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经过整整三个月的封闭拍摄后,陈澜踏入演艺圈以来第n部打酱油的戏终于杀青,不过这次他还算是有了进步,至少演了个女主角的备胎男四号。

         而和陈澜对戏的女主角是近两年才冒出头的小花旦,去年凭借一部穿越戏一炮而红,此后事业如芝麻开花,稳稳当当走着上坡路线。

         当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陈澜和小花旦廖辛琪同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并且他们还是大学同班同学。

         自从陈澜见到廖辛琪的第一面起,他心中女神的位置就被廖辛琪足足占领了七年。

         只是这个女神好像有些高冷。

         “嘿。”陈澜从背后轻轻拍了下廖辛琪的肩膀。

         廖辛琪本来在走廊打电话,刚挂断电话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她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去是笑得灿烂的陈澜,她挑眉道:“有事吗?”

         “哦……不是……”陈澜有些尴尬,比划了一下结巴道,“本来一直想找你聊聊的,但吃饭时挺多人找你,刚才我看你一个人出来,就……”

         廖辛琪恍然大悟地“哦”了一下,今天这顿晚餐是周导安排的杀青宴,作为主角的她自然被众人围绕着,要不是陈澜主动找她,她都差点忘记剧组里还有这个老同学的存在了。

         “说吧,你想聊什么?”廖辛琪双手环胸,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无不透露着冷漠。

         陈澜更加尴尬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乞讨女神关注的可怜汉。

         “没什么,就想恭喜你。”陈澜腼腆道。

         廖辛琪嗤笑一声:“这剧还没播呢!收视率都没有,有什么好恭喜的?”

         说完廖辛琪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对陈澜道:“这里怪冷的,走吧,我们进去了。”语毕,她还拍了拍陈澜的肩膀,像是好朋友一样的亲密动作。

         陈澜愣了愣,发现自己越来越猜不透女神了,他怔怔望着廖辛琪那渐渐走远的窈窕美丽的身影,只是没过多久,那道陈澜心心念念的身影又转了回来,这当然不是为了他陈澜。

         “海琛,明天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廖辛琪走在陆海琛身后柔声说,脸上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热情笑容。

         “没时间。”陆海琛头也不回,言简意赅道。

         廖辛琪不死心地追问:“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陆海琛表情冷漠,毫不客气说:“永远都没有时间。”

         廖辛琪没想到陆海琛竟然拒绝得这么干脆,登时一怔,就在这时,陆海琛扬了扬手机说:“可以离我远一点吗?我要打电话。”

         廖辛琪脸色发青,咬着牙转身往大厅跑去,中途看到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陈澜,还愤愤不平地瞪了他一眼。

         陈澜欲哭无泪,心想真是躺着也中枪!他不是故意要看女神被拒绝的场面啊!

         这晚上陈澜一夜无眠,辗转反侧了很久,最后顶着双熊猫眼打开电脑,开始查看女神的男神的资料。

         陆海琛,男,今年二十六岁,出道四年,非科班出身,美国留学归来时在机场被导演相中,从而踏入演艺圈。四年来得奖无数,其演技得到无数人的肯定,是演艺圈冉冉升起的新星。

         用鼠标往下翻,则是无数陆海琛的帅照。

         看了半天,陈澜突然有些嫉妒,自己比他出道早,还经历过专业培训,取得的成绩却远远不如还没学过演戏的陆海琛。陈澜接过无数剧本,饰演过无数角色,却一直只能在五六线徘徊。

         陈澜关了电脑,平静了下内心的波涛汹涌。缓过神来后,他拿起手机点开廖辛琪的微信,片刻后又退出,没几秒又点开,如此反反复复数次后,他还是鼓起勇气给廖辛琪发了条微信——有空出来吃饭吗?

         一直等到下午,廖辛琪都没有回复。

         陈澜既失望又失落,但还是很阿q精神地安慰自己,可能廖辛琪很忙呢?毕竟她工作那么多,哪有自己这么清闲。

         这么一想陈澜就感觉好多了,还陆续给廖辛琪发了几条微信,但是都没有收到回复。

         第二天上午陈澜拍摄了几组杂志照片,午休时他依然怀着一丝希望打开微信,依旧什么都没有。

         可能廖辛琪还在忙呢?陈澜自欺欺人地想。

         但很快陈澜就被打脸了,因为他看到廖辛琪上午时发的一条朋友圈——和l先生的约会。

         下面还附上了一张玫瑰花图,有可能是所谓的l先生送的。

         l先生?陆海琛?

         陈澜瞬间感觉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连手机落到地上都不知道了。

         经纪人小霜走过来捡起手机,塞到陈澜手里,奇怪道:“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迷。”

         “哦没什么……”陈澜立即回过神来,脸色却苍白得可怕。

         小霜意味深长看了眼陈澜,然后拍了下他的背说:“好了,拍摄马上要开始了,去补个妆吧。”

         接下来的一天陈澜都浑浑噩噩的,他不是接受不了女神有新恋情,这几年来廖辛琪的各路男友加起来也不少。只是每当他想放弃廖辛琪的时候,对方都会给他若有若无的暗示,让他重燃希望,不过然并卵,没多久陈澜满腔热情都会被廖辛琪突然的冷漠浇灭。

         如此反反复复无数次,陈澜都迷糊了,他在廖辛琪心里到底算什么?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不直接拒绝他?

