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受辱
    焚天剑宗后山练武场。

     五百外门弟子正在排队列阵的演化着武技,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时而犹如疾风吹草,时而犹如狂风卷叶,举手投足间都能听到骨骼间发出的雷鸣虎啸声,气势浑厚,威势凶猛。

     练武场四周是奇形怪状的巨石,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匍匐着两个少年郎,其中一个身材魁梧彪悍,另外一个则恰恰相反显得消瘦,弱不禁风。魁梧少年只看了会儿便有点不耐烦,干脆闭上眼睛准备大睡一场,瘦弱少年反而越看双眼越是贼亮,好像从那些演化的武技中看出了不少心得。

     “迟早有一天,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练武场上修炼战技。”

     瘦弱少年拳头紧握,意气风发。他身边的强壮少年则翻个身有气无力的小声说道:“少峰哥,他们修炼的是外门最肤浅的‘追风拳’,都是玄体境三层以下的弟子修习的。你真想要修炼,我可以将大乘级战技‘蟒龙功’传授给你。”

     “得了,你可别触犯门规。蟒龙功只有外门精英弟子才有资格修炼,我只是杂役弟子。再说你的天赋能够被钱长老看中那是你天大的造化,以后不要随意的来找我,免得浪费你修炼时间。”

     “少峰哥,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淬体丹都吃了三十颗,肉身就像无底洞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换成其他弟子,至少可以修炼到玄体境三层‘运劲’。”

     “我要是知道原因,还会偷偷躲在这里学艺吗?”

     林少峰无可奈何的轻叹口气,算算时间进入焚天剑宗快五年了,在修炼上可谓是寸步未进。

     “憨子,你已经将玄体境六层‘罡劲’修炼圆满,随时都能踏入‘霸劲’层次,那个时候便有足够的力量挑战百强弟子。此事不可大意,那些老牌弟子个个都身经百战,手段变化多端,听说上个月排名第七的外门弟子,外号‘雷霆手’的杜师兄在落日山脉中瞬间斩杀一位鬼炎宗玄气境一层的内门弟子,同时死在他手下玄体境八层圣劲弟子足足就有十二个,简直是恐怖之极,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杜师兄是很厉害,传闻他激发一种强大的秘术,连好多闭关的长老都被惊动,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到那种无人可敌的地步。”

     练武场上很快安静下来,林少峰知道今天的练武已经结束,他拍了拍憨子的肩头,慢慢退后离开。

     从两人娴熟的动作来看应该是经常在这里偷艺,没办法宗门规矩严厉,杂役弟子是不能修炼武技的,但林少峰不甘居人篱下,也不愿将时间白白浪费,纵然他隐隐察觉自己的天赋很差,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想轻言放弃。

     很快两人回到林少峰居住的千流峰上一个简陋的洞府中。

     “少峰哥,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憨子有点迟疑不定的说道。

     林少峰看了看他的表情,心中突然泛起一个念头,脸色刹那间惨白无比,他语气有点轻颤的说道:“难道真的没希望了?”

     憨子拳头咯咯作响,痛苦的点点头,嗡声说道:“我请教过一些内门师兄师姐,他们的回答是一样的。少峰哥,你的体质怕是真的不能修行,否则服用那么多淬体丹怎么就不起一点作用呢。”

     林少峰仅有的一线希望轰然崩溃,他有气无力的瘫坐到石床上,有点心灰意冷。想不到千辛万苦才拜入焚天剑宗,苦苦煎熬了五年却被判死刑,这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少峰哥,你振作一点,或许有其他办法。今后我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晋级到玄气境,那时便可向宗门讨要一颗洗髓丹,为你洗髓换血。”

     憨子有点着急。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林少峰有气无力的挥挥手,然后翻个身面朝里蜷缩在石床上想着什么。

     他和憨子刚进入宗门时,授道师兄便说过,修行者天赋分为愚夫,脱凡,一流,天才,妖孽。顾名思义,愚夫资质就注定无法修行,就像林少峰一样,前前后后吞服了三十颗淬体丹肉身居然一点改变都没有,不管多少药力进入体内立刻消散无踪。

     憨子和他一起做了三年杂役,偶然一天被路过的传功长老发现,见他是一流的天赋却还是杂役弟子,不禁气急败坏带他进入内门,果然短短两年时间居然一口气从玄体境一层修炼到玄体境六层,这种速度也只有天才,妖孽才能超越的了。但百万外门弟子中能够称为天才弟子的凤毛麟角,更别谈拥有妖孽天赋的弟子了。

