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引火烧身(十八)
        周霁燃很宠周雨燃,对待杨柚也不遑多让。

         杨柚要吃秋葵,他就做了两份,一份留在家里给她吃,另一份和别的菜一起带到医院去给周雨燃吃。

         颜书瑶上班去了,人不在,周霁燃刚进病房,就接到一通工作上的电话,于是把保温桶放到桌上,让周雨燃自己吃。

         他这通电话讲了很久,等到他回到病房时,正好撞见周雨燃和姜曳两个人非常亲密地在分享午饭。

         姜曳见到他,忙站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只憋出来一句:“秋葵很好吃。”

         周雨燃不是很喜欢秋葵的口感,大部分都分给了姜曳。

         周霁燃笑了笑,对她摆摆手:“合你口味的话,就多吃点。”

         姜曳夹了一筷子秋葵,仔细品尝后对周霁燃说:“我和我妹妹都特别喜欢吃秋葵。”

         “哦,是么?”周霁燃笑着说,心里却在想,这就是你妹妹点的菜。

         “我妹妹和我是孪生姐妹,长得一模一样。”

         周霁燃点点头,示意她自己在听。

         他倒不是有意隐瞒他与杨柚的关系,只是他现在坦承的话,太过突兀,而且周雨燃上次目睹了他和杨柚的争执,让她知道的话,肯定会不高兴。

         周霁燃手机响了,是杨柚的电话。他垂眸笑了一下,很浅的弧度,微不可察,被一直盯着他的姜曳捕捉到了。

         他说了声“抱歉”,走到外面接电话。

         姜曳有些心神不宁,猜测着电话那端的人的身份。

         周雨燃浑然不觉,拉着她让她多吃。

         姜曳吃到周霁燃的亲手做的午饭,对比孙家瑜,心更是偏向周霁燃。

         ***

         周霁燃家所在的小区年代久远,最早还是青砖楼,后来外面刷了一层漆,现在已经斑驳。院子里有高大的梧桐树,落叶金黄。

         繁茂的枝叶遮住了阳光,给这个老旧的居民区平添几分阴凉。

         楼上翟洛言的水管才爆了没几天,这就轮到周霁燃家了。

         房间太小,水势飞速蔓延,很快就淹没了整个地面。

         杨柚郁闷地缩在沙发上,把还在医院的周霁燃叫了回来。

         周霁燃回到家,收拾了一些必要的东西,让杨柚拿着,再把她背起来。

         积水先放着不管,周霁燃和杨柚先开车去了南里花园。

         南里花园要现代得多,无论是建筑风格还是景观建设,在桑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奢华。

         杨柚回了家,也不让周霁燃走了:“物业会过去修的。”

         周霁燃家的情况比翟洛言那天的严重些,靠周霁燃自己一个人,一时半会弄不好。

         周霁燃就依了她,现在回想起来,他对她的纵容,总是没有极限的。

         杨柚的房子里,最显眼的要数挂在墙上的全家福。

         照片里的杨柚还很年轻,十五六岁的模样,和姜曳挽着手靠在一起,另一侧挨着方景钰,他的手搭在她身上。

         那时候杨柚的笑容,灿烂耀眼,是符合她那个年纪的应有的样子。

         桌上立着的小相框里面还有她和方景钰两个人的合照。

         周霁燃:“……”

         杨柚抑制不住地笑:“怎么,吃醋啊?”

         周霁燃当然不会承认,嘴硬道:“你身上哪块地方我没见过,还吃你哥的闲醋?”

         杨柚吃吃地笑,两根手指分别扯着周霁燃的嘴角,踮起脚尖碰了一下,然后拧着眉问他:“想什么呢,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没什么。”

         杨柚撇撇嘴:“是不是在医院里和美女幽会,被我打断了不高兴?”

         周霁燃轻笑:“哪里的事。”

         杨柚嘁了一声,周霁燃叹口气,揉揉她的长发:“只有我妹妹和你姐姐。”

         “姜曳?”杨柚丝毫不讶异,“下次叫她出来,我们一起吃顿饭。”

         ***

         孙家瑜最近生意受阻,在竞争继承权上吃了个大亏,因此心中烦郁,看什么都不顺眼。

         在公司里,助理秘书司机统统挨骂。回到家中,他瞧见姜曳怀中那个雪白雪白的毛茸茸的活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孙家瑜小时候被猫挠过,因此非常讨厌猫。

         姜曳见他进来,原本放松的坐姿变得紧绷,眼底有点惊慌。

         她知道孙家瑜对猫的态度,但还是克制不住想养它的心情。孙家瑜一周才回一次家,一般是半夜,待不长就走了,所以有了点侥幸心理。

         她打算在孙家瑜回家的时候把小奶猫藏起来,然后趁他不在时放出来养着。

         她计划得很好,可是遇上了变数,孙家瑜提前回来,刚好撞见小奶猫。

         小奶猫不知轻重,见人就亲近,却没成想碰上了孙家瑜这个厌猫人士。

         “什么破玩意!”孙家瑜一脚踢开小奶猫,毛茸茸的小东西呜咽一声,声音痛楚。

         姜曳忙上前把它揽在怀里,低头查看。

         小猫疼得“喵喵”直叫,孙家瑜看着就心烦,跟姜曳说:“把它扔了。”

