难做,拉了拉杨柚的袖子,“回家吧。”

         ***

         周霁燃把杨柚安顿好,自从接到姜现的电话,杨柚就没合过眼。现在回到自己的公寓,一沾枕头,竟然马上就睡着了。

         周霁燃帮她盖好被子,又拉上窗帘,室内光线都被遮蔽,他转身进了卫生间,帮杨柚洗换下来的衣服。

         那是一套分体的睡衣,杨柚接到电话,什么都没来得及做,本能地赶往了现场。后来这衣服上沾了一点姜曳的血迹,杨柚一直放在那里。

         要是以前,衣服脏了的话,她一定会眼睛眨都不眨地扔掉。

         因为有姜曳的痕迹,她才留了下来。

         但他不能让杨柚这样,杨柚不能再沉浸在他人的死亡中无法自拔。

         杨柚洗不掉的痕迹,他来替她洗。

         周霁燃把那套睡衣晾在阳台上,看它们沐浴在夕阳里迎风飘荡。

         翟洛言打电话过来,简单跟他交待了一下房子清理的进度。

         出了姜曳这件急事,周霁燃全然忘记了家里还有一摊子事情要处理,不由得感到沉重的压力。

         他吹着冷风,渐渐冷静下来,深呼一口气,对翟洛言道:“言姐,麻烦你帮我了。”

         翟洛言笑了一声,她的声音听起来像她的人一样,有一种特别的气质。

         “霁燃,你总是帮我忙,偶尔也要换我回报一下吧?”

         “言姐,”周霁燃忽然想要倾诉,“你有过亏欠别人的时候吗?”

         翟洛言知道周霁燃有心事,她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体贴地不去问,只是试图用轻松的谈话氛围让他轻松一些。不过周霁燃先开口了,她也会向他表达自己的想法。

         “当然有啊,小时候我偷拿过同桌的彩色铅笔,在菜市场买菜时少给了对方五毛钱,为了和我丈夫结婚与父母决裂。还有我答应过我丈夫,要再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我没做到。”翟洛言失笑,“霁燃,亏欠别人这种事,无论大小,总是在发生的。人不可能不犯错误,犯了错误就要付出代价。如果还来得及,也许你该做出补偿。”

         ***

         火红色的晚霞渐渐消失在天边,周霁燃在阳台上抽光烟盒里剩下的所有烟后,再走进房间里一看,睡美人还是没有醒来。

         杨柚太累了,他不想打扰她。

         周霁燃知道杨柚没有胃口,于是做了点清淡的食物,放在桌上,等杨柚醒了随时有饭吃。

         不知不觉天黑透了,周霁燃烟瘾犯了,下楼又买了一盒。

         正往回走,接到了陈昭宇的电话。

         修车厂刚忙过一阵,陈昭宇请全体育昂吃夜宵,忽然想起许久未见周霁燃,便想着叫上他一起来。

         夜宵的种类单调却经典,啤酒撸串,热热闹闹,最适合排解压力。

         周霁燃便答应了。

         陈昭宇说的那地方离南里花园不远,周霁燃走着过去,路过一家会所,一辆车忽然冲了出来,险些撞到他。

         周霁燃脚崴了一下,扶着路边的树干,微欠着身,活动着脚腕。

         司机大大咧咧地把车一停,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一张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令人讨厌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