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藏经
    藏经峰共有藏经阁九座,山腰处是第一座,里面典藏的都是比较基础的修行知识,历代弟子修行心得,外出游历的札记,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什么都有。

     穿过第一座藏经阁再往山峰攀登就可以进入第二座藏经阁,里面典藏的就是各种入门级的修炼功法,战技,各种兵器的介绍等等,总之越往上攀登,藏经阁里的功法就越强大。

     林少峰是杂役弟子,只能进入第一座藏经阁阅读那些普通的经书。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从海量的各类记载经书中找到一点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信息。

     第一座藏经阁中的经书近乎无用,偌大的地方只有五六个杂役弟子在安静的翻阅着。林少峰一进入这里,眼睛就直了,里面典藏的经书太多,一层层书架上摆的满满,有很多地方甚至积累起厚厚的灰尘,显然是许久没有人来动过。

     “既然没有出路,我就从这藏经阁中找到一条路。”

     林少峰是杂役弟子,每天都有繁重的劳役要做,所以白天他要辛苦的劳作,只有到了晚上才有时间进入藏经阁,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别人对这里的经书不感兴趣,但林少峰却惊讶的发现,这里所记载的信息给他打开了另外一扇神奇的大门。

     世界之大,无穷无尽。

     时间一天天过去,憨子没有再来找过他,可能是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他正闭关苦修蟒龙功。

     一个月后,带着几分疲惫,林少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经书,书面已经发黄,字迹都有点模糊不清。

     “经书都是用特殊的材料制作成的,一般存放五六百年都不会有问题。这本经书快要腐朽,难不成已经放在这里超过千年之久?”

     林少峰嘀咕几声,没有多想,还是翻过一页。这本存放悠久岁月的经书已经看不出记载的内容,他失望的翻了几下,突然一张巴掌大小,玉质透明,薄如蝉翼的纸掉下来。

     “什么玩意?”

     林少峰伸手一抓,那纸张入手冰寒,一股神奇的气息从掌心直冲脑海。轰然一声巨响,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大爆炸一样,浑浑噩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万古悠悠,沧海桑田,生生灭灭,无数闻所未闻的幻景一一闪现。林少峰好像看到了横贯苍穹的巨兽,好像看到了摘取星辰的巨手,好像看到了毁灭天地的巨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少峰陡然从幻景中苏醒过来,他的眼神还有点迷糊。低头看看手,空空如已。

     “林师弟,你居然在藏经阁里站着睡了一夜,要不是听到你的呼噜声,我们还以为你在认真的阅读经书呢。”

     “今天算是长见识了,站着睡觉也是个本事吧。”

     藏经阁的其他几个杂役弟子都轻笑起来,林少峰拍拍脑袋,慢步返回千流峰洞府。他现在脑海中一片空明,什么都记不起。

     “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

     林少峰苦笑几声,他感觉很疲惫,眼皮沉重,一躺在石床上就进入了深层次睡眠。

     “三千春秋梦,一梦一轮回。”

     悠悠长叹,如梦如幻,放佛有一位老者在耳边低语。

     林少峰又进入了神奇的梦境中,他看到了一个少年盘坐在一颗大树下,四周地面上插着一柄柄锋利无比的长剑。

     一阵风吹过,无数黄叶飘落。

     少年双眼中闪过一道紫色光芒,什么都没做,却见到插在地上的长剑纷纷拔地而起,发出嘶嘶剑鸣声,切割空气。

     长剑飞空,纵横交错,犹如臂使一般在收割着到处飘落的黄叶。

     “天地大道,唯修神为尊。”

     少年轻语两句,那些漫天飞舞的长剑化为一道道光芒落下,还是插在原来的地方,而那些飘落的数千黄叶已经化为碎渣。

     林少峰看到那少年不断的结着复杂手印,最后化为一印。

     “此为聚灵印,印成则神成,可控天下万物。三千春秋梦,一梦一轮回。”

     悠悠叹息再起,林少峰从梦境中惊醒过来。此刻他的脑海中多了很多信息,那么的清晰,犹如烙印在脑中。

     “修神?”

     过了好久,洞府中才响起林少峰诧异的声音。

     “焚天剑宗悟气修道者数不胜数,但修神者却寥寥几个。”

     林少峰对修神并不陌生,因为在宗门内,修神者地位至高无上,比长老还要尊贵。因为修神者能够炼制各种丹药,可以锻造各种神兵利器,可以布置攻防阵法。

     总之,修神者就是奇葩。

     但修神很艰难,往往参悟百年也才有一点点的进步。像梦中那个少年以神御剑的本领,宗门内的那几个修神弟子再修炼千年也未必能够做到。

     林少峰有点哭笑不得,他无法悟气修道,寿命只有短短数十年,哪里有更多的时间去修神。

     “不对。”

     林少峰突然想到什么,梦境中那悠悠长叹在耳边回荡。三千春秋梦,一梦一轮回。这是修神的总纲,在现实中一天就是一天,但在梦中可以是一年,十年,百年。生死幻灭,沧海桑田,一个个轮回循环。

     如果这种修神的功法是在梦中修炼的,那岂不是有无限可能。别人修炼一年,你却能在梦里相当于苦修百年,千年那是何等的恐怖。

     想到这里,林少峰才意识到脑海中的那门修神功法是何等的伟大。那本经书不知道是剑宗哪位前辈放在藏经阁中的,千年来无人去碰,想不到这次却成全了自己。

     不能悟气修道,那就修神,即使很艰难,但终归是一条出路。

     “林师弟,你在不在?”

     就在林少峰沉思的时候,洞外有人在叫。他连忙走出去,见到来者脸色有点难看。

     “见过古师兄。”

     “林师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洞府中休息。每天的任务不能按时完成是要受到责罚的,我身为主事师兄,自然不能徇私枉法。”

     古师兄身后立刻走上前一人,手中提着鞭子,冷声说道:“论规矩,当罚重鞭三下。”

     林少峰眉头血筋暴起,心中升起一股暴戾之气。他缓缓的趴到地上,咬牙切齿。

     一道黑影划过,啪的一声,鞭梢打在他脊梁背上,深入骨髓的痛让他差点昏死过去。

     第二鞭下去,他还是没有承受住,直接昏死不省人事。

     三鞭结束,古师兄上前查看一下,朝林少峰吐了口吐沫,恶声说道:“别以为有个外门弟子罩着你就敢目中无人。林憨子缺心眼,难道你也缺心眼,找死。”

     “古师兄,只要我们经常来找碴教训他,这事迟早会传入到内门弟子王师兄耳中,那时他必定会好好奖励我们。不过我们还是要以防万一,那个林憨子修炼速度惊人,一旦有资格挑战外门百强弟子,那我们就不得不防备他替林少峰出头。”

     “你们真以为是王浩师兄想要对付林憨子?林憨子算什么东西,就算他天赋再好,只要没有修成真法境就什么都不是。内门第一高手云天秀师兄的亲弟弟本来有一次机会跟随钱长老修行,但是钱长老却看中了林憨子的天赋,虽然云师兄没有什么,但心中肯定不满。那些想要巴结云师兄的弟子自然会替他出手,所以这事不需要我们操心,会有人暗中对付林憨子的。”

     古师兄看看四周,那些偷偷观望的杂役弟子都连忙缩回头。

     “把他抬进去,让他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