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目中无人
    痛痛痛——

     万毒门的弟子胡乱吃了不少解毒丹药,本以为能够好点,哪知他们叫的更加惨烈。扑哧,扑哧的声音从他们体内发出,然后就看到五人神色又是痛苦,又是尴尬,一股恶臭慢慢的扩散出来。

     林少峰看了会儿暗道小魔女炼制出的丹药太变态,把人折磨的欲生欲死也就罢了,居然还能让人控制不住屎尿。

     扑哧的声音相继响起,每个人都拉肚子不止,但是他们有没有丝毫应对办法,应该疼痛让他们无法自制。

     如果都是男人倒也罢了,里面偏偏还有不少女弟子,可想而知现场四十多人都笼罩在臭味中那是何等的场面,光是看上一眼都浑身冰冷。

     天机宗的八个弟子看向林少峰的目光彻底变了,这比杀了他们还要残忍。

     “我体内就像有团烈火在燃烧,啊,我要爆炸了。”

     万毒宗一个气劲女弟子突然十指抓脸凄厉的吼着,然后七窍流血在地上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这是一个死亡的信号,倒在地上的两宗弟子一个接一个的七窍流血死亡,最后只剩下十个罡劲弟子在苦苦坚持,他们的肉身更强,似乎能够承受住药力的攻伐。

     过了半个时辰,最后的十人终于缓和很多,体内怪异力量逐渐消失。

     “看来那些丹药威力还不足以灭杀罡劲高手,不过没让他们死,也让他们半死。”林少峰身形一动,在悬崖峭壁上如同一只敏捷的猿猴跳来跳去,如履平地。战刃神兵已经在手,他第一个要斩杀的便是奴兽宗那个驱使群蛇的弟子。

     “果然有埋伏,是焚天剑宗弟子,可恶。”

     好不容易缓和一口气的十人看到一个身穿杂役弟子的人朝他们杀过来,立刻明白来者的身份。在血狱谷外就注意到那个特别弟子,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阴险凶悍。

     “他要杀杨师妹,挡住他。”

     奴兽宗其他四个罡劲弟子咬牙就要上前阻拦,但是他们空有一身力量却施展不出来,全身软绵无力。

     “爆刀式。”

     林少峰速战速决,烈火流斩术最强的一招施展出来,空气劈开形成翻卷气浪,刀锋犹如死亡之刃轰然斩下。

     千炼神兵那是何等的锋利,两个躲闪不及的罡劲高手眼睁睁的看着刀锋掠过他们的身体。还有两人被气浪卷到一边去,不过驱兽女子没能躲过这次死劫,她手中的一柄剑想要抵挡却扛不住气势如虹的林少峰,连人带剑被一斩为二。

     这一幕发生的太短暂,短的让人无法反应过来,等到林少峰拖刀再杀奴兽宗一个罡劲弟子,万毒门五个弟子才低吼一声连滚带爬的要逃走。

     “剑爆术。”

     林少峰的刀锋划过奴兽宗仅剩的最后一人,然后左手结印,一道光芒从腰间储物袋中冲天而起,雷霆般爆鸣声响起,万炼神兵之威无人可挡,闪电般相继洞穿万毒门五人。

     溪谷中,臭味夹带着血腥味,林少峰闻了想要作呕。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开始搜刮一番,总共收集到七柄千炼神兵,二十八柄百炼神兵,还有五十七个丹药玉瓶。最重要的是那个用来存放野兽的储物袋,其内部空间绝对比自己的储物袋要大。

     一个时辰后,林少峰用溪谷中清凉的水洗洗脸,天机宗弟子站在不远处神色难看。

     “其实参加六宗会武最重要的不是去争取那首名,而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快速的提升自己,力量,经验,感悟等等。在这短短一个月内,我们可以和其他五宗弟子交手,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不曾有的领悟。你们寻找个安全地方等待会武结束的那天,再继续深入的话就要到达血河,那里是最后的战场,能够活下来的不知道还剩多少。”

     林少峰擦擦脸上水柱,将一个储物袋扔给冰晶晶,“冰师妹,这是你的储物袋,希望将来还能再有见面的机会。”

     从奴兽宗得到的储物袋内部空间更大,里面的野兽全部被处理干净。而且在储物袋中还找到三本经书,其中两本是战技,一本是驱兽之法。

     他对战技不感兴趣,毕竟自己修炼的大乘级战技还没有圆满,多嚼不烂。不过对驱兽之法倒是很上心,奴兽宗整体实力在焚天剑宗之上,靠的就是奴兽一道。储物袋中的驱兽之法虽然是最普通的,但觑一斑可窥全豹,或许能够参悟出几分奴兽奥秘。

