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上楼期间,顾扬几乎一直都在训斥李海凤,两人到三楼之后,顾扬一进包间脸上的表情变了。李海凤和顾扬怎么也呆一段时间了,对于她的变脸速度多少也摸透了一点,当下也没说话,老老实实跟在她身后。

         包间内坐着一个男人,年龄大约在三十四五左右,俊朗非凡,气质沉稳,李海凤只稍微抬头看了一眼就又把头低下了。

         顾扬脸上没什么表情,在男人身旁坐了下来,“咱们说到哪了?”。

         男人也没看她,只闷声笑了起来“你出去这么半天,都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这小姑娘是谁?”。

         顾扬看了眼李海凤“你打算一直在那儿站着吗?”。

         李海凤低着头慢腾腾的坐在了她旁边,没吭声。

         顾扬皱了皱眉,把头转向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我助理,没什么好介绍的,任总,咱们继续吧”。

         任定北无奈的摇摇头,“不过就是吃顿饭而已,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剑拔弩张?”。

         顾扬状似十分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是啊,只是吃顿饭,那你能保证下次别抢我生意吗?你知道我每次看见你这张脸,就会想起去年那十个亿,任总,我脾气不好,我想你是知道的”。

         “顾扬,我这次来,只是想大家一起吃个饭,咱们都是成年人了,我希望你能静下来心平气和的和我聊一聊”。

         顾扬笑了笑,“你想和我聊,你怎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聊呢?我接手顾氏快七年了,哪年你不出来给我找不痛快,我真不知道顾垣看上你哪儿了”。

         “顾扬,虽然我比你大,但是按道理我该喊你声姐”。

         “别,我受不起”顾扬摆摆手,“好了你直接说你请我吃饭想干嘛吧,我告诉你任定北,非洲那个医疗项目你要敢跟我抢,我明天就让顾垣找个女人结婚,我说到做到”。

         男人微微苦笑“能不把话题往小垣身上扯吗,他一走就是两年,就算现在你让我们两人分手,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顾扬冷哼一声“有自知之明就好,那咱们说正题,今天虽然是你找的我,我也正好有事找你,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在南非开拓市场,龙腾在欧洲都能站稳脚跟,想必解决非洲也不是难事”。

         任定北有些意外的看向顾扬“南非?你野心还挺大,哪方面,说来听听”。

         李海凤听两人说话都快听睡着了,顾扬这个人聊起工作来,只要她兴致上来了,甭想让她尽快打住。

         “我可以帮你,不过我也有条件”任定北自动忽略掉顾扬那野心勃勃的眼神,要不是他也是混商界的,他还真是难以想象一个女人胃口能这么大。不过幸好,他们不是敌对关系。

         顾扬一副了然的模样“我知道你要什么,感情这种事情呢,得靠自己争取,别人帮是没有用的,我想这点你比我清楚,说句你不爱听的,要不是你真伤他的心了,我弟也不会一走这么久,总之呢,我可以帮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回不回来,愿不愿意见你就是另一回事了”。

         李海凤坐那听了半天,总算听出点东西来了,两人聊工作,她听得云里雾里,但是私人事情,她不用竖着耳朵听就明白了。想到这里,她突然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这个看着内敛而又沉稳的男人,难道他真的和顾总的弟弟在谈恋爱?

         眼看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他们桌上的菜都没怎么动,李海凤饿的不行,一直拿眼睛看顾扬。

         “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他回来的,今年过年之前,他要是不回来,我就去纽约找他,绑也得绑回来”男人的眼睛里满是坚定。

         顾扬耸耸肩“随便你,能把他绑回来也挺好,家里两个老爷子高兴了,说不定就同意你们了”。

         和任定北分开以后,李海凤本以为她们就可以愉快的回家了,谁知道顾扬竟然还约了人,她苦着一张脸,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顾扬早就看出来她饿了,就让她买了东西路上吃。

         到达目的地,让李海凤意外的是王冰竟然也在,顾扬和人约好的地方是定海非常有名的高尔夫球场,来这里的都不是一般的有钱人,地位高的居多。

         在进球场的路上,王冰拿着平板和顾扬边走边说,李海凤走在后面只听到股东大会四个字,她不怎么感兴趣,只好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道这么热的天顾扬怎么会来打球。

         走了一段路,她们已经进了球场。

         顾扬没换衣服,直接向正在打球的人走了过去,她今天穿的是身米白色长裙,好看是好看,但是踩着八公分高跟穿着长裙走在球场上总有种违和感。

         “成老”走近了,顾扬脚下的步子才略微快了些,面上也露出了笑容。

         这是李海凤第一次看到顾扬这样的表情,那是一个晚辈在长者面前该有的谦卑与恭敬,前后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是让人不惊都难。

         此时的顾扬双手背在身后,哪还有平时嚣张跋扈的模样,模样甚至还带了点俏皮“成老,我记得上次在这里您还输给我一个球呢”。

         成老爷子虽然已经年近七十,身子骨依然硬朗非常,打进一个球后,他就把球杆递给了球童,哈哈笑道“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年轻人和我比什么”。

         休息亭内,顾扬扶着成老爷子坐下,自己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成老这次召我来太突然了,你看连这应酬的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

         成老笑着摆摆手“下次不会了,知道你忙,本来也没打算多留你”

         “成老和我就不要见外了,您跟我客气,我们家顾老爷子知道了可该训我了”顾扬拿起茶壶一边给成老倒茶一边笑着说。

         成老叹了口气“老顾也该知足了,顾家现在有你和小垣在,别说他了,你爸都不用操心了。不像现在的华科,自从我退居幕后,内部什么时候消停过”。

         顾扬轻轻皱了皱眉“成老这次见我,可是和集团有关?”。

         成老点点头“我老了,纵然有威信在,也管不住这帮年轻人了,我们成家人多辈分乱,为了争那点股份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成威年纪小经验又不足,如果我哪天不在了,真要斗起来,他未必撑得住,董事会那帮人表面上各个为集团好,暗地里阴招不断,他怎么可能是那帮人的对手”。

         顾扬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她接管顾氏这么多年,顾家只有她和顾垣两个孩子,如今顾垣又在国外,表明了不想接手顾氏,她也是没办法才坐上了这个位置,虽然没有内部的明争暗斗,她也知道商场上的凶险,多少人会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

         “成老不必担忧,只要有我顾扬在,他们不会对小威怎么样,刚刚来时王冰把下个月华科股东大会的内容大致和我说了一遍,他们只要还忌惮顾氏,就不敢随便造次,好歹,我除了顾氏执行董事的身份,还是华科的大股东之一”。

         成老点点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本来这次股东大会你是可以不去的,确保万一,成老是没办法了”。

         顾扬安慰道“我再忙都会仅着您来,这件事您就放心吧,下个月我肯定去,至于小威那儿,回头我找他聊聊,您这孙子脾气比我还差,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暴君总比昏君好”。

         成老笑着摇摇头“你这孩子说话,行了不聊这些了,咱们再打两杆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