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待会场人员全部到齐后,便有人开始讲解竞标规则,顾扬划拉着手机屏幕,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王冰注意力很集中,目光偶尔扫过前面的竞标对手,今天在场比较大的地产公司至少有六家,如果不是顾扬临时改变主意,今天想拿下头号恐怕有点难。

         讲解结束后主持人就上台准备开始了,这种竞标属于现代国际通用的拍卖方式,和一般的物件拍卖会是一样的,卖方叫价拍卖,最后由买方出价最高的拍下,看似是砸钱,实则关系复杂,如果上头不想把这块地给你,叫再高的价最后即便土地归你,他们也会给你施加压力,施工不顺利的话,还是得转让。

         竞标会正紧张而缓慢的进行着,王冰依照顾扬的吩咐,一直按兵不动,这种时候,大概所有人都觉得她顾扬是冲着那最后的大头来了,她既不要那些不起眼的小地皮,也不要地段还不错的中等地皮。

         r市是什么地方,多少地产商挤破头皮也要在这里寻得一块的宝地啊,就算最后拿不了最好的,拍个一般的也够赚一把了。

         进行到大半的时候,在场也只有极少数和顾扬一样,等着重头戏,只不过他们是真等而已。

         终于等到主持人宣布,市区3号地开始拍卖,王冰打眼望去,只见坐在最前方的几个人不由挺直了背,跃跃欲试的样子。

         3号地不便宜,也只有几个大地产商敢出手,这时,顾扬终于抬起头,将一直放在手机屏上的目光移到了离她不远处,正背对着她的身影上。

         许非凡。

         顾扬嘴角一勾,脸上划过一抹古怪的笑容。

         她这个表情转瞬即逝,却还是被一旁的李海凤捕捉到了。

         已经有人开始拍了,王冰没动,她在等着许非凡的动作。果然过了没多久,她身边的人开始叫价。

         等的就是这个。王冰丝毫没有犹豫,压着许非凡身旁那个女人的声音往上加。

         李海凤可不知道顾扬的算盘,她听着那越喊越高的价格,紧张的差点去抓顾扬的手。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三三两两的人举牌,几分钟后,3号地的竞争者已经只剩下三家了,眼看事情不对,另一个已经及时停住了。

         等叫到第三十二次的时候,王冰不再开口,这块儿地的价格已经叫到了变态的地步了,主持人问了三遍,最终落锤定音。

         许非凡觉得自己还是挺了解顾扬的性格的,固执,争强好胜,哪怕下再大本儿也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她这次来r市多少带了那么点挑衅的意味,这是所有人都看的出来的。在她的认知里,顾扬就是暴发户的脾气,财大气粗。

         那现在,她这是……

         最终,顾扬浩浩荡荡的带着一行人来,又浩浩荡荡的带着一行人回去了,这么好一个机会,她丢的一干二净。

         什么都没有捞到,天知道为了这个竞标,早在两个月前,他们可是花了大价钱去买通上面的人。从嘉树眉头都拧成了疙瘩。

         r市土地竞标会上,业内人都知道,此次最大赢家是许非凡的京源地产,当然,最大的输家也是他们,首都的土地都卖不了这个价格,就算日后想要回本,恐怕也需要很久。这个看似正式,实则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的竞争方式。

         顾扬回到定海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本来大家商议好的,她临时改变决定,也没有和大家说,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这次是我不对,没有事先通知你们,我道歉”顾扬坐在皮椅里,难得笑呵呵的说话,大家却都笑不出来,损失这么大,她还笑得出来,而且这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吧?

         从嘉树平时话不多,今天却是忍不住了,他涨红着脸,背脊挺的笔直“还请顾总给我们一个解释”。

         的确,这个做法太任性了,甚至可以说是无理取闹。大家当然不是怪她没有拿下3号地皮,而是当时商议的,即便3号地拍不下,南区的1、2号是一定要收了的。

         顾扬解释的很笼统,而且她本来就是想故意坑许非凡一把,因为她可不觉得许非凡缺那点钱,这个女人太自以为是了。从现在起,她对她,就不会这么明着来了。

         这样不明不白的收尾,可气坏了一些元老级高层,以至于好几天都没给顾扬好脸色,并表面委婉,实则强硬的阻止顾扬再次插手京九的事情。

         于是,顾扬彻底清闲了。

         顾氏旗下企业分支众多,可那些高管也不是吃干饭的,平时也就京九那让顾扬上点心,其他的几乎没她的事,除了偶尔和合作商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毕竟要保持长久合作,她表面功夫还得做够了。

         许非墨打来电话的时候,顾扬正在打盹儿,她眯着眼接了电话。

         “怎么样了?”

         那头许非墨似是在外面,很是吵闹,他声音不大,不紧不慢道“四个人,足够了,她这人向来自大,就算察觉到什么,也不会当回事的”。

         哦?顾扬挑眉,人也清醒了不少,她坐直身子,手指在桌快速敲着“她最近怎么样,都在干什么?”。

         许非墨呵呵一笑,声音里带着不屑“公司有人帮她打理,她能干什么,泡场,玩女人”。

         顾扬也笑了“玩女人?帮我查查,她身边都是什么女人”。

         “没问题”顿了顿,许非墨似是想到什么,犹豫了一下,慢慢道“对了,我昨天去天涯的时候,见到两个人”。

         “谁?”