     两年时间,林少峰依旧是杂役弟子,而憨子早成为外门精英弟子,受到重点培养,可能一两年后就会突破到气境。

     “少峰哥,那你好好的休息,千万别做傻事。过一段日子,我再来看你。”

     等憨子走后,石洞里死静的可怕,好久才见林少峰一骨碌翻身坐起,脸色坚定:“就算付出生命代价,我也要拼搏一次,我会用自己的力量将那些人全部踩在脚底下。不放弃,一定不能放弃。”

     林少峰准备去一趟藏经峰,在那里或许可以找到办法。刚走出洞府就看到五个杂役弟子恭敬的追随着一位内门弟子昂首挺胸的迎面走来。

     “王师兄,他就是林少峰。”

     内门弟子个个高高在上,在无数外门弟子面前拥有超然身份。每年可能有数万新弟子进入宗门,但能够从玄体境晋级到玄气境的弟子或许不足十人。

     “杂役弟子林少峰拜见王师兄。”林少峰抱拳恭敬一拜。

     “哼。”王师兄轻哼一声,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住林少峰,让他难以呼吸,“原来你就是那个缺心眼家伙的好兄弟,区区一个杂役弟子而已竟然还劳师动众的派我来亲手收拾你。”

     林少峰心头一哆嗦,暗道不妙。他在宗门五年,很多事情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强者为尊的宗门,死上几个无用的杂役弟子也不会有人怪罪下来。

     “王师兄,收拾这个小子还不劳你亲自动手,让我们来便可。”五个杂役弟子对视一眼便面露狰容冲向林少峰,为了巴结内门弟子,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林少峰偷艺数年,在洞府中也偷练数年,虽然在力量上没有丝毫长进,但在危机面前本能的施展出追风拳。

     入门级战技追风拳讲究一个速度,快如疾风。砰的一声,最先冲到跟前的杂役弟子被一拳打在脸上,顿时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林少峰微微一愣的光景,两脚随后狠狠的踹到他身上,一阵剧痛涌入脑海。身体后飞的时候下意识的右手一探抓住其中一人的脚腕,然后身体半空一翻产生一股旋转之力,咔嚓一声脆响,那个倒霉的杂役弟子右腿骨折。

     “一群废物。”王师兄眼中凶光一闪,身形一闪出现在林少峰跟前,五指如刀抓住他的脑门,“小子,你居然偷学宗门战技,论罪当诛。”

     不过他没有立刻动手,眼珠动几下冷笑几声说道:“小子,这追风拳是林憨子师弟传授给你的吧,还真是手足情深。”

     “不是,是我在后山练武场偷学的,和憨子一点关系都没有。王师兄,你也是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没有必要使出这等低劣手段。想要栽赃陷害憨子,你是居心叵测。”

     林少峰聪慧无比,反应极快,前后事情一琢磨便大概猜出原委。憨子被钱长老看中,肯定抢夺了其他人的利益,所以有人想要陷害他。

     啪的一声,林少峰半边脸浮肿起来,鲜血沿着嘴角往下流。

     “没有真凭实据就想诬陷一个外门精英弟子,就算宗门不追究你,钱长老也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就扭断我的脖子。今天你不杀我,日后我必亲手堂堂正正击败你,将今日屈辱十倍奉还。”

     感觉无望的林少峰也彻底豁出去,双眼通红,杀气腾腾。不远处的五个杂役弟子看的目瞪口呆,尤其是那两个受伤的弟子更是冷汗直冒,怎么也没想到平时貌不惊人的家伙竟然如此嚣张跋扈,连内门弟子都没放在眼中。

     “亲手击败我?”

     王师兄听到这里,突然一松手仰头近乎疯狂的大笑起来,用鄙视的目光扫了眼林少峰:“一个只是愚夫天赋的弟子也妄想修行,简直是无知。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看看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找上我了结今日仇恨。”

     话音刚落,王师兄提气飞身,犹如云雀穿空离开千流峰。

     内门玄气境弟子可以短暂的凌空飞行,这是他们独有的能力。

     “林少峰,你口气狂妄,不知死活。”

     五个杂役弟子个个心虚的发着狠,相互扶持迅速离开。这个家伙肯定疯了,连内门弟子都胆敢挑衅。

     “今日之辱,他日必还。”

     林少峰擦擦嘴边的血,目光依旧是那么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