         “我说你就是个备胎!”回酒店的路上,看不惯陈澜神神叨叨盯着手机的样子,小霜开口骂道,“陈澜你能有点骨气吗?世上女人那么多,你何必只单恋一株花?还是被那么多蜜蜂采过的花!”

         “你说什么呢……我在想新戏的剧情。”陈澜连忙关掉手机屏幕,心虚地狡辩。

         “呵呵。”小霜冷笑,挑起眉说,“你当我瞎啊?你都盯着和廖辛琪的微信聊天记录那么久了我还看不到?你看看廖辛琪什么态度,需要你时那叫一个热情,不需要你时那张脸跟吃了屎一样臭。你都是成年人了,还分辨不出来吗?”

         小霜脾气火爆在公司里是出了名的,从来都是有话直说,不转弯抹角,合作了这么多年陈澜经常被骂得狗血淋头,此时也不以为然。

         “她一个女生混到今天的位置也不容易,有时候只是举手之劳帮她一下而已。”陈澜神色黯淡道,“我以后会慢慢疏远她的。”

         “我不奢望你疏远她,只要她找你的时候,你无视就行了。你能做到吗?”

         陈澜纠结了片刻,讪讪说:“能吧……”

         话音刚落,陈澜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屏幕上跳跃着“廖辛琪”三个字。

         陈澜又惊又喜,尽管已经猜到廖辛琪找他可能只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而已,但他胸腔里那只小鹿依然忍不住到处乱撞,默默喜欢廖辛琪七年,就算廖辛琪叫一声他的名字,陈澜都会高兴好久。

         眼看着陈澜就要接电话了,小霜连忙咳嗽两声,随即冷着声音说:“这么快就忘了你刚才说的话?”

         陈澜顿时一愣,眼睁睁看着手机上廖辛琪的名字挣扎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按下接听键。

         “我说到做到。”陈澜叹着气说,心里有些落空的感觉。

         “这才对嘛……”小霜的话音还未落下,手机铃声突然再次响起。

         刚才的决定似乎已经耗尽陈澜所有勇气,这次陈澜完全没有一丝犹豫,在小霜反应过来前,迅速接了电话:“喂,小琪。”

         小霜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陈澜……”廖辛琪带着哭腔抽抽涕涕地喊了声陈澜的名字。

         此时此刻,陈澜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了一把,他吸了口气焦急道:“小琪,你怎么了?”

         旁边的小霜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心里一个劲儿骂陈澜白痴。

         “你过来接我一下好吗?我在银熙商场一楼的太古餐厅。”廖辛琪抽噎着说,柔弱的声音听起来尤为可怜。

         陈澜想也不想便急忙说:“好,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后,已经预感到不对的小霜马上开口:“别告诉那女人又要让你去接她,她自己没腿吗?怎么一出事儿就想到找你了?我跟你说,今天你哪儿也不许去,今晚上有个很重要的饭局,在这之前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半步!”

         “霜姐,我保证一个小时内回来。”陈澜恳求道。

         小霜态度强硬:“我说不行就不行,陈澜,你还是个男人吗?你就不能有点主见?你这样下去,迟早会毁在那女人手里。”

         陈澜根本听不进去小霜的话,他心里满满都是廖辛琪无助的声音,他这辈子算是栽在廖辛琪手里了,他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她的请求。

         在车子停在酒店前时,陈澜趁着小霜等人不注意悄悄溜走了,他随便拦了个车便赶往廖辛琪所说的餐厅。

         途中小霜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陈澜都没有接。

         大约半个小时,陈澜抵达餐厅外面,远远的就看到摇摇晃晃靠在餐厅大门前的廖辛琪,廖辛琪穿着一条水蓝色的长裙,勾勒出窈窕的身姿,大波浪卷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后,她水一般的眸子中写满了醉意,脸蛋发红。

         看到陈澜后,廖辛琪轻轻一笑,提着包包踉跄向他走去。

         “你小心点。”陈澜见廖辛琪脚步虚浮,连忙扶住她,很快他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陈澜忍不住皱了皱眉,“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廖辛琪嘿嘿傻笑两声,挂在陈澜身上,用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下:“不多,就这么一点点……”

         陈澜都快数不清自己第几次来接酒醉的廖辛琪了,他叹口气说:“走吧,我送你回去,要是被人拍到就不好了。”

         话才说完,陈澜就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抬起头便看到那张刀削般的俊脸,陆海琛西装笔挺,双手插兜笔直地站在他们面前,漂亮的凤眼微微眯着,右眼下那颗小痣在霓虹灯下显得一丝妖艳。

         “陆先生。”陈澜对陆海琛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恩。”陆海琛淡淡看了一眼不省人事倒在陈澜怀里的廖辛琪,眼中没有丝毫起伏,“路上小心,说不定记者都在附近。”

         陈澜没有回话,背起廖辛琪头也不回地走了。

         恢复了些意识的廖辛琪还呐呐叫着陆海琛的名字,陈澜心中刺痛,却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