         “你舅舅”

         刘光远?顾扬摸摸下巴“他是赌场的常客,你在那种地方见到他不奇怪,另一个呢?”。

         “刘敏敏”

         顾扬笑了“这丫头怎么着也是个明星,跟着她爹进赌场,我猜猜看,是不是许非凡也在那里?”。

         这次许非墨否定了她的话“不是许非凡,我认识那个男人,是财富证券的一个高层”。

         财富证券,顾扬咀嚼着这四个字,她正色道“把他们盯紧了,刘光远现在是替许非凡做事的,他这边有什么情况,八成都和许非凡有关系,你要是能抓住他的把柄,离踢许非凡下位就不远了”。

         顾扬这么说是有点夸张,许非墨可不是傻子,两人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不过他也明白,顾扬是现在唯一可以帮到他的人,无论如何,他都要做下去,因为这是他可以翻身的最好机会。

         挂断电话,顾扬身子往后一靠,她在皮椅里转了一圈,或许等许非墨真正进入瑞尔后,事情的进展才能更快一些,她已经等不及了,三十岁往后的日子里,她要退居二线,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整天坐在这个办公室里,像个早更女人一样,那样老的快,她才不要!

         李海凤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冲了进来,只见她满头大汗,靠在门上大喘气儿“怎么办,外面好多记者”。

         顾扬瞥了一眼她衬衣领口处快要崩开的第二颗纽扣,眼里满是揶揄“我说,你上围是不是又增了?”。

         李海凤一愣,低头一看,脸上烧了起来,赶紧把扣子扣好“哪有,刚才跑的太快了”她呼了口气“外面都是记者,吓死我了”。

         “进来了?”

         “当然没有,在楼下,还有”李海凤突然支支吾吾道“顾总,公司里的人都用那种眼神看我”。

         “哪种眼神?”顾扬问。

         李海凤靠在门上,一脸沮丧“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她们都好奇怪,刚才小王还拉着我一脸八卦的问我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

         李海凤懊恼了一会,郁闷道“我当然没有说话,小刘那死丫头居然捏我的脸,说我艳福不浅啥的,前台那个新来的,平时不跟我说话,今天破天荒跟我说话了,竟然还叫我顾太太”。

         顾扬嘴角抽了抽,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她公司里的员工都这么二呢?

         李海凤大概跑的累了,脚上还穿着高跟鞋,从门上往直接滑了下来,然后就坐到了地上,现在想起那些记者她还有点心有余悸,什么‘李小姐,你是怎么搭上顾总的’‘顾总是一直喜欢女人吗’‘顾总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你们大庭广众之下接吻,是打算结婚了吗’‘你们同居多久了’这都什么鬼?!

         大庭广众之下接吻就要结婚啊,还有没有逻辑了?

         顾扬瞧着她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开口道:“那顾太太,你能不能先起来,这边有沙发”。

         李海凤听到她喊她顾太太,脸一红,小声嘟囔了句什么,就站了起来。

         顾扬把她叫到身边,看着她通红的脸,不禁有点想笑,拿脚踢踢她的小腿,“过来,给顾总欺负下”。

         她嘴里的欺负,李海凤当然知道是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占她便宜,她嘴巴一撅“我还有事呢,先出去了”说完就要走。

         顾扬当然不能让她走,伸手就把人拽了回来,然后欺身将人压在大班桌上,低头就咬上了那噘的老高的小嘴。

         李海凤皱着眉就去推她,她现在实在没心情跟她调-情,一想到外面围了一大群好奇等着看热闹的人,她双腿就发软。

         顾扬的手刚探进李海凤套裙里,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她不悦的想开口把人骂走,李海凤赶紧拽住她的领子,她无奈,在她脖子上又咬了一口才松开手放了她。

         “你属狗的啊,怎么老是咬我”李海凤不满的嘟囔着,整理好衣服,就去开门。

         顾扬舔舔唇,面无表情的看着来人。

         知道自己上司回来了,霍晓玲第一时间来报道,她不是第一次见顾扬了,和上次在球场不同,她这次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整个人也多了几分凌厉,当然,她和李海凤的新闻,霍晓玲也有所耳闻,不过这都和她没关系。

         霍晓玲面带微笑,刚要开口,顾扬就冷声问道“有事吗?”。

         这张脸上明摆着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大字,只不过霍晓玲可看不出来,她继续笑着“顾总,我”

         李海凤看出不对来了,赶紧打断她,拉着她的手笑眯眯的面向顾扬“是这样的,顾总,她就是晓玲,你的新助理,额,你们见过的”。

         顾扬当然认识她,既然李海凤开口介绍,她不好再拉着脸,可不代表她语气就能好到哪去“哦,我听王冰说了,既然进了顾氏,那就好好做,你的工作很简单,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李助理”。

         霍晓玲脸上丝毫不见紧张之色,很是镇定从容,她微微一笑“谢谢顾总,我会的”。

         顾扬点点头“那行,我这边暂时没什么事,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两人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顾扬盯着门口若有所思的看了会,又看了看自己办公桌对面不远处的桌子。

         王冰莫名其妙的就被叫了进来,“顾总?”

         顾扬指指那张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桌子“霍晓玲的?”

         王冰点头“她做你的助理,办公的位置自然要放在这里”。

         “换成李海凤”顾扬想也不想就道。

         王冰一愣,立刻说道“这肯定不行,顾总,不能这么来”。

         顾扬挑眉“那就把她的桌子扔出去,我不习惯有人在我对面坐着”。

         姑奶奶哟!

         “这是规定好的啊,恐怕不行”

         顾扬瞪她一眼,“谁规定助理就要在里面?”

         “你啊”

         顾扬一愣,好像是这么回事,公司一些高层的助理都是这么安排的,她烦躁的摆摆手“随便你吧”。

         从顾扬办公室出来,王冰无奈的直摇头,她要是顾扬,就把李海凤扔家里,当情-妇养也好,就算以后娶了,也是做个全职太太的好,这两人天天在公司和媒体的眼皮子底下晃荡,倒是什么都不忌讳,别说两个人都是女人,就算是一男一女也难保别人不说闲话。

         心真大。王冰暗自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