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Nh5EO"><pre id="450182973"><rt id="NWPLFZUHQE"></rt></pre></option>
<area id="LWIYJCOZPV"></area>
  • <isindex id="v8C4n0re"></isindex>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陆海琛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陈澜正趴在沙发上昏昏欲睡,两只眼睛一闭一闭的,一副想睡却又在强忍住睡意的样子。

         听到动静的陈澜睁开朦胧的双眼朝陆海琛望去,陆海琛浑身冒着白色的雾气,水珠顺着他肌肤蜿蜒而下,滑过令陈澜羡慕嫉妒恨的腹肌最后消失在裹在胯间的浴巾深处。

         同样身为男人,陈澜不得不承认,陆海琛的身材真是比他那干扁扁的身材要好千倍万倍。他不喜欢健身,一有时间不是看看剧本练练演技,就跑去电脑前打游戏,所以肚子上虽然没有肥肉,但也没有一点肌肉。

         陆海琛把擦拭头发的湿毛巾甩到陈澜身上,面无表情从他面前走过:“收起你色眯眯的眼神。”

         “喵——”陈澜被从天而降的湿毛巾吓了一跳,连忙挣脱开来,而床前的陆海琛已经穿好睡袍准备往床上躺了。

         又没有吹头发!

         陈澜看得心痒痒,尤其是当陆海琛头发上的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滴落在被单上时,陈澜的心就像是被爪子挠了一般,恨不得拿起吹风把他的头发吹干。

         自我斗争了半晌后,陈澜决定眼不见为净,扭过头缩成一团睡觉。

         刚摆好姿势闭上眼睛,陈澜突然想起他把那件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他还没有和陆海琛商量让他变回人的事情呢!虽然已经想象到陆海琛可能不会同意,但这是他变回人的唯一途径,不行也必须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此时陆海琛斜躺在床上看书,页面还停留在书籍目录上良久没有动过,他余光中一直在观察陈澜的动作,心想这家伙怎么今天没有咋咋呼呼逼他去吹头发了?亏得他还故意把头发弄得更加湿一些。

         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是陆海琛是坚决不会承认的,对,他本来就没有吹头发的习惯,而不是故意弄得湿漉漉而让那只猫来提醒他。

         刚这么想完,抬眸就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盯着他看,陈澜作为一只黑猫,走起路来悄无声息的,再加上那双反光的眼眸在夜里看起来实在有些可怕,这让陆海琛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哎哟妈呀——”陆海琛下意识叫道,身体猛地往后一靠,后脑勺“砰”地一声撞到床头,陈澜吸了口气,看着都疼死了。

         已经预感到陆海琛要发火的陈澜赶紧后退几步,下一秒果然被陆海琛伸长手提起颈项后面的皮肉。

         陆海琛把陈澜提到自己眼前,那张好看的脸似乎要燃起火了一样。自从收养了这只黑猫以后,他简直时时刻刻在挑战自己的表情极限,以前的他从来没有生气暴躁过,姜嵘还戏称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让陆海琛发怒。

         很好,陈澜一来,他的生活和性格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遇到陈澜之前,他的其他人格也不会出动得这么频繁,现在想来陈澜真的不是什么福星,要不是他实在太孤独了也不会想到让陈澜陪在他身边,之所以选择陈澜也是因为他有着人的思想却只是猫的身体。

         事情真是一步步往意料外的方向发展。

         “你说说,我该怎么处罚你好呢?”陆海琛一字一顿道,他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那双漂亮的淡褐色眼眸深处似乎有火光在跳跃。

         可怜的陈澜哪儿知道陆海琛早已拐了十八道弯的复杂想法,还以为陆海琛只是生气自己刚才不小心吓得他撞到后脑勺。顿时两只爪子和小腿都垂着,那颗毛茸茸的黑色小脑袋也丧气地搭耸着,一副认栽任君处置的模样。

         陆海琛怒极反笑,把陈澜放到被子上,合上书籍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陈澜的小脑袋,沉声说:“瞧你这样子,你还委屈了?”