         姜曳抬头看他一眼,神色坚定:“不。”

         孙家瑜危险地眯起眼睛,不屑地冷哼一声,大步走过去从姜曳手臂里拽出小奶猫。

         小奶猫感知到危险,拼尽全力抓挠,再孙家瑜手背上留下几道血痕。

         这更激怒了孙家瑜,他把小猫高高举起,在姜曳惊恐绝望的叫声中,狠狠向地面上一掼。

         他神情冷漠,对着姜曳冷冷道:“都叫你把它扔了。”

         那轻蔑的姿态,仿佛他刚才不是伤害了一个生物,反而责怪它让他脏了手一样。

         小奶猫动不了,奄奄一息地躺在地板上。

         姜曳不敢触碰它小小的、还在发抖的身体,强忍着眼泪掉下来。

         ***

         杨柚想到就做,第二天就约了姜曳。

         姜曳听闻她带男朋友回家这件事,一开始还想主动联络她问一问,后来出了小奶猫的事情,她也就无暇关注了。

         她们约在了一家西餐厅,不算太高端,中等价位。餐厅里有几只小猫,其中一只统体雪白,优雅地踱步。

         姜曳看到它,一下子想起不幸夭折的小野猫来,不由得潸然泪下。

         杨柚看着姜曳的眼泪,不由得蹙紧眉头:“姐,孙家瑜是不是欺负你了?”

         和以往的很多次不一样,姜曳没有替孙家瑜辩解,而是选择了沉默。

         见她默认,杨柚登时火起:“别管妈怎么想,离婚!”

         姜曳叹口气:“小弋,我没有你那样的勇气去忤逆妈。”

         杨柚倒是不在乎一切,但姜曳不一样,她是姜韵之眼中贴心的乖女儿,绝对不会让她失望的。

         所以她只敢默默喜欢周霁燃,孙家财大气粗,姜韵之好面子,两方是都不可能同意她和孙家瑜离婚的。

         理智告诉她不要再想了,但是她克制不住自己,这份感情还是破土而出,并被细心灌溉。

         杨柚抿了抿唇,再次劝道:“姐,和他离了吧。”

         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亲人婚姻破裂,除非那个人并非良人。

         姜曳动了动嘴唇,这事她从前不敢想,现在她有了周霁燃这个希望,又有杨柚的支持,应该可以放手一搏吧?

         姜曳下定决心,破涕为笑,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想了想,问道:“你的事,妈什么态度?”

         “还能有什么态度,让我们活着出家门就不错了。”杨柚不满地嘟囔,“不就是没钱还有个拖油瓶妹妹吗,我都不在乎她挑个什么劲!”

         姜曳压下心头异样,劝道:“你别和妈置气了。”

         还没等杨柚回答,她的电话响了,是周霁燃,说他已经到达餐厅门口。

         杨柚电话没挂,扬手挥了挥:“这里!”

         姜曳随着她的声音回头,就看到那个她日思夜想的男人迈着沉稳的步子,向着她的妹妹走来。

         周霁燃,周霁燃。

         她前几分钟鼓起毕生勇气的决心仿佛成了笑话。

         姜曳转过头,嘴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白得看不见血色。

         杨柚还没注意到她的异样,等到周霁燃坐下后,为他们相互介绍。

         周霁燃看着姜曳,温和地笑:“姜护士。”

         她的一厢情愿,换回了“姜护士”三个字。

         姜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强吃完这食不知味的一餐饭的,饭后周霁燃去睿意上班,剩下姐妹二人一起回去。

         杨柚的车停在马路对面,她和姜曳一起去取车,车来车往,她们找不到时机穿过去。

         杨柚有点不耐烦,但没有发作,但是她一走神的功夫,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场面,她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姜曳浑浑噩噩,迈下了缘石。

         “姐,看车!”杨柚厉声叫道。

         姜曳神情恍惚,被杨柚叫住才清醒了些,摩托车几乎是贴着她而过,所幸没有受伤。

         杨柚仔细查看她有没有受伤,确认后才安心下来。

         姜曳看着杨柚焦急关切的眼神,终于忍不住,大颗的眼泪一滴一滴地砸下来。

         杨柚伸手碰了碰她:“姐,你究竟怎么了?”

         姜曳绝望的眼睛里忽地燃起一道光:“我求你一件事。”

         这个人是和她紧密相连的妹妹,她一定会体谅自己,成全自己,就像一直以来的保护一样。

         杨柚一定舍不得她受到伤害。

         姜曳攥紧了杨柚的手臂,十指在那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印子。她眼泪淌了满脸,抖着嘴唇,艰难地说——

         “小弋,我求求你,把他让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