     林少峰独自一人走了,他的修炼之路比常人都要艰难,所以要去血河一试。这次六宗会武正好碰上血河喷发,如果能够得到一些血河丹药,那说不定凭借其中的药力能够让自己再次突破。

     血河丹药品质比宗门炼制出的丹药要强很多倍,而林少峰对于普通丹药没有任何的反应。

     接下来的十天,林少峰一边找个安全隐蔽地方苦修,一边寻找战机斩杀敌人。越深入血狱谷,遇到的团队人数越多,想要趁火打劫已经不可能。

     最后两颗暴血丹也消耗掉,他的肉身力量突破两千斤,这才玄体境五层气劲修行者中属于佼佼者。不过他力量还没有提升到巅峰,还有继续增长的空间,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说明肉身潜力越来越大。

     同层次的修行者,肉体潜力越大,那修炼的力量就越强。世上那些天才资质的修行者正是因为潜力无穷,同层次横扫无敌,甚至能够越级挑战。潜力越大,代表资质晋级的可能越大。

     一处山洞内,林少峰双手结印,御剑印不断变化,那柄万炼神兵之剑在头顶上空不断的变幻层层剑影。

     这不是剑爆术,是他刚修炼的剑幻术,这种御剑术变化更多,更能锻炼他神力的控制力,越是精妙御剑术,对神力控制精密度要求越高。

     到了高深处开始修炼剑阵的时候,神力犹如化出数十道,上百道触手,每道触手控制一柄剑,那时才是修神者真正恐怖的地方。

     林少峰结印控制长剑不断变招,剑影茫茫,山洞中满是清脆剑鸣声。

     “角师兄,前面那个山洞中有人在修炼。”

     “去看看是哪个宗门的,如果不是本门弟子就顺手解决掉。”

     “是,角师兄。”

     林少峰早发现外面的动静,他右手一挥,飞剑遁入储物袋消失不见,然后他背着战刃大刀跨步走出去。

     “你是万剑峰千莲阁的林师弟?”

     围过来的五个气劲弟子看到走出来的人一愣,毕竟身穿焚天剑宗杂役弟子武服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小魔女武欣暗中培养出的弟子。

     洞外的三十多人居然都是焚天剑宗同门弟子,林少峰暗松口气,他虽然不担心被围困在此地,但要杀出重围也需要付出不小代价。

     “想不到武师姐暗中培养出的弟子竟然躲在这里修炼,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有多强,真想试一试他的身手。”

     “武师姐天纵奇才,手段莫测,她培养出的弟子岂是泛泛之辈。你去试探他,千万别自取其辱。”

     “要说能够被武师姐看中的弟子那本身就不寻常,你说他是什么资质?”

     “不管他是什么资质,是什么修为,反正他背后的人不能招惹,不然你这辈子都没好日子可过,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焚天剑宗气劲弟子小声议论着,不少人对他还是带有戒心,不敢轻易的有什么交集。

     林少峰就当没听到,他目光一扫,这群弟子中光是罡劲修为的就有十二人,他们的眼神凌厉,对他似乎怀有很深敌意。

     “林师弟,在进入血狱谷前卢师兄曾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既然在这里相遇了,就随我们一起前往血河那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高大男子冷声说道,“今后随时都会遭遇偷袭战斗,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好乖乖的待在我们身边,否则枉死了我们出去后没法向卢师兄交代。”

     “辛师兄担心的是,林师弟虽然是武师姐暗中培养的弟子,但毕竟修为尚浅,能够活到现在当属不易,今后还是老实的待在我们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其实我们都是白操心,如果林少峰非要独自行动呢,我们也不能强求。”

     “血狱谷深处危机重重,万一他遭遇不幸那算他倒霉,与我们无关。”

     一群罡劲弟子七嘴八舌的说着,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就是卢千星暗地里嘱咐过他们。以他对卢千星的为人了解,应该是嘱咐眼前这些弟子给自己下些阴手才是。

     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心中各怀鬼胎,自然就没必要一起行动。

     林少峰毫不动容,等他们都安静下来才微微一抱拳转身离去。他们有那个本事还是自求多福吧,自己独自一人反而更安全。

     “混账东西,居然不给我们面子。”

     “卢师兄早就说过,此人自视甚高,目中无人。果然不假,真是不知好歹。”

     “本来我们还不愿意招惹武师姐,不过你也太嚣张,以为背后有人罩着就敢肆无忌惮,不好好教训你一下还真不知天高地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