         陈澜一被放到被子上时就像是没有骨头一番瘫在那里,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向陆海琛,无精打采地叫了一声:“喵……”

         “怎么?”陆海琛看出了陈澜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他可能是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便把平板电脑打开调出文档后放到陈澜面前,还顺便说了句,“如果你是担心你身体的话,那你可以放心了,付小霜他们已经把你送到附近的医院了,可能这几天会转院吧。”

         陈澜垂着两只耳朵摇了摇头,那只胖乎乎的黑色小爪子在平板电脑上踩了半天也没有打出字来。它的爪子太大了,电脑上显示的键又太小,老是一踩就按中好几个键。

         陆海琛倒没有注意这些细节,他发现陈澜的耳朵竟然可以扁下来,他伸出食指轻轻一碰,陈澜便无意识地把它的耳朵缩到后面去了,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如此反复几次,陈澜也发现了陆海琛的恶趣味,顿时无语,拜托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喵喵喵——”陈澜狠狠踩了几下平板电脑,陆海琛这才发现问题,不紧不慢换了个笔记本打开文档推到陈澜面前。

         陈澜伸出爪子小心翼翼试了一下,小心点还是勉强能打出字的。

         陆海琛看陈澜如临大敌用爪子在键盘上刨来刨去的样子顿时有些腻了,便拿起手机刷微博,顺便看看粉丝们的留言。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陈澜终于把想说的话全部打在文档上,他跳过去用爪子轻轻戳了戳陆海琛的手背。

         陆海琛放下手机,拿过电脑一看,顿时脸垮了下来。

         电脑上明晃晃写着一行简简单单的字:我发现你其他人格一出来我就可以变回人了,拜托你让其他人格出来一下吧,我想回去把戏拍完。

         半晌,陆海琛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没门。”然后把陈澜赶下床,关了电脑。

         关灯,睡觉。

         接下来的日子整个剧组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拍摄,自从拍戏时间表调整以后,陆海琛的拍摄时间就集中在下午和晚上。到了后期夜晚的戏份增多,演员们经常要拍摄到凌晨四五点才能收工,非常辛苦。

         期间不知道哪儿打探过来的陆海琛粉丝多次带着礼物探班,甚至有些小女生们守到凌晨陆海琛拍戏结束,结果被陆海琛严厉地批评了一顿,让她们下次不准再守到这个时间。

         并且陆海琛还把他白天拍戏的时间告诉粉丝们,让她们尽量白天过来,为此陆海琛还登上了微博热搜,一大片小女生刷屏他教训人时的视频,称之为“爱的训导”。

         陆海琛刷微博时嘴角上扬得厉害,陈澜知道这个时候他心情好,连忙提出帮助他变回人的请求,结果陆海琛的脸变得跟翻书一样快,立马把陈澜轰下了沙发。

         每次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陆海琛的情绪便会蓦然降到最低点,最后倒霉的都是陈澜。多次下来,陈澜都不敢提这件事情了,但眼看时间越拖越久,他又不忍心白白错过这么好的戏。

         这样一等就等了一个多月,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部戏就杀青了,冯导也履行诺言直到现在都没有寻找代替陈澜的新演员。每天网络上都在报道陈澜的最新消息,但是内容如一,陈澜仍旧在昏睡中,没有一丝要苏醒的迹象。

         陆海琛要拍摄的动作戏全堆在了最后,他需要吊威亚并且真身上阵去完成一系列危险系数较高的打斗戏。

         化妆师在给陆海琛化妆的时候,姜嵘便在一旁喋喋不休地叮嘱他需要注意的事项,由于上半年拍武打戏时陆海琛受了重伤,被抬到医院缝了好几针,所以一旦涉及到打斗戏,姜嵘就会变得特别紧张。

         最后,姜嵘说:“干脆让替身上场吧。”

         陆海琛闭着眼睛,化妆师拿着大毛刷在他脸上涂抹,不时还捧着他的下巴扭转几下,她想为陆海琛画出脸部线条比较欧美范的感觉,这样上镜时线条才更加刚毅,也更符合他军人的角色。

         “不用。”陆海琛想也没想果断拒绝。

         “其他事情我都可以由着你,唯独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姜嵘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想让陆海琛亲自上场,便果断道,“我等会就去和导演沟通。”

         “其他人也有打戏,他们有用替身吗?我这样做那不就是特殊待遇了。”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姜嵘语气坚决,“你本来受过伤身体就不好,我怕这次又出什么意外,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你出了事情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闻言陆海琛倏地睁开双眼,眼中折射出的凌厉如针一番扎向姜嵘,连一直在暗暗犯花痴的化妆师都动作一顿,被陆海琛充满寒气的眼神吓了一跳。

         姜嵘自知说到陆海琛痛处了,抿了抿唇,一言不发起身走出了化妆室。

         良久,化妆师轻轻喊道:“陆老师?”

         陆海琛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面无表情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淡道:“你继续。”

         姜嵘心里也闷着火气,直愣愣走到室外,吸了好几口寒风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和陆海琛交友十多年,他不是不了解陆海琛那外冷内热的性格,只是拿热脸去贴冷屁股这种事情做得太多,连他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

         他同情陆海琛的遭遇,也理解他生人勿进的性格,但是陆海琛怎么就不能放低点姿态配合下他的工作?像是每次非要和他对着干